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未知世界的少女

更新时间:2019-12-01 13:08:29

未知世界的少女 连载中

未知世界的少女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书命分类:奇幻主角:凛杰拉斯蜜菲儿

主角叫凛杰拉斯蜜菲儿的小说叫《未知世界的少女》,它的作者是书命写的一本魔幻奇幻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以第一名入学世界第一学府“奥帝斯学园”的天才少女“凛”,本对未来的学习之路抱着无限的信心与期待,但在学园长的委托下,她触及一本名为“幻想拟造”的书后,一切却已不再如她预想般的简单……当莫名其妙的来到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凛跟真矢前往封仪之里的同一时间,艾莉希雅跟晓也来到了天草神社,就当他们到达地下阶层的入口时,也发现有很多的神官正在入口守备,而手中的弓跟长刀彷彿对于任何外人的入侵,都有格杀勿论的打算。

“艾莉希雅,戒备这么森严,若硬闯会引起很大的骚动吧。”

“嗯……风呀,吹起沉眠之梦的飞烟吧,风眠术。”

当艾莉希雅一念完咒,两人躲藏的树后,缓缓地飘出淡淡的风烟并往神官们的方向而去。

“什──!?唔……”

就在神官们查觉到风烟的异样时,却也为时已晚地倒了下来。

见神官们都倒下后,从其中一位神官的腰上取得钥匙,两人也用最快的速度来到地下阶层的门前,随即打开铁门也迅速地向下移动。

当他们来到地下阶层后,眼前是数以百计的书柜,看起来似乎有很多的资料都放置在这个地方,只是这样繁多的书籍却也造成搜寻的困扰。

“艾莉希雅,这么多书……真的查得完吗?”

“虽然书多,但有纪录仪式的书应该不难找。”

艾莉希雅这时先从身旁的书柜拿下一本书,当她一翻开手里的书时,见到书上所纪录的文字,晓却是一点也看不懂。

“这到底……是什么字啊?”

“和式文字,过去真矢殿下到克洛里斯国时,我有向他学习过。”

因为晓看不懂祭灵乡的文字,所以搜查的工作也只能交由艾莉希雅独自作业,但整个书库给人的感觉,却是格外的不舒服。

忽然间,外头变得非常吵杂,两人也有了警戒的反应,但一段时间后,却又迟迟未见有任何人下来。

“上面发生什么事吗?”

看着唯一的阶梯入口,晓的眼神中带着些许的不安,但仍随时戒备着突发状况。

调查仍在持续,晓守着唯一的出入口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原来如此。”

就在艾莉希雅说完这句话时,一把短刀竟从她身后的暗处出现并架在她的脖子上。

“艾莉希──你是谁!?”

当晓转头询问进度,却发现竟然有人无声无息地出现,还用短刀挟持了艾莉希雅。

“哼,真是愚蠢的外国旅人们,乖乖的离开这个国家不是很好吗?竟然还要插手阻止炼魔仪式。”

微微的烛光照映在这个人的脸上,而这个人正是整个神社的管理者天草神主。

“大费周章的让我们在这里查资料,不怕被我们泄露出你的目的吗?”

虽然利刃就这样横架在脖子上,但艾莉希雅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惊恐,听到她的话,天草神主反而发出了引人发寒的笑声。

“嘿嘿……我有什么目的不可告人?这可是我天草先祖长久以来的计谋,是为国为民的良策啊。”

“放开艾莉希雅!”

晓一声么喝后,手里也凝起风造的长剑,但神主手中锐利的短刀却更逼近艾莉希雅的颈部,只见刀刃轻触在皮肉上也缓缓流出鲜血。

“劝你住手比较好,乖乖束手就擒吧。”

“……哼!”

面对神主的胁迫,晓也只好松开双手,而风之剑也随即消逝,此时从身后的入口也涌入大量的神官将两人绑了起来……

深夜之中,真矢跟凛依照手纸所示来到了“封魔台”。

封魔台──是祭灵乡中一处高起的巨大五芒星石台,除了五个角各有不同颜色的鸟居外,在石台中央的五角型区域有个像是深不见底的黑洞,而平时这里并没有任何人在,甚至还带着一股阴森的气息。

“可恶,那家伙到底在哪里!?”

事关澄零的安全,真矢也不断地环顾四周,查看每一处的风吹草动。

“……真矢殿下,难不成这是个陷阱吗?要不我们先回返神社,跟神主讨论看看吧。”

“但是……”

就在真矢犹豫之际,忽然周围的气氛变得更加怪异,阵阵的白烟形成了一只只奇异的怪物。

“式神!?”

见式神们来意不善,真矢也拔出腰上的御纹刀,而一旁的凛当然也赶紧凝造出惯用的长剑。

“真矢殿下,现在该怎么办?”

“小心一点,式神并不容易应付。”

真矢说完,急速踏出步伐便斩杀着不断袭来的式神,另一方面凛虽然挥砍了数只式神,却也发现普通的长剑无法对式神造成严重的伤害。

“──既然如此!”

凛这时双手一紧握,长剑随即散放出刺眼的光辉,当光芒再次散去时,圣纹剑便也在她的力量下拟造现形,只是跟原本的圣纹剑比起来,这把剑形似乎是为了方便身为女性的自己来使用,因此整把剑也小了许多。

这把圣纹剑并没有苏醒的力量,但斩杀式神却远胜过普通长剑的攻击力,比起白天遇上隐忍时的战斗,式神的速度并没有快得让凛难以应付,因此纵使没有真矢杀敌来得俐落,每一剑也都尽可能的节省体力与斩击敌人的要害。

在两人的合作下,式神的数量越来越少,但是两人的体力却也到了一定的限度。

“到底是谁……难道是哪个神官想置我于死地吗?”

真矢这般猜想着,就在斩杀最后一只的式神后,整个五芒星石台又恢复了宁静,而这样的气氛也给人一种不安的气息。

啪!啪!啪!

“不愧是皇兄,真是厉害。”

看向掌声的方向,从石台下方阴暗的一处走来一个人。

这人露出愉悦的表情,手里的掌声也像是真在为两人的努力给予赞许,而他正是御堂真矢的亲弟弟──御堂武。

“武……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对于武的出现,真矢当然是一脸的迷惑,但仔细一想后,却也露出了苦笑。

“难不成是神主要你来帮忙我的吗?真是抱歉,这样麻烦你。”

“哈哈,皇兄真是太客气了,话说回来……怎么不见九魅巫女跟祭魔琴呢?”

“嗯,到这根本就没看到澄零跟祭魔琴,看样子那张手纸果然是个陷阱。”

“哦……?哼哼,是吗……”

武的笑容令凛觉得怪异,此时他也慢慢地将腰上的武士刀给拔了出来。

“其实……是皇兄偷了琴,然后把九魅澄零给藏起来吧。”

“这……”

“呵,别这么吃惊嘛,开个玩笑而已,琴根本就不在皇兄那里,这我知道的。”

真矢顿时不知该如何回应,只是武的眼神却又忽然从轻松转变成冷漠。

“因为……琴在我的手里,当然就连不可缺少的巫女──九魅澄零也是。”

那本因微笑而放下的刀刃却指向了真矢。

受到月光照映的面容,似乎不再是开玩笑,当然得知澄零下落的真矢,只是想赶紧知道澄零的情况。

“澄零怎么了?武,到底怎么回事?”

“哼,果然听到九魅澄零的事后,皇兄整个人就失去了冷静,身为第一皇太子,实在是太难看了!”

对于武的责难,真矢毫无立场的低下了头。

“哼,无话可说了吗?我可没说笑,九魅澄零可真的在我的手上,当然我不会对她怎么样,在仪式开始前是如此……”

武露出了险笑,也摆明告诉两人是无法阻止炼魔式的开始。

“武殿下,为什么要这样呢?大家一起想法子,寻找不要牺牲任何人性命的办法不是很好吗?真矢殿下也一直在努力呀。”

此时凛站向前,试着想劝武一同协助真矢,只是得来的反应却不如她所愿。

“讲什么蠢话,国家人民的性命岂容你们这样儿戏,皇兄……我一直认为你是个有远见的人,但看来是我看错你了,不过也托这福,天皇的位置才轮得到我来坐。”

这话一说出口,让真矢的脸上掠过了些许的惊讶,但又转为苦笑。

“父皇已经决定将位置传予你了是吗?这也是不错的决定,毕竟武你──”

“哼,就因为这样,我更应该肩负起国民的存亡,阻止你们愚蠢的行为,若今天九魅澄零真在这,只怕你救完就让那些异国旅人把她带走了,所以我只好……”

“武,难道你……”

真矢对于武的猜测并无法反驳,毕竟那正是他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只见武挥起武士刀,刀身在月光的闪耀下,也带来了凝重的气氛。

“没错,先解决这些碍手碍脚的人之后,再处理你这叛国皇子!”

急踏出一步后,划破寒冷黑夜的挥刀声,武即是要取下凛的首级。

“武,住手!”

眼见武的刀刃已逼近凛的身前,真矢也只好挥刀架住他的攻击,为的也正是要保护凛的安全。

“皇兄,虽然我刀艺不如你,但你可别忘了……你们的体力可消耗得差不多了吧!”

武这时一个反刃举刀,随即改变目标并不断地向真矢发动连续的挥砍。

无奈体力早已消耗许多的真矢,光是要抵挡武的攻击都显得很吃力,只见闪耀的刀光一来一往,双方互不相让,因为只要稍有一步之差,便是把机会给眼前熟知自己习性的敌人,而一旁的凛也不断思考该如何助真矢一臂之力。

“得赶紧想法子帮忙真矢殿下才行……对了!”

灵机一动的凛让手中的圣纹剑消逝后,随即再从手里仿造出武手中的武士刀。

“看刀!”

当手上的刀一成形,也立即射向武的方向。

“哼,多余的动───嗯!?”

就在武想挥刀弹开飞来的武士刀时,没想到这把刀竟像虚幻般地消失了。

这时凛早已冲了过去,当手中再度散出光芒,缩小版的圣纹剑也再次的出现。

“嘿,学艺不精真是不好意思。”

凛用着玩笑的语气说完,圣纹剑即是要砍向武的腰部,但武却露出了冷笑。

“哼,刚见到就觉得特别,还真是特殊的能力呀。”

只见武不慌不忙的单手握刀,收势后的挥刀也彷彿斩出弦月般的光影,瞬间也弹开了凛的攻击。

“出刀这般犹豫大概是没杀过人吧,要拿刀就要有杀人跟被杀的觉悟!──御堂流奥义·弧月穿心!”

“凛小姐,小心!──又是式神!?”

当武挥完弦月般的上斩后,两手握剑即刻刺向凛的心口,但真矢就算想阻止,却被周围出现的式神所阻挠。

当刃尖即将刺中凛的同时,一股寒风的吹拂,不知从何而来的碎樱碰触到刃尖,竟像刀跟刀的撞击般地弹开了武的刺击。

“是谁!?”

遇到这样不明其踪的介入方式,武为确保自身安全,也迅速远离了凛的面前,随即也注意着周围的情况,只见寒风徐徐……凛也感觉到身后站着救她的人。

“轩、轩刃!?”

“稍微经过就发现这种状况,看样子你们的运气还真不是普通的差。”

轩刃的出现让武更加谨慎的应对,而一旁清除完式神的真矢却也显得精疲力尽。

“竟然会有人来插手,皇兄……看来你们的运气一向很好嘛,连隐忍都拿你们没办法,看样子也是这家伙的介入吧。”

“隐忍……也是你派的?”

面对亲弟弟这般逼杀,错扼的真矢根本无法相信,但武的险笑却又不得不让他接受这个事实。

“哼,三对一也不见得你们有利,再者……我想他也应该要来了吧。”

“您是在等我吗?天皇大人。”

这一句话接着武的话从阴暗的森林中传了出来,而踩踏着草地的脚步声慢慢地接近了封魔台,月光也渐渐照亮这令人疑惑的身影。

“神主大人……?”

当月光照映在这个人的脸上时,真矢对天草神主的出现也更加的吃惊。

“为什么神主大人您会……”

“我只是来送个东西罢了。”

一说完,天草神主将手上的魔杖丢到众人的面前,而一见到这把魔杖也让凛非常的紧张。

“艾莉希雅的魔杖!?你、你对她们怎么样了!?”

“哼,只不过抓起来做为方便威胁你们的人质罢了,见到这情况……难道你们还想抵抗吗?”

天草神主的威胁对轩刃并没有任何影响,毕竟他不认识晓跟艾莉希雅,只不过当他握住腰上的刀柄要踏向前时,却被凛所阻止。

“轩刃,拜托……那是我的同伴。”

“……我明白了。”

就在轩刃一松开握刀的手,从封魔台周围暗处也跑出许多神官,这才让两人明白方才式神会这般多量的原因,而这些神官也赶紧使用咒术限制住三人的行动……

一段时间的经过,凛身上的咒术也慢慢地解了开来,而因咒术昏迷的她也缓缓地睁开双眼。

“唔……这里是?”

“凛,醒过来了吗?”

“晓……?”

一听到晓的声音,凛也赶紧地爬起身子,而角落也看到艾莉希雅不发一语地坐着。

“晓、艾莉希雅,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现在并不是没事,我们都被判了死刑。”

“死刑?到底……怎么一回事?”

艾莉希雅简短的两句话,却让凛相当的惊讶,不过虽然同样是死刑的消息,在晓跟艾莉希雅的脸上却找不到恐惧的感觉。

“凛,我们被判刑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杀害了真矢殿下,你跟真矢殿下行动时有发生什么事吗?”

晓的问题也让刚醒的凛稍微地低头思考了一会儿。

“发生了什么,嗯……那时武殿下跟天草神主出现后,用晓跟艾莉希雅的安全要胁我们就范,只不过武殿下竟然会这样……对了,你们有见到轩刃吗?”

“跟你一起被抓进来的武士在隔壁的牢房。”

艾莉希雅指着对面冰冷的石墙,而凛也赶紧到了门旁叫唤着轩刃。

“轩刃,你没事吧?”

“没什么大碍,那个真矢竟然是这样的身份,也难怪你会染上这种麻烦。”

“……真的很抱歉,拖累你了。”

“呵,这点小事比刚来这个世界时轻松多了。”

轩刃的话引起了凛的好奇,于是她也想了解轩刃究竟在来到这世界时,是怎么去适应环境。

“轩刃,你是跟轩恋小姐一起来到这世界的吗?”

“嗯,我是跟她一起来的,当时我跟恋到了藏书院见到一本“冥思造物”的厚书,毕竟整个房间就只有这么一本书,因此恋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去触碰了它……”

“果然……跟我一样,那你不就拥有“冥思造物”的特殊力量吗?”

面对凛的询问,轩刃却沉默了许久。

“不……那样的能力只有触碰书的恋才有,我只是个普通人,所以……什么都做不到,而把我卷进这世界的事,也让恋相当的内疚,所以她才会不断地寻找能回去的办法,为此更使用“冥思造物”的能力协助“翼神族”与他国的战争。”

“翼神族?”

“嗯,那似乎是从十多年前就开始对自己辖域周围地区进行攻掠的一个族群,不过当我们来到这里时,他们正跟龙族在交战,龙族的强大不是他们所能匹敌的,因此他们跟恋交换了条件……恋造出能与龙族力量相比的科技兵器,而他们则要负责提供回去的线索,也就是八纹的传说。”

说到这里,轩刃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看着牢窗外的月亮,那因轩恋兵器而大肆杀戮的画面也彷彿历历在目。

“当然不只是与龙族战争,许多违抗翼神族的部落、国家都受到了威胁,死伤相当惨重……”

“怎么会这样?难道轩恋小姐一点都不在乎吗?”

“她只在乎回去的线索……所以我才在三年前离开翼神族,想藉旅行找到能阻止她的方法……上次你见到的“羽锋”,就是我在南大陆区域遇到的朋友,当然在那也认识许多来到这世界后称得上是朋友的人,只不过他们不希望能力还不足的我白白牺牲,所以才叫羽锋来带我回去,话说回来……你又是什么情况下来到这里的,甚至还卷入这样的麻烦。”

这时凛便将来到克洛里斯国后,能力被给予“幻想魔术”名称的由来都告诉了轩刃。

““幻想拟造”……没想到外公竟然会刻意让你去碰那本书,不过看来似乎跟恋的能力有些不同。”

“不同?”

“嗯,恋想创造的物品虽然也在于想像,但是却需要相对质量的材料,并受限于理论跟物理的定律,然后藉由冥想中的物件再去触碰材料,进而让材料变化成所要的东西,当然那样东西也会永远的存在,那就是“冥思造物”的能力。”

“但是轩恋小姐怎么会制造兵器呢?感觉上她也不过大我几岁吧……”

“因为她对这方面的技术很感兴趣,或许……不是因为她选了那把书,而是书选择了她吧,说不定一切都是命运……”

当两人的谈话到一半时,也听到走廊上有人影走来,当然他们也立刻停下对话,而脚步声则是在凛三人的牢门前停下来,随即牢门也慢慢地被打开。

“呵,醒了吗?”

走进牢房的正是将凛等人抓进来的武,只见他愉悦的表情,似乎对眼前三人即将被处以死刑一事感到欢喜,而凛则是想明白被处以死刑的原因。

“武殿下,真矢殿下怎么了?为什么说是被我们杀死的呢?难道你……”

“皇兄目前还活着,只是国人们不知罢了,毕竟现在就让皇兄死的话,恐怕九魅澄零会感觉得到,这样反而会打坏炼魔式的进行,用他的安危来让九魅澄零更专于进行炼魔式才是最好的。”

见到武利用这种手段来逼迫自己的兄弟,凛跟真矢一样也无法相信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武殿下……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哼,身为天皇之子不顾国家存亡,本来就应该落得这样的下场,不过我也是来通知你们,明晚便会开始炼魔式,至于你们……将在明日正午于城门前处死,藉此以祭皇兄在天之灵,不过皇兄也会在炼魔式结束后随你们去的,别觉得黄泉路上很孤单啊,哈哈哈!”

武说完便离开了牢房,当然凛等人也无法逃脱,毕竟晓的手被绑上了写有封术咒的绳子,无法凝结风之剑,艾莉希雅当然也是同样的情况,凛则是双手被包着一层皮套,也无法做任何的幻想拟造。

这暴风雨前的宁静月夜,也让被关在牢里的四人更显得无奈。

夜幕渐渐地被阳光揭开,凛也一夜未眠。

接近正午时分,四人随即被架出牢房往城门广场的方向去……

来到广场前,许多的民众都在此围观,脸上的表情也明白地表达对这四名罪人的愤怒,显然没有任何民众知道真正的实情,。

“轩刃,很抱歉……”

在被绑上放有许多木材的高台后,凛向轩刃道歉,但轩刃却是不发一语地看着天空,就在一旁的行刑者要将火炬投向他们时……

“──来了!”

轩刃话一说完,凛还来不及反应,一支羽箭竟在一瞬间就刺穿正要举起火炬的行刑者身体,见行刑者因为这箭毙命身亡,随即也换来的民众恐慌的窜逃与惨叫。

“真的是一群愚蠢的人呀。”

从天而降的身影既优雅也显得高傲,拍动着背上的双翼,彷如天降的女神一般,而出手杀死行刑者的人,正是拥有着“冥思造物”的轩恋。

在刺穿行刑者的羽箭飞回到了她的手上后,一阵光芒后,箭矢也变回与背翼上相同的羽翼,并且归返回背翼上。

“是谁!?阻碍行刑者死!”

这时御灵城的兵士们举起长枪,并且一同对轩恋发动了攻击。

“嘻。”

轩恋抚媚的一笑,背上的羽翼随即全数脱落,飘浮的羽根随手一指向士兵后,便不断地发射出这时代不可能出现的光束攻击,这瞬间不单是士兵们一一的伤亡,连在他们身后逃窜的民众们也都受到了波及。

“姊姊!够了!”

“啊,对哦,我可不是来征服这地方的。”

在轩刃的阻止下,轩恋终于停止了攻击,而随着意识浮动的软金属羽毛,即刻飞到了四人被绑住的高台,并用光束的热能将绳索烧毁,同时也解开他们的封咒。

在四人都跳下高台后,轩刃回应轩恋的却不是感谢,而是充满愤怒的眼神。

“为什么……要伤及那些无辜的人?”

“嗯?我只不过是让他们付点代价罢了。”

“…代价…?”

“对我弟弟不敬的代价。”

“你……哼。”

见到这两姊弟这般不合的情况,凛也决定插话先化解这充满火药的气氛。

“轩、轩刃,很抱歉,能不能请你帮忙我去救真矢殿下跟澄零小姐。”

“……嗯,好吧。”

轩刃看了一下轩恋也毫不犹豫地答应凛的请托。

“既然刃都要帮忙了,不妨也让我加入吧?”

“轩恋小姐也要帮忙吗?但……”

虽然听到轩恋要协助,这的确会是很大的助力,但回想方才那无情杀戮的场面,却也让凛有些犹豫。

“我可是知道那个皇太子被关在哪里的唷。”

“真的吗?你知道真矢殿下被关的地方?”

“没错,救那个叫真矢的人,就让我跟刃一起去就好,毕竟……另一个人的事不也迫在眉睫吗?”

轩恋的话并没有错,但凛却相当担心轩刃的意愿。

“无所谓,你们就先去阻止那个炼魔式吧。”

“轩刃……嗯!谢谢你!”

在决定之后,五人也兵分两路往各自的目的地出发,但这时的天空却开始掩盖一层乌云,彷彿也带给人不祥的预兆……

小说《未知世界的少女》 第11章 冥思造物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欢喜冤家小说
  2. 幻想小说
  3. 女强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