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

更新时间:2020-06-30 16:58:00

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 连载中

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

来源:微阅云作者:江进酒分类:总裁主角:叶舒然席慎

主角叫叶舒然席慎的小说叫做《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本小说的作者是江进酒创作的豪门虐恋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叶舒然想不明白,云城的打工仔到了霓城,怎么就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席家二少,对她犹如陌生人。 而她,未婚,却有了他的孩子。她问:说好的结婚呢,你是真的把我忘了吗? 她也想不明白,对她不再有半分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席慎的眉毛皱了下,但也只是淡淡的一扫,冷声说道:“放你出去,让你继续作妖吗?”

他居然信了她的那些赌咒发誓似的狠话,可这个女人,就是利用了他的信任,步步谋划,把他的天捅了个窟窿出来,现在全世界的人都以为他抛妻弃子,玩弄女性,薄情寡义!

叶舒然看着面前男人更冷了几分的脸,摇了摇头,急切道:“不,我保证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

她一定不会再让何智辉闹事,她会离得远远的,再也不会来这个地方。

席慎嘲弄地看着她,她的保证,在他这里不值一分钱。

“啪”的一声,他将一叠文件丢在桌上,叶舒然一怔,垂眸看了一眼那牛皮纸袋,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就听男人冰冷的声音继续道:“你的父亲叫叶仲维,三年前宣称研发了一款新药,随后进行公开募资,实则非法集资,害得上万人血本无归,三个月前被抓,因牵连甚广,影响恶劣,云城警方连同法院检察院雷霆办案迅速处理此事……”

叶舒然听着他冷冰冰的声音,仿佛又一次经历了那场噩梦,她的脸色煞白,身体颤抖着。

“别说了!别说了!”她捂住了耳朵大叫了起来,“求你,别说了!”

席慎听着女人的尖叫声,头一次见她这般惊恐,这么卑微的祈求。

男人微微的眯起了眼睛,张口道:“叶舒然,你的父亲是个诈骗犯,你也是。那么,我要如何相信你的保证?”

他也曾疑惑,为什么这个女人非纠缠着他不放,她的眼泪,她的悲伤,她决绝的神情,还有她的吻……席慎拧了下眉毛,将那些杂念摒弃。

总之,这不堪的背景要比她来得更真实。为了取信于人,只是一个吻,这点牺牲算得了什么。

难怪她能步步谋划,原来是龙生龙凤生凤,诈骗犯的女儿还是诈骗犯。

感情她是逃到了霓城,又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了他刚从云城回来出了车祸还受了重伤,她便自导自演了一出戏,妄图攀附上他,以席家的实力,去救她那诈骗犯父亲吧。

叶舒然有种被人兜头浇了一头冰水的感觉,从头冷到了脚,她睁大了双眸,呆滞地望着面前的男人。

诈骗犯的女儿,这个名词,在云城时她被人咒骂过无数次,可是,如今从他的嘴里说了出来。

像是心脏被人狠狠揉了一把,疼得她几乎无法呼吸,叶舒然捂着胸口,这些话,比起那些拳打脚踢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只用了一句话,便将她推到了地狱里。

她什么都说不出来,憋闷地难受,喘了几口气息后,她望着他,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

这便是她深爱过的男人……

席慎瞧着女人又哭又笑的,像是个疯子,他嫌恶的皱起了眉,冷声道:“叶舒然,你的保证没有人相信,只有在法律面前,你的话才可信。”

他给身后的女人使了个眼色,身后一直当着背景板的女人走上前,一板一眼地说道:“叶小姐,席先生正式对你提出控诉,现在我就是他的代理律师,你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说。”

叶舒然瞧着女人,目光再缓缓的落到席慎身上,他这是要将她彻底的关进牢房,让她永远闭嘴?

她忽然咯咯笑了几声,眼底的眷恋成了冰冷的嘲讽。她道:“怎么,这次又要换新的威胁?想把我弄到牢里去,让别人听不到我说的,然后在牢里杀了这个孩子,这样就没人知道了?”

席慎微蹙了下眉,又?

他看了眼她青青紫紫的皮肤,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不等他细想,叶舒然嘲讽的话继续着,而且随着越来越激动的情绪,语速也加快了起来:“席慎,你要告我,你真的想好了吗?”

“你,赌得起吗?”

她的眼角含着泪,碎光闪烁着,像是她碎成片的心。

席慎的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被她震到了。

律师也被叶舒然的模样震慑,在她的职业生涯里,没有撒谎还这么认真的,除非她的演技超过了演员。不过从职业诈骗犯的角度来看,演技是最基本的。

只见叶舒然站了起来,双手扶着肚子,对着律师道:“你是律师,可否给我介绍一个,我也有为自己辩诉的权利,是不是?”

律师点了点头:“任何人都有为自己说话的权利。”

叶舒然弯唇一笑,道:“那便好,我不需要什么名状师,随便什么新人就可以了。”

颜艺是霓城有名的大律师,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目前也是席氏集团的顾问律师。从她出道到现在,几乎没有输过官司,这个女人请律师,无非是想为自己做辩护,让自己摆脱牢狱之灾。可她又说找个新人律师就可以,她到底是想坐牢,还是想离开这儿?

但她没有直接拒绝,而是提醒道:“叶小姐,律师费是很贵的,据我了解,你生活拮据,医院的医药费还拖欠着。你可以申请公益律师,只是时间可能有点长。”

言下之意,席慎是不会给她她等辩护律师的时间的。

叶舒然苦笑了下,说道:“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我请律师,一是为自己辩护,二是告席慎蓄意伤人。官司打赢,我便有钱支付律师费了。”

说完,她看向席慎,眼神平静。

你若要告,我便让你告,只是你千方百计与我撇清关系,等到时候结果出来,你承受的起吗?

席慎跟叶舒然的视线对上,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无声的对战着。

席慎的呼吸渐渐粗重了起来,视线转移到她的肚子上,搭在膝盖上的手慢慢地握了起来。

她的依仗,便是这个孩子。

席慎也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过的人,跟那么多老狐狸较量过,知道什么是虚张声势,何为心理战。

他在云城生活了两年,除了工作,他没有任何娱乐,没有任何社交,那段日子,是他最低沉,也是最简单的日子。他昏迷半个月,可醒来时所有的事情都还记得,甚至记得他项目中的实验数据。

他做没做过,还能不清楚?

正当他要开口时,叶舒然忽然道:“席慎,你要么在拘留所就把我的孩子弄没了,不过即使如此,我都会在法庭上提出做亲子鉴定的要求,这是解决纠纷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只是到了那一步,你的路便堵死了,到时候,坐实了渣男位置的是你,身败名裂的也是你。”

“而你,也不愿跟诈骗犯的女儿扯上关系吧?”

“所以,我有个提议……”

小说《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 第015章 诈骗犯的女儿还是诈骗犯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