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赤女轮回劫

更新时间:2019-12-02 17:37:47

赤女轮回劫 连载中

赤女轮回劫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清风扶月分类:玄幻主角:艾尔斯玲宁

热门小说《赤女轮回劫》是清风扶月所编写的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艾尔斯玲宁,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闭上眼睛,回忆起与家人相处的快乐时光,以及命运的分歧点,被父亲叫去学院接妹妹回家的那一天从五年前傍晚的追逐开始。娇小身躯在巷子里不断奔跑,红色袍子随着身体起伏摆动,少女赶紧伸手压低帽缘,回头找寻追逐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库瑞萨尔后,一行人立刻将洞穴内所见所闻通报给老师库里斯纳札。

在教师会允诺详细调查后,卓恩兄妹与菲芙一起回到寝室,影则以祷告为由前往位于中城区的培罗神殿。

年轻牧师快步走向祭司长办公室,无视修女跟同僚们的眼光,因为他知道自己脸色一定很难看,毕竟已经愤怒到手拿油桶跟火把也不奇怪的地步。

“欢迎你,年轻的牧师。”

在推开镀金浮雕的大木门后,屋内人先开启了欢迎词。

布尔托尔玛身穿两段式白袍,边缘以金线勾勒出太阳神培罗的光,祭司长有一头漂亮的金色半长发,微尖的耳朵显示他跟影同样是名半精灵,虽然有些年纪,但精灵血统仍让他看起来相当俊美且睿智。

布尔脸上挂着营业用微笑,眯起眼睛打量起走进办公室的影。

面对位阶远高过自己的男人,影仍不改其色,行了一个标准礼。

“向您请安,布尔祭司长。”

祭司长坐在办公桌前,眯起眼睛打量年轻的牧师,脸上仍保持营业用招牌微笑。

“这趟旅行还顺利吗?”他笑着说道。

“托您的福……”影的人生里没有破口大骂这四个字,就算心情再怎么差也只会面无表情,不发一语。

如今他却想拍桌大声咆啸。

“你可以跳上桌来叱喝我。”

影的神情透露出警戒之意,转眼间又回到冷漠。

“您说笑了。”讲这句话时,他猜测自己什么时候开始被侦测思想,进门后?难道是在进门前?

“那么……你应该有话想对我说吧。”

影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

“他是恶魔。”

“谢谢。还有呢?”

回答应该已经令对方满意才对,所以这个问题并非代表影隐瞒了什么,而是察觉自己有话想说却压抑不讲。

影顿时不知该如何开口,纵使想把字典上所有粗俗之词都骂一便,碍于礼数也不能这么做。

“我不会再帮你了。”这是他所想到最适合的一句话,没有使用敬语。

“好的,感谢合作,这次行动将荣耀培罗的光辉。”布尔仍面带微笑,仿佛早已预料结果,让对方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影的直觉告诉他,对方是教团中的危险份子,越少来往越好。

就算是艾维城首席法师、大德鲁伊的宝贝女儿,对这个人来说也只是一颗棋子,只要能达成目的,恐怕连国王都能舍弃。

“那么我告辞了。”年轻牧师行礼,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看着影渐行渐远,布尔缓缓从抽屉中拿出存放十多年、泛黄斑白的笔记。

“终于……觉醒了吗……”

第一次任务实习回来的那个周末,卓恩兄妹决定提早返家把事情经过告诉父母,所以约好最后一堂课结束后直接在法师学院门口会合,弗罗克这次老实地停在围墙上,盯着年轻学子们流口水。

但艾尔斯却迟迟等不到妹妹出现。

“玲宁怎么这么慢……弗罗克叔叔去帮我找她好吗?”

围墙上的秃鹰甩了甩头,然后看向遥远东方。

艾尔斯双手抱着行囊,朋友们一个接一个离开学院,却怎么也没看到自己的妹妹。

“艾尔斯!”

导师纳札从学院塔出口小跑步赶往红发少年身边,模样甚是滑稽。

“纳札叔叔!怎么了?”艾尔斯对于来的人竟然是老师而感到意外。

“玲宁被教师会找去问话,不会那么快回来。呼……”纳札有点喘。

“咦……”

“她要我转达,你先回去,如果被骚扰就自己看着办。”

“噢……”

“那么你自己路上小心!老师我就不送了!”说完地侏蹦跳着回学院塔,留下孤单的艾尔斯。

“弗罗克叔叔,你先回去跟我爸妈讲,玲宁会晚一点回家!别准备那么多饭菜喔!”他对着秃鹰说。

“嘎!”弗罗克怪吼完后振翅高飞,转眼间已经到了几百尺高空,成为夕阳余晖下的一个小点。

红发少年深深叹了口气,独自踏上返家之路。

并不是因为寂寞,而是出于无奈。

调查行动来的比想象中慢,而且就算他极力避免,玲宁也已经被卷入其中。

越过西城大桥,艾尔斯来到中城有名的商业区。

店家无不用装饰华丽的门牌招揽客户,而消费者大多身穿华丽洋装,一看就知道属于上流社会或小有资产,钱包里随手一掏就是金币或白金币,买的多半是印提诺姆的工艺品、艾维城的稀有花卉、希鲁瓦的精良武器,还有一些来自其他城邦的稀有物品。

艾尔斯看着贵妇人带着随从光顾店家,一出手便是平民百姓好几个月的餐费。

傍晚正是货船卸载之时,许多上流阶级都在这里等着看看这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彼此交际应酬自然少不了,不过对话内容多半是流言蜚语。

由于神殿跟探索团本部都在中城,所以相对治安比其他地方好得多,艾尔斯走在这段路上也比较安心,运气好说不定可以遇到贝儿妈妈或祖母,还可以搭个便车。

但碰上的既不是熟人也不是亲友,而是一个圣武士。

艾尔斯在两百尺外就发现了这个人,对方既不遮不掩,还用锐利目光直视红发少年,宛如盯上猎物的蛇,冷静又凶狠,令红发少年心里发毛。

从对方盔甲造型跟大喇喇挂在腰际的圣辉看来,十之八九属于培罗教团的武装团体“光明圣谕”。

随着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圣武士脸色越来越阴沉,就在接近到五十尺时,他终于跨出步伐,笔直朝艾尔斯走来。

红发少年曾经听母亲说过,即便在库瑞萨尔,圣武士也没有公然抓人的权利,但拆穿恶魔的方法两双手也数不完,更何况每个圣武士都有看穿灵魂光芒的能力,要是对方认为自己有那么一点邪恶,被立即斩杀也不是不可能。

“是影吗?还是菲芙?”不安情绪在艾尔斯脑中徘徊,他确信有人察觉真相,但不知道是谁出卖自己。

不知不觉间两人靠近到伸手即可触碰的距离,圣武士朝红发少年抬起右手,仿佛只要稍微用力就能扭断细小的手臂。

从小母亲就告诉过他,圣武士是恶魔的天敌,如今在大街上不但要顾及其他人目光,还不能使用各种能力,可说完全劣势。

“不要!”艾尔斯只能选择逃跑,朝店家与店家间堆满货箱的防火巷中窜,留下呆立在原地的圣武士。

一会儿后,圣武士无视周遭目光,沉稳冷静地以右手遮住口鼻,对装饰在上的戒指说话。

“目标往港区,天界犬准备。”

“收到。”戒指另一端传来声音。

艾尔斯拼了命地在货箱上攀爬跑跳,终于来到港区北端卸货的主要道路,由于许多水手都是外地人,对于这么一个美丽的小女孩突然来到此地感到意外,不过手上工作也没放下。

以为已经安全的红发少年喘着大气,才发现另一名圣武士朝自己走来,或许水手们都认为他是普通巡逻员,但艾尔斯很清楚对方来者不善,只好继续往东跑。

“早知道就应该跟玲宁一起!”红发少年边跑边向后望,虽然那明圣武士没有跑步跟上,但他确实是朝自己靠近。

不久后迎面又出现了外型一模一样的家伙,手持盾牌而且目光如炬,如果他不想往港里跳,就只能躲进库瑞萨尔商船的集中仓库区,但艾尔斯对那里不熟,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玲宁!弗罗克叔叔!拜托!谁……快点!”

他一边期望着有人发现自己正遭遇危机,一边左顾右盼,在这陌生之地找到出路。

却没注意到这样到处乱窜只会成为攻击目标。

从斜上而下的绿色光柱打在艾尔斯胸口,他一瞬间以为自己会死,但这道绿色灵光只是化为球体包围着艾尔斯。

虽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却也足以让红发少年吓个半死,摸着胸口喘大气,确认没有受伤后才注意到穿着白袍的男人正拿着魔杖,在仓库屋顶上睥睨着自己。

艾尔斯连滚带爬地在巷弄间乱窜,宛如一双焦急的小动物,有洞就钻。

有了之前在港区追逐的经验,他这次记取教训,就算是塞满货箱的防火巷也毫不犹豫的从上爬过,然而越是乱走,就越不知道自己在哪,不但路径大小参差不齐,死巷子也多,甚至连路牌都找不到,只能从一个个仓库门牌上知道这里属于哪个船队。

艾尔斯心里不禁抱怨起为何规划得如此不完善,却没注意到自己走进了死路。

“怎么会!”眼前跟左右两侧都立着不同仓库的石墙,除了垃圾以外没有任何东西,更别说是人。

不过既然没人看到,就不用担心使用传送法术会被发现。

艾尔斯抬起双手,一边咏唱起咒语一边建立灵光之环,准备在法术完成时瞬间穿越到目的地。

然而他却宛如撞在一面坚硬的墙壁上,反作用力让艾尔斯重重向后仰。

“咦!不会吧!不可能!”他重新爬起身,伸手探向传送环。

在指尖触碰到魔法的前一刻,包围艾尔斯的绿色光罩先发出剧烈灵光,接着化为坚硬墙壁妨碍行动。

不论他怎么尝试,那片绿色光壁都挡在身前,直到传送法术时间结束,艾尔斯才绝望地跪座在地。

如今魔法移动失败,物理移动又被封锁,更别说飞行离开,不但有被目击的风险,还有可能成为箭靶。

“弗罗克叔叔!弗罗克叔叔!快点快点!拜托!快点!”艾尔斯急得滴出眼泪,声音颤抖到连自己都听不清楚。

他从来没像现在这么希望弗罗克在身边。

回想起来,在传送门之战的那天晚上,自己便与弗罗克缔下契约。

几天后,艾尔斯知道西比奥永远离他而去,填补这块空缺的便是弗罗克,尽管他总是对艾尔斯恶言相向,可是当自己遇到危险,第一个帮忙的也总是弗罗克。

虽然他老是说“如果不是那该死的契约,谁想理你这臭小鬼。”,但艾尔斯知道这不是他的真心话。

“契约……契约……对!”

卡米拉妈妈曾经说过,契约不只可以“命令”,更可以“召唤”,缔下契约后,就算是无底深渊最伟大的恶魔王子也无法违抗,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得立刻赶到身边。

铁靴行走在石板上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隔壁街道,吓得艾尔斯差点叫出来。

平名百姓绝不可能没事穿戴铁制鞋,所以声音来源必定是武装战士。

“我得……赶快……赶快……”艾尔斯从法术材料包中拿出墨水瓶,直接用食指沾湿在地上书写。

一连串由炼狱文字所构成的环。

“快点……快点……快点……”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红发少年飞快书写,但无法抑制泪珠滴落。

锵。

最后一声落在死巷子前。

艾尔斯抬头,绝望地看着巷口之人。

两名圣武士。

“这里是天界犬,已经找到目标,你可以定位我。”其中一人对着手中戒指说话。

另外一人熟练地拔出武器架好盾牌,身形背光显得格外可怕,手中白铁反射夕阳余晖,一步步朝艾尔斯前进。

“不要……拜托……”艾尔斯仰头呢喃着,他不知道自己竟然会下意识向人求饶。

“这就是卓恩家族的孩子吗?”圣武士并不打算停下行动。

“喂!我们的任务是活捉!”对着戒指说话的男人突然吼道。

“打倒恶魔是我们的天职!谁也不能阻止我行使正义之剑!”靠近艾尔斯的圣武士高举武器,愤怒不可自己。

经历了冒险,体验在生死中挣扎,但因为对手是怪物,艾尔斯可以不用顾忌地战斗,但如今对手是人类,又是能置他于死地的天敌,打了不但毫无胜算,不打又难以脱逃,可以说坐以待毙。

“弗罗克叔叔!”

艾尔斯放声哭喊。

“向叔叔求救?傻小子……没人会救一个像你这样的恶魔。”

想到自己将见不到家人,朋友,艾尔斯再也无法忍耐,一边低头用双手袖口抹着泪珠一边嚎啕大哭。

“是吗?”

这句话声音尖锐沙哑,不属于在场任何一“人”,仿佛来自三百尺高空,令所有人停下动作。

最先察觉的是艾尔斯,因为他认得这语气讽刺又带着轻蔑。

“在上面!”拔出武器的圣武士高喊,将手中盾牌上举准备战斗。

然而这根本不足以对抗即将到来的东西。

庞然大物从天而降,宛如坠地流星,直接将盾牌与人压的支离破碎,连石头地板也以落点为圆心爆出半径二十尺的散射状裂痕,甚至延伸到墙上,顿时鲜血喷洒四溅,冲击力完全超乎艾尔斯想象,表情除了呆滞还是呆滞。

虽然与弗罗克同名,但落下的不是秃鹰,而是一头身高十尺的怪物,畸形男性的身躯上长着细长柔软的脖子,最后连到秃鹰脑袋,他全身覆盖蓝黑色羽毛,拥有一条扭曲如蛇的尾巴,双足厚实的大腿与纤细的小腿有如巨龙,巨大脚掌狠狠的将那名圣武士连着盔甲与地面融为一体,但这些都不是最令人生畏的部分。

这头怪物羽翼大张,仿佛遮蔽了天空,两臂长过膝盖,而且手掌极大,附带三双能开膛剖肚的利爪。

弗罗克拎起人类尸体。

“你真聪明,确实没“人”会来救他。”

说完后如垃圾般甩在墙上,成为真正的肉酱。

“恶魔!我以培罗之名驱逐你!”

另一名圣武士拔出武器直指弗罗克,声音毫无恐惧,坚定且雄浑有力。

弗罗克睥睨对手,仿佛看着微不足道的虫子。

“受死吧!”圣武士立定即跑,摆出标准持剑冲锋姿态。

但还没到长剑所及距离,恶魔的尾巴已经拦腰打中圣武士,将他撞向一旁的石墙,连带破坏整个仓库,跌落在木箱装载的干货间,肢体不正常扭曲,没死也去了半条命。

“垃圾。”

恶魔说这句话时并非看向在场任何一人,而是另一侧仓库的屋顶上。

“这不……!”

陌生男性声音来自弗罗克所看的方向,他话没说完,恶魔已挥动长臂抓向空无一人的位置。

巨掌中传来人类挣扎的触感,恶魔满意地奸笑。

“欺负弱小……看来善神的走狗也不过如此……”

“强词夺理!恶魔!”隐形男人反驳道。

弗罗克冷笑一声,用不屑的眼神看着掌中猎物。

“听好了,培罗的奴隶。”

“如同谁也没办法阻止你们行善,那么谁也无法阻止我们行恶……”

“恶魔!退散吧!”虽然艾尔斯看不到,但隐形男人这句话确实字字入耳。

光芒射向弗罗克,化为一道包覆恶魔的巨大球体,灵光逐渐缩小,仿佛将对方压成一颗圆球。

但弗罗克只是双翼一张,便将魔法彻底击溃。

“呵呵……勇敢的人类……有最美味的灵魂……”

恶魔伸出细长舌头在坚硬的喙旁舔了舔,准备大快朵颐。

“不行!”看着这一切,艾尔斯立刻出声阻止。

弗罗克望向红发少年。

“把他放下!”

艾尔斯再次大吼,目光坚定,仿佛不是刚才软弱无助的小孩。

“哼……”

恶魔眯起眼睛看着身高不到自己一半的小家伙,但红发少年眼神坚定不移,完全不打算退让。

“喏啊!”弗罗克突然猛烈咆啸,随着怒吼奋力将手中看不见的家伙扔向库瑞萨尔大港,几秒后响起落水声。

眼见弗罗克放弃原本要进行的邪恶行为,艾尔斯松了口气。

“谢谢你……弗……”

他话没说完,弗罗克便以沙哑的声音嘶吼。

“我不认识你!臭小鬼!真是浪费我时间!”

语毕,恶魔便以炼狱语咏唱咒文,下一刻消失在巨大白光中。

不知是施法者远离自己还是什么原因,艾尔斯身上的绿色灵光逐渐淡化。

港区再次恢复寂静。

若说第一次任务实习让他见识真正的战斗,那么今天所看到的便是屠杀,压倒性力量带来的可怕结果。

化为肉饼的尸体,瘫软在破碎仓库中不自然扭曲的圣武士,看着这些残骸,艾尔斯不禁作呕,他赶紧捂住嘴,不让翻腾胃液脱口而出。

凶手是亲爱的弗罗克叔叔。

艾尔斯从来没见过弗罗克如此凶残,两击便让恶魔的天敌化为肉块,不禁吓得连站都站不起来,花了几秒才稳定情绪,控制住自己的双腿。

艾尔斯顾不及跨下是冷汗还是什么其他令人害羞的东西,只想赶快离开此地。

“……别走……”

破碎仓库中的圣武士一息尚存,尽管满脸是血,眼神中仍带着憎恶,仿佛不共戴天,誓要生吞活剥才能泄恨。

委屈、憎恨、难过……各种负面情绪瞬间撕扯艾尔斯幼小的心灵,他低下头,即便满腹委屈也努力忍住泪水,转身朝家的方向跑去。

可是双眼早已模糊,看不清道路。

小说《赤女轮回劫》 第18章 害怕之事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贵族小说
  3. 灵异小说
  4. 搞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