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情似南絮缘随风

更新时间:2018-11-08 10:47:26

情似南絮缘随风 已完结

情似南絮缘随风

来源:掌中云作者:墨鱼分类:言情主角:莫菲北元

《情似南絮缘随风》是作者墨鱼写的一本言情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情似南絮缘随风》精彩章节节选:她的爱情早在她被男友陷害脑死亡,要将她活活剖心的时候死去了。她死里逃生,狼狈地趴在那个帝王般的男人脚下,本能告诉她,这是她人生的转折点,从此她对过去的悼念,只会与报复有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车辆向她缓缓驶来。

莫菲意识到不好,一点点地往后退去,她这才明白今晚她的逃走,兴许只是某个人设计好的把戏,除了周励,恐怕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后面是医院,前方是逼过来的轿车,前后都是囹圄,莫菲无路可走。

曾经她败在周励的优秀的外形、和他体贴暖心的人设下,可一转眼他面目全非。

从前的温暖和爱意,从前的愉快时间,再到不久前的原形毕露。她绝望到来不及挣扎。

这时从车上下来两名保镖,箭头一般向她冲来,失去力量的她被他们轻而易举地抓住,几乎在同时,一块湿帕扣在她的脸上。

她的意识很快抽离,身子瘫软在他们手上。

周励放心地敲着方向盘,他终于能救张晓爱了。

他娶张晓爱的条件,是要为她做一场完美的换心手术,至于北元那头他倒没多作考虑,说白了一个大脑出了问题的呆子,又能拿他怎么样?何况莫菲和北家的关系很浅,浅到北家不可能为了这个女人,而跟在林城根深蒂固的周家死磕。

周励的车并没有回市区,而是往相悖离的郊区驶去。

他今晚的心情很愉快。

手机震动声响起。

一个陌生号码一连给周励发了三条彩信,当看到彩信内容时,他的脸色迅速惨白,一脚踩下刹车。

用力的手几乎要把屏幕捏碎,周励紧咬牙根:“放人。”

“少爷?”没人知道为什么周励的态度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反转。

“砰!”手机重重地砸在仪表台上,周励气急败坏地吼到:“叫你们放人!”

经过多次吃药、清醒,莫菲精疲力尽,这一次不知昏迷了多久,只知醒来的时候满眼漆黑,居然,还是那熟悉的病房气味。

她又回到了爱华医院,莫名其妙,绝望彻底。

她屈膝坐在地上,秋季后天很凉了,可她早已感觉不到,还不知今后还要面对多少未知的事件,和冷透的人心。

门外,响起了开锁的声音。

她惊得站起来,心脏的跳动越来越快,“砰砰”地像要冲出胸膛。

灯没开,那么进来的一定不是护士,这时候还往病房跑的,会是什么人?

“咔,”门打开了,隐约间一个高大的黑影走进来。

莫菲吓得掉头就跑,不料被那人从后死死抓住了手腕,一个大力拖拽后,她撞进他的胸膛。

乍一相碰,就能感觉到他结实的胸肌,古龙香水的气味沁入鼻端。

她下意识一推,可她的力量实在微弱,任凭推搡,面前的男人依旧像山一样岿然不动,反倒是他轻轻抬手,就将她的下颌捏在指间。

男人的力量攥得她手腕生疼,钢钳般的手指恨不得陷入她的肉里,用绝对的强势阻止她毫无意义的反抗。

“你是什么人,放开我……”莫菲挣扎着去剥男人肆虐的手。

一声轻嗤。

真是不自量力。

在他的钳制下,莫菲的扑打反抗都毫无作用,他只要轻轻用力就足以将她甩飞,他似乎很少耐心,手腕一转把她推在床上,再扯去自已的外衣。

莫菲还没来及抬头,那个男人就已经压在她的身上。

“你住手,滚开!”她慌乱中一口咬上男人健硕的左侧胸膛,这一口她用足了力气,恨不得咬下他的一块肉来。

男人全无反应,只是淡淡地“嘶”一口气,这点疼并不影响他的好兴致,反而让他更加狂野,全身上下都叫嚣着恣意的占有欲。

她自知今晚逃不过了。

她尽量避开男人粗重的呼吸,愤怒又绝望地说:“既然只能这样,我们做个交易吧,只要你让我离开,七十二式,我可以随便来。”

男人双手按住她的腕子,沉重的身子几乎有一半重量托在她瘦弱的身上。

听见她的话时,男人粗鲁的动作一顿:有意思。

她以为自已真会七十二式吗?

莫菲的职业是一名一线记者,天灾人祸,什么样危险可怕的现场她都去过,只不过现在那些在她笔下的不幸,不幸落在了她的头上,她不能不明不白地耗在这里,她必须出去,反正她逃不过,交换条件反而是理智的做法,在这种条件下,或许她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男人扣住她的双手,狠狠吻住她,巨大的羞耻让莫菲心如死灰,眼泪不停地从眼角滚落,她从这羞耻里榨出一部分清醒,在男人的**下还不忘用身体去记忆他的特征。

他约有一米八、九,身材紧致,算得上顶级的男人身段,肌肉均称,健硕有力。

她的手顺着他的胸膛上行,落在他线条分明的下颌时,被他捉住。

很不安分呢。

看来是他太温柔了。

他粗鲁地将莫菲企图探知他的手反扣,“嘶”一声扯破她的衣裤:想记住我吗,用你的身体来记!

求索无度,她没能做到的七十二,他帮她完成了一遍,汹涌,疯狂,带着报复性的穿刺,直到她疲惫不堪,身子娇软地像堆烂泥时,他才稍稍有所收敛。

病房里一直没亮灯,连星光都穿不透窗帘的空隙,投不进半缕希望。

酣畅的活动结束,男人退出后随手把被子扔在莫菲身上,遮住她一身的狼狈。

她像个死人一样躺在那儿,浑身湿透,冰凉,弥漫的极致的屈辱和痛恨充斥她的全部思维。

天塌地陷,也无非如此了吧。

“你是谁?”声音虚弱地连她自已都吃惊。

男人发出一个冷笑,之后漠不关心地走出病房。房间很快恢复安静,依然是深不见底的黑暗,却也是这黑暗掩饰了所有邪恶,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莫菲痛苦地抱着脑袋,狠狠撕扯着本就凌乱的头发,巨大的悲愤下,她的思路一团乱麻。

她到底是谁送进来的?今晚她的出逃到底是不是周励的意思?如果是周励,为什么周励又把她送回来?她被关进爱华医院,最终的爱益者是谁?

周励?假如她变成“精神病患者”,那么她的供词会变得一文不值,她将失去控告周励的资格。

可刚才那个男人分明不是周励,他又是谁呢,是谁!

猜你喜欢

  1. 冤家小说
  2. 异世小说
  3. 轻松爽文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