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 江湖变脸刀

更新时间:2018-10-16 11:26:54

江湖变脸刀 连载中

江湖变脸刀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人红帝国分类:武侠主角:王中珏上官依依

主人公叫王中珏上官依依的书名叫《江湖变脸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人红帝国创作的武侠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夜郎国被大汉使臣陈立所灭,三十年后,夜郎国的遗老遗少仍然心怀古国,不顾人心思定的现实,他们打着复国旗号,实则是为了传说中夜郎国留下的巨大的宝藏,于是江湖中血雨腥风骤起,杀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中珏,男,二十四岁……”上官依依念着纸条就停下了,因为纸条上面就这几个字,“这帮废物,想不想吃饭,江湖中新出现的武林奇才,青年才俊王中珏,就写了这几个字,这那能行呢?”

上官依依掌管着“包打听”这个组织,它是江湖上传播消息最快,最准确,是详细的组织。一旦江湖上有什么风吹草动,不管什么事,在什么地方,发生在什么时间,都会很快地收集到并且把非常完整的信息写成文书放在上官依依的桌上。但这次传来的信息如此的简单,显然这是上官依依最不能满意的地方。

“吩咐下去,今后谁传来的信息如此简单,我要他的脑壳”上官依依对着一个话筒说道。

说也奇怪,经过话筒传给外面正襟危坐的下属的时候,声音比原来苍老多,变成了老妪的声音。

包打听的帮众从来没见过大当家的真实面目,他们与大当家的隔着一道木墙,而所有的命令与指示,都是从木墙上伸出的听筒传出来的。他们就像一个个的木偶,被这个话筒操控着。

帮众就知道他们的大当家的复姓上官,至于叫什么名他们也不知道。对于一干帮众来说,上官大当家是神秘的,而且又是神通光大的,对于包打听内部的所有事,她都一清二楚。

上官依依最大的特点就是赏罚分明,她让每一个帮众都知道一件事,背叛包打听的人都会死的很惨,无论包打听中的任何人。但是如果对包打听有贡献的人,不仅是他自己,而且他的家人都会有很好的照顾!

包打听大堂的一面木墙就像是一个面具,将上官依依和帮众分开,这种若即若离,若隐若现的大当家的更增加了帮众神秘感,同时也会让帮众有十二分的小心为包打听买命!

由于包打听的有众多的消息方面的优势,所以各大门派都和包打听合作,甚至官府也会和包打听通力合作完成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所似包打听在某方面来说,黑白两道通吃,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更增加了包打听生存的危险性!这需要包打听大当家的上官依依审时度势,量力而行,什么活可以接,什么活不可以接,这需要超强的智慧与敏锐的时局感知能力,这方面上官依依做的相当不错,这么多年,包打听还没有危机出现。

可是眼下有一件事使他踌躇不决,是敦煌长史府送来的帖子和首付金,首付1000两黄金,事办成之后另2000两黄金奉上,但这事也和这黄金一样棘手,就是关于路尽客店惨案这件事,是接还是不接,上官依依一时拿踌躇不决。

路尽客店的事,包打听案头上已经有人将事情的详细过程记录文档送了过来,上官依依也已经很清楚地知道这件事的来络去脉,至于凶手,相信不会废吹灰之力很快就会有结果!但然后呢,会给包打听带来什么,上官依依一时拉捏不准!

敦煌长史府是什么来历,上官依依对此了解不是很深,只是一知半解,一点皮毛,她觉得要想对这件事拿捏准,首先要了解敦煌长史府的情况。

“吩咐下去,命敦煌白堂主速查清敦煌长史府的底细,七日为限”

“遵命!”

木墙的外面永远会有两个像木偶一样人轮流守候着,随时等着话筒传出来的命令,一字不差地传出去。包打听的办事效率之高是出了名,命令一旦出了包大听话筒,就会有很多人开始认真为这道命令奔忙。上官依依对他的下属深信不疑!

上官依依将这件文档拿着,移步后院,这又是别具洞天的好去处,身处此地具有世外桃源般的感受,漫步在后院的小道,阵阵泥土的清香飘入脑门,羊肠小路上野花一丛丛,一簇簇,尽情地向人们炫耀自己动人的身姿。汩汩的泉水欢快地唱歌。一片生机勃勃,一片绿色,让人心旷神怡,一间小亭点缀在这花丛中,更显得别具一格。

上官依依轻步来到后院的小亭,一位老人正在摆棋,对着棋盘,苦思冥想,他手捏着一粒棋,思前顾后,想放到此处,觉得不妥,提起棋子又放到另一处,还是不妥,又提起棋子,手凝滞在空中,两眼盯着棋盘,思索着。

他叫上官文栋,是包打听的大当家,这几年由于年龄的关系,逐渐不过多地过问包打听的事务,而是将包打听的事务逐渐都交给他的宝贝女儿打理,上官文栋欣慰的是,宝贝女儿居然将包打听打理的井井有条,有条不紊。老人最近几年索性放手不管,全让女儿打理,自己倒也落得清闲自在,游山玩水,垂钓河畔,把酒言欢,棋秤对决……这是老人最惬意的生活。

上官依依没有惊动老人,只是静静地站在老人身后,看了一眼棋盘的局势,棋盘的大势已经很明了。

“爹,你看白子下在此地,你看如何?”上官依依拿起一白子下在棋盘,以达到逼敌近坚垒的效果,将黑方棋子逼向白方较厚实的地方,以便最大限度地发挥白方厚势的威力。

“唉呀,妙着,你爹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爹呀,你这叫身在棋中,忘了全局啊,你女儿我在你身后站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

“傻丫头,爹早就听出我宝贝女儿的脚步声了,要不有谁还能在我身后靠我这么近,普天之下没有几人”上官文栋自信地说道。

“那倒也是,谁敢在爹身后玩小伎俩,真是活腻味了”

“哈哈……,就给爹说好听的”上官文栋爽朗地大笑说道,“有事吗,乖女儿?”

“什么也瞒不住爹,女儿确有一事决断不了,想请教爹”

“噢,什么事这么难,连我女儿都做不了决断,说来听听?”

上官依依将敦煌长史府的帖子双手递给爹,上官文栋打开帖子,越看脸色越凝重。

“乖女儿,你认为这事应怎么做呢?”上官文栋反问道。

“爹,我认为先要从查清楚敦煌长史府底细做起,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我决不能将包打听置于不利”

“很好,你做很对,有些事当机立断,有些事不能操之过急,在你做决定之前一定要先想到给我们办事的那些兄弟。当然不能因为这些兄弟而怕事,那就更不好了”

“嗯,知道了,爹……,可是那金灿灿的黄金实在是惹人眼啊!”

“哈哈……钱没挣到,以后还是有机会挣的,人如果失去了,就永远回不来了,好你个小财迷的丫头”

“敦煌长史府您能给我说来听听吗?”上官依依说道,“还有这次路尽客店事件,有一位年轻人,好生了得”

“噢,这倒是一件新奇的事,这么多年很少有出类拔萃的年轻人少了。至于敦煌长史府,为父只知道是夜朗国的遗老遗少,其它的为父一概不知,这个长史府很是神秘,势力遍布各地”

“噢,敦煌长史府有这来头,这下就有些麻烦了。”

“是啊,面对这样的主,他们的活你接了,怕完不成任务,不接也不是,怕得罪不起他们……两难啊,不过还有一件事,你不知道?”

“什么事?”上官依依惊奇地问道

“燕飞儿”上官文栋说道,“这位年轻人在当时危险时刻,还能表现得如此镇定,实属不易”

“燕飞儿倒也有骨气,十年之后,看吧!”

上官依依非常奇怪,足不出户的老爹,对于江湖中发生的事仍然了如指掌。

“乖女儿,你在奇怪我为什么对路尽客店这件事知道的这么详细,是不是?”上官文栋笑着说道,“不要忘了你老爹还是包打听的大当家的,有时候你老爹坐不住,会出去溜溜弯,这时两只耳朵也会忙碌一会儿”

“真不愧是我亲爹,女儿心中想的事,你老全都知道!爹,你研究你的棋谱,女儿有事要办了”上官依依快步地一边走一边说。

“哎,哎……,陪爹多说几句……”上官文栋话还没有说完,上官依依已经走出了后院,“这孩子,怎么老是这么火急火燎的……”

“出来吧”上官文栋说道,“继续说你的故事”

刘心应声而出,他继续讲着江湖中所见所闻,及包打听里的所有的事,当然除了上官依依,他知道这是上官文栋的禁区,谁也不能越雷池半步。

刘心就像上官文栋的眼睛与耳朵,他的任务就是将江湖中所见到任何事,任何人;所听到的任何事,任何人都原封不动地告诉大当家的。当然他也会写文档告诉上官依依。

刘心就像一个木偶一样,受着上官文栋的控制,通过刘心,又有很多木偶一样的人被包打听这个团体所控制,这根无形的线就是包打听的规矩,由这些规矩将这些作为木偶的人牢牢地系在一起。在包打听里像刘心这样的人很多。

在这个江湖里的芸芸众生,个个何尝不是木偶,都受根根无形的线控制,人人都摆脱不了这根无形的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