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重生之八零年代小富婆

更新时间:2019-03-29 12:34:58

重生之八零年代小富婆 连载中

重生之八零年代小富婆

来源:有书阁作者:佚名分类:短篇主角:顾月清陈深言

主角是顾月清陈深言的小说叫做《重生之八零年代小富婆》,它的作者是佚名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顾月清的上辈子简直就是暗无天日,养父养母的虐待,还转手把她卖给了渣男,被虐被打,最后孩子被害死,自己也难逃一劫。一睁眼,她已经重生了。救妹妹,虐渣男,斗养父母,样样不误。再活一世,绝对不会让悲剧重蹈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温慕云对她笑了起来,递给她一块手帕说道:“看你,哭成了花猫都不好看了,快擦擦。”

顾清月看了他半天,猛然把他推开保持开了距离。

温慕云眉头微皱,虽然没有开口,可是手也没有收回来,直勾勾的而看着她的双眸。

他没有说重生的事情,顾清月也没有开口,两个人沉默了几秒。

温慕云才问道:“你怎么哭了?”

“就是眼睛里面进了沙子,现在好了。”

她不敢看温慕云的眼睛,更不敢说原因。怕他太靠近自己,又怕他把自己当成了精神病。

“那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不好!”

顾月清立刻跳开,把他的手绢塞回了他的荷包里面,马上跳上了自己的自行车就飞奔跑了。

温慕云有一点儿失落,这种疏远未免太显而易见了。

他又不是傻子,感觉到顾月清态度的不一样,心里很不舒服。

温慕云自言自语的嘀咕:“月月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顾月清一直快到家才停下来,她的心疯狂跳动,双手拿着心脏好久都没法平静下来。

她很想保住温慕云,可是她不能。

顾月清不想拖累他,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感觉有错,总觉得温慕云跟之前有点儿不一样了。

回到家里把钱交上去,她就去看顾月牙的情况。

摸摸她的额头发现情况还不错,她就笑了:“月牙,你很快就会好了。”

“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

顾月牙钻到了她的怀里,两姐妹抱在一起很温馨。

此时刘桂芳正在根几个八婆聊天,无非是家长里短的事情,只是顾清月没想到,现在刘桂芳已经把心思动在了她的身上了。

顾月清在妹妹的床边躺了一会儿,猛然就开始皱眉尖叫,突然脸上一疼,她猛然惊醒。

顾月牙惊慌的看着她说道:“姐,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不好意思,我做噩梦了。”

她抖抖自己的衣服,刚才梦见温慕云惨死,自己也被陈深言给弄死了,还有那个死去的孩子……

现在想来,顾清月身上还在发抖,这辈子,她再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绝对不会!

“大姐,你是不是又挨骂了?”顾月牙抱着她撒娇说道:“姐你别怕,等我长大了就能够保护你了。”

顾月清微微一笑,抱着顾月牙说道:“你放心,我没有挨骂好着呢,我就是做了一个噩梦。梦里梦见了好多恶狗,吓死我了。”

“姐姐的胆子怎么这么小啊,说出去会让人取笑的哦。”

“这有什么好笑的,我看谁敢取笑我。”

她说完就去挠痒痒,弄得顾月牙一个劲儿的笑着。

他们两个聊了很长的时间,顾月清把很多上辈子的见闻都说给了顾月牙听,小妞儿的眼睛都听得直了。

她从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还有这些的东西,憧憬的说道:“真的吗?姐姐你知道的可真是多。”

“你以后上学了,接触到了外面的世界,也会知道这么多的啊。”

顾月牙微微一笑,垂下了双眸。

她失落的神情落在顾月清的眼睛里面,扎的她心疼。

“姐,妈说了,家里的钱不够,供不起两个人上学,所以只能让弟弟去了。”

顾月清心里很苦涩。

前世家里就是自然弟弟上了学,一方面是家里不愿意出钱,二来也是因为发烧这一次把顾月牙给烧傻了。

这一次,不管怎么样她也要让妹妹上学。

她笑了笑,把顾月牙搂在怀里,姐妹两个笑嘻嘻的聊了好久,到顾月牙又困了的时候,顾月清才把她放回了床上。

刚刚让顾月牙睡着,就有人叫道:“哎呀,婶子在门口啊,我正好给你拿了一些点心来。”

“我们家的丫头越来越会心疼人了。”

顾迎樱笑眯眯的走进来,手里提着一包刚刚买好的糕点。

看见刘桂芳和隔壁的老妈聊天,她故意提高了嗓门说道:“我哪里比得上表姐心疼人啊,表姐今天去卖果子,还跟陈深言一起呢,我都看见了。”

旁边的大妈听见了,就伸长了脖子。

她是村子里面的大嘴巴,要是被她知道的话,陈深言跟顾月清的关系就坐实了。

她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刘桂芳说道:“什么一起啊?那是我叫他过去送点东西的,我家丫头忘东忘西的。”

“啊,是吗?”

顾迎樱有点儿失落,那大妈也哦了一声,便赚头回去了。

刘桂芳拉着顾迎樱到屋里问道:“你真的看见了吗?他们两个在一起?”

“当然是真的了,他们两个关系可好了,我听说啊,陈深言真的对她有意思呢。”

在小屋子里面的顾月清把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以前顾迎樱每次找她玩的时候,她都以为那是真心实意的,根本没想到别人另有目的。

她真觉得自己以前是个**!

“是吗?可这事情不能瞎说,那可是村长的儿子。”

“这怎么可能瞎说呢,我看陈深言……”

不等她说完,顾月清就从里面走出来打断她的话:“陈深言是半路上碰到的,都是表妹拉我一起逛街才遇到他们的,是吧,顾迎樱。”

顾迎樱突然像吃了秤砣一样,不知道说什么。

“妈,那可是村长的儿子,村里好多女的都想接触呢,表妹跟他也很熟啊,况且他对大家也都很好,你说是吧,迎樱。”

顾迎樱支支吾吾的说道:“可是……”

“难道陈深言对你不好?”

她怎么可能说不好,这要是传出去不仅仅是是非,说不定还会被陈深言嫉恨上。

她只能咬牙说道:“好,很好。”

“就是嘛,我就说大家都是一样的。”

“行了,都别再这里嚼舌根了,你弟弟要放学了你去接。”

顾月清巴不得快点离开,她二话不说就出了门。顾迎樱一个机灵,马上跟在后面上去挽着她的手。

刚刚走出小院子,顾月清就不客气的把手抽出,甩开她说道:“迎樱,你什么时候学会空口大白话了?”

“啊?姐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你自己心里清楚,再让我发现你再外面胡说八道,小心我不客气。”

顾迎樱被她一双眼睛盯着,身上瞬间起了一层汗珠子。

她从来不知土里土气的傻表姐,居然会用这么犀利的眼神,而且好像还变聪明了,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似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