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

更新时间:2020-02-13 09:55:16

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 连载中

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

来源:掌文作者:不语分类:言情主角:荀庆秋李承澜

荀庆秋李承澜是小说《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的主角,作者是不语,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荀庆秋重生了,睁眼时发现自己回到十五岁那一年。沈家没被灭族,自己还没被沈时糟践,表哥晏仲的诡计还没实施。一切都来得及。只是荀庆秋不知道,在她步步为营之时,有一个人也在绞尽脑汁地想和她相遇。这一天,红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荀庆秋将这个想法跟姐姐说。

荀庆年狠狠弹了她的脑袋,"尽是胡来,佛经那样的东西需得虔诚,哪能在上课的时候抄。"

荀庆秋也知道这样不好,不然也不会和姐姐说了。

只是她想快点抄完经书,这样也不用日日去受郭氏的冷脸。

反正佛经怎么抄,只有自己知道罢了,姐姐再怎么也不能管到学堂那儿去。

如此一想,荀庆秋心情愉悦了起来,下午去拜见袁老夫人时,也是神采奕奕的。

让本来脸色微阴的袁老夫人也不由得受她感染,"这么开心,是遇着什么好事了?"

荀庆秋眉眼弯弯,"老夫人,方才我出门的时候,见到屋檐飞来两只喜鹊,见那样子许是要搭巢了。"

袁老夫人惊讶一下,然后笑着道:"喜鹊临门,果然值得高兴。"

荀庆秋见此,心中一动,踌躇片刻,然后说:"可不是,昨个儿回去时不小心崴了脚,大太太还好心提醒了我呢。"

袁老夫人目中清朗,笑容不变道:"郭氏自嫁进来大小事都要操心,许是操心惯了,所以说话总是不由得多那么一句,等哪天有空了,我好好说教说教她。"

荀庆秋见自己达成目的,不由得一笑,然后反应过来,"我......我不是要告大太太的状的。"

袁老夫人一怔,猛然大笑起来。

她自十五岁嫁进沈家,周围之人哪个不是长着人脸揣着鬼心,如此直白的话语,她倒是许久没听到了。

"无妨,无妨。"

袁老太太不以为意地挥手,"你就算是告状也没事,本就是她做得不对,一碗水端得不平。放心好了,我会提醒她的。"

荀庆秋却想起,前世郭氏羞辱她时,便是外祖母都拦不住,只有袁老太太,她突然走进来,郭氏的声音就这么戛然而止。

而那时,她记得清清楚楚,袁老夫人朝自己瞧的那一眼。

漫不经心,却充满了嫌弃和冷漠。

好像是看到什么肮脏的东西。

哪会像现在这样,满脸微笑地看着自己说去提点郭氏.......

荀庆秋默默地想着,袁老太太又道,"还有时哥儿也是,他就是被郭氏惯得。"

荀庆秋绞着手指,她没想到自己两世为人才明白过来的事情,袁老太太仅那么几句话就明白完了。

果然人和人是有差距的。

她就是太笨了。

"没事的,我能理解。"荀庆秋糯糯开口,然后看到袁老太太嘴唇有些发干,便从一旁举起茶壶倒水。

袁老太太颔首,端起她倒的茶,莞尔一笑,"好孩子。佛经抄得怎么样了?"

荀庆秋如实回答,"《楞严经》第一部的第一卷抄完了,明个儿抄第二卷。"

袁老太太嗯了一声,道:"《楞严经》有十部长,距离初八的法会不远了,你可得加把劲。"

荀庆秋心底抹汗,面上却很是恭敬,柔声回了'是'。

沔妈妈从槅扇外进来,"老夫人,五爷来了。"

五爷?

荀庆秋耳朵耸了起来。

上次去寺庙就好像听到袁老太太说了他。

只是长房里有这个人吗?

荀庆秋乱糟糟地想,便见到一青衣直䄌男子登门入室,眉如春山,面如冠玉,长得很是清风俊朗。

袁老太太冷哼一声,"你还知道回来。"。

她见到坐在旁边默默不语的荀庆秋,稍缓语气,"你先下去吧,等第二卷抄完了,让碧色送到我房里。"

荀庆秋暗暗可惜,但还是顺从地放下茶杯,夺门而出。

沈庋看着穿了件嫩绿色比甲的荀庆秋,白皙的皮肤在光下一闪而过,看上去清清爽爽的,像是一支高洁的蕙兰,不由笑道:"老夫人又收了一个婢女?模样还挺漂亮的。"

袁老太太瞪他一眼,"什么丫鬟,那是荀家的二小姐,按辈分,你该叫她一声侄女。"

沈庋被袁老太太嗔怪也不恼,眼眸依然温和亲切,"不怪我,她应是甚少出门罢。"

袁老太太没好气,只道:"人家甚少出门,那也是待家里,不像旁的人,整日整日在外,有家也不知道回!"

沈庋眉梢眼角都没动下地坐在袁老太太面前,神色轻松惬意,"这不是回来了嘛。"

说话间,沔妈妈端着棋盘上来,"五老爷,老夫人这是想您了。"

"沔佩。"

袁老太太冷喝,然而沔妈妈却是一笑,将棋盘稳稳放在两人中间,"许久未见着老夫人和五老爷下棋了,奴婢竟馋得很。"

袁老太太就是这幅模样,平素看起来清贵高持,可到了沈庋跟前,便有些老顽童的意思。

沈庋习惯袁老太太如此了,于是笑道:"正好我也手痒了,老夫人可赏个脸,露一手?"

末了添一句,"让你三子?"

袁老太太这才执黑子先行,"那便来,看你在外头棋艺有没有退步。"

沈庋支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翻挪棋子,显得漫不经心,"棋艺不知有没有退步,我只知道,这怀岭大概会紧张一段时间。"

袁老太太眉峰紧蹙,一双眼紧紧看着棋盘,只抽出一丝神回他,"怎么说?"

沈庋支楞起食指往上指了指,"不知怎么地,说是过来游玩,没曾想遭逢了刺客,叫巡府吓得面色苍白,携着一家跪地求饶,可惜没用。"

说罢从容放下一颗白子。

袁老夫人神情肃穆,拿着黑子比了好几个位置,才伴着语音缓缓落子,"这是失职,再怎么跪都没用,除非将功抵过。"

"还是老夫人聪明,"沈庋飞快落子,然后又用食指比了比上面,"巡府跪了两天两夜,这才跪了一丝生机出来,说是只要找到刺客便得大赦,并且还加封官位。"

"只怕难。"

袁老夫人啧啧摇头,"做刺客的通常都是淡迹于世的,哪能那么容易能寻的。"

沈庋把玩着手里的棋子,语气轻松,"这您倒是猜错了,说来也奇怪,那刺客不似寻常之辈,行事多了些大丈夫气概,竟然还将自己的名讳上报给人,只不过也不知这名讳是不是真。"

见袁老太太还在思索着棋局,他便又道:"您说刺客会不会乱叫了一个名讳?毕竟荀庆秋这个名字,怎么听,怎么都像是个闺阁女子的芳名。"

'啪嗒'一声,棋子落盘。

袁老夫人抬起那双浑浊的老目,问:"谁?刺客的名字叫什么?"

沈庋斜签着身子,不明所以,"荀庆秋。"

小说《贵女重生:皇上,你今晚侍寝》 第九章 沈庋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