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师傅在上,徒弟在下

更新时间:2020-02-16 10:46:31

师傅在上,徒弟在下 连载中

师傅在上,徒弟在下

来源:微小宝作者:元气少女分类:言情主角:苏木木修

主角叫苏木木修的小说是《师傅在上,徒弟在下》,它的作者是元气少女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一个淘宝差评师去面试的途中遭遇车祸,离奇穿越到红古大陆变成了公主,可这一切并非只是偶然,一系列的复仇计划向她袭来,她将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旁边的食客们早已看不下去“你这不是讹人吗?”

“对啊,五千两完全可以买你们这的头牌了”。秃子也知道自己脸上挂不住,可是像这样的客人能讹一笔是一笔。“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就领走了”说罢就要去拉欧阳璐璐。

此时青衣男子从怀里掏出一打银票甩在眼前的桌子上,然后对欧阳璐璐说:“从今天起,你自由了!”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小女子名叫欧阳璐璐,还未请教公子姓名呢?”

在下柳叶飞,姑娘以后就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吧,后会有期。”双手结印,召唤出一柄长剑,剑长两尺八寸,剑炳由两条青龙互相盘旋起舞。在空中发出青紫色的幽光,柳叶飞腾空而起,御剑飞行而去,一会就不见了踪影。

“哥,这个柳叶飞不就是刚刚比赛那个打架特别厉害的青衣男子吗?”

“是啊,他怎么也会出现在这?”皇甫青易一脸疑问。“他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这下搞的苏木木更加疑惑了。

云轻连忙解释道“这红秀园虽然只是个饭馆。但幕后老板却是“天香阁”进入这里是需要令牌的,而拥有令牌者基本都是四大家族的人,这个柳叶飞,我却从未见过。”

“我们也没用令牌为什么直接就进来了”。

“你傻了吧,云轻还用令牌吗?直接刷脸就行了”皇甫青易对妹妹的智商颇为担忧。

苏木木微妙的翻了个白眼“云轻,那天香阁又是什么地方?”

“小丫头片子瞎问什么,赶紧吃饭“皇甫青易急忙打断。“噢,我知道了,这次是青楼吧?”卟,害得云轻又一次喷出来,这次因为是面向皇甫青易,于是干脆喷了皇甫青易一脸的茶水。

皇甫青易满脸黑线。云轻感觉用袖子给他擦了擦,可头发上还是湿漉漉的,而且还挂了两片茶叶子,样子别提有多狼狈。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苏木木早已憋得脸通红,忍不住大笑起来。云轻也再也淡定不住,掩面笑了起来。“哈哈哈,皇甫青易,你这个样子,可真是不像样啊”此时一个金发男子走了过来,满脸坏笑。

“夏侯英,你怎么在这里?”这个被皇甫青易称作夏候英的男子,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拥有健康的小麦色皮肤,五官凌厉深刻,一双金色的双眸即使在白天也闪着耀眼的光芒。微微一笑,却已倾城。

“我闻到美女的味道,一路嗅过来的,谁知道一来就看到你这好笑的样子。”皇甫青易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去处理一下,免得别人笑破肚皮。“

“不用,真不用,挺好看的,偶尔换换风格也挺好的。哈哈哈哈哈哈哈”皇甫青易不再理会他,毫不犹豫的走掉了。

“喂,云轻,这位美女是谁啊?”转头开始打量苏木木。

“她是木木,是青易的妹妹”。

夏侯英一脸坏笑的打趣“呦,呦呦,才多久没见就叫的这么亲热了,开口就青易青易的的,我可要吃醋了,怎么没见你平时叫我阿英啊?”

云轻好像已经被调戏习惯了,只是唔上嘴就做罢了!

苏木木心里却是一顿仰慕。“夏侯哥,你收我为徒吧。”

还没进学院呢,就先拜师了?”夏侯英一脸的傲娇。

“什么?你当上导师了?”皇甫青易此时已经梳理完毕,听到夏侯英说的话满是震惊。

“是啊,是龙源那群老头求我的,我本是不想当什么老师的,可谁知道你和云轻今年都报了名,所以怎么可能少了我呢,我就来了。你们忘了我们从小可就是红古大陆三剑客”

“不要拉上我们俩,你是你,我们是我们。”皇甫青易一脸嫌弃的表情被夏侯英一览无遗。

“对了,刚刚你妹妹还要拜我为师呢,我现在同意了,按辈份,你也得叫我师傅”。

“想的美,是不是找打啊”。

“诶呦,有本事就来啊,皇甫青易敢不敢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来就来,谁怕谁啊。”两个人较上了劲,非要出去打个你死我活不可。“师傅、哥你们还玩真的?不要吧,大家都是朋友”。

“木木,还是不要管他们俩的好,这两个人从小掐到大。”

“呦,难道从小他们就一直为云轻打架啊!”苏木木一脸坏笑,云轻却早就害羞的垂下了头。

“对了,云轻我师傅到底是什么人?你们为什么从小就认识呢?”

“噢,这个啊,是这样的。我是白虎家族的长女你是知道的,而夏侯英就是玄武家族的长子。当今皇上也就是你父王曾经请了名师——柳成风道长为青易授课,我和夏侯英的父亲花了重金,才让我们进入皇宫陪读,后来我们就成了好朋友”。

“噢,原来是这样啊,原来你们都是柳成风道长的徒弟,那你为什么见面时说多年不见啊”。

“关于这件事其实我一直耿耿于怀,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后来也只是得知青易被柳师傅带走。但是发生了什么我一直很好奇.”

澹台云轻不知道的事苏木木却一清二楚。那是因为她自己被封印柳成风道长消耗了巨大的灵力,不得不归隐。但是还有一点对不上。

如果自己是刚出生就被封印,而澹台云轻和哥哥还有师傅那时候已经成为了柳成风道长的徒弟,那他们怎么可能与自己年龄相仿?哥哥若是知道此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云轻,你还记得发生那件事的时候,你多大吗?”“当然记得啦,是我七岁那年”。

“七岁七年”那这七年对于我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木木想着想着,胸口上涌上来不好的预感。

“木木,你一个自言自语什么呢?什么七年?”被澹台云轻质问后苏木木终于回过神来。

“没什么,我们不如出去看看他们吧,一会他们要是把别人房子拆了可就不好了”苏木木赶紧转移话题。“师傅、哥你们还玩真的?不要吧,大家都是朋友”。

“木木,还是不要管他们俩的好,这两个人从小掐到大。”

“呦,难道从小他们就一直为云轻打架啊!”苏木木一脸坏笑,云轻却早就害羞的垂下了头。

“对了,云轻我师傅到底是什么人?你们为什么从小就认识呢?”

“噢,这个啊,是这样的。我是白虎家族的长女你是知道的,而夏侯英就是玄武家族的长子。当今皇上也就是你父王曾经请了名师——柳成风道长为青易授课,我和夏侯英的父亲花了重金,才让我们进入皇宫陪读,后来我们就成了好朋友”。

“噢,原来是这样啊,原来你们都是柳成风道长的徒弟,那你为什么见面时说多年不见啊”。

“关于这件事其实我一直耿耿于怀,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后来也只是得知青易被柳师傅带走。但是发生了什么我一直很好奇.”

澹台云轻不知道的事苏木木却一清二楚。那是因为她自己被封印柳成风道长消耗了巨大的灵力,不得不归隐。但是还有一点对不上。

如果自己是刚出生就被封印,而澹台云轻和哥哥还有师傅那时候已经成为了柳成风道长的徒弟,那他们怎么可能与自己年龄相仿?哥哥若是知道此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云轻,你还记得发生那件事的时候,你多大吗?”“当然记得啦,是我七岁那年”。

“七岁七年”那这七年对于我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木木想着想着,胸口上涌上来不好的预感。

“木木,你一个自言自语什么呢?什么七年?”被澹台云轻质问后苏木木终于回过神来。

“没什么,我们不如出去看看他们吧,一会他们要是把别人房子拆了可就不好了”苏木木赶紧转移话题。“也好,我们也该回去休息了,明天还有决赛呢。”

俩人出去一看,好家伙,方圆十里早已沦为废墟。而皇甫青易和夏侯英已经进入激战状态,两炳长剑在空中已经如电光火石一般滋滋作响,两人也打的火热,已经双双负伤。

苏木木一看不妙,连忙大喊“住手啊,不要打了。”两人还是均未停手。

这时云轻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对着两人大喊“再打下去,我就把你俩小时侯下河洗澡的事告诉木木”。

呼的一声过后,废墟一样的街道上重新迎来了宁静。

“云轻,快告诉我,他们两个洗澡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诶,我们已经不打了,云轻你不要说出去啊,我的男神形象要是被你毁了,我就不活了。”夏侯英一脸焦急。

“既然你们这么听话,我就不说好了。”“云轻,不行,马上告诉我,我要知道嘛。”苏木木拉着云轻的袖子开始撒娇。“不行,不能告诉她。”

“说嘛,说嘛”

“不行”

“我就要知道”

“云轻不能说”苏木木和夏侯英两个人嘻嘻闹闹的伴着嘴。皇甫青易和澹台云轻相视一笑,并肩走在苏木木和夏侯英的后面。

当然最终皇甫青易赔了三千两黄金给街道重建。天香阁外站着一男一女,男子身着黑袍一脸严肃。女子身着红衣,浓密黑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热辣得迷人,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厚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她话声轻柔婉转,神态娇媚“我要见阁主”“真好笑我们天香阁的阁主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说罢红衣女子就要只身往里闯,却被黑袍男子一掌拦了下来。“姑娘我奉劝你一句,今天即使我让你进去,里面的机关你也休想闯过去,不想死的话赶紧走吧。”“哪怕是死,我今天也非进去不可”。“阿勇,究竟是何人在我天香阁门外喧哗”“禀告副阁主,是一个女子吵着要见阁主”“噢?还有这样的事,让她进来。”“可是阁主他”“怎么连我的话也不听了?”“不是的,阿勇马上开门”黑袍男子缓缓打开门“我们副阁主请你进去”红衣女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个飞跃进入了天香阁。“姑娘,请随我来”一个穿着黑色衣衫的丫鬟领着欧阳璐璐快速走过机关房,到达眼前一座叫“藏云阁”的屋子外面。“姑娘,进去吧,副阁主在等你”说罢双手结印消失了踪影。欧阳璐璐推开门,发现藏云阁里的装潢极为古怪,明明是白天,屋内却依旧黑压压的一片。内阁里不时的还有古怪的声音传出。“副阁主,你在吗?”欧阳璐璐小心翼翼的询问,忽然脚下好像绊到什么东西,害她一个没站稳,摔了出去。回头一看,害他绊倒的东西不是别的,竟然是一堆黑压压的尸体。“啊啊啊啊啊”欧阳璐璐过度惊恐被吓的大叫起来。“这点东西你要是就怕了,那就赶紧滚蛋。我是从不和懦弱的人谈交易的”欧阳璐璐抬眼一看,这个所谓的副阁主,戴着漆黑的面具,只露出眼睛的两个位置。身高也只有一米六左右。但声音却是经过改化的。“谁说我怕了”。“好,既然如此,为了向我证明你的胆量,把这个吃了,我就帮助你实现愿望”副阁主摊开手,里面竟是一只大大的吸血蝙蝠。欧阳璐璐从下就害怕蝙蝠青蛙虫子之类的小动物,如今要她吃下去,她竟毫不犹豫,抢下吸血蝙蝠就开始啃,最后连内脏都吃掉了。“好,痛快。说吧,你要我帮你实现什么愿望”。“我要进龙源学院”“嗯哼?这愿望倒是让我始料未及啊!”“怎么,你不能帮我?”“好笑,难道这天下间还有我天香阁办不成的事情吗?好,我帮你实现这个愿望,但是代价是:我要你的命。”“命?”“吃了这个我马上帮你实现你的愿望”副阁主丢给欧阳璐璐一粒药丸。“这是什么?”“毒药,但是你放心,我会定期给你解药,不会让你轻易死的。我需要你帮我进龙源学校为我办一件事情,成功之后,我会给你全部的解药”。欧阳璐璐被卖到红秀园的那天就已早已认命,可柳叶飞却出现救了她,无论如何她也要去找他。欧阳璐璐吃下了药丸道“现在可以帮我实现愿望了吧?”“可以,明天是龙源学校的决赛,这个是比赛资料,这科目你是必赢的,到时候我会为你安排一个新的身份。”说罢副阁主从袖口拿出一张卷轴。“去吧,之后的任务我会找人另行通知你。”

小说《师傅在上,徒弟在下》 第七章:红古大陆三剑客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