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重生之废后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0-06-30 15:49:17

重生之废后不好惹 已完结

重生之废后不好惹

来源:有书阁作者:北国之雪分类:言情主角:卫穆雪苏皇曜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废后不好惹》由北国之雪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虐恋类小说,主角卫穆雪苏皇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相府庶出的小姐,自幼便不为人所重视,在相府中更是处处受人欺辱,在那破旧的府院里她认识了苏皇曜,成了他的属下,亦成为了他谋夺皇位的利器,他娶其为妃,她替他除去那些不应该活着的人。他在称帝之后抹杀了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吓得忙走上前,只见华夙睁开了眼睛,嘴角勾起微笑,如暮春三月的暖光一般,深深地扎在她的心上,这么做,真的值得么?

“我没事,只是没能够杀得了那皇帝,难解我心头之恨!”

他握上她的玉手,脸上从未有过的认真,出现在她的眼中,像是要把她吸进去一般,她下意识的想要避开,却是那强大的气场,让她被迫与他对视。

“答应我,即便是不想进宫,也不要在寻死路!”为了那个薄情之人去死,不值得。

“好,我答应你。”一滴晶莹倒是从她的眼中悄无声息的落下,而身旁的人都早已离开房中,一时间气氛倒是紧张了起来,回握他的手才惊觉自己的手上沾染着血迹,可是却一点也不痛。

本来就是将死之人,她的这副身子,还是借于别人,卿兰锦,许是死了吧,这一世,她不会在寻死路,也不会如傻子一般,上一世她只知杀戮,却不懂运筹帷幄之道。

“唉,你和她,都是傻子!”他抬手抹去她眼角的泪,眼中带着几分痴缠,这个和她有着几分相似模样的女子,让他差点当做了她,待收回手时那神情倒是恢复平静。

此刻,外面的风声已停,雨也不在那么凶猛,倒是没有停,淅淅沥沥的还在下着,滴在流水中发出沙沙的声响。

“那个女子叫什么名字……”卿兰锦垂首,看着他的脸,虽然面无血色,却是从他那眼中能够看到生命的朝气,和那难解心头之恨的愤怒。

这样一个男子,该是天之骄子才对,不该有这么的狼狈的一面,却是都给了她,只觉得心口隐隐作痛,倒是轻轻将他身旁的锦被往上拉了拉。

“卫慕雪,你说,她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个冷血薄情的翟王,为什么……”他声音中带着愤恨,却是抬手想要撑着身子坐起来,奈何身上的伤势太重。

只是把自己的伤口又撑裂,痛的他呲牙咧嘴,却又哈哈大笑:“只是,我这辈子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她。”

玄色的衣袍早已被褪去,那**的胸膛缠绕着大片的纱布,也被鲜红浸透,她心中的震惊久久不能散去,却是低喃:“你不后悔么?”

“后悔,我怎么能够不后悔。”他看着这个几分相似的面容,那眉间一点朱红,让他分清了坐在这里的到底是谁:“我后悔为何我不早些认识她!”

如果早些认识你,我是不是就会让你得到这人世间的所有幸福,可以从来没有如果。

“如果,不认识她的话……你不是更幸福么?”因他这身上的伤口,她倒是不敢在动分毫,却是看着他,那声音轻若缥缈的云烟一般,随着着房梁绕梁而去。

“我饮过这世间最烈的酒,也尝过这世间最厉的毒,可是兰锦,你知道么,我从不曾后悔,从不曾……”

他的手慢慢的垂下,那双眼睛中带着痴缠和流连,他把这人世间最柔的情都给了她,可是直到她死她也不知道,若是今生不会遇见,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

卿兰锦唤了江湖郎中过来,这次却是没有在步入屋中,叫了银月过去看着,却是踱步于这蒙蒙细雨之中。

“小姐,天色已晚,还下着下雨,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在之前的时候,她便已经劝阻过,可是小姐的性子执幼,死活不愿回去,倒是也没有办法。

“好,回去吧。”那油纸伞上的雨滴倒是连绵不断的从伞面落下,青花石潭,云丝绣鞋上溅起了水渍,只见身上又多了一个披风,挡住了那绣鞋。

玉然扶着她倒是听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在一看,那手心中却已经结痂,乍眼便能看出来这是指甲所伤:“小姐身子刚好,切勿又伤了身子。”

“恩,回去拿些膏药便是。”卿兰锦的声音极轻,因着大伤刚愈,每走一步都极显得吃力,望着桥头,撑着身子走了上去,寒风拂面,那青丝翻飞,宛若仙人。

桥的这头便是通往山林之路,桥的那头是客栈,那流水哗哗的声响从她的脚底穿过,却是刚进客栈之中,店小二便把门给关上。

“小二这是何意?”玉然眼中带着清冷,看向店小二,眼神犀利,像是要把他刺穿一般,手中的利剑也架在了脖子上。

“姑娘有所不知……”店小二吓得一个哆嗦,摔倒在地上,却是连滚带爬的走到二位姑娘面前,颤着声音:“今日是……”

他说的什么卿兰锦没有听清楚,却是在提及西风皇后卫嫣然时,紧握拳头,直接上了楼,一时的冲动,并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

“小姐,药膏拿来了,只是那郎中已经离去,不过这药银月已经煮好喂华公子服下。”一旁的玉然取了药回去,把药膏轻轻打开,动作异常的小心谨慎。

卿兰锦半躺在床上,任由她给自己擦着膏药,这两位侍女从小跟在卿兰锦的身旁,唯命是从,她垂眸,若有所思。

因着天气,即便是屋内燃着檀香,那潮湿之气对于敏感的她来说并没有多大的作用,却是留了一盏烛灯,闭上眼睛又梦到那潮湿阴暗的监狱。

她猛然从梦中惊醒,却是看到银月站在自己的身旁,那秀发湿了大片,黏在脖颈之上,脸上没有半点血色。

“小姐,您没事吧。”银月站在一旁,满眼的担心之色,却是见她手指了指一旁的红木桌子,立马会意,忙用青瓷杯盛了温水过来。

“现在是什么时辰?”一杯水下肚,倒是舒服了许多,闭眼抬眼之间,不过南柯一梦,有些事情也会像缕缕青烟一般,最终归于天际,成为过眼烟云。

“小姐,华公子留下了一句话。”这时玉然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赶过来,却是拿着字条呈了过来,卿兰锦伸手接过,纤细的手指落在那字里行间之上,又收进衣袖之中。

‘承蒙兰锦小姐照顾,他日有缘相见。’

这倒不像是华夙的作风,只是,这又会是谁留下的……

小说《重生之废后不好惹》 第十五章 最烈的酒,最烈的毒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