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大明青玉案

更新时间:2020-08-29 16:19:44

大明青玉案 连载中

大明青玉案

来源:其它作者:椒盐傻蛋分类:官场主角:张四狗小姑娘

主角叫张四狗小姑娘的小说是《大明青玉案》,本小说的作者是椒盐傻蛋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贱名自然是不好听的,张允龄的长子叫张四狗,次子张四蛋、三子张四愣、四子张四傻。而且张允龄的夫人王氏肚子里还怀着一个。这些小辈没有一个有正经的名字,即使是这样也不妨碍张四狗成为一个主角。张家祖上就是商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事情其实也简单,王崇古膝下有一对龙凤胎儿女,长子生了重病,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去,所以王崇古想着找一个赘婿好让自己一家的香火有所延续。

“学甫才几岁呀!用得着这么着急抱孙子么?就算他儿子有个万一,他再娶一个还能再生呢!”张允龄说道。

张四狗是实在想不通,王家那么多的亲戚怎么非得到自己家来认这个亲呢。

王氏夫人气道:“他不是发过誓不续弦么,总不能看着他绝嗣吧?怎么说他都是一个举人,而且也都是自家亲戚,给他做赘婿有什么不好的?”

“做赘婿那就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我们张家不缺什么。”张允龄着急得说。

王氏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说道:“你有脾气往这里发呀!往这里招呼呀!”

王氏挺着肚子,指着自己因怀孕而鼓得尖尖的肚皮,那张允龄无耐得看了一眼王氏,说道:“你就别再气我了!”

张四狗趁着这个空挡说道:“三舅即是举人,只要他开口,不管他与王家本家有多大的仇,他们都会高高兴兴的从族中选出一个过继给三舅的。”

张允龄摇头说道:“王家本家肯,你舅舅还不肯呢。你舅舅的家事你也应该是听说过一些吧。”

张四狗瞪大了双眼说道:“哪里有把家中长子给别人当赘婿的道理!这事要是让叔父听去了,非得闹到我们家门里来。”

王夫人说道:“你三舅可是一位举人呢,你那几个弟弟都还小,我现在又怀着一个,是男是女也不知,但看这肚儿尖尖,应该是个男孩,但不管怎么样,我们家中男丁还算是兴旺……”

张四狗急忙打断王氏的话,说道:“娘,您真要割裂骨肉?”

王氏气道:“你说的什么能话,这并不等于失了骨肉情义。”

张四狗说:“不行,我们兄弟四人……五人,缺一不可!”

“这里没有你的事!出去!”王氏被张四狗说急了,命令着他。

张允龄也觉得儿子在这里听着自己夫妻吵架也不好,于是他对张四狗说道:“后堂有一包点心,你给隔壁老王家送去。这里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这都什么时候了,送甚个点心!”张四狗问。

张允龄气道:“你把人家茅房蹲板给锯了让他儿子掉进了茅坑里,这事我还没罚你呢!”

“不是我……”张四狗狡辩着说。

“快去!”张允龄厉声喝道。

张四狗无奈,那又眼一轱辘,却突然有了主意。他心中想道:“只要让大舅去找三舅把儿子过继过去,我不就可以不用当赘婿了么?他们两家虽然有一些不睦,但不试试如何知道没有转机呢?”

张四狗想到这里高高兴兴得往去后堂拿了点心出门而去。

那张四狗一走,王氏马上说道:“狗儿向来才智过人,不过都是一些小聪明。你就不怕他再惹点什么事情出来么!你还让他过去!”

张允龄说:“难不成让他看着我们吵架呀,其实狗儿说的也有一些道理,哪里有长子拿来给别人家当赘婿的。”

王氏说道:“那不是没有办法么,其它的儿子都还小,谁能尽快给崇古生个孙子?”

张允龄与王氏又吵了起来。

蒲州王家的家事说简单也简单,张家老太爷生有五女三男,二男早年夭折。且女子不入宗族排行,所以原本是第八个孩子的王崇古就被叫作三舅了。

这第三子王崇古以前十分调皮,在别人的眼中就不是良善之辈。他自小就爱读兵法兵书,爱演棋阵,还喜欢耍一些棍棒。

有一年,蒙古人在河套游弋集结,吓得大同那一边的人全往山西南边而逃。当时有这么一家耍宝卖艺的就到了蒲州城来了。

卖艺的武功了得,到蒲州城便拉了个摊子练起了软功硬功,求得了不少盘缠钱财。王崇古闲逛之时也就看见了,然后硬是要跟着那一家卖艺的学把式练拳脚功夫,还许下了银子求学武功。

卖艺人不仅自己的武艺高强,他还有一个女儿同样也身怀武艺。两个情窦初开的少年人在同一个屋檐之下,日子一长便生出了情愫。

卖艺人女子未婚先孕,虽然王家家长觉得门不当户不对,最后也没有办法,只得办了婚事。

卖艺人身份低微,嫁进王家以后挺着肚子还受了许多气。那时候是张四狗的母亲、王崇古的二姐在帮着安胎,所以张家与王崇古向来一直交好。

十月怀胎到了临产之日,先是诞下一子。谁知肚内还有一胎,但那第二个孩子死活出不来。

张四狗的三舅妈虽说习过武艺但也没办法这么耗,用不到多长时间就熬得没了气力。眼看着危在旦夕,王崇古突然想到他们王家还有一支祖传的五百年野山参。

但王家原家主本来就不乐意这门婚事,要不是奉子成婚,这个亲还结不成。所以当时王家家主根本就没给那支野山参提气续命!

王崇古的妻子是闭着气把第二个孩子给硬生下来的。这边第二胎刚下生下来,那一边产妇就咽了气了。

事情发展到这地步还没有完,王崇古的妻子刚下葬,其父便张罗着给王崇古继弦。气得王崇古当场就掀了桌子并发誓不再继娶。

自此王崇古对自己的父亲开始怨恨,出于这样的情节,王崇古对本家并不抱好感。

在妻子死后王崇古足不出户,潜心读书,没多久便中了秀才。

数年前在其父逝世以后他便带着儿女与一个老仆出门游学去了。上一次王崇古回家是在考中举人的时候。

那时候王崇古还是没有住在本家,而也是暂住在张允龄的家中,并托了张四狗的父母在家乡办了一场酒席。

谁让那时候刚中举的王崇古是真的没有什么钱,而张允龄夫妻又是真心帮着王崇古的。

钱财是身外之物给也就给了,但儿子却不能乱给。张允龄可以资助王崇古,但把长子拿来入赘,他心里还真是舍不得,于是便有了这一日夫妻的吵架。

小说《大明青玉案》 第2章 赘婿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