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遇见再也不见

更新时间:2019-11-19 13:55:27

遇见再也不见 已完结

遇见再也不见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芸莱分类:言情主角:林诺罗程锦

完结小说《遇见再也不见》由芸莱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诺罗程锦,内容主要讲述:我像一只孤寂的鸥鸟,掠过你的世界,驻足你的心头;林诺,我要牵起你的手,把你捧在心头,就像畅饮一杯浓烈的酒;没有海誓山盟,只有默默地厮守,即使错过整个世界,不愿再错过你的双眸;林诺,我要牵起你的手,我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罗程锦的心里隐约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眼里闪烁着一丝不安,后背不知不觉地沁出冷汗。

去了厨房,梅姨不在,已经切好的奶酪还摆放在案板上,一块一块切得很均匀、很整齐,还没来得及装进盒里。

梅姨昨天说过林诺很喜欢吃她做的奶酪,所以就又做了一锅,还加了些水晶葡萄干和蔓越莓,颜色看上去很鲜亮。

罗程锦出了厨房,又快步来到了院子,扫视着花园,目光所及,依旧不见林诺的影子……

罗程锦像疯了一般冲向花园,顺着红砖铺成的小路狂奔。

罗程锦一边跑一边声嘶力竭地喊着:“林诺!……林诺!你在哪儿?回答我呀,林诺!”喉咙似乎要喊断了。

有几只暗黄色的小鸟受到了惊吓从树梢掠起,忽地飞走了。

罗程锦突然意识到林诺不见了。

罗程锦身体摇晃了几下,脚步突然变得沉重,每迈一步都异常地艰难,视野变得飘摇不定。

雨后的花园很安静,静得可以听到落叶的声音,几片玉兰的叶子悄无声息地落了。

花园里蒸腾着淡淡的雾气,笼罩着花草儿莫名的忧伤,冷冷清清,凄凄凉凉。

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翅膀沾了雨水,拼命地扑腾着,却一头扎进了草丛。

在薰衣草的花丛下,积了一洼雨水,上面漂着几只死去的金龟子尸体。

罗程锦来到了那棵菩提树下找了一圈,连树上也抬头看了一眼,有雨滴从树上滚落,滴到了罗程锦的头发上。

有一截树枝折断了,像是刚刚掰断不久,还不停地有树浆滴落,像天使的眼泪……

罗程锦此时顾不上一截掰断的树枝。半盏茶的光景,罗程锦把整个花园翻了个遍,甚至没放过装工具的小窝棚。

依旧没有看到林诺的身影。

罗程锦的胳膊碰到了秋千,孤独的秋千在风里来回地荡着。

罗程锦急得满头大汗,眼睛冒了火,狂奔着,像被猎人驱赶着的野兽。

罗程锦又回到了客厅、厨房,每一个角落又翻了一遍,依旧不见林诺。

悲恸欲绝的罗程锦坐在客厅里的楼梯上,两手**头发,低头看着僵硬的、灰白的大理石地面,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罗程锦掏出了手机拔通了文华妈妈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了“哗啦啦”地搓麻将的声音。

“喂,程锦,你到家了吗?我忘记告诉你了,你跟林诺一起出去吃饭吧,你梅姨老家突然有事,请假回乡下了。”

还没讲完就听到文华大喊一声:“碰,碰么鸡。”文华又接着说道:“梅姨回老家了。”

罗程锦一直没说话,他的神情变得异常激动,汗顺着发丝一滴一滴地淌着,头在微微颤动,嘴角抽搐着,喉咙像卡住了一块骨头。

罗程锦拿手机的手在瑟瑟发抖,眼睛里透着尸体的腐朽。

罗程锦的胸膛像是引燃了一颗炸弹,天崩地裂般地痛,昏天暗地,浑浑噩噩。

“喂,程锦,你怎么不说话呢?喂,为什么不说话,程锦,你怎么了?”文华妈妈在电话的另一头隐约感觉到了罗程锦的异常。

“好了,我不玩了姐妹们,我马上要回家一趟。”文华慌慌张张地说。

“啊……啊……”罗程锦在歇斯底里地吼着,脸上和脖子上青筋爆起,脸涨成了黑紫色,紧握的拳头似乎要攥出了血。

罗程锦突然想起了白兵的话:“不能让林姑娘单独出去,她的记忆可能很短暂,或许找不到回家的路。”

罗程锦回想起自己下班时,清晰地记得到大门是敞开的,罗浩天没在家,当然不可能是他忘记关门,而梅姨和文华也不在家。

罗程锦越想越觉得可怕,他最不能失去、最怕失去、最不敢想象失去林诺,偏偏林诺不见了踪影。

突然,罗程锦想起今天一大早,停在花圃附近的那辆车,园艺师傅的红色皮卡车,也许是他们离开的时候忘记了关门……

客厅里突然变得闷热,罗程锦感觉自己像被开水煮过了一般,汗流浃背,扯掉了领带,撇到了地板上,太阳穴异常地压抑,跳得像蝗虫,呼吸变得窘迫。

最后一缕阳光透过楼梯上的小窗斜斜地射进来,照在了罗程锦的脸上、头发上,颤抖的手上,光影斗移,最后一点点消失了。

客厅里一下子暗了下来。

罗程锦捧起了放在楼梯上的蓝色玫瑰,凝望着,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像是抚摸着林诺的脸庞。

仿佛看到了林诺,她嫣然一笑,摆了摆手,猛然转身离开了,消失在蓝色的海洋里。

“不要,林诺,不要离开我!”罗程锦把手里的玫瑰花向空中抛起,玫瑰花在空中散开,有那么一刻停在空中最为让人动容。

相继又落了下来,四下散开,地板上,楼梯上,罗程锦的头上,肩上,罗程锦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一尊雕塑。

不知魂已断,空有梦相随,除却天边月,没人知!

罗程锦的魂已断,林诺带走了他的世界。

失去了林诺,罗程锦变成了行尸走肉,徒有一副空皮囊。

罗太太从外面急匆匆地跑进了客厅,看到坐在楼梯上的罗程锦一动不动,目光停滞,玫瑰花散落了一地。

罗太太急忙把儿子头上的玫瑰花掸落在地板上,罗程锦依旧一动不动。

罗太太一下慌了手脚,“程锦,怎么了,不要吓妈妈,发生了什么事,告诉妈妈好不好?”文华妈妈蹲在了罗程锦的面前焦急地问道。

罗程锦抬起头,目光变得茫然,眼睛通红,脸部的肌肉在抽搐着,“妈,你看到林诺了吗?她去哪了?”

罗程锦用极底的声音问道,嘴唇几乎没动,像是来自地狱的声音,听上去不禁让人感觉后背发凉,犹如被泼了一盆冰水。

“林诺?她不在吗?我下午出去的时候她还在呢?”罗太太慌乱地跑到楼上,又慌乱地从楼上跑下来,心惊胆战地蹲在罗程锦的身边。

“花园你找了吗?我确定,在我离开的时候林姑娘还是在的,我们还一起喝了上午茶,她不可能出去呀?”罗太太在努力地回忆着。

慌乱的文华大脑一片空白,头痛得像要炸开了一样,什么也想不起来,那是二十多年前失去儿子时落下的病根。

突然文华妈妈又想起了什么,“是不是那两位干活的师傅,他们离开的时候忘记把门关好,一定是他们,哎呀,这可怎么办是好?”

罗程锦站了起来,晃了几下,大步向外面走去,文华妈妈死死地拉住罗程锦的胳膊,可又怎么能拉得住。

“程锦,告诉妈妈,你要去哪儿?不要离开我!”六神无主的文华妈妈拉着罗程锦的胳膊苦苦地哀求着。

文华冲到沙发上,给罗浩天打电话,打了几遍一直没人接听,罗太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电话终于接通了,罗太太带着哭腔喊道:“浩天,你快回来,家里出大事了!我的天啊!”

罗太太放下电话又追了出去,哪里还看得到罗程锦的影子?

大门敞开着。

罗太太向大门外追去,两只鞋子跑掉了,光着脚一直追到了大门外。

街道上也不见罗程锦的身影,车来车往,有陌生人投来异样的目光。

罗太太瘫坐在地上号啕大哭了起来,“程锦,你去哪了,快回来……”

半个小时后罗浩天回来了,看到伤心欲绝的文华正坐在沙发上哭眼抹泪,“文华,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咱们儿子突然像鬼迷心窍了一般,然后就跑了出去,拉也拉不住,我追了出去,可哪有他的影子。”

“浩天,你说咱儿子能去哪儿呢?”罗太太一边哭一边说着。

“知道为……为什么吗?”罗浩天的舌头也像打了结,结结巴巴地问道。

“他就问我林诺去哪了?问我看没看到林诺?”罗太太已经泣不成声,“浩天,是不是你把林诺藏起来了?”

罗浩天在地板上来回走着,心烦意乱,他朝着文华大喊了一声:“别哭了,哭能顶什么用!”

罗太太的哭泣让罗浩天更加地心焦。

“说不定,晚些时候就会回来,他只是出去走走,散散心就会回来的。”罗浩天嘟囔着,他是说给自己听也是嘟囔给文华听。

“浩天,要不然我们报警吧?”罗太太建议到。

“程锦是成年人,只有失踪32小时候报警,警察才能受理,这才多长时间,个把钟头,报警也没有用的。”

“别着急,我们再等等!”说得很容易,罗浩天又岂能坐得住,拖着肥胖的身体在地板上转着圈。

“你打过电话了吗?”罗浩天问道。

“打过了,他都不接,一直不肯接电话,真是急死人了。”文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天渐渐地黑了,罗太太感觉此时的心里就像窗外的夜,漆黑一片。

罗浩天也越来越沉不住气,他的脸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手变得炽热,不停地出汗,像暴风雨中淋过了一样。

已经十点多了,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在地板上不停踱步的罗浩天终于坐在沙发上,拿起电话,拔通了罗程锦的电话,等了一会儿依旧没人接。

罗浩天不死心又拔了过去,“臭小子,怎么也要接电话呀?”

没有人接,当罗浩天刚想放下电话的时候,电话通了,但是没人说话,电话另一头一直很安静。

罗太太一把抢过电话说道:“程锦,我知道你在听电话,妈妈都要急死了,你快回来吧,回来我们一起找林诺。”

电话里依旧没人说话。

“程锦,你千万不能做傻事,你知道吗?没有了你,妈妈也活不下去了,唔唔……”罗太太又痛哭了起来。

“谁是程锦?我是孙悟空,我是齐天大圣,不是程锦。”突然传来了陌生人的声音,还是胡言乱语。

罗太太吓坏了,惊慌失措地把电话扔了罗浩天。

罗浩天接过电话疾言厉色地问道:“你是谁?到底是谁,你把我儿子怎么样了?”

“我不认识你儿子!”电话的另一头说。

“你是想要钱吗?要多少钱都可以,千万不要伤害我儿子。”罗浩天的语气开始软了下来,他担心严厉的话语会激怒他们,会伤害到罗程锦。

电话那端又变得安静了。

“我要酒,有酒吗?嘻嘻……”传来对方笑嘻嘻地声音,不怀好意地笑声。

“有,我有各种好酒,你要什么尽管说,国内的,进口的,什么样的酒都有,你在哪儿,告诉我地址,我给你送去。”罗浩天像着魔了一般说着。

“我有一个酒窖,都可以给你,只要你不伤害我的儿子。求求你们,千万不要伤害我的儿子。”罗浩天苦苦地哀求着。

“呃儿。”电话的另一端传来莫明其妙地打饱嗝的声音。

罗浩天还想说着什么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罗太太的心一下子掉进了万丈深渊,她实在坐不住了,“咱们儿子被绑架了对不对?是不是,浩天?”

罗浩天一声不吭,眼睛挤成了一条缝,他在回忆刚才的每个细节……

“罗浩天!你到是说话呀?”罗太太已经泣不成声。

“现在还不能确定程锦被绑架了,也许是手机掉了,还或许是被人偷了,我们再等等!”

“还等,还等什么,再等咱们儿子就危险了!”罗太太执意站起来,向外走着。

罗浩天站起来一把拉住了文华,“外面漆黑一片,你要上哪儿去找,这么晚了,我们能去哪儿找?”

“那我们也不能一直等在家里,我们好歹也出去看看!浩天,我实在不能等在家里,我都要急疯了!”

此时文华的心都要碎了,坐在沙发上如坐针毡,没一会儿的功夫罗太太的嘴上起了水泡。

罗浩天站了起来,“那好吧!我们开车出去找一找。”

罗浩天也坐不住了,他的心情不比太太好受,其中原因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罗浩天心里想着:程锦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罗浩天缓慢地开着车在大街上走着,罗太太四处巡视着,望眼欲穿。

残月悬空,星星点点,行人寥寥,驶过的车辆也不多,罗太太不放过每一个角落。

灯火阑珊的街头异常的冷清,冰冷的灯光,冰冷的街道,冰冷的行人。

罗太太觉得一切变得冰冷起来,就像她此时胸口的温度。

目光所及之处文华都觉得看到了程锦,可刚想看清时程锦又不见了。

罗太太坐在车里觉得冷极了,浑身开始发抖,牙齿打着冷战,目光变得僵硬。

罗程锦把车开进了一条巷子,当车驶过一处酒吧时,罗太太突然叫了起来,“浩天,停一下!”

罗浩天猛地刹住了车。

车还没停稳,罗太太就打开车门冲了下去,罗浩天也紧跟在后面。

邻街靠墙的位置躺着一个人,还没走进就闻到了浓烈的洒气,那个人手里还拎着半瓶喝剩的酒。

穿着黑色的上衣,有些破旧,罗浩天断定那不是程锦,那个人的头发很长,浑身恶臭,应该是个酒鬼。

罗太太也断定那个人不是程锦,失望不已的罗太太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趴在罗浩天的身上哭了起来。

文华的整个身体哆嗦着,罗浩天感觉到了文华几乎要崩溃了。

找了几条街道也没什么结果,天也蒙蒙亮了。

罗太太的眼睛都看花了,“浩天,把车停下来,我们休息一会儿,天亮之后,我们就去报警吧!”

罗浩天把车停在路边,熄了火,闷闷地坐在车里。

“浩天,你说程锦不会做什么傻事吧?”罗太太简直不敢往下想。

“我们的儿子,我最了解,他不会的!”罗浩天不相信也不敢相信罗程锦会出什么意外。

“我搞不清楚,程锦为什么那么在意林诺,好像她是程锦的整个世界,为什么呢?”文华心里一直很纠结。

“他们才认识几天?为了林诺,程锦竟然肯抛下我们,浩天,你能告诉为什么吗?”文华不解地看着罗浩天。

罗浩天想起那天在菩提树下,听到程锦和林诺的对话,他心里终于清楚了程锦为什么那么在意林诺。

在程锦的心里,林诺也许是他的整个世界,可在罗浩天的心里,浩天是他的全部,乃至生命。

罗浩天望着渐渐泛白的天边:程锦,你在哪儿呢……

小说《遇见再也不见》 第13章 空有梦相随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贵族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