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恶魔游戏

更新时间:2018-11-30 10:21:53

恶魔游戏 已完结

恶魔游戏

来源:掌中云作者:天地人杰分类:都市主角:刘峰吕佳音

热门小说《恶魔游戏》由天地人杰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刘峰吕佳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一天咱们上班群聊,没想到群里来了一个叫恶魔的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也还是没有动静,他究竟在干嘛?他也许是怕了吧,群里面的人都在讨论这个问题。

从来没有受到这么大关注,一时间,我有些激动不已。而且我手链那么厉害,区区一个小恶魔,肯定有办法保住我的命吧!

“刘峰,你是我们的恩人!”

“刘峰,刚才下手有点中,多担待点啊,以后你就是我的兄弟!”

“还有我!”

我发了一个qnm的友谊表情包在群里之后,就没有继续说话。

“到了!”

吕佳音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仔细望去,四周一片荒凉,我不寒而栗,但是当着吕佳音的面儿,我尽量没有那么多外表的恐惧!

“我看见他家了!”

吕佳音的话,非常的平静,没有那么多的怕意了。想到这里,我也镇定了一些,一个大男人怎么能比一个女孩子还要胆小呢?

“张扬的家,在哪里?”

我不禁问了一下,四处看了看,没有啊,什么都没有啊。

“就在那儿!”

吕佳音用手指了指前方不远处,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那里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房屋而已。

张扬的家就在这里,这里简直太简陋了。我都在质疑,以前张扬是怎么去单位的呢,不但条件比起城市一个天一个地,而且这里没有任何车辆通过,离工作单位少说也得十几公里,最重要的是这丫*的还每天六点准时打卡上班。

不过之后这货就请了病假,这一请就是好几个月,那个小恶魔不说我都快忘记这号人物了。

我跟在吕佳音后面,问那个正在洗衣服的人,“张扬在家吗?”

“你说什么?”

而那个人明显是个聋子,他听不见我们说话,他只是默默地低头洗衣服,然后抬起头吃惊的望着我们。我仔细端详了一下的模样,四十多岁,他应该是张扬的父亲。可是他长得太老了。也许是因为长期劳作的缘故。

不过他的长相太过于吓人,那眼神显得阴森恐怖,裂开嘴一笑,看向了我和吕佳音……

洗衣服的那个男人,没有听我们说话,而是继续洗衣服。我有点不高兴了,我大声喊道:“你在干什么!我们问你话呢。”

吕佳音摇了摇头,无奈地耸了耸肩。

我也顿时觉得无奈了。

我失望地看着那个洗衣服人的眼睛,上面很明显有一道疤痕。看样子,这道疤痕已经十几年了。

那个洗衣服的男人,继续洗着他的衣服,好像他生下来就是为了洗衣服来的。

“张扬,究竟去了哪里?”

吕佳音几乎用哭腔说着。

看起来吕佳音非常担心啊,她怎么能够这么担心,因为这件事里面如果完不成的话我和那个张扬都得死。

只不过我还是有些关心吕佳音,轻声说道道:“你别难过了,我未必会死!”

吕佳音突然笑了又笑,她已经把我当成了最大的依赖。而我握着手链,把所有的希望,同样寄托在了那个方法上面!

这时候,一个瘸脚的老汉进入了我的视线,她一瘸一拐的在洗衣服大汉,身旁坐了下来,倒了一杯水,喝了起来。

吕佳音想要过去问个究竟,而我却告诉她,不要问。因为那个老头,或许也是个聋子呢,况且那么大的年纪了。

吕佳音也是有一点茫然,不知所措。而那个大汉,却喊道:“爸,小振怎么样了?”

“还行,不过还没有度过危险期!”那个老汉很明显,已经累了,她慢悠悠地说道。

“哦!”

大汉,只是噢了一声,然后就继续洗衣服了。我觉得他是装成聋子的样子,有些话好像能够听到似的。

“真搞不明白,这个衣服有什么洗得……我们是张扬的同事,也不说照应一下!”我抱怨了一句,不屑一顾地看着洗衣服男,还有这个穷酸老头。

“谁是聋子,我们家洗不洗衣服,和你有关系吗?”

那个老头,竟然嘎不溜脆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老头,不用理他,他不懂规矩。是这样的,我们是张扬的同事,张扬这么多天没有来上班,我们两个被老板派过来问问情况,顺便一起来看看张扬怎么样了!”

吕佳音很恭敬的样子,着实让人觉得她真的是有点太做作了。

我扑哧一笑,“你也太假了!”

“没规矩!”

那老头竟然教训我了起来,你算哪根葱哪根蒜啊,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呢?

“是这样的,张扬被公交车压断腿了,所以请了假,你们请回吧!”

老头冷冰冰的语气,让我顿时觉得很可怕,我心里一点也不舒服。这老头实在是太古怪了,可我又说不清楚。

“喂,老人家要不要那么凶啊!”

我有些郁闷低下头,然后又抬起头,大声对她说!

“别说了!”

吕佳音不由得揪着我的手,小声的叫我冷静,让我赶紧给老头赔不是。可是我没觉得自己错在哪里,我只是怒气冲冲地盯着老头。

这个老头有点古怪,身上透着一股邪气,我闻到一股腐蚀的味道。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吕佳音。

吕佳音不由分说的白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跟老头攀谈起来。

“卧*槽,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跟老头说这么多没有用的!我们快要死了!”

我又拿出手机出来看了看,发现此时的时间只剩下了一个小时不到了。

“我说,张扬到底不是公交车压死的吧,你们到底在隐瞒什么?”

可是瞬间,这里便沉寂了。老头,和洗衣服男人,都不说话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真的很想知道。可是,老头的沉默,告诉了我,张扬的这件事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也许还是什么大事。

洗衣服男人,依然在洗衣服,盆里面咣当咣当的声音,让我心里后怕。

吕佳音一时之间,好像什么都没有听明白。她已经抓狂了,看样子,她一时之间,也蒙圈了。

经过我的苦苦哀求,老头终于开口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