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最难奢求不过情

更新时间:2020-02-17 10:44:13

最难奢求不过情 已完结

最难奢求不过情

来源:爱看小说作者:流月分类:言情主角:白云竹傅士言

主角叫白云竹傅士言的小说是《最难奢求不过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流月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主角:白云竹傅士言;一场算计得来的婚姻,注定失败。他终究不爱她,无论她付出多少,只会是失败!好,她愿意成全,“傅士言,此生如你所愿,愿你与她白头偕老。”而她,她的日子反正不多了,奢求不来的爱,她不要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直守在门外的保镖开始有所行动,他们一人一边将白云竹按住。

白云竹被他们按的想动动不了,眼睛死死的盯着白安心,嘴里愤怒的吼道:“白安心,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杀了你,为我的孩子报仇,你们放开我,我要杀了她!”

傅士言厌恶的看都不看白云竹,命令道:“她现在已经疯了,你们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吩咐里面的人看到她。”

白云竹急火攻心,脑子里只有杀了白安心,此时的她要被送到精神病院,她还一点都不知道。

看着白安心被保镖带走送往精神病院,白安心搂着傅士言的胳膊怯生生的说:“云竹姐姐毕竟是我姐姐,她还是你孩子的妈妈,即使她想要杀了我,把我当做敌人,我还是会经常去照顾她的。”

傅士言静静的看着白云竹被带走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白安心的话他是听进去了,还是装作没听见,只是看啦了看白安心,就离开了,独留白安心一个人在原地。

经过保镖的传达,白云竹被特别照顾,自己一个人单独被关在一间病房。

她在里面大呼大叫,吵闹着要去看她的孩子,可是这里是精神病院,任她怎么吵闹,都没有一个人搭理她。

她想离开这里,想去看她的孩子,她使劲拍着厚重的铁门,手都拍的青紫不堪,还是没有人来询问开门。

她想着爬窗户,从窗户那里出去,才在凳子上,因为重心不稳而摔下来,也没有人过来看一看。

她才生产没两天,就被关在这里,这里每天给她的一日三餐全部都是冷菜冷饭,但是她都没吃一口,她有些绝望了,这些天来她眼睛哭肿了,嗓子也因为哭喊哑了,她都在想是不是她死了也没人过来看她一眼。

就在这无尽绝望的时候,门被外面打开了。她觉着她有一丝丝希望了,赶紧站起来,欣喜的看向来人,可是印入眼帘的是白安心,她站在她面前。

“我的云竹姐姐,你到现在还没死呀,你的命真的是硬,这样这么虚弱,不吃不喝你也没死。”

白安心戏谑的抬着她的下巴轻蔑的说

白云竹这些天没进食,浑身没有力气,无法挣脱白安心。

白云竹眼尖的看到白安心后面有人,就大声说:“我是正常人,并不是疯子,我没有疯,我很正常,我要出去,放我出去。”

“你想要出去,你觉着可能吗?我知道你没疯,但是我有办法让你真的疯掉,你信不信。”

白安心嫌恶的移开手,并用手帕擦擦手,示意着身后的人。

“啊~;你们放开我,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放开我。”

白云竹恐惧的问,但她还是躲不了被他们拖走的命运。

身后的白安心有些戏谑地说道:“我的好云竹姐姐,我们家也没有很多钱,是供不起你住单间的,只能请你高抬贵体,去住集体病房吧,真的是为难姐姐了。”

他们就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拖着白云竹去了病情最严重的集体病房。

里面女人看到有新人进来,想看一个玩具似的看着她。

白云竹被他们粗鲁的扔到地上,刚想要起来,那些病人就围过来,时不时对她就是一脚,她看着周围那些疯癫的女人,想要反抗,可是她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任她们摆布。

她们粗鲁的拽着她的头发,掐着她的脸蛋,更可恨的是她们**她的衣服,一起抢夺她的衣服玩。

白云竹光着身子躺在这冰凉的地板上,她的双眼失去了以往的神色,变得空洞无神,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耳边是那一群可恶的疯子争抢她衣服的吵闹声,有时还会过来一个疯子用脚踢踢她,看她有没死。

过了好大一会,这群疯子不在对她以及她的衣服好奇了,她刚想上床睡觉,那群疯子一脸紧张的看过来,她只好靠在墙角的地方,静静地看着这群可怜疯子的欢乐。

到了吃饭的时间,会有专门的人员把饭送过来,每人一份热气腾腾的饭,她刚吃两口,就被一个疯子撞到,饭菜也都倒在地上。

疯子回过头来傻傻的对她呲牙一笑,白云竹就看到了她那满口的发臭的黄牙,让她恶心的就干呕了起来。

只要有人进来,她都会对来人说:“我是正常人,我没有疯,我要出去,。”

回应她的不是冷眼就是默不作声,装作没听见,会有极个别会嫌弃得对她说:“就你还没疯,连衣服都**,看来你病的不轻,刚来这的人都说自己没疯,过一段时间之后就老实了,你也老实点吧。”

白云竹急急上去就要辩解,但是人已经走远,不在听她在这疯言疯语。

这病房里的精神病人时常还会被护士带出去治疗,只有她,从来到这里到现在始终无人问津。

日子一天天过去,白云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这边呆了多久了,她的眼泪早早前几天就流光了,精神也越来越恍惚,只有在想起自己那个死掉的孩子时,心才会隐隐作痛。

直到这天晚上深夜,病房里的人都睡着了,她拿起床单,用床单当做绳子,挂在横梁上,自己站在凳子上,毫无留念的踢掉凳子。

小说《最难奢求不过情》 第7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