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靳少强宠小逃妻

更新时间:2020-01-15 09:39:08

靳少强宠小逃妻 连载中

靳少强宠小逃妻

来源:微小宝作者:席小绵分类:职场主角:阮小沫靳烈风

主角叫阮小沫靳烈风的小说叫《靳少强宠小逃妻》,是作者席小绵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进错房间,她代替原本下药的人和陌生的男人一夜春宵。那晚她失去了太多,不知道从此那个嚣张的男人会对她纠缠不休……平静的生活从此打破,她恨极了那个男人的霸道,用尽方法想要逃离这个暴君,却不知不觉沦陷在他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明星们也毫不在意还有人在场地争宠着。

一个女明星极其开放地直接坐到了男人的腿上,用领口低到几乎走光的身体紧贴上男人的胸膛,极其诱惑地晃动身体,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地撒娇着。

另一个女明星不甘示弱,包臀的裙子“一不小心”撩到了腰际,没有防护的裙底春光一览无余。

还有没来得及挤到男人身边的女明星,更是直接跳进了泳池里,浅色的薄薄布料浸了水,湿润地贴在身上,受到冷水刺激又没有打底的身材一览无余,足以激起任何男性的谷欠望……

一群女明星此时哪还是什么镁光灯下的女神,奔放而大尺度的行为,简直堪比岛国动作片的拍摄现场了。

抛开男人是全球目前身价最高的男人不谈,单单只因为男人简直具有致命吸引力的迷人外表,也足够让她们抛弃自尊,使出浑身解数来诱惑他。

而被这群性感肉弹围在其中的男人,俊美如神祗的微醺面容上,眼底波澜不惊,仿佛他面前的不是各色的性感美女,而是又老又丑毫无吸引力的老太婆。

坐在他身上的女明星涂着鲜艳指甲的手指,沿着他敞开的领口,正要探进去,却被他一下抓住了手腕。

女明星“痛苦”地娇喘一声,一边抛着媚眼一边故意跌在他胸膛上,根本就已经遮不住身体的礼服干脆地落了下去。

早就被靳烈风的男性魅力迷得晕头转向的她,捏着嗓子娇滴滴地叫着:“靳总,您把人家衣服都弄掉了~”

其实本来不仅是她,围绕在靳烈风身边的女明星们,身上还有的布料早就不足以遮住重点部位了。

靳烈风冷漠地看着她,语气里毫无怜香惜玉的意思:“我弄掉的?”

女明星被他语气里的森冷吓得立马清醒了不少,连忙道:“不不……它是自己掉的……”

靳烈风冷冷丢开她的手,鼻端全是女人们身上昂贵的香水气味。

原本被体温蒸腾的昂贵香水气味,却叫他觉得莫名难闻。

这香气,就跟这些女人脸上的妆容一样假!

还不如那个女人身上沐浴后的清香来得好闻。

“脱。”靳烈风沉声命令道。

几个女明星以为之前的搔首弄姿有作用了,忙不迭把身上最后的布料也脱了下来,尽量自然地摆出自己最诱惑的姿势,期望男人的视线会留在自己身上。

这几个女明星的身材火辣至极,就算平时穿泳衣的照片也能让男人们鼻血狂喷,更何况现在这样。

靳烈风以手指撑着太阳穴,兴趣缺缺地从这些曲线诱人的身体上扫过,心头的烦闷非但没有消减,反而越演越烈了!

这些女人哪一个身材不比那个女人好?!

哪一个不比那个女人会主动诱惑讨好他?!

可为什么他只觉得这些女人吵闹又烦人,更别说有什么反应了!

就在女明星们不留余力地诱惑着男人的时候,却听到男人磁性而性感的声音,极其冷淡地道:“既然衣服已经脱了,就下去吧。”

下去?

下哪儿去?

一群女明星面面相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要求。

“哗啦啦……”

第一个女人反应比较快,在她跳下泳池之后,其他女人随即也反应过来,虽然脸上的媚笑僵住了,但还是都纷纷转身就往泳池里跳了进去。

泳池里跟开了锅一样水花四溅。

一时间,仿佛世界游泳比赛在这个室内泳池里举行似的,水声变得喧哗无比。

靳烈风冷眼看着泳池,胸口的火气并没有就此消下去。

他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清纯无辜的脸!

该死!

他英俊的脸上满是烦躁不悦的情绪,一仰头,他灌下最后一口红酒,然后随手将高脚杯砸碎在地上,抬脚碾过,碎玻璃发出咔擦咔擦的声响。

靳烈风面色阴沉,懒得去管还在泳池里奋力游动的女明星,径自进了连接一旁的电梯上楼了。

阮小沫累了一天,沾床既睡,很快就沉入了梦乡里了。

不过,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

阮小沫就连在梦里,也没什么好事。

她梦到自己被那个男人一直关在帝宫里,没日没夜地擦地板。

一直擦到了满脸皱纹,成了八十岁的老太太。

每天还要被那个死男人找茬欺负,每次她快要擦完地板的时候,他都突然出现,然后用拐杖打翻她的水桶,撒了满地的污水,她只能苦哈哈地又重新擦过。

拐杖?

对,她都八十了,那男人当然也该杵上拐杖了。

就在她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时候,终于先下手为强地拿水桶泼了他一身,又抢了他的拐杖准备跟他拼命时,天亮了。

不得不起床的阮小沫捂着脑袋哀叹一声。

刚才在梦里,她抢过拐杖的时候,就该多揍几下靳烈风出口气的!

穿上女佣衣服,她困得睁不开眼,还是不得不强打精神出门去。

昨天她在腰酸腿软的情况下,足足花了一天才打扫完那间屋子,还好朱莉见她没有偷懒,除了冷言冷语几句,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今天安排给她的,则是前庭的除草修剪工作。

这算是她第一次有时间清楚地看到帝宫主楼的外面。

白云如雪,蓝天如洗。

城堡式的建筑外面,茂密的草地一望无际。

一条宽阔的白灰色车道,整齐地分开了绿草盈盈,边界整齐精致。

车道像一条落在草坪上的精美缎带,往草地之外看不到的大门延伸开去。

帝宫……可真大……

被父亲带来参加晚宴的那晚,是傍晚的时候,虽然车道和主楼前灯火辉煌,但光线的范围毕竟比不上白天,而且她那晚只想着好好表现,没什么心思注意周围是什么样子。

阮小沫站在草坪上的园艺小树从边,拿着剪子有些失神。

眼前的美景,让人如置身在童话故事的唯美城堡里。

但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帝宫的位置是在市中心……

这不是单单是有钱就能做得到的。

阮小沫垂了垂眼眸,情绪消沉了下去。

小说《靳少强宠小逃妻》 第9章 不是非她不可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