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伶人歌

更新时间:2020-05-23 16:59:45

伶人歌 已完结

伶人歌

来源:微阅云作者:二雪分类:言情主角:六幺尉迟容

经典小说《伶人歌》由二雪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六幺尉迟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乃是君上的专属舞师,除了君上,无人能唤动她。一次群臣宴会上,她一舞,将年少将军的心,全勾了去。随他回家,他却再也没有看她一眼。家道中落,沦为舞姬,她早已经不是那个,可以匹配尉迟容的人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将军容面无表情。

“此去征战,前路漫漫,容身边,当不需要此般祸乱,免引得军心不安,既世子送我,我无处安放,不如毁了罢,也省得为一个小小舞姬操心。”

六幺不曾动,亦未感受到疼痛。

将军容抽走了长剑,鲜血喷涌而出的那一刻,六幺才感受到那彻骨的疼痛,长剑穿过她的肉,顺着她的锁骨进出,好似有磨刀的声音穿刺其中。

这一剑穿透了六幺的心,也穿透了六幺的魂,那一地的伤痕累累,辛者库里的十年艰辛,随着梦碎,一道落入了深处,若他也没了,那便深陷罢。

“我们这些当奴才的,不过终日忐忑等主子赏口饭吃,又何谈得上儿女情长?活着便是庆幸了,该不是你想的,便不要想着罢。”

那日,六幺才明白了,这世间万千情爱,皆有因果,她不是他的因果,却把他当成了她的一生,她错了,错得离谱,可又爱得深沉。

她为他舍弃尊严,跪在李清婉的面前,她为他不惜放下身段,讨好世子靖,只为留下他们的孩子,她为他夜夜不能眠,只为了今日这誓师之行上,为他舞一曲绿腰。

纵观她的前半生,归根结底,都是为了他啊,可他不懂,永远也不会懂。

那一年家宴,父亲请了一位舞师入府,他坐于她身前,看那舞师水袖涟涟,道了一句太好看,她便着娘亲请了舞师教她,她日日练习,时时不忘,只因为,当她舞动水袖时,他总会站在红豆树下,笑着看她。

“容哥哥,我跳得可好?”

“小六的绿腰,是我见过最美的。”

可终究,于他眼里,她不过是一个伎,一个下等的奴才罢了。

六幺做了一个梦,梦很长,梦里的她没有经历家破人亡,十三岁,尉迟容应声而来,两家谈下小定,十六岁,容随父征战高句丽,两年后凯旋而归,君上慎喜容,夸容年少有为,封右将军,常奉于身侧。

那年红豆结得正盛时,她着红豆绣于嫁衣之上,掀开盖头时,他们相视一笑。

青梅与竹马,两小共无猜。

第二年春,她有了喜,年底之时,诞下了他们的长子,容抱着孩子在屋内欢呼,取名安,愿他有所为,保家卫国天下安。

安儿。

恍惚间,六幺好似感受到一阵奶味儿在她的身边,她伸出手想去抱,却又离得远了。

“六幺,我曾说过,你安好,容便好,你的孩子便好,你可是,忘了我的话?”

不忘,不曾忘,亦不敢忘,她的安儿,便是她最多的牵挂。

六幺睁开眼,世子靖的手里抱着一个孩子,那孩子刚学会走路,在世子靖的身上踩来踩去,他忽而回头,朝六幺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来。

六幺跟着笑,孩子忽然张开手臂往六幺身上靠。

“良……良……”

“这是公子安第一次叫娘。”

奶娘一脸欢喜,世子靖也跟着笑。

“六幺,你可听见了,公子安,第一次叫娘。”

六幺未说话,只安静的看着孩子在她身上翻滚,奶娘要抱开,世子靖摆手。

“再玩一会罢。”

“良……娘。”

公子安似叫上了瘾,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六幺,喊了足足十几次,待能完完整整的喊出一句娘了,这才被奶娘抱了起来,世子靖丢了个香囊给奶娘,那袋子沉甸甸的,奶娘的嘴都快咧到耳根子了。

“我会派人从密道送你回宫,你当知道如何回?”

“老奴知道的。”

说罢,奶娘抱着孩子走了,六幺伸出手,世子靖拦住了六幺。

“他终归有他的归处,六幺,你醒来了便好,以后若想见公子安,便乖乖的,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好心。”

“奴知道了。”

“如此便好。”世子靖转身出了房间,只剩下六幺躺在床上,脑海里是公子安一次又一次的喊着娘亲,她不自觉笑出了声。

小说《伶人歌》 第9章 绿腰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