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神医妖后,邪君吃上瘾

更新时间:2018-11-07 15:43:47

神医妖后,邪君吃上瘾 已完结

神医妖后,邪君吃上瘾

来源:有书阁作者:陳常常分类:言情主角:张媄钰白瑾瑞

《神医妖后,邪君吃上瘾》是由作者陳常常最近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神医妖后,邪君吃上瘾》精彩节选:张媄钰,忠义候千金,毒圣高徒,无论炼制毒药,还是治病救人,她都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且轻功无敌,她称第一无人敢称第二。白瑾瑞,神族少主,年幼被歹人掳走,而后遇高人获得百年内力,神族预言他必然能统一天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暗自较劲起来,姜氏就是不说离开,意思明确,她是为家中主母分忧来了,多贤惠,老爷要是知道了也是不能说她什么,可能还会对她另眼相待,这不是一举两得,想想嘴角不禁上扬,得意的很。

此时小丫鬟松竹来到书房,见门外老爷的小厮小福在外面守着,笑着上前福身,道“劳烦小福哥哥跟老爷说一声,夫人等老爷用膳。”

小福可是个人精,闻言就知道这是夫人在等着老爷一起用膳,夫人那可是老爷心尖子上的人,刚刚生产完身子正需要补充营养的时候,不用膳哪里能行,赶紧笑着回应说“松竹妹妹真是客到了,你稍等片刻我去通报老爷”说罢转身进了书房。

“爷,夫人派人来请您回凝雪院用膳。”小福恭敬的禀报道。

张栋甫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道,“夫人派人来了,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爷的话,现在已经是未时了。”

张栋甫踱步来到窗边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果然日落西山了,他已经在努力的处理这些公文了,可还是剩下了许多没有处理,但想到胡氏在等他用膳便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不多时就见张栋甫急忙出了书房,对着身后的小福道,“赶紧跟上,去凝雪院。”

小福手拿着一件蓝色毛领披风,紧跟了出来,此时是初冬,虽说不上多冷,但是**披风还是不行的,赶紧給张栋甫披上。

张栋甫见到松竹,便询问道,“夫人情况可好,膳食可备好了。”

松竹赶紧福身,恭敬的答道,“夫人小睡了一会,谁知姜姨娘来了,正拉着夫人说话呢,夫人想同老爷一起用膳,故此叫我来请老爷回去。”松竹可是个激灵的丫头,她自是知道如何传话。

张栋甫闻言就知道是那个不省心的姜氏,明知霁雪刚刚生产需要休息还来打扰,他吩咐的话都不听了,不让她们打扰霁雪,待在院子里就好,这一点姜氏就不如程氏会明哲保身,姜氏也是个傻得,老爷的吩咐不听还以为自己是在做着一件天大的好事,真是够蠢得的。

张栋甫脚步匆匆的直奔胡氏的“凝雪院”小福与松竹紧跟其后,小福心中腹诽,“您老要不呀这么着急啊,夫人那样聪慧不会有事的,难道那姜氏还能占了便宜,也就是您老瞎担心”虽是腹诽一番,但是脚步还是紧跟着。

刚进二门就传出姜氏的笑声,张栋甫心中不禁怒意横生,心道,“这个蠢货,明知霁雪需要休养还来打扰,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进入内室就黑着一张脸,姜氏根本没想到张栋甫这时候会回来,她先是一怔,偷偷瞄了一眼张栋甫,笔挺的修长身材,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薄薄却紧抿的唇,一袭青衣,一张面无表情的俊脸,正在怒视着她,目光接触到,浑身一震,自己一直心仪与他可他却从未正眼看过她,更别提宠爱,顿时委屈油然而生,眼含泪花的慢慢抬头看向这个她一直倾慕的男人。

“爷,妾身给您请安了。”姜氏楚楚可怜的道。

张栋甫根本没有理会她,直径走到胡霁雪的床边坐下,宠溺的道,“感觉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身体还好,刚刚小睡了一会,姜妹妹便来了陪我聊天,这会确实有些累了。”胡氏故意伸了一个懒腰疲惫的道。

张栋甫闻言,心疼的道,“你怎么不知道休息呢?累坏了我会心疼的。”

姜氏此刻被当成了隐形人,她见到此情此景心中妒火中烧,尤其是看到自己心仪的男子如此宠爱别的女子,她真想将胡氏碎尸万段方解她心头之恨。

此刻她双眼冒火的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张栋甫感受到她投来的不善目光,猛地抬头看了她一眼道,“姜氏,你可知罪。”

姜氏闻言,觉得心中十分委屈,悲切的道,“爷,妾身是来为姐姐分忧的,姐姐现在不方便管理府中大小事情,妾身想着能帮姐姐分担一些也是好的”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还真是我见犹怜呢。

“你来为霁雪分忧是吗?这话从何说起?”张栋甫阴沉着脸道。

“姐姐辛苦生产,理应好好休养身体,所以妾身自动请缨来管理府中的事宜,请老爷恩准。”姜氏豁出去了,今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呵呵呵,你自动请缨掌管府中的事宜,我没有听错吧?”张栋甫假装诧异的道。

“爷,妾身真心想为姐姐分忧,请爷恩准。”话落,她娇柔的跪在张栋甫的面前凄美的道。

“譯哥哥,姜妹妹刚刚也与我说了这些,她想要为我分忧所以她想掌管整个张府。”胡霁雪故意咬重整个张府这几个字。

姜氏闻言,心中泛起冷笑,胡氏这‘狐狸媚子’真会讨男人喜欢,自己哪点比她差为何张栋甫连正眼都不瞧她一眼,心中恨意更浓。

“还有这事。”张栋甫与胡霁雪对了一下眼神,彼此心意相通,他瞬间就了解了胡氏的意思。

“爷,姐姐刚刚与我说过了,她也不反对交出府中大权。”姜氏把矛头指向胡霁雪道。

“哎呦,姜妹妹,我是说过不反对,但前提是老爷同意你掌管府中事宜…”胡霁雪故意拉长声调道。

张栋甫闻言,心中不禁好笑,自家的雪儿可不是好惹的,这个蠢货姜氏非要往枪口上撞,真是胆子不小,这次非常好好惩罚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姜氏,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有了这样的非分之想?”张栋甫微眯着眸子狠厉的道。

姜氏见状知道张栋甫这是要发火,她跪着上前一把拉住张栋甫的袍子,悲切的道,“爷,妾身也是想为姐姐分忧呀!妾身也是想为爷分忧呀。”

张栋甫一脚将她踢出老远,嫌弃的道,“你是不是忘记我对你的警告了,让你老实的呆在院子里你非要出来惹事,真是不知死活。”

“爷,妾身何罪之有,妾身…”姜氏假意要晕过去,结果被菊香一把扶住,道,“姨娘这是怎么了,可不要晕倒呀。”

“爷…”姜氏想要施展美人计,可惜对方不吃她这一套,根本没有理会她而已。

“譯哥哥,我累了,你陪我睡会吧。”胡霁雪娇柔的道。

张栋甫闻言对着姜氏道,“还不给我滚回去,府中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过问了,你现很闲是吧,也好,从明日开始去佛堂抄经吧,为五小姐祈福,也算你为夫人分忧了。”

“爷,妾身不要去佛堂。”姜氏还要说些什么被张栋甫打断了,而后无情的道,“菊香,小福,将她给我带下去,派人盯着她抄佛经,如果心不诚就不要吃东西了。”

“诺…”二人异口同声的道,菊香被姜氏刚刚的行为气坏了,这下可是解了心头之气。

张栋甫不容置疑的话,让姜氏如临冰窖,从头凉到脚,为什么,为什么你的心中就没有我的位置,我哪里不如胡氏,为什么你就不能把爱分給我一些,我哪里错了。

她不知道的是爱是自私的,爱很小只能容下两个人,她只是其她人罢了。

在一阵哭喊声中结束了这场闹剧,张栋甫轻轻的点了一下胡氏的鼻子道,“这下满意了。”

胡氏调皮的回道,“我家夫君最厉害,我很喜欢。”

其实爱情很简单,也很复杂,只要用心对待一切将会变得如梦幻般美好。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幻想小说
  3. 历史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