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邪王溺宠:嫡妃惊华

更新时间:2019-11-08 15:58:40

邪王溺宠:嫡妃惊华 连载中

邪王溺宠:嫡妃惊华

来源:有书阁作者:江鹤川分类:重生主角:楚翡顾雁飞

主角叫楚翡顾雁飞的小说叫《邪王溺宠:嫡妃惊华》,它的作者是江鹤川写的一本重生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楚羿说,“我若为王,你必为后!”可顾雁飞所信非人!她倾尽全力捧他上位,却眼睁睁看着他一夕反目,看着自己的孩子惨死眼前。她被情同姐妹的侍女毒得又聋又瞎!顾家满门,皆不得好死!一杯毒酒放在面前,她指天起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雁飞看过一遍,便用放在桌子上的火折子点起了身边桌之上的烛台,烛火跳跃起来,她丝毫不顾手中这张帖子有多精致,只凑近那火苗,确定它在桌上烧成了一捧飞灰才罢休,青荷眼尖手快,上来将桌子收拾干净,顾雁飞吹了吹指尖粘上的一点儿灰烬,转了转头。

“青莲,去找梁妈妈来。”

梁妈妈是府里的老人儿了,是跟着楚羿从宫里出来建府的,由于跟楚羿关系亲密,加上一直看不上顾雁飞是将门出身,上一世没少在楚羿耳朵边儿上说顾雁飞的坏话,顾雁飞也不乐意亲近她,反而失了很多人心。

这一世,顾雁飞难道还要去看她脸色不成?现成的有经验的婆子,不用白不用。更何况,昨夜她让尺素一探梁妈妈的屋子,似乎是寻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还得请她老人家一观。

一炷香的功夫,青莲身后跟着梁妈妈,进了翠霭堂的正厅。梁妈妈脸色不大好看,大抵是因为顾雁飞刚刚坐上王妃,将军府就打了王府的脸而有些愤愤然,她不卑不亢的按着礼数行了礼,脸色冷漠:“王妃叫老奴来何事?”

“免礼,给梁妈妈上座看茶。”顾雁飞一摆手,眉眼带笑也不掩贵气。

梁妈妈似乎对于顾雁飞这样温和的态度很是诧异,却仍旧从善如流的坐下接了茶水。

“梁妈妈也知道,本王妃刚刚入府,交接工作之事,本应由侧妃来做,可惜偏偏王氏这个时候被休戚,该有的账本名册,一项都没交进本王妃手里。梁妈妈是内院的管事,不知道梁妈妈可知这事儿?”

梁妈妈唇角一抿:“这……”她怎么能不知,可她就是看不惯这个将门出身的女人,想来将门鲁莽,在管家方面,又怎么能比得上那些大家闺秀的女子呢?可这话,她自然不能说出口。于是梁妈妈闪出两分惊讶神色,“这老奴不知。”

“哦?竟是不知吗?那倒是本王妃误会梁妈妈了。”顾雁飞语调带笑,威压却不减。

梁妈妈隐隐调整了一下坐姿,似乎是下意识的,坐的更直了一些,仿佛这样,就能扛过顾雁飞上位者的气息——不应该,这个女人不该拥有这么强的气势压迫,想当年她侍奉李嫔娘娘身侧,也只在皇后娘娘太后娘娘身上受过这样的气势。

顾雁飞看着梁妈妈的目光轻微躲闪,忍不住笑了笑:“那么就请梁妈妈教导,现如今,这账册名册,仓库库录田庄收支都在何处?”

梁妈妈轻轻咳了一声:“应该是还在侧妃那里,手底下的人做事不利,还未曾收回我手里。”

“哦?还在王氏那里?那王妈妈可知,王氏家里的人前来收拾过两回东西,若是一不小心将这些东西带回王家去了,这损失,谁来偿呢?”

顾雁飞的语调仍是柔婉的,她的声音本就极好听,轻灵如百灵鸟出谷,又似大珠小珠落玉盘般泠泠,故她说着这样苛责的话语,却依旧悦耳——却也让人后背发凉。

梁妈妈的后背立即密密麻麻起了一层冷汗,身上的汗毛似乎都立了起来,她本不喜欢王氏,奈何当时没有正妃,王氏便是主子,她便也不甚关心王氏的死活,没想到就是这样的不关心,差点酿成大错。

“老奴……老奴立刻去吩咐下人,速速去翠玉轩将那些寻来!”梁妈妈咽了一口唾沫,站起身来像是要往外走。

顾雁飞抬了抬手:“罢了罢了,好在没能酿出大祸,昨日我已让我的丫鬟去找了。”她使了一个眼色给尺素,尺素意会,捧上昨夜她在梁妈妈住处找出的那几本账册,“梁妈妈看看,可是这几本?”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梁妈妈出宫之后已倒了年纪,自然没有嫁人,而是从家族旁支里过继了一个男孩,现如今即将加冠,正是最需要钱的时候,虽说出宫身家本就算得上丰厚,但钱这种东西,谁会嫌少呢?这么多年,梁妈妈贪污下公中的不少银两,在加上常常收取一些奴婢的贿赂,索性每个月向王氏交账时就交上一本做的粗糙的假账,真正的账本,一直被她藏在自己屋里床底下的木盒里。

尺素手中的那几本账册,正是那几本朕的账目。

梁妈妈的神情先是一僵,随后骤然站起身来,脸上已经没了刚刚进屋时候的淡漠神情,紧张中展现出两分恐惧来,她口不择言:“不……不,不会是,不是这一本,王妃娘娘您找错了,不会是这几本。”

“找错了?”顾雁飞反问一句,指尖扣在桌上,轻轻一声响,“到底是不会是这几本,还是不能是这几本呢?”

梁妈妈看着顾雁飞似笑非笑的目光,膝盖一软,跪了下来:“娘娘……娘娘,老奴不过是一时糊涂啊娘娘。”

“一时糊涂?本王妃看,不尽然。”顾雁飞伸出手,尺素就把册子交进她手里,她翻了两页,又笑,“一时糊涂,便从永庆十七年,糊涂到了永庆二十三年?这个一时,未免也太长了些罢?”

梁妈妈趴跪在地上,只是不停地颤抖着身体,豆大的汗珠从她额头跌到青石砖上,显出一个个深浅不同的圆形水迹。

顾雁飞的笑意更深了些:“对了,本王妃还有一个疑问,还望梁妈妈能给本王妃解答。”

梁妈妈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说话声音都带着抖:“什么问题,王妃请说。”

“贪墨家财,收受贿赂,这两样罪,在王府的规矩册立,是要怎么罚的?”

一时间,正厅里静默无声,地上的梁妈妈抖动得愈发剧烈,最后干脆利落的给顾雁飞磕了一个响头:“王妃恕罪!王妃恕罪!”

顾雁飞很是为难似的摇了摇头,神情无奈:“你犯了这么大的错,你又怎么让本王妃恕罪呢?还是本王妃应该去告诉王爷,让王爷处置?”

“不……不!”梁妈妈惊声尖叫,她是看着楚羿长大的,她比谁都更加清楚楚羿的为人,虽然表面看着温和,但事实上相当薄情——若是让他知道,她犯了错贪墨了家财,什么自小到大的情谊,她都不会有个好结局。

顾雁飞的指尖点了点唇角,一张绝色面容上显出两分少女似得娇憨,那双眸却像是深潭,写满了不符年纪的沧桑与复杂:“不?那倒是也有办法,毕竟现如今,这件事,只有,你知——我知。”

梁妈妈身体一震,随即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膝行至顾雁飞坐着的榻边,颤抖着手想去抱顾雁飞的腿:“娘娘,娘娘帮帮老奴,老奴定为娘娘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好话自然谁都会说,本王妃又怎么知道,妈妈不是随便说说而已呢?”顾雁飞轻轻一躲,让她扑了个空。

梁妈妈自然不是什么蠢人,更何况顾雁飞这话里的意思明明白白,就是要她证明自己的忠心。她察觉顾雁飞肢体上表达出的不愿,便飞快收回手,把手心的冷汗在自己讲究的裙摆上蹭了两下,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

顾雁飞扫过一眼:“梁妈妈若是还要考虑,便去柴房里考虑罢,来人!”

“不不不,娘娘,老奴已经考虑好了!”梁妈妈抬起头,声音几乎要压过顾雁飞叫人的声音,她脸上闪过一丝挣扎,还是压低了声音,“还请娘娘屏退不相干的人士,奴婢有一个秘密,只能您知道。”

顾雁飞这才冒出两分感兴趣的神色,她挥了挥手,刚刚准备进屋的丫鬟婆子连带着青莲青荷都行礼退了出去:“说罢。”

“这……”梁妈妈拿眼角觑了一眼尺素,表情为难。

“本王妃叫你说!”顾雁飞的目光带着实质的冷意,生生将梁妈妈扎得一个寒颤。

梁妈妈飞速的低下头:“老奴说,老奴马上就说,您不知道,这府里有一个人……”

未时过半,顾雁飞才乘着马车,出现在活水来茶室的门口,叩响了门。

门从里面被打开,顾雁飞透过帷幕的白纱抬起头,却没想到撞上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她是万万没想到,来开门的,居然会是楚翡本人。

楚翡漂亮的桃花眼轻弯,便是一段风流笑意,他眉眼间似乎还带着一点儿委屈:“翡等了顾小姐好久,顾小姐又迟了。”

楚翡本就美的雌雄莫辩,但是一身天然的贵气与霸气,永远不会让人质疑他的性别。只是每当他露出这样无辜又无害的表情,搭配上这样温柔的语气,当真会让顾雁飞眼前晃得找不着北。

顾雁飞觉得自己这样的直视有些唐突“美人”的意思,轻咳一声挪开了目光:“家中有事,未免耽搁了些时间,翡公子先让我进去罢。”

“好。”楚翡仍旧笑着,向后退了两步,让出门来。

顾雁飞带着尺素进了门,身后的门便被阖上,她抬眸去看楚翡,只听楚翡轻飘飘的一句问:“顾小姐,已经回誉王府去了?”

“是,毕竟现在,我还是誉王妃。”顾雁飞跟着楚翡往楼上走,那天的那个小间依旧还是那日模样,似乎连桌上的那一盘残局都未改,但仔细看去,其中又有些微妙的不同,这儿显然是有人常住,但太子,不应常住东宫吗?

楚翡在榻上桌边的一侧坐下,叫人撤下了那盘棋,又摆上一些精致的吃食来,色香味俱全,让人一看就食指大动:“可翡觉得,顾小姐并不想当这个誉王妃。”

顾雁飞自觉这个问题没什么,便大方回答:“确实不怎么想,但是我还有些事,需要以这个身份去处理。”

“翡查到的资料上写着,顾小姐与四哥在江东相逢,自此一见钟情,不离不弃,甚至还帮助四哥使过暗杀的手段,档过一次毒箭,几乎称得上生死相许,现如今,却说自己不愿意当誉王妃。”楚翡的句子和他的眼神一样轻飘飘的,让顾雁飞生不起一点儿警惕意味,“翡真是想知道,帝后星坠,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顾雁飞拿起了摆在面前的银筷,只奉送一个笑容:“翡公子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那,顾小姐这次寻翡何事,总能告诉翡罢?”楚翡没有半点儿被拒绝的不悦神情,又提出下一个问题。

“对,这是正事,九天后的太后寿宴,翡公子已经寻找到合适的礼物了罢?”

小说《邪王溺宠:嫡妃惊华》 第14章 王府里的秘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校园小说
  3. 豪门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