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师父找我当老婆

更新时间:2018-11-28 15:29:55

师父找我当老婆 连载中

师父找我当老婆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火柴妞分类:仙侠主角:墨无殇沐清痕

《师父找我当老婆》是火柴妞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师父找我当老婆》精彩章节节选:我是一头九尾狐,天生媚骨,也喜欢淘气玩闹,因此父母给我找了个师父老管教我。这个师父听说很了不起,是一个六道轮回墟的主人。我也以为这个师父是来教我学艺的,哪知道他竟然让我当他老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老这几日和我生闷气,理由竟是我们同为狐狸一族,没想到我的胳膊肘子竟然往外拐。

为了弥补月老受伤的心灵,我特意拉了他去逛街,人间的集市热闹非凡,可以让月老化悲愤为食欲,这招果然奏效,月老将鸡鸭鱼肉全部塞进肚子里的时候,心情果然美丽多了,为此我还特意跑去糖水铺子买些甜水,月老因为吃得太撑了,找了个树荫的地方等我。

等我捧着两大杯糖水往回走的时候,眼前多了两个趾高气扬的小姑娘,为避免生事我绕过她们从一旁走,不料她们紧紧的跟过来,又挡住我的去路。

我就纳了闷了,路这么宽,干嘛非得挡我啊,我刚想开口,只见其中一姑娘吐了口紫色的烟,我直接昏了过去。

“真有你的,我们赶紧回去复命吧,魔君还在等着呢!回去晚了,又要挨骂了。”

一路上,我被晃得头晕眼花,浑浑噩噩的醒转过来,却发现四周乌漆麻黑,我扑腾扑腾一阵乱动,不料**上被人狠狠的拍了个爪印,疼的我是龇牙咧嘴,没法子,嘴巴被封上了,想喊又喊不出来,只盼着月老叔叔能够早点发现我被人掳走了。

月老叔叔在树荫底下睡得正香,这太阳都快要落山了,他老人家还在和周公玩得欢快。

好在,弃疗仙君家的儿子,小乌鸦发现了我,用了传音术把我被绑的消息传了出去,然后一路跟着我到了北海。

北海深底,有个九蛟魔族,这个族很是奇怪,先魔君还在的时候那个是子孙满堂,整个魔尊府里也是一片祥和的景象到处欢声笑语的,现魔君继位后,整个魔尊府越发的冷清,别说子孙满堂了,就连妻妾都没有见过。

九蛟魔君在魔尊府邸呆的烦躁,他在门口来回巴望了半天,嘴里还念叨着“怎么还没来啊。”

他从很久之前就听说,墨无殇收了个漂亮的男弟子,他看过画像,这一看画像误终身啊,他是茶不思饭不想,整日满脑子想的是怎么把这男弟子给弄到手当老婆,他左等机会右等机会,左盼机会右盼机会,这机会终于被他等来盼来了,他听说在人间见到了他的心上人,而且墨无殇没有跟着,他是心花怒放啊,本想亲自把老婆给掳回去又怕打草惊蛇,想了想还是派了两个婢女去,这样不至于太显眼。

这都出去两个钟头了,他是等的焦头烂额啊。

躲在珊瑚后的数名美姬暗自跺脚叹气,也不知道是哪个有福气的竟然能够让她们的冷面魔君如此的躁动。

“姐妹们,也别看了,再看魔尊也不属于我们啊。”

“想当初我们也是在魔尊宫里呆过的人啊,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昨日黄花了。”

这些美人可是先魔君精挑细选的美人啊,为的就是给他儿子充实后宫,将来给他的孙子孙女们个好的基因,没想到他的儿子志不再此,白白的浪费了这么多美人不说,还将她们撵了出去。数百名美姬齐齐的跪倒在魔宫正殿前痛哭,场面及其的壮观,这些个美姬是不愿意离开的,在魔尊的后宫里呆着,即便没有魔君的宠爱,但也少不了好吃好喝的供给;即便上不了魔君的床榻,与他春宵一度,但是身份上至少也显得尊贵,所以她们这些人当得知先魔尊快要断气的时候,一个个手忙脚乱的,一会她给喂个仙丹,一会她喂口参汤,一会她给渡些仙气儿,为的就是让先魔君多存活一会儿,她们的好日子儿也能多过一会儿,可是先魔君还是断了气儿,过了孝期,她们也被华丽丽的撵了出来,没了好吃好喝的供给,穿不了金戴不了银都是小事,这说出去脸上也无光不,她们还想着借此机会能够光宗耀祖光耀门楣呢。

“嘭”的一声,我出场的方式确实惊天动地,那两个掳我来的两个婢女把麻袋往地上一扔,瘫坐在一旁一边擦汗一边上气不接下气,“魔尊,人,人在这里了!”

魔君一脸的疑惑,那样子就像在说,你们去掳的人还是掳的猪啊,能累成这样。

“魔君啊,里面真是您要的人,一路上乱扑棱不说,还又踢又抓的,能带回来就不错了,您快签收吧!”

魔君将信将疑的打开麻袋,看见被捆成了麻花的我,先是惊讶后是欢喜然后又是愤怒,“如此美男,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蹂躏呢!”责备完那两个婢女后又温柔的撕去捂住我嘴巴的胶带,“小心肝,你受苦了哈。”

他话音刚落,我一倒胃,胃里如三江倒水一般,哗哗的吐得昏天暗地。

我在魔君府邸几日,我算是明白了,这魔君府邸为何不见佳人倩影了,原是这魔君竟然是个断袖!他老爹曾在他十九万岁的生日宴上送他数名美姬,宴会过后已是深夜,他老爹亲自看着这数名美姬进了他儿子的卧房,心里的一大块石头落地了,纵使他儿子是块寒冰也能在温柔乡里被融化了,他放心的回了自己的卧房睡了个安稳的觉,谁知第二天夜里他睡到半夜的时候,那数名美姬突然出现在他的床上,身着轻纱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

老魔君醉死在温柔乡里,临去之时面如枯槁,费力的指着自己的儿子骂着他不孝,他这个年龄了,本不该再纵欲过多……

知道他是个断袖后,突然也就明白了他费劲巴拉的掳我回来是做什么了,我心里一阵阵的荒凉。

在魔君府邸这些日子,我被魔君缠得日渐消瘦,他日日来诉说自己的情爱,本来还有些胃口的,结果被他这些肉麻的情话把胃堵得死死的。

也不知道小乌鸦怎么样,前几日小乌鸦日日来敲门叫喊,怎奈,魔君对他并不感兴趣,几次驱赶无效后,魔君怒了,二十四道天雷火使出去后,小乌鸦伤的不轻,在我的哀求下,魔君才肯放过他,如今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我那三脚猫的法术在这北海深底也使不出来,结结实实的尝了一把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恐惧。

九蛟魔君变着花样的哄我开心,我却不曾赏他一个笑脸。

深夜,九蛟魔君趁着醉意摸进我的房间,在魔君府邸的这些日子,我向来是和衣而睡,精神高度集中,一丝细微的动静也能将我吵醒,这一次也不例外。

我一跃从床上下来。

九蛟魔君坐在我的床沿上,我开了房门便要出去,脚还没跨出门槛,被他从后头一把搂住。

我挣扎不开,咬了他的胳膊,趁他松开我之际,赶紧逃了出去。

说是逃,我也只是没命的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跑着,我本就不辨方向,又是深夜,整个魔君府邸黑沉沉的,我看不见脚下,一个不留神,我被海草绊倒了,滚出去了老远。

九蛟魔君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我,嘴边带着肆意的笑,“你是我的,休想逃得掉。”

九蛟魔君将我抗回房里,直接扔到了床上,他这一扔是使足了劲的,我的整个身子都要散架了。

九蛟魔君带着迷离的醉意,用指尖滑过我的脸,“今夜便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说罢,他欺身而上,将我死死的压在身下。

我大叫着让他放开我,手脚并用又踢又打又挠。

可九蛟魔君只把我的反抗当做是调情,邪魅的笑着,“宝贝儿,原来你喜欢这种调调。”手指不忘滑过我的锁骨。

我一只手推着九蛟魔君,另一只手在枕头下摸索着,紧接着手起刀落,九蛟魔君肩上插着我的随身携带的佩刀。

九蛟魔君睁圆了眼睛,方才的暧昧一点点的消失殆尽,脸色冷了起来,眼底更是寒意四起,他若无其事的拔出肩上的佩刀,刀身被血染成了红色。

我彻底的得罪了魔尊,他肩上的伤口不浅,而我防身用的佩刀让他当成了飞镖,呼啸着划过我的耳际。

我被打入了魔尊大牢,之后遍体鳞伤。

在牢里暗无天日,只有头顶上的一小片圆窗,稀稀落落的洒进点光,暗黄色的光洒进来,更显得魔君大牢阴暗潮湿。

在牢里我仰头忘了那片圆色的小窗,我想起了师父,若知道今日有这一劫难,早知道我就跟着师父多学一些本领,在魔君府邸我的法术被禁更多是我法力弱的缘故,“师父,对不起啊,如果我能活着出去,我一定亲自和您说声对不起,您是我此生唯一的师父。”我低声的呢喃伴着眼泪落入师父的耳里,听得师父心里发疼。

师父穿牢而过来到我的身边,他忙低身把我搂进怀里,轻轻的,生怕弄疼了我,“我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不得擅自离开昆仑墟,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

第一次,师父对我绷起了脸。

“师父,对不起。”我揪紧了师父胸前的衣衫,努力扯出一个微笑,却不想碰了伤口疼得我龇牙咧嘴。

师父想要斥责与我,可看我眼底努力压制的痛和我这一身的伤口,半分责备的话也说不出口,师父将我抱在怀里,低眸看我,神情一如既往的温柔,“七月,再撑一撑,我们这就回家,师父这就带你回家。”

我乖巧的窝在师父的怀里,温顺的像一只猫。

正在喝闷酒的魔君接到手下的急报,那手下连滚带爬的跪在魔君脚下,“禀魔君,鬼魁阵破了。”

“废物!”魔君一甩手将酒杯摔了出去!

魔君设立的鬼魁阵是为了防止师父进来救我出去,他也知道这鬼魁阵也阻挡不了师父多久,但他想若能够在鬼魁阵被破之前与我双宿双飞,即便师父破了鬼魁阵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只是他没有想到我竟是如此难缠。

魔尊大牢外,魔君再一次布好了阵法,数万名魔军将士或持刀或持剑而立,为首的魔君更是手持着自己的兵刃怒斥道,“大胆墨无殇,你竟然敢擅自闯我魔尊府邸!”

师父眼神冰冷怒视着魔尊,“你私自劫走我的徒弟又重伤我的徒弟,这笔账我们也该清算了!”语声冰冷的仿若千年的寒冰。

魔君冷哼一声,“你能奈我何!”

师父不再与他多废话,轩辕剑随着他念的咒出现,一向和善的师父为了我大开杀戒。

我从未见过师父杀红眼的样子,在厮杀中,在兵戎相见的碰撞中,我的神识越来越模糊,在我神识即将要消散的时候隐约听到师父在说着,“我的人,你也敢动,这就是下场!”

我来不及看师父所说的下场是什么,便昏了过去。

三个月后,昆仑虚酒窖,我拐了月老来陪我喝酒,修养的这些时日,师父不让我碰酒,总是以我身体不好为由搪塞我。

今日好不容易逮住师父会客的机会,肯定要好好的解解馋了。

我在酒窖里上下翻腾着,怀抱着师父酿的桑落酒,两眼放光。

一旁的月老夺了我的酒壶。“你还是别喝了。身子刚好了就喝酒,我怕你师父知道要拿我算账!”

“老狐狸,你明知我师父在前殿会客,一时半刻来不了这里。我悄悄带你过来,还不让我解解馋?就喝一点点嘛!”

我见月老头摇得像拨浪鼓,斜睨了一眼,又道,“再说,我师父如何会找你算账?你和他是兄弟,知道了最多是说我,怎会为难你?”

“如何不会?”月老提高了声量,晃了晃手中的酒壶,“七月,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他看了我一眼,继续道:“那日你浑身是血的被你师父带回,他那副神情,就差把我吃了,别说做不成兄弟,你若真有事,你师父要我陪葬也不定。”

我低头想了想,摇头道,“老狐狸,你最爱诳我!”

“诳你?”月老叹了口气:“你说的也对。当日那情形,你师父大约不会要了我的命,而是要了他自己的命。”

我一时怔怔。

我是第七日上醒来,我知道,师父不眠不休守了我七日。

我见他一身血袍,才知他一怒之下灭了九蛟魔族。

而他自己身上的几处刀口正往外淌血。

他虽是战神,却也不是铁打……

我说,“师父,我没事了。”

他抱着我,“七月,对不起,是师父不好,师父没有护你周全。”堂堂战神,我的师父,我的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师父眼角竟然隐忍着泪水。

酒窖里的酒失去了所有的甘甜,我乖乖的去了师父的书房练习写字。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架空小说
  3. 宫廷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