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玄变

更新时间:2019-11-28 09:21:13

玄变 已完结

玄变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天下兴分类:玄幻主角:黄依华舒梦

热门小说《玄变》由天下兴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主角黄依华舒梦,内容主要讲述:玄天大陆,无数生灵,人类是这片大陆的主宰。而黄依华绝对是这大陆的异类,小小外玄实力便叫嚣与天罚抗争,远古神兽任其随意驾行,成就一代强者!他的一生注定不会平凡,他注定是这片大路上主宰的主宰!玄变!记录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呼呼呼。

黄依华不停的喘着粗气,刚才那一瞬间他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虽然不知道洪天为什么放弃了追击他,可是总算让他松了一口气。

望着周围无尽的树木,黄依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跑到了那里。当初他只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摆脱洪天,不停的跑,永远不要停。

树林四周没有一点声音,偶尔威风吹过,树木发出沙沙的声音,仿佛也在嘲笑他胆小一般。

没有了压力,在这未知的地方,黄依华居然害怕起来。

许久之后,洪天还没有追上来,他的心总算落了下去。刚放松自己的身体,他只感觉一阵疲倦涌入了自己的身体,简直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顺着一个大树一靠,顺势就坐在了地上。刚才那几十分钟对他来说绝对称得上是生死时速,惊心动魄。

一缕阳光顺着树叶的缝隙射了进来。强烈的光线顿时**得他无神的眼睛闭了起来。

噼里啪啦。站起身刚一活动自己的身体,就从自己的身体中传来一个骨头碰撞清脆的响声。经过刚才的休息,体力也总算恢复了过来。只是肌肉还有一点酸痛,他也知道这是自己身体中聚集了太多的碳酸的缘故。

“平时锻炼还是不够啊。”黄依华自言自语的说道,脑子中开始为自己以后的训练定出了一个详细的机会。顺着那一缕阳光,望着天空,喃喃道:“不知道舒梦和那个冷面男有了结果没有。应该没有受伤吧。”

说道最后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了。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入他的耳朵,让他的脸色一变,马上拔腿就跑。

“现在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黄依华也没有想到洪天居然这个时候从天而降,想跑已经晚了,因为他已经看见洪天正站在他的前面。脸上范着杀气。眼神不由得下移,脸色更是一变。

洪天的剑在阳光的照射下,正散发着死亡的光芒。

看着那一双怨毒的眼睛,他知道自己今天不可能在跑了。

忽然,黄依华的眼中闪烁着强烈的战意,既然不能跑,不能退,那么就站吧。让我的血在此刻燃烧起来吧。

带着丝丝剑光,洪天如猛虎出笼,死命的劈向黄依华。黄依华的血在燃烧,心冷静得如万载寒冰。眼睛死死的盯着洪天,仿佛要把他刻入骨子中。

瞳孔一阵收缩,一道剑影从他眼球一闪而过。双脚狠狠的在地上一瞪,人已经从原地消失。下一刻,只听见他身后的石头崩裂的的声音。心中一阵后怕。加入自己不曾反映过来,可能已经被劈成了两半了吧。对于自己这样灵敏的反应,他自己也同时觉得不可思议。

洪天一击不得手,心中怒火狂烧,怒吼连连。咆哮之声,宛若雷霆。

嗤嗤。几道剑气沿着黄依华的衣服擦身而过,这一下他惊出了一身冷汗。剑气的速度太快了,仅仅是剑气所带的一阵寒风就**得他的皮肤猎猎生疼。

“跑啊,躲啊。怎么不躲了。”

偌大的森林之中,只剩下洪天得意的叫嚣声。声音如吃了千年人参,说不出的畅快。看见衣服破碎,狼狈不堪,鲜血淋淋的样子,就好像看见了当初的自己。但这还不够,我身上的痛苦要十倍、百倍还给他。

眼中凶光一闪,洪天宛如猎豹,脚下的泥土被他用力一蹬,蹬出一个小小的坑,空中还有一点尘土在飞扬。

风刮在脸上,他满脸也是享受的神色,当黄依华再一次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眼中暴起一阵强光。

轰。

几块石头被剑气轰得粉碎。那些石头打在身上,黄依华只觉得全身钻心的疼痛。使劲的咬着牙齿,不让自己放出声来,更不能让洪天知道自己的痛苦。

“死吧。”

黄依华只觉得自己被一股死亡笼罩,冷冽的剑锋在他眼球之中,越来越大。

脚下一个不小心,黄依华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也恰好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剑。但那死亡的危机至今仍然让他心有余悸。

看着黄依华居然躲了过去,洪天狠狠的说道:“不知道下一次你还有没有这样好的运气。”

还没有来得及爬起来的黄依华,只感觉头顶犹如狂风呜呜作响。当下顾不得爬起来,一个赖驴打滚,背上传来穿心的疼痛,差点就让他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鲜血如泉喷,破碎的衣服瞬间被染红,然后慢慢的落到地上,啪啪作响。

舔了舔剑上的鲜血,洪天一脸陶醉道:“多么美味啊,多久没有尝到如此好的东西了。”突然,眼睛如怒目金刚,瞪着黄依华的双球差点冒出火来。声音中更是恶毒,“小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得罪洪大爷的下场,从来没有人得罪了洪大爷还能够逍遥自在的活着的。你要死,你要死!”

洪天的脸上青筋暴起,说不出的狰狞,宛如一头刚出炼狱的魔鬼,浑身都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

鲜血的流逝,只让黄依华感觉全身无力,手脚发软,两只眼睛看着四周也变得模糊,朦胧。

忽地,洪天的杀气让他顿时一惊,用力的咬了咬自己的舌头,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小子今天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刚才你不是跑得快吗?斩去你的双脚,我看你今天还这么跑。”

音落手起,剑影一过,然后向着黄依华的双脚斩去。

黄依华不敢怠慢,双脚在地上用力一蹬,用尽了全力也才看看的躲过去。剧烈的运动使得他背上的伤口裂开得更多,鲜血狂飙出来。双脚一软,差点没有站稳,还好身边有一个大树,扶着大树勉强的使自己不到。

“逃得过初一,就不知道能不能逃过十五。”

还未来得及喘一口气,洪天如那跗骨之虫再一次如影随形。

“看我的黄沙。”

洪天本能的一退,马上知道自己上了当,脸上的狰狞之色更是恐怖,恶毒的看着黄依华,声音如寒冬,冷冽得可以冻住人的血液。

“小子你找死。”

一次一次被激怒,洪天再也顾不得折磨黄依华了,他的脑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接着黄依华只见一把大剑里自己的头颅越来越近。

……

卫江沉默了,如今他也相信舒梦并没有骗他,更多的碎片在他的脑海中闪现。

当再一次看见舒梦的脸的时候,莫名的他感觉到一种亲切。

多么陌生的感觉!两年多来,他还是第一次有这一种感觉。心跳加速了,血更是热了起来。

要想起来了,还差一点点!

那些碎片在脑海中越转越快,轰,最后全部都化为灰烬。

唉!卫江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本以为这一次能够记起那些事情来。可是如今却功亏一篑,不过想想今天的收获他也相当的满足了。他有一种直觉,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全部记起来。

“卫叔,如果你想快一点找回那曾经失去的记忆,那么我劝你还是去舒氏王国去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

“舒氏王国?”卫江的脑子一道熟悉的画面,呼吸也急促了许多。望着舒梦,不由得问道:“舒氏王国在什么地方,我就是那个地方的吗?”

舒梦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显然她不打算在给卫江过多的提示。其实她的心中也很是忐忑,她害怕自己提示过多,卫江马上就恢复记忆,那时候自己恐怕也只能被他抓回去了。所以她才告诉他一个舒氏王国的名字,这样他为了恢复自己的记忆就会远远的离开自己。当然她也没有欺骗卫江,因为去了那里,卫江将会见到更多熟悉的人,对于他恢复记忆也是相当有帮助的。

“既然这样那我就到舒氏王国走上一走。虽然我总觉得你的话有什么阴谋,但我感觉得到你并没有打算害我的意思。姑且相信你一次,不过现在不知道你身边的那一个人现在死了没。”

原本心中还有一些窃喜的舒梦,顿时脸色煞白。黄依华不再这里,洪天也不再这里。难道?一想到那个结果,她的脸色也更加的苍白了。

再也顾不得和卫江多说什么,身形一折,转眼间从树林中消失不见。一路之上沿着黄依华消失的方向追去。

噗嗤。

伴随着剑段的脆响,洪天喉咙一天,口中鲜血如自来水,不停的往外流。脸色惨白,没有一点人色。

黄依华也懵了,呆呆的看着洪天,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一时间大脑转不过弯来。

原来黄依华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用手去阻挡洪天的一剑。这都是他的本能,但是结果却让他目瞪口呆,洪天莫名其妙的受了重伤,而他的手中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把剑。

仔细的打量着手中的剑。他只感觉这一把剑师如此的熟悉,又是如此的精致。

古朴的长剑发出幽幽的光芒,特别是剑上那一股厚重的感觉,让黄依华只觉得这一把剑仿佛一位历史老人,身上承载着不尽的时间。剑上的那些花纹复杂精美得让人眼睛迷乱。

特别是剑上传来的那一股与他血肉相连的气息,他的眼睛更是差点瞪出来了。今天的这一切太过诡异,他只觉得自己身处一个梦中,一个永远无法解开的迷梦。

洪天眼睛贪婪的看着黄依华手中的长剑,虽然受了重伤,但是并不能阻止他对于黄依华中的那把精致,古朴的剑的贪婪。作为一个用剑之人,剑就是他们的第二生命,他自然能感觉到黄依华手中的剑不是凡品。他有信心将之据为己有。

擦去嘴角残留的鲜血,洪天冷冷的注视着黄依华,他要给他一点压力。

“小子只要你给你手中的剑给我,我可以考虑绕你一命。”

在洪天冷冷的注视下,黄依华确实感觉到一股压力,但马上他身体中传来一阵奇异的力量,这一股压力就莫名的消失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一股力量居然是从剑上传来的。

没有了那股压力,面对洪天冰冷的眼神,黄依华怡然不惧。

“想要我的剑,不知道你有没有本事来拿。”

有些事情既然注定无法善了,那么就不用去但心什么后果了。

“杀!”

天空湛蓝,万里无云,烈日当空。黄金般的光线照在大地上,凡是被光所照到的地方都蓬勃着一股旺盛的生机。

嗤嗤。

一棵大树的余阴之下,一个男子满脸汗水,眼神坚毅。男子正在练剑。训练的内容更是枯燥,他却十分认真,每一个动作都如那教科书般规范。劈,砍,刺,挑,每一个简单的动作他几乎都做了要坐上一千遍。最引人注目的是他手中的大剑。剑比他还长,每一次拿起剑的时候,身子都不住的往下沉,可见剑的重量应该不轻。

在大树旁边的另一颗树上,一个紫衣女子做端坐在上面。每当她的目光落到那男子的身上时,眼中都闪过一丝满意。随即又摇了摇头,接着闭上眼,开始自己的修炼。

一男一女无疑就是黄依华和舒梦两人。离上一次战斗已经过去了二十天。舒梦带着黄依华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疗养,十天前黄依华身上的伤口也差不多痊愈。

十天以来,舒梦第一次对黄依华另眼相看。从前天开始黄依华就开始让舒梦加强他的训练。黄依华刚一说出自己的想法就被她否定了。在她看来,他那弱小的身板能熬得住已经谢天谢地,加强练习的强度,恐怕练习还没有完成,人已经倒下去了。

可黄依华却用实际的行动告诉了他的决心。他那弱小的身板中爆发出超乎寻常的坚韧,多少次她以为他会倒下,可最后他却拼着命将她安排的一切做完。训练完之后,看着他如死狗般躺在地上,她的心中又有一点不忍。所以忍不住用自己的真元**他的身体。如此,他还是为黄依华那超强的恢复能力瞪大了眼睛。因为第二天他总是神采奕奕的站起来,武武生风的按照她要求的内容一项一项完成。

呼!

黄依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然后贪婪的吸了一口空气,丝丝凉意随着空气进入自己的肺中,滋润着他的形骸。贪婪的望着天空,马上他的目光又变得坚毅。手上青筋暴起,嘴巴爆喝一声。嗤!那插入地上的重剑被他背在了背上。他的脚微微一弯,马上又恢复了过来,再也出不出什么异常。

咚咚咚。

每一步地上好像都在颤抖一般,只见一个身影正沿着树林的四周负重跑步。

一千米,两千米,整整跑了一万米他才停了下来。呼吸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接着。”

一声娇喝,一个小小的黑影一闪而过,眼看就要从他的眼前一闪而过的时候,他的手突然向前一抓。一个红红的小果子出现在他的手中。

那张混合着汗水,灰尘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插也没有插一下,直接放入口中,长大他血盆般的大口,整个果子的三分之一被他咬如了嘴里。

爽!黄依华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要飞上了天,全身毛孔都张开了,大口大口的吸收着四周的空气。果子中的滋液洗刷刷的被他吞入了肚子。

咕咚。

还没有全部嚼烂的果子已经被吞入了肚子。本来疲劳的身体一下子好像恢复了活力。双手握拳,顿时那失去的力量全部回来了。

再一次看着果子,他的眼神有一点不同了。他眼神放着炙热的光芒,好像手中的果子,不是一个果子,而是一件绝世宝物。小小的咬了一口,水果的清甜在此间缠绕。突然他有一点恨自己刚才为什么像牛嚼牡丹把这个果子酒吞了三分之一。

吃完这个果子,所有的力量都回来了,甚至他有一种感觉,自己身体中充满了能量,恨不能仰天长啸。

“唉,舒梦,还有没有?”

看见他双眼放光,舒梦眼睛一白,微带娇嗔道:“你以为这东西是他白菜要多少有多少?这枚枣红果可是我走了整个森林才发现的。它不但清甜,吃了还可以让人快速的恢复体力。我也没有想到这个地方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东西,可就这样一个还被你吃了。”

黄依华嘿嘿一笑,颇为不好意思,搔了搔头,又到一边去训练去了。

恢复了体力,黄依华也变得更加的卖力了。

蛙跳千米,下蹲三千,仰卧起坐两千……

天空太阳渐渐倾斜,最后在余辉的告别下,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大地笼罩上一成黑纱,变得如女人一般让人瞧不真切。

银色的月光照在大地上,给大地披上了一层嫁衣,美轮美奂。

森林中,黄依华和舒梦正围在一堆火堆前,一人手上拿着一只野兽的大腿。黄依华的脸上掩饰不住笑意,卖力的啃着手中的大腿,他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味了。因为今天的野味都是他打来的,一跳野狗。

“依华将你的剑拿出我在看看。”

闻言,黄依华擦了擦自己嘴角的油腻,心神一动,一把古朴精致的宝剑顿时出现在他的手中。

舒梦当初也被他手中的宝剑吓了一跳,已经两年了,她从来没有看见黄依华用过剑,对他可以说知根知底。可是当看见黄依华手中这一把宝剑她当时瞪大了眼睛。特别是剑上的那一股浩大之气,她深深的明白这把宝剑绝对不简单。

几乎每天晚上她都要从黄依华的手中将宝剑接过来看看。可是脑海中重来就没有这一把宝剑的影子。

“难道自己猜错了,这只是一把普通的宝剑?”

很快,她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虽然她从来不知道神剑是什么样子。但她有一种直觉,自己的手中的剑就是神剑。突如其来的想法让舒梦吓了一跳。望着手中的剑,剑上细腻的花纹,虫鱼鸟兽仿佛都是活物要从剑上跑出来。

神剑?

舒梦的思绪飘到了远处,黄依华的手上居然莫名其妙的出现神剑。他的身份真的如他所说的那么简单吗?

无尽的疑问困惑着她,闭上眼睛,和黄依华一起的几百个日夜中一一浮现在眼前,就连那些本已模糊的记忆也变得如此的清晰。她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他那如黑炭般的样子。后来的忧郁,再后来……

“依华他到底是从那里来的呢?”

太多的疑问想不明白,摇了摇脑袋,索性不再去想。

“依华,你……你还记得以前的事情吗?”

黄依华嘴中塞满了食物,呜呜不清的应答,同时点着脑袋。

“那你知道这把剑的来历吗?”

黄依华接过剑,眼光从剑上一扫而过,眼神中包含中痛恨,痛苦,苦涩,各种各样的清晰纷至沓来。如朝海般涌入他的心田,那些曾经的记忆滚滚流入脑海中。

这些天他也没少研究这一把剑,最开始的时候,他也好奇这把剑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手中呢?

越看越觉得熟悉,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东西。可是自己所接触剑的时间很短暂啊,到底在哪里呢?忽地,他的脸色惨白,一瞬间那本来淡忘的记忆如潮水,汹涌不可抵挡。

那里,是那个地方。他永远也不愿想起的那个地方。他生活的美好都从哪个地方消失了,那张温柔,美丽的脸只能留在他的记忆中。

彩霞,我心中的至爱啊!

看着黄依华脸上的伤痛,舒梦欲言又止,她多想去阻止,可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样的表情他曾经是多么的熟悉,最初的日日夜夜他的脸上不都是这样吗?

微风吹过,过去随风远去,但有些东西却如山一般矗立在那来。思绪回到了现实,黄依华看着手中的剑,眼神停留在剑柄上的两个古字体上。

摸着那凹凸不平的字体,是如此的亲切。如今已经多久没有看到了这样的字体了呢?那熟悉的方块字写出来驶入还一如从前那样行云流水。

承影。

两个字从他的脑子中突兀的冒了出来。

黄依华眼睛一愣,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很快他就明白这两个就是剑柄上两个古字。

承影吗?黄依华无声的问道,眼神有一点漂浮不定。

一个寒颤,黄依华的眼神顿时清明,既然它已经出现在了这里,那么在那个古怪地方看见的其他的剑是否也在这里呢?

可是它们没有出现,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是徒劳!

剑在手中翻转,接着银色的光芒,照射在他的脸上忽明忽暗。

望着舒梦,黄依华声音有点飘忽的说道:“想听一个故事吗?

小说《玄变》 第十章 摆脱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言情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