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财迷五小姐:皇叔,走开点

更新时间:2019-04-25 14:25:36

财迷五小姐:皇叔,走开点 已完结

财迷五小姐:皇叔,走开点

来源:有书阁作者:听鱼分类:言情主角:石青衫杨择

热门小说《财迷五小姐:皇叔,走开点》是听鱼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石青衫杨择,书中主要讲述了:为嫡姐替嫁,十年无悔,却落得家产被抢、惨死在渣男手中的下场。重活一世,她誓要撕掉嫡姐、嫡母的伪善面具,痛打黑心姨娘,脚踩盛世白莲,抱着她的万贯家财睡到笑醒!聚财之路上,总有不靠谱的皇叔总在眼前晃,“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常在深宅里的夫人们也都明白,大夫人这分明是偏袒自己的嫡女,生怕庶女抢了风头,真是小家子气。

众人嘴上不嘲笑,可那么多眼睛就像是会说话似的,让大夫人和石成欢都尴尬极了。

老太太没再说什么,便带着石青衫等人进了佛堂。

酒留本就是个知书达礼的才女,石青衫从小就是她带大的,若不是十岁那年酒留撞上了张姨娘的肚子,继而被送去佛寺,如今石青衫不知道要有多出众呢。

这样一来,丞相府五小姐成了般若城中夫人们热议的人物,一个庶女能盖得过嫡女的风头,得到家中祖母的赏识,这该是多么令人惊讶的事!

大夫人自然察觉得到般若城中这风向变了,她开始对石青衫上了心,有时候还若有若无地发出警告。

可石青衫却如同往常一样乖巧,甚至是言听计从。

或许是巧合?

大夫人感觉惴惴不安,但她暂时还不能动石青衫。

自从老太太用了石青衫的手抄经文后,石青衫的日子好过多了。

最起码这炭火是充足了,饭菜不仅管饱,每天花色还很多。

秋日的阳光暖洋洋的,石青衫如往常般,阖着眼躺在藤椅上晒太阳。

听到断弦在扫地的声音,她出声问道:“断弦,今天是什么日子?”

断弦停止扫地,“初十了。”

“初十……”

石青衫缓缓睁开双眼,望着断弦,“换季的初十,楚城酒家那边,应该会送礼物过来吧……”

断弦应声道:“对,老太爷心疼夫人和小姐您,每逢换季的初十都会送礼物来,但是,每次不都是大夫人清点入库了吗……”

断弦是酒留出嫁时带来的,应该算作是酒家人。

对于大夫人私自扣留酒家的礼物这件事,她也很不满,但此刻她更疑惑的是,向来不管这些事的石青衫,为什么会突然问起。

石青衫轻然勾起一个笑容,像是说给自己听似的,“抢了别人的东西,可都是要还的……”

往常在正厅吃饭,几乎是没有石青衫的份儿的,但有了老太太的喜爱,石青衫出入正厅,上桌吃饭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了。

这一天中午吃饭,很难得的,人都到齐了。

石青衫挨着老太太坐,另一侧是她大姐石梦年。

石梦年的生母是个通房侍妾,刘氏。

她在大夫人嫁进来之前就开始侍奉石明远了,大夫人很是尊敬她,让她做大姨娘,还因此落下个美名呢。

再说石梦年这个人,她常年习武,倒是有一种英姿飒爽的别样美,但她喜静不喜笑,对谁都冷冷淡淡的。

大姨娘刘氏、二姨娘酒月、三姨娘墨香、四姨娘张柔都恭恭敬敬地站在一边,尽心服侍着他们,没有半分怨言。

石成欢自己吃的很少,多数都是在给大家布菜,照顾得很是周全。

石青衫端起小碗来,用汤勺盛了半碗汤。

她放下汤勺缩回手的时候,她那破烂的袖口不知怎么的,竟然勾住了汤勺。

那汤勺直接从汤盆里翘起来,一大勺鸡汤飞溅起来,正好尽数泼洒在她对面坐着的人身上,是石成欢。

石成欢惊叫了一声,连忙往后躲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刚换上的碎花棉裙被这一勺鸡汤弄得满是油污,身上都散发着那股浓浓的鸡汤味儿。

石成欢呆住了,她从未这样狼狈过,她可是很喜欢这条裙子啊,就这样被毁了!

一向好脾气的石成欢,胸口上下起伏着,看来是气得不轻。

石青衫慌忙站起身来,吓得都快哭了,“对不起,对不起,二姐……要知道会出这样的乱子,我怎么也不会穿这件衣裳的……”

刚才大家都注意到了石青衫那破烂的袖子,她一站起身来,大家看得更清楚了。

她身上这件衣裳被缝缝补补了好几次,袖口那里是实在缝不住了,这才失手打翻了汤勺。

老太太下意识地看了大夫人一眼,问石青衫,“青衫,你怎么穿了一件破衣裳?”

石青衫哭着道:“那两条应季的裙子都洗了,只有这一件可以穿……”

大夫人心底一沉,看着石青衫这件破衣裳,就知道她要坏事。

石红绡不合时宜地嗔笑着:“青衫,咱们这可是丞相府,你去找找府里的奴婢有没有比你穿得更寒酸的!”

听着是在讽刺石青衫,可石青衫知道,石红绡是在帮自己。

老太太的脸色沉了几分,“每一次换季,小姐们都会分得几件新裁剪的新衣裳,青衫,你的新衣裳呢?”

大夫人盯着石青衫,双手已然攥紧了。

看到大夫人的神情,老太太就气不打一处来。

别人不知道,老太太还能不了解宅院里这些门道?往日里不爱管事,今儿个撞在了自己面前,再看大夫人那神情,什么事能不明白的?

就算是庶出,那也是老太太的亲孙女,由不得大夫人只手遮天!

“我……”石青衫哭得很委屈,“这件事都怪我,二姐,等酒家外公给我寄礼物了,我一定赔给你一条新裙子!”

这话说出来,老太太就觉得更奇怪了,“青衫,酒家以前给你寄来的布匹、银钱和首饰呢?”

石青衫哽咽着:“自从我生母被送走,酒家外公就再也没给我寄过东西了呀!兴许是外公不要我了……”

啪!

老太太愤怒不已,将筷子一把摔在了桌子上。

她直接质问大夫人:“酒家每一季都会给青衫寄礼物,少则有千两的东西,可青衫一样都没收到,现在还穿着几年前的旧衣裳!你这个做母亲的,难道不该解释解释吗?”

石青衫那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无辜地望着大夫人,可眼底却暗藏冷意。

墨玉菱,我的东西好吃不好咽,我会一样一样夺回来的!

见惯了风雨的大夫人,此刻的笑容也有些许僵硬。

可她很快冷静下来,起身去拉住石青衫的手,慈爱地望着她,“青衫啊,你是我的女儿,我能不为你着想吗?”

“你现在年龄还小,让你拿着那么多银钱难免会出乱子,你放心,这些钱、首饰都是你的,母亲怎么会霸占着呢?母亲会帮你攒着这些钱,等你出嫁的那一天作为你的嫁妆,算做是你生母和外公的心意。”

大夫人毕竟是大夫人,处变不惊,三言两语就给自己戴了个慈母的高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