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更新时间:2020-02-16 09:07:23

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已完结

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来源:有书阁作者:雨打芭蕉分类:总裁主角:苏珞陆子熙

小说主角是苏珞陆子熙的小说是《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是作者雨打芭蕉创作的现代虐恋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七月七日,H国的各大新闻上集体报道:总统阁下再婚了!结婚对象是他的前妻!举国哗然!就是那个……三年前和总统阁下离婚的,又传言在三年前的空难中死去却没有找到尸体的苏珞小姐?少时情窦初开的年纪,父母因为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事?我让徐秘书长去安排。”

苏珞说:“我要向警察署申请,释放江女士。”

封梓晨没忍住,直接问:“为什么?”

解救一个害自己过敏昏迷的人,苏珞这是为什么呢?

“江女士在国民心中颇有地位,一生致力于教育慈善事业,单单她倾力兴建的希望小学就有27所,这样一个心地善良的人,绝不会想要害我。只能说……”苏珞看了看陆子熙,接着说:“是有人借江女士之手对我动手。”

陆子熙沉着脸,这些他并非不知,不过,江柔是林蔚蔚的亲生母亲,母亲爱女儿心切为女儿报仇似乎一切都合情合理,可苏珞……

“我让人去安排。”

苏珞没有看网上的消息,不过她也能猜到民众的心理。

一个小时后,江柔被从警察署释放,原本人证、物证俱在,江柔虽然竭力表示自己没有对苏珞动手,可如果移交检察院判刑也是可以成立的。但是有了苏珞的保释,愿意相信她这只是个误会,江柔被人接回了家。

两个小时后,这条消息再次在网上发酵。苏珞变成一个以德报怨的女子,国民之中呼声很高。

“你没必要这样做。”江柔被释放之后,封梓晨和柯蓝不在的时候,陆子熙对苏珞说。

苏珞用渐渐恢复直觉的手,捧着一碗热乎乎的汤,亮如黑曜石的眼睛望着陆子熙说:“你忍心让你的民众失望吗?”

陆子熙哑然,不过他还是说:“这些是我该考虑的事。每个人做错了事,都应该付出代价,真也好,假也好,活着不就是这样吗?”

这个世上有太多黑暗的不能见光的东西。

苏珞没有说话,静静的喝了一碗汤,这次也没有再吐。

用餐之后,苏珞正要休息,门外忽然传来低低的对话声,“林议员,请你出去!”

是封梓晨的声音。

苏珞看了看在床边的办公桌上批阅文件的男人,灯光在他的脸上投下半片阴影,美好不可方物。

“我想看看夫人阁下,我刚刚才知道我母亲的事情,给夫人阁下带来病痛折磨我心中很是过意不去。封医生,请你让我见见夫人吧。”女子恳求的声音甚是温婉,跟那天被洋娃娃吓到尖叫的女子丝毫不同。

“夫人在休息。”

卧室里,苏珞掀开被子,却发现地上并没有拖鞋。

肩头被人按住,男人惜字如金,“休息。”

“林小姐来了,无论如何我都该见一见才是,如果传扬出去,反而成了我的不是。”

“你是我的女人,谁敢议论你?”

苏珞听不出这话中的情绪,仍然下了床,赤脚踩在地毯上的一刻被人抱了起来。苏珞发现,陆子熙很喜欢抱她;不,或者他很喜欢抱女人。

苏珞眼中的冷嘲一闪而过,被抱着走出了房间。

房门打开,两人出现在客厅里的时候封梓晨一下子就从沙发里站了起来,林蔚蔚的脸上闪过意外,瞪大的双眼忘了收敛,一直到陆子熙抱着苏珞在她身边走过,柯蓝过来在皮质沙发上铺了一张毯子才将苏珞放下。

苏珞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虚弱一笑,“林小姐,不好意思,请坐。”

补充了一些能量,身子仍是虚弱,陆子熙让苏珞靠在了自己怀里,手里拿着徐凯送来的文件,睨了同样是一身病号服看起来楚楚可怜的林蔚蔚一眼,“你们聊。”

苏珞有点不自在,两人之间她都不习惯和陆子熙这样亲近,更何况还有外人在。

不过,眼前的人是林蔚蔚,苏珞没有动。

柯蓝搬了一张椅子让在苏珞的前面,“林议员,请坐。”

林蔚蔚微微蹙眉,这许多年来,似乎不管她和陆子熙的关系如何亲近,他身边的人对她的称呼永远只有一个,林议员。

苏珞笑了笑,“谢谢林小姐自己生着病还来看我。”

两个女子浅浅的对视,都笑了。

“这不算什么,我生病的时候夫人阁下也来看我了呢,不过那天我不小心睡着了,让夫人白白跑一趟,我心中很是歉疚。正巧,我刚刚知道母亲被夫人保释出警察署的事情,特来代母亲向夫人道谢。夫人明察秋毫,相信我母亲,蔚蔚心中十分感激。”

苏珞再次笑了笑,“其实我一直很敬仰江女士,教育事业、慈善事业,都在她手中做的风风火火,我以后应该像江女士学习才对,更何况,江女士还是H国乃至世界著名的教育家,更是教育出了林小姐这样优秀的国家人才,我更要感谢她。”

陆子熙不由看了苏珞一眼,这是他第三次从她口中听说对江柔的敬仰之意了。

林蔚蔚的脸有片刻僵滞,如同昨晚江柔听到这句话的表情一样,不同的是,此刻苏珞在林蔚蔚深藏的眼底看到了一丝阴郁。

江柔是H国最著名的教育家,可她的著名不仅仅因为她的教育事业和慈善事业的成功,更因为她有一个叫做林蔚蔚的女儿,不管总统阁下婚前还是婚后都始终陪在总统阁下身边。

由此可见,最成功的教育家也不一定教养出最得体识礼的女儿。

是以苏珞的话无论停在谁的耳中都带有浓浓的讽刺的味道,殊不知,苏珞对于江柔是真的很佩服。

“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林蔚蔚笑着回道,“夫人的身体如何了?我看过敏情况比我严重很多。”

“还好,有封医生在,还有阁下与柯蓝的照顾,我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劳林小姐挂心了。”苏珞说话时看了看陆子熙,温柔的眼中是属于女子的依恋,像个幸福的小女人一样。

短短五分钟的谈话,林蔚蔚被苏珞撒了数把狗粮,终于在看到陆子熙温声抱起苏珞走进卧房之后,林蔚蔚红着眼出了走了出去。

苏珞陷入沉睡状态,临睡之前对陆子熙说道:“你可以回总统府暂住,不必每天来看我,我这里有柯蓝照顾就很好。”

陆子熙没有回答,却没有回总统府,也没有回雅居,只有柯蓝回去收拾了一些衣物过来。

因为过敏,苏珞被禁止喝牛奶了,封梓晨的强力禁止,纵然陆子熙也不能反驳,更何况,他希望苏珞能借此机会戒掉喝牛奶的习惯。

一早苏珞再次醒来,身上的温度退了很多,但服用的药物中有发热发汗的作用,一整夜她身上的病号服都被汗水浸湿了,苏珞进卫生间洗了个热水澡,黏腻的感觉褪去她的心情才好一些。

柯蓝进来报告,“夫人,总统阁下已经出发去总统府了,初步预计两个小时以后回来,早餐您想用些什么?”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普照,万里无云,苏珞静静的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花园里有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在和一条狗在玩耍,孩子脸上灿烂的笑容和哈士奇蠢萌的样子让苏珞的心情似乎都好了起来。

她说:“我想养条狗。”

柯蓝愣了一下,过去那个温柔的苏珞不光存在于陆子熙的记忆里,同样被柯蓝记着。

她在脑中想了想自己对于狗的了解,正要问是否需要一条博美犬或者巴哥时,苏珞又说:“藏獒吧,要大的,毛茸茸的那种。”

柯蓝被吓了一跳,自己心中萌萌哒夫人阁下,要养一条凶悍暴力的藏獒?

苏珞回过身来,“早餐随意,记得把藏獒准备好。”

她的坚持再次打破柯蓝的预想,只得应了一声,出去准备早餐。

封梓晨进来检查身体,苏珞退了高热,体温维持在38度左右,身上的红点却没什么消退的情况,常规检查后继续住院接受治疗。

时间继续推进,林蔚蔚家的仆人出来承认,是她在林蔚蔚带回来的洋娃娃里添加了头孢,因为在林蔚蔚回家之后要求她帮助清洗,给了她作案的时间和机会,之后洋娃娃干了被送到林蔚蔚的房间,林蔚蔚头孢过敏住院,误以为是夫人阁下对洋娃娃动了手脚。

而另外一件案子,江柔女士因为苏珞的过分相信而被保释。

两件案子同时被压了下去,两件案子同时曝光的苏珞,在国民心中有了新的定义。

下午的时候,江柔女士再次过来问候,致歉并致谢,两人谈话二十分钟后,江女士被客气的送出了病房。

隔天下午,苏珞刚刚入睡,陆子熙在隔壁书房批阅公文,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一身军绿的女子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听到声音,徐凯立即朝陆子熙说:“阁下,我去看看。”

徐凯走出房间,柯蓝已经将人拦了下来正耐心解释这什么,不过女子脸上愤然的怒火仍未消退,高高挽起的军绿色衬衫下的手臂上有一条新鲜的擦痕,血肉外翻,女孩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苏中将,是你啊。”徐凯笑了笑,走过来朝她伸出手。

例行公事般和徐凯握手,苏皖展开笑颜。

苏珞和苏皖两姐妹静静站在一起的时候非常想,尤其是长发束起,一身干练衣装的时候,更加相似,不过,只要露出一个表情,便会发现两人是不同的。

苏珞的笑容总是温温的,如春风送暖包裹人心十分舒适,而苏皖的笑却是凌厉的,她的眼神就像她手中的枪,凌厉,决然,说一不二。

就像此时苏皖笑着看着徐凯,说:“徐秘书长来看我姐姐吗?多谢你,我不在我姐姐让你费心了。”

徐凯笑意一僵,心说苏皖就是苏皖,从不会给人留下半点回转的可能,她对人心的丈量仿佛子弹穿透身体造成的致命伤,指哪儿打哪儿。

“苏上将可能误会了,我不是来看夫人的,我是来给总统阁下送文件的。”

徐凯朝自己走出来的方向一指,苏皖悠然哦了一声,“那徐秘书长先忙,我去看看我姐姐。”

小说《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第18章 我的女人没人敢议论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