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余生,爱我未晚

更新时间:2020-01-18 16:19:28

余生,爱我未晚 已完结

余生,爱我未晚

来源:阅文作者:单兮分类:言情主角:凌初夏时澈

主角是凌初夏时澈的小说叫做《余生,爱我未晚》,是作者单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黑暗的房间里,他起身,丢给她一盒东西。 她明知故问,“什么东西?” 时澈嘴角扬起桀骜冷笑,一字一顿,“药。” - 作为时澈的媳妇,凌初夏向来都是事事顺从,只是谁知这男人越来越过分,竟然不要她的孩子,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很久以后,许多记忆已经开始模糊,然而凌初夏初次冲着他的那一笑,却不容他抗拒的,就这样硬生生的,印入了他的心里,再无法磨灭。

-

时澈的手猛地松开了凌初夏,继而一手扣住她的肩膀,稍一翻转,凌初夏便背对着他躺着,一头黑发披下,遮住了她的双颊,他再见不到她的脸庞,见不到她脸上卑微恭敬的神情。

凌初夏本来以为自己真的要被时澈掐的窒息过去了,没想到他却忽然放开了手,可凌初夏还没有好好喘口气,只感觉到一股天旋地转,整个人彻底被翻转了过去,下一秒……

凌初夏倒抽了口气,脸色急速地刷白。

在这种事情上,凌初夏习惯性地有些畏惧,特别是时澈每每带着杀气的时候。

他不像是在和她做那种事,反而像是拿着刀,一点一点地在割她的肉,每一刀,都是准确无比滴割在她的痛处。

凌初夏能够感觉到,今天时澈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烦躁,都要愤怒,他压在她的身上,蛮横地撞击,每一下都像是在拳头打在肉上,每一拳都致命。

凌初夏只感觉到疼,第一下就疼的揪心,钝痛只冲大脑,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凝聚了,浑身止不住地冰冷起来。

凌初夏只能用力地咬住枕头,才能强忍着,不让自己喊出痛来。

时澈沉默地动作着,凌初夏沉默地承受着,明明是正常的夫妻之间的事情,却更像是一场殊死的搏斗。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凌初夏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被重新拆开重新排列了一次一样,刚才……时澈那个凶狠的劲儿,她几乎要怀疑,时澈是想要她死的。

她趴在床上趴了好一会儿,才稍稍的能缓过一点劲来,她吸了口气,慢慢地抬起头。

时澈躺在一旁,黑眸微闭,呼吸依旧还带着些许急促,他的眉心狠狠皱着,整个人看着有些不太舒服。

凌初夏看着时澈的表情,虽心底有些畏惧,却还是忘不了自己的责任,顾不得全身酸痛难受,硬是半撑起身体,微微凑了过去,带着担心关切,“少爷,你还是不舒服吗?是不是头疼?要不要吃点药?”

时澈一下子睁开了眼。

他微侧了侧脸,看向凌初夏,她身上大大小小青青紫紫的痕迹,极其触目惊心,可见他刚才有多么的粗暴,她却视而不见,只担忧地盯着她,唯恐他半点不舒服。

时澈盯着她瞧了好一会儿,慢慢地勾了勾唇角,呵呵地笑了几声。

凌初夏不知道时澈为什么忽然笑,她也不认为她问的那句话有什么好笑的,然而他那笑声,着实笑得凌初夏有点心慌。

她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怎……怎么了?”

时澈没有说话,径直起了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熟练地从里面拿出一盒事后药,然后直接冲着她丢了过来。

那四四方方的盒子,就这样砸到了她的脑袋上,顺着她的脸颊,掉落在床上。

“吃了它。”

低沉的嗓音还略微带着情-欲后的沙哑,却是冰冷至极,没有一丝温度。

凌初夏脸色微微有点撑不住了,她就是想要怀孕,想要有个孩子,所以哪怕对这种事情多么畏惧,多么不情愿,哪怕时澈多么粗暴地对待她,她都强忍着,一声不吭。

可结果,时澈还是一如之前那样,丢她事后药……

这样子,她一辈子都别想怀孕了,不能怀孕,就完成不了时夫人交给她的任务,那么……

凌初夏根本不敢去想那个后果。

她看着床上的盒子,抿了抿唇,双手用力地攥了攥,还是鼓起了勇气,抬起头,看着正在一件一件地穿起衣服的时澈。

她深深吸了口气,斟酌了一下字句,低低声地开了口,“那个……我们都结婚三年了,是不是……应该要个……孩子了?”

时澈正系着衬衣的纽扣,闻言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他抬眼,望向凌初夏。

凌初夏微垂着脑袋,不敢看他,贝齿轻咬着下唇,手指无意识地揪着床单,指尖微微泛着白。

她身上裹着薄薄的被子,露出了纤细的肩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些害怕,双肩轻轻地颤抖着,泄露了一丝娇柔,让人不觉心生怜惜。

时澈的心,轻轻地动了动,晦暗的眸光,浮现了一抹柔软,他的嗓音仍是冰冷冷的,带着薄凉,却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你想要,还是妈想要?”

时澈的话,让凌初夏微微地一愣。她没有察觉到时澈的语气,她只是觉得时澈这个问题问得很奇怪。

她微蹙了蹙眉头,大大的眼睛里染上疑惑和不解,她看向时澈,困惑地出声,“有什么区别吗?”

无论是时夫人想要,还是她想要,结果都是要个孩子,不是吗?

可凌初夏问出这句话后,却清晰地看到,时澈原本已经面无表情的脸庞,急速地暗沉下来,如同那暴风雨骤然来袭,打的人措手不及。

又阴转暴雨,也不过是转瞬而已。

时澈冷冷勾了勾唇角,黑眸中暗涌不住翻滚,他的声音却很轻,轻的仿佛羽毛拂过你的耳边,却足够震慑你的心。

“为了完成妈的任务,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傀儡都能做的这么心甘情愿,哦,不对,说你是傀儡,还是高估了你,你充其量,就是一工具。”

时澈丢下这句狠话,扣好衬衣上最后一个扣子,抓起外套钱包,大步流星地往门外走,门被他砸得砰得一声巨响。

工具……

凌初夏眉眼跳了跳,脸色微微有点发白,凌初夏再怎么卑微,总是会有自己的感受,自己的心情的,虽然时澈以往对她的恶言狠语也说了不少,一开始的时候,她还会有些难过难受,觉得很受伤。可久了,听着听着居然也都习惯了。

可这一次,工具两个字,还是有些刺痛了她的心。

凌初夏知道,时澈一直都不喜欢她,但她没有想到,他对她的厌恶,竟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

他如此厌恶她,又怎么可能会愿意要她的孩子……

凌初夏顿时感觉到很泄气。

这三年来,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待在时澈身边,务求做一个最好的妻子,能够让他满意,可无论她怎么迎合他,怎么讨好他,总是不合他的意,总是会惹他生气,她真的,都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了……

-

时澈下了楼,径直去了地下停车场,走向自己的车子,拿出车钥匙解锁,可不知道为什么,手指竟然在抖,抖得他按了几次,都没有按中解锁键,气得他一把把车钥匙砸到了地上。

时澈的随从司机老朱匆匆赶来,恰恰好看到这一幕,心脏都不自觉地漏跳了半拍,他屏了屏呼吸,快步上前,捡起了地上的车钥匙,低声且恭敬地道:“少爷,我来吧。”

他拿着车钥匙,按下了解锁键,解开了车子的锁,然后拉开后座的门,语气越发恭敬,“少爷,请。”

时澈定定地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弯腰,坐入了车子里。

老朱关上车门,一溜小跑地跑到了前面,拉开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他抬了抬眼,透过后车镜望向时澈,他那阴沉的脸庞已经恢复如初,俊美的面孔没有一丝表情,冷硬得如同冰雕般,让人窥不见一丝一毫的情绪。

老朱是从小看着时澈长大的,哪能看不出来,他此刻的心情有多差。

时澈向来沉稳内敛,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维持着他那沉稳的气场,唯独……遇上少夫人。

每一次少爷失控,脾气暴躁,十有八九是与少夫人有关的。

老朱其实有点看不懂少爷的心思,在他看来,少爷应该是喜欢少夫人的,否则,他也不会在每一次出差的时候,都想尽办法缩短行程,尽快地处理好事情,搭乘最快的一班飞机回国,一下飞机,又马不停蹄地往家里赶。

比如今天,他结束饭局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他还喝了不少的酒,他都劝他在酒店休息一晚再走,他却还是要他订最快的一班飞机回来。

还有,他每次出差去不同的地方,哪怕行程再赶,他都会抽出时间,亲自去逛一下当地,为少夫人挑选有意义的礼物。

比如这一次,他也还是给少夫人带了礼物回来。

小说《余生,爱我未晚》 第14-16章 没有那个癖好(4-6)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校园小说
  3. 修仙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