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穿越之倾世舞蹈妃

更新时间:2019-01-17 15:17:25

穿越之倾世舞蹈妃 连载中

穿越之倾世舞蹈妃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风油精分类:穿越主角:安宥柠傅绪

主角是安宥柠傅绪的小说是《穿越之倾世舞蹈妃》,本小说的作者是风油精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舞蹈界翘楚穿越到古代竟然成了与奴私通的女人?去你的心机婊,白莲花!斗姨娘恶妹,经营舞坊,发明药膳,蠢材竟变身俏天才,一场替嫁风波,什么?要她嫁给曾经亲口拒婚的腹黑王爷为小妾,抱歉,对面瘫没有兴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浴池相谈

安宥柠听着泛滥的糜音不禁皱眉,这地方池水清幽,池中央雕着龙吐香舌,池中只有美女,不知这享艳福之人在何处?

安宥柠避开池子里春情波动的美人,突然感到身体辣辣的,这水里被下了东西!

她的头开始晕眩,热,情不自禁的想扯去自己的衣服

背后突然一紧,一个冰凉的身躯覆在了她身上。

“好舒服,别走”安宥柠意乱情迷,主动凑了过去。

池水泛泛,一双修长的手钳住安宥柠的下唇,男人邪肆的眼底带着玩味“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恩恩”安宥柠已经说不出话,发出的声音,酥媚入骨,安宥柠身子扭动着,这点冰凉不够,她只想要更多安宥柠一把将男人的手从她的唇移到自己的丰腴前,主动按住他的手给自己揉搓着那里好舒服

男子深不可测的凤眸里划过一抹从未出现的震惊,俊美的脸色快速浮过厌恶,使劲搓捏了一下她的丰满“知道我是谁吗?”

安宥柠被痛**,睁大了眼睛,恍然看到半张修罗似绝世的脸,她浑身一震,充满戒备的看着男子,却见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胸部

“你是谁?”安宥柠涨红了脸,立即凶狠的推开男子。

男子却似笑非笑的勾着唇,霸道的凤眸深刻的扎入安宥柠的心头。

男子没有说话,迷离的冷笑着,突然伸手像抓小鸡一样抓住安宥柠的衣领,将她使劲按进了浴池里!

安宥柠鼻子喉咙都灌进了水,挣扎着浮出水面,那个该死的男人却不见了?

她咳出水,却见四周都是迷离的雾气,根本没有男人。

难道是幻觉不成,可是胸的疼感明明很真实

她连忙趁清醒游到浴池边,正欲起身,头皮突然被撕扯了一下,痛的她牙门咬紧。

“喳喳,喳喳!”

安宥柠抬起头,看见一个白绒绒,非常肥硕的小家伙飞在她头顶上,这个家伙,大约一个成年男人的手掌大小,雪白色蓬松的毛,两个黄豆大的眼珠子是海蓝色的,一张扁圆的嘴巴,四个小肥爪,像狗,像猫,就是不像一只鸟,看上去蠢萌极了。

“你才渣渣!”

这小家伙仿佛听得懂人话,一下子炸了毛,身体居然膨胀了一倍。

“喳喳喳!”

安宥柠没功夫理会这只怪鸟,小心警惕的打量周边的环境。

见安宥柠居然不理自己,小家伙气的扑到安宥柠的头发上,用嘴啄她。

“走开。”看着没什么攻击力,啄过来还真疼。

安宥柠伸手驱赶,小家伙居然来劲了,一个劲追着安宥柠。

“别碰我,小心我把你炖成鸡汤!”安宥柠加重了声音,指着放肆的肥鸟狠狠说道。

说完,安宥柠打量四周,看此处的装潢和设计,不像是平常人的地盘。

这里除了一池子饥渴难耐的美女,就只有她和一只烦人的肥鸟。

安宥柠突然想到了一个地方,玉露池!

“是谁要把我的妞妞炖了?”

朦胧听到一个男子好听的声音!

层层帐幔遮住了声音的来源。

“出来!别装神弄鬼。”

“妞妞,带她进来吧。”是面具男的声音!

这只肥鸟叫妞妞?名字怎么这么俗气,一点不符合面具男高冷的气质。

肥鸟听到男子的声音,立刻乖乖的松开安宥柠的头发,扇腾着羽毛,用嘴撩开一层层的帐幔,给安宥柠指路。

安宥柠只得跟了过去。

肥鸟停在了一道白玉帘前,安宥柠伸手拂开帘子,是一个镂空红木的雅室,;里面摆着一张超大的白色象牙质的玉床,白色单薄的床帐飘飘欲落,让人想入非非,

一名穿着银白色素袍的男子,坐在琉璃茶盏的茶座前,熟练的用玉镊子夹起湿润的茶叶,一手拿着一个剔透的茶杯,孰若无人的擦拭着杯底的茶渣。

“过来吧。”男子淡淡的开口,脸上的面具不知去了何处,他摆弄着茶具,角度刚刚好,只让人看到半张绝世的侧脸。

安宥柠以为男子是在叫她,不料肥鸟屁颠的飞了过去。

“罗昌国的枫叶红翠,比起冰山的雪翠,口感还是差了些,你便凑合着喝吧。”男子爱惜的摸了摸飞过来的肥鸟,将杯盏放到肥鸟嘴边供它饮用。

“是你?”小心问道,她不太确定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就是刚才的面具男。

“你也过来喝一杯吧。”答非所问,男子又斟了一杯茶放在黑曜石茶盘上。

喉咙确实有些渴了,安宥柠走了过去,拿起茶杯一饮而尽,怎么一点茶叶味道都没有?

“你的话,喝水就够了。”

“什么意思?”

男子缓缓的抬起头,露出一张完整的脸庞,望着安宥柠。

安宥柠手里的茶杯差点没有拿稳。

鬼斧神工,得天独厚,她简直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容男子的容貌。

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凤眼冷眉,菱角分明,自带一股惊艳世人的王者气息

男子淡淡的开口道“当真不认得我了?三年前,安府下聘,当众拒婚,让我堂堂遵义王受人啼笑皆非,安小姐一点印象都没有了?”男子缓缓抬起头,望着她。

安宥柠转了转眼睛,猛然记起,她原本是出生就被父母定下婚约的,嫁的人正是前朝王侯之子皇太后最疼爱的外孙,赫赫有名的遵义王傅绪,此人才华过人,自创练兵心法,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武都尉首领。

据说,他不施刀剑,不动唇舌,用心法击溃敌人防线,率领三千火焰军击退敌国祁兵十万大军,被誉为孟国国柱之才,皇上封其为遵义王,身份待遇更是高过皇子,外传高冷美男,不知倾倒了多少少女的芳心。

只可惜,战场上不慎伤了右手,从此再也不能上阵杀敌。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地位,他仍然掌握着孟国的命脉火符,火焰军只听命于他一人。

这个人看上去文质彬彬,实际上腹黑高深。

“你是遵义王傅绪,你救我,是为了报复?”安宥柠稍放松的戒备心瞬间高涨,当年原主情迷太子,不仅不承认和遵义王的婚约,将遵义王府送来的礼物全部扔回,还自大狂妄当着无数人的面称,“不嫁残废”!

此事百姓尽知,流言蜚语,让遵义王府所有人颜面扫地,两家退婚,从此再不来往,当时传的沸沸扬扬,不知被多少人嘲笑。

天下,有几个男人能受此侮辱,更何况还是颇有威望的遵义王。

安宥柠在心里感叹,原主真是够傻的,居然放弃了这么好的一个男人不要,非要死要活的要嫁给一肚子坏水的太子,唉,活该受了这么多的罪。说起来,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小时候许是见过的,当年拒婚时,她连他的面都没见。

“报复你,不需要那么费劲。我帮你,只是为了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你真的会帮我?”各取所需,安宥柠喜欢这样干脆的方式,但是她曾经那么对他,他真的会不计前嫌吗?

“既然你活下来了,我自然算话算数,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实力了。”

“你想要的是什么?你潜入那间房子,也是为了找东西?”这个男人充满神秘感。

“不着急,等你的实力达到我要求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傅绪说完,打开一个陶瓷罐子,对着已经喝饱的“妞妞”说,“别贪食,吃吧。”妞妞欢快的低下头,吃起了罐子里的肉屑。

“你还会训练鸟?”不会在他眼里,她也只是被训练的对象吧。

“聪明的鸟,不用训练,一点就通。”

“那现在呢?我要做什么?”安宥柠猜不透傅绪的心思,此刻身上的衣服浸湿,凹凸有致的身形难以掩盖,水珠荡漾在她的脸颊,安宥柠意识到了不妥,手不自禁挡住身体。

傅绪没有回答,看了一眼遮掩身子的安宥柠,“阿正。”

“小王爷。”一个随从很快跑进来。

“给她找件干净的衣服,再取些吃的来。”

“是。”随从很听话的下去,一句话都没有多问。

谢谢两个字在安宥柠心里打转,没有说出口,莫非他又看出了自己的心思吗?

安宥柠正想着,突然,被一双手抓住了脚踝!

“王爷王爷帮帮小雀,小雀想要小雀好想要啊啊”

池子里一个女人不知何时爬了上来,衣衫不整,意识不清,手无力的捏住安宥柠的脚。

“姿色不错,可惜猜错了本王的爱好。本王不喜欢,被安排好的猎物。”

“王爷要了小雀啊啊小雀好难受”地上的女子吃了媚药苦苦求欢,可是傅绪丝毫不为所动。

傅绪宁可花时间喂宠物,也不碰那些女人,他到底是装清高,还是性冷淡?这么帅的大帅哥,如果是性冷淡也太可惜了

安宥柠看着求助的女人,这些美艳的女人莫非是孟殷送来讨好他的?孟殷当上太子,但是根基不稳,如果能得到傅绪和火焰军的支持,那么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我是女人,我帮不了你。”安宥柠抽出脚。

“王爷,都准备好了。”傅绪身边的贴身侍从拿了整洁的女子衣服,还有一些精致的点心。

“这里不需要你管,去后面擦干头发,换了衣服吃东西,屯些力气。”

阿正放下东西,立即将地上的女人拖了出去。

屯力气干嘛?安宥柠瞟了一眼傅绪身边的床。

“别多想,我对你没有兴趣。”

“我才没有多想,我只是想问你,之前给我吃的药丸是什么东西。”安宥柠脸颊飘上一抹红云,立刻转移了话题。

“止痛,避水。”傅绪也不揭穿她,转头看妞妞吃东西。

原来是治伤的药

难怪刚才在水里那么久不觉得难受,身上的伤痛好像也好了许多,没那么疼了。

安宥柠心里感激,但没有表露出来,走到后面的屏风去换衣服。

“王爷,太子府的下人已经在玉露池外等了半个多时辰了。”

“让他们继续等。”

古人的衣服没她想的这么繁琐,只是多了些系带,换上干净的女子衣服,整个人都显得活泼了许多。

安宥柠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正好听见傅绪和刚才拖女子下去的随从说话。

“太子派人传话,让您不要沐浴过久,以免伤身。”

“伤身?送了这么多女人过来,这会儿倒是关心起是否伤身了。”

“王爷又不是好色之人,这些女子一个都没有被驱赶出去,太子肯定明白,王爷一个也没看上,留着她们,只是不让太子脸面难看。”

“衣服挺合身,坐吧。”傅绪看着安宥柠,点了点头。

“太子府的下人追来了?是为了捉我?”

“整个太子府,没搜的地方就只有玉露池了。”茶盏台上不知何时放好了点心。

“那你还留我在这里?”

“你只是他们棋盘上的一颗废旗,逃避,只会让你彻底断了生路。想活下去,只能靠你自己。只有像个人一样的活下去,你才有被利用的价值。”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