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西楼恩仇录

更新时间:2019-11-27 11:50:39

西楼恩仇录 连载中

西楼恩仇录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一纸河川分类:仙侠主角:月西楼柳纨

独家完整版小说《西楼恩仇录》是一纸河川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月西楼柳纨,内容主要讲述:她为了他,不惜与整个武林正道为敌,沦为魔教妖女。他为了她,自愿忍受千夫所指,毒蛊缠身。然而当他们携手跳下山崖,醒来的却只有她一人。身旁的他尸首无存,是死是活,一切成谜。他日久别重逢,他告诉她,自己早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光飞逝,转眼间,月西楼已居忘忧谷匆匆三月。

从一开始的紧张兴奋,到现在逐渐适应,月西楼似乎已经习惯在谷中的悠闲日子。每天与苏念小师兄嬉戏打闹,于谷中桃林练剑,夜晚去季大哥琴房鉴习音律,偶尔还会跟着其他门中弟子一同外出抚琴。这样的闲散与雅适使她冲淡不少对暮叔叔的思念,以及,那天对沿途经过的神仙姐姐的挂恋。

是啊,半个月过去了,暮叔叔还没有回忘忧谷。

徐府杀戮之夜惊鸿一瞥,他们就仿佛有着与生俱来的牵扯与撕拉。从月西楼在米柜中睁大惊恐的眼睛看暮沉舟把自己抱过去的那一刻起,她就坚定这个年轻男人有着难以言明的可靠。就像狂浪中颠簸的小船,忽然被一湾海港所眷顾,从此那艘小船便再也无心出海,恰如此时此刻的自己,再也无心追寻江湖之中的纷纷扰扰。

还有那天翩然走过的神仙姐姐,虽然月西楼还没和她说上什么话,但直觉告诉自己,她与暮叔叔关系匪浅。她有着和暮叔叔相同的味道,也有着让人难以抗拒的美丽。

还有季大哥,虽然他教琴时总是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可私底下总是不厌其烦地陪自己练同一首曲子。还有还有苏念小师兄,他鬼主意最多,总是隔三差五变戏法似的变出好多好多糖葫芦,他们经常背着季大哥偷吃果蜜。

忘忧谷,果然忘忧。

每天睡前月西楼都会连连想着这如梦似幻的一切,徐府那刀光剑影的一夜,恍惚得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然而也让她自己错愕的是,父母双亡、满门被屠居然没让自己过度悲伤,那时的她天真地以为,这一切的一切就像季大哥所说的那样,“你的父亲母亲只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他们在睡一个很长很长的觉。月牙儿做美梦时希望被叫醒吗?既然不希望,那咱们也不要叫醒他们好不好?”

这个温柔的谎言经过很多年后才被她想通,那时候的月西楼已经不是一个未经人事的稚童。她懂得什么是死,死就是没了,死就是失去,死就是与这个世界做最终告别,死就是死。

悠闲的谷中时光总是很快,初入谷时桃花盛开的四月,转眼就没入流萤纷飞的初暑。

忘忧谷每到夏季,水榭雅居间的芦苇间便会扎满无数零碎轻盈的萤火虫子。白天还看不见什么,可是一到晚上,拨开那丛丛厚重的芦苇,便能在无尽的飞絮中看到点点绿光,梦幻无常。

逃课去捉萤火虫子是苏师兄提议的,那时候的月西楼正准备去上季师哥的琴艺课。正半道上走着,见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从草垛后贸然蹦了出来。

月西楼险些被吓得失了魂魄,镇静一看,方才认出那黑影正是苏念。

“师妹,我们去捉萤火虫吧?师哥带你看看忘忧谷一年之中最美的景色!”暗夜下的苏念身形瘦削,语气却难掩兴奋,中气十足。

月西楼面露为难,推阻道,“可是季大哥的琴课......”

“琴课?琴什么课?今日不学也罢!”苏念佯装无恙地摆了摆手,顺势替师妹接过笨重的木琴。

见苏念如此热情,月西楼也不好意思多加推拖,于是半推半就的,也乖乖随着苏念乘上了溪口的竹筏。

适逢盛夏,晚风习习。不远处的亭台水榭灯火势微,黯淡余光下,照得月西楼与苏念二人昏黄朦胧。苏念矗立于木筏一头,轻轻掌着船桨,月西楼安心躲在后面,仰头望着天上的琐碎星子静静发呆。木筏如同一叶残萍流于潺潺溪面之上,眼前的一切,美得仿若有些失真。

见与师妹的气氛安静得有些过分,叽喳惯了的苏念颔首浅笑道,“师妹,你想好入剑宗还是琴宗了吗?”

月西楼从浓如稠墨的夜色中拉回思绪,迷惑道,“什么是剑宗,什么是琴宗?”

“哈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苏念眉间渗出几分得意,“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掌门已同意收你为徒,就应该告诉你我们锦乐门的诸类事宜。再不济,季师兄也会告诉你吧?”

“暮掌门我只见过一面,还是三个月之前,至于季大哥,他......他从未与我提过什么剑宗琴宗的事情。”月西楼越说越无力,一种油然而生的陌生感横贯在自己与苏念之间。

苏念兀自划着船桨,幽幽道:“锦乐门弟子多擅音律,门中武学讲究操琴舞剑四字。门派中人多以琴剑为武器,故而分为琴宗与剑宗。”

“琴宗弟子钻研宫商角徵靡靡之音,剑宗弟子钻研近身剑术,当然了,若你精力充沛,又或天赋异禀,双修琴剑也是可以的。”

苏念说到这里,语气收敛几分:“就比如你看师兄我,修的就是剑宗。看你日日跑到季师兄那里修习琴艺,我猜门中有意将你纳入琴宗呢!”

“那季师兄是琴宗吗?”

“非也,他大概就是我刚刚所说的天赋异禀的那一类人,季师兄琴剑双修,是我等年轻一辈中的翘楚。要不然,他怎么能当上锦乐门的首席大弟子?”

见月西楼听得有些发呆,苏念继续补充道,“其实无论琴宗也好。剑宗也罢,论弟子数量,锦乐门在当今八门中只能算末流水平啦。暮掌门不大喜欢热闹的样子,所以独自栖居这仙家圣地一般的忘忧谷中,自然也是希望人越少越好。”

话末,月西楼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她原以为自己经过这三个月的适应,自己与锦乐门早已深深捆绑在了一起。而如今不知为何,一种奇怪的陌生感在心中屹然崛起,回望那熟悉却又不那么熟悉的一草一木,这偌大空旷的昆仑忘忧,倒也显得没那样绚烂多情。

从木筏上下来之后,月西楼一路闷闷不乐。苏念虽平日嘻哈惯了,却也将师妹的不悦看在眼里。只是男孩哪里会懂女孩心里的情绪,苏念单纯想着,许是刚刚自己胡塞乱讲一大通,引得师妹有些想家了。

二人一前一后,相顾无言。

苏念一遛儿小跑,径直拐到月西楼前面。也不知从哪儿折来一枝芦苇败絮,苏念就这样衔于嘴边。两只眼珠子这么咕溜溜地转着,心里盘算着等会怎样哄得师妹开心。

片刻,二人走到了一片齐肩高的芦苇丛前。苏念回头比了个“嘘”,示意“小声些。”

月西楼见状放轻脚步,静静躲在苏念身后,由他带着自己一步一步向深处走去。

随着苏念回头又一声“嘘”,眼前的景象豁然清朗。

那齐肩高的芦苇浪潮被他一手拨开后,竟是一角幽妍而又密集的迤逦萤火。

星星点点的萤火也就罢了,偏偏这是数不尽的溢彩流光,随风飘扬在柔软的芦苇尖上,忽而荡起,忽而落下,犹如空中抛下一地的错落星辰。

“我说的没错吧?忘忧谷的萤火虫可是一年都难得见到一回的!你还不好好感谢我。”

月西楼哪里还顾得上苏念的话,眼前的美景早就让她瞠目结舌。

她不由自主迈开脚步想去抓住那四处漾动的萤火虫子,不曾想脚下一个没踩稳,“吧唧”一声,一只脚陷入了泥沼之中。

“小心啊!”苏念赶忙伸手上前,月西楼抓了个空,只觉得一边越陷越深,面露惊恐。

“苏师兄救我!”

“你别动!”

说时迟那时快,苏念迅速脱下外套,将那宽松袍子十分麻利地拧成一股粗绳。他将那简易的绳子抛向不远处的月西楼,一番拉扯,终于将小师妹拉出了泥沼。

虽已步入六月初夏,但夜里依旧晚风清凉。脱了外袍的苏念被吹得有些发抖,看得月西楼满心愧疚。

“苏师兄,是我给你惹麻烦了......”

月西楼红着眼眶,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因为其他什么缘故。

苏念看着眼前楚楚动人的小师妹,佯装无碍道,“哪里的话,你苏师兄我身体好着呢!”说罢还不忘拍拍胸脯,以示威武。

“只是这衣服,怕是现在没法穿了。”看着粘上湿泥污秽的外袍,月西楼长长地叹了口气,眼底满是歉意。

“怪我,怪我自己走路不小心。”

“好啦好啦,你别太自责了。”苏念打了个难得的激灵,正色道:“不是说好了陪师兄一起来捉萤火虫的吗?还废话什么?走!我们捉虫去!”

见苏念一如往日生龙活虎状,月西楼心中的难过渐渐冲淡了几分。

是啊,这满眼的幽幽萤火你不去珍惜,却总在想那凭空的陌生感从何而来。

月西楼只觉得羞懑,羞懑于自己那摇摇欲坠的敏感哀思。而这样的敏感在苏念面前永远都是一副溃不成军的样子。苏念就像一轮永恒存在的骄阳,从忘忧谷口遥遥初见起,那炽热滚烫的光芒就将自己晒得体无完肤。

看着身前这个比自己并没有高出自己多少的朗朗少年,他柳眉弯弯,笑意不减。月西楼觉得这个夏夜理应更加漫长。最好漫长到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它永远都不要被其他东西所抹去。

小说《西楼恩仇录》 第三章-流萤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修仙小说
  2. 暖婚小说
  3. 宫廷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