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琴师

更新时间:2019-10-31 10:05:25

琴师 连载中

琴师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贤若帝心分类:武侠主角:姜尧章萧疏影

经典小说《琴师》由贤若帝心最新写的一本武侠情缘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姜尧章萧疏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晋王朝德宗年间,湖北神农架剑门创立。剑门主人通音律,晓道学,是晋王朝末年有名的剑客音乐家。――唔,姜尧章的心愿可是成为像高渐离那样的英雄――本书讲述了一位琴师的奇幻漂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半月过去,姜尧章带着萧疏影几乎将整个濠州玩了个遍。

连日来,姜尧章在濠州一代结交了不少文人雅客,江湖豪杰。

虽说这其中有一多半时间呆在鸣凤阁,同众人痛饮,但姜尧章自知分寸,萧疏影只要觉得他言语不得当,有甚贪杯状便会悄然劝说,姜尧章也就听罢不饮了。

然而,这样挥霍,他出山后身上所带的银两自然如流水般,快要花完。

这期间,姜尧章的一切花销都由余姚提供,毕竟余姚身为红旗武馆的镖头,可不像姜尧章那样收徒还得先考验对方,而且收费也低的很,之所以剑门可以维持至今十几年,全靠姜尧章打出的赫赫名声,然而余姚则不同,可以说,余姚是一个成功的江湖商人,他很清楚一些投机者的心理,因此开办红旗武官基本为了敛财。

一日,出早市买食材,碰到一身着粗布短衣,手拿着一杆秤的中年,那人将秤平放胸前,秤的两边各有一巨大的砣,看起来约有小百斤,他却单手提了起来,稳稳的放在胸前,路人都以为他是个杂耍的汉子,这人却原来是专门到闹市练武的,一连数天都如此。

姜尧章欣赏他臂力惊人,过了几日,上前与这人说话,后来才知此人名叫彭大,原是个樵夫出生,天生神力,浪迹江湖来到濠州,听说濠州有皇会比武,他是没学过什么武功,但仗着自己的蛮力也想要试一试,可这人不识字,是个文盲,不知该如何报名,撕了告示,又怕被官府误会,难免进衙门吃几回板子饭。

为了引人注目,因此才到这闹市区演了这么一出。

姜尧章静静的听着,等他说完,才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他本欲参加皇会比武,有一半原因就为了与天下豪杰相识结伴,算是一场缘分,其实对于做司马德宗的鹰爪,姜尧章并没什么兴趣,毕竟他身为剑门主人,整个江湖都任逍遥,何故要给自己受限束缚呢?

他认识了彭大,也感叹此人臂力惊人,老实稳重,当下拍着胸脯承诺,这事自己给他办了,彭大一听,高兴的哈哈大笑,合不拢嘴,姜尧章索性邀他到鸣凤阁聚了聚。

这个时候余姚也从徐州赶了回来。

至于檀道济,则在当初余姚足迹遍历江南,对徐州一代最为熟悉,于是前半月便在徐州玩了一遍,期间还去好友紫云观翠檀道长处一聚,只可惜到时却扑了个空,翠檀道长远游未归,檀道济在紫云观住了一晚,第二天不辞而别。

须知,他本是个浪子,来无影去无踪,不喜给人家填麻烦,走便走了,离开的时候,也不用和人多说,况且翠檀道长不在观中,他这一趟就算借宿来的。

况且,当初拜入姜尧章的剑门时,便是带艺上山,因此,檀道济曾也有过一段在江湖中闯荡的经历。

但......

这次下山前往徐州,令檀道济感到奇怪的是,翠檀那老东西,平日里都窝在紫云观里,别说旅游,就是到附近走走都闲烦的慌,这一次他竟然会去远游?檀道济属实摸不着头脑。

皇会当天,首都京州、江南濠州、东北辽东三地都热热闹闹,人声鼎沸。

京州大都聚集了上千群雄,这其中当然包括一些王爷、州牧等富贾权贵,当然也少不了少数民族的贵宾们,北漠蛮子,西藏僧人等都聚齐了过来。

漠北皇庭,鲜卑族,蒙古族中也有不少喜欢中原武术的世袭王爵。

晋王朝内部也如此,这些人中哪个不是这个州的王,就是哪一地的侯,各个都有权有势,跋扈的很。

平常闲的无聊,加之兴趣,看戏是没意思的,倒不如练练拳脚功夫。

首都京州的武师最多,而且几乎十分之七八都入了幕府,成为王爷、千岁手下的护院武师,或是教王爷一些拳术,或是干脆担任起军队教头,要学大家一起学。

漠北铁骑纵横天下,这些人在马上是一等一的好手,下了马也从不含糊,挥拳就打的大有人在,而且屡试不爽。

这一天,安帝司马德宗出奇的没有继续呆在宫里,毕竟他每天学习房中术,也算得上日理万机,这身心疲劳不说,下半身实在受不了,见不到阳光,整个人的脸色都很憔悴。

整日闭塞在阴暗的皇宫中,以至于德宗皇帝都不清楚如今时节若何,因此刚出大殿时,正值夏日降雨,遮天蔽日,雷声滚滚,德宗皇帝却以为秋季将过,于是询问手下一个小太监,道“未临朝有半年之久,无一人前来询问,何如?”

那小太监愣了下,没反应过来德宗皇帝的意思,疑惑道“奴婢只知此刻夏至刚过,正是天气炎热之时,还不清楚以近冬至。”德宗皇帝一皱眉,冷冷道“难道朕还会搞错?”此话一出,吓得小太监连颤抖的跪在地上,双手猛抽自己的脸,嘴里连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德宗皇帝冷冷朝他看了眼,自顾自的走下殿去,事后德宗皇帝得知自己猜错了时节,想要将小太监找回来,结果被告知小太监以被乱棍打死。

这事虽然微不足道,却被史官记录了下来,后世看到这件事都误认为安帝愚笨,不擅长说话,据《晋书·帝纪第十》记载安帝这件事的时候,更说他连冬夏的区别都认不出来。

此事便说的远了,我们暂且按下不表。只说皇会比武之当日......如今,趁着皇会来看看热闹,全当放松心情。

首辅张江凌一大早就开始布置准备,世杰班也帮忙打理,九王爷听说了皇会这事,本来兴趣盎然,但苦于戍守边疆,没法回来,因此只能献上贵重礼物献给君商桀,只图亲哥哥一笑。

此时,安帝惫懒的坐在龙椅上,一旁的安僖皇后王神爱环顾周围,台下的比武场已经建好,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就像古时的角斗场。

莫说安帝满不满意,反正皇后娘娘看着很满意。

对安帝而言,这一幕似曾相识,安帝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他以忘记自己所看到的是真实还是虚幻。

十年前,刘豹的儿子刘渊叛乱平定后,安帝司马德宗就举行过这样一场类似的盛会。

在安帝刚登基时权臣刘豹将女儿刘诗嫁给了安帝,当时安帝初登基,励精图治,做了很多有益于国家的事,但真正掌控大权的却是这位著名权臣,当时的他刚扳倒死对头倒剌沙,但其余党还未完全铲除,刘豹担心日后权利动摇,便先将女儿嫁给了安帝。

只可惜,安帝同样是个聪明人,若不是晋王朝以到强弩之末,安帝属实不算一位太昏晕的君主。

他心里自然有个小算盘,明知刘豹嫁女是为了便于日后继续操控朝堂。

但这件事让君商桀知道了个中缘由,也就意味着刘豹的小算盘被打翻了。

从后来的晋王朝历史中,不难看出,刘豹纵欲过度而亡,刘诗的兄弟刘渊准备谋反,却被安帝识破阴谋,镇压叛乱,谋反兵败后刘渊出逃至漠北,朝中与刘渊暗中勾结的大臣也被找了出来以及刘渊所部近十万叛军一并斩首,安帝把李诗贬为庶人,在归乡途中赐死,从安帝的这个行为中可以看出他对李诗是没有感情的。

但在当时,这件事的发生还需要几年酝酿。

安帝刚刚即位,还需要仰仗这老丈人的势力,刘豹掌握着巨大权利,任何反对他的大臣在刘豹眼中都有可能成为绊脚石,但还不能在严格意义上构成威胁,于是刘诗的旁边正站着一人,这人眯着眼看着大殿跪拜着群臣,真有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他侧眼看了看当时初登基的安帝司马德宗,钱得花在刀刃上,该给这小皇帝找点爱好了。

在等等吧,司马德宗的精力总归有个限度。

刘豹看着这一切,似乎这都在他的意料中。只可惜,现实总是同样出人意料的,司马德宗虽然年纪小,但他那聪慧的头脑,却显出了超越同龄人的成熟,他经历了太多太多,两都之战中,甚至眼睁睁看着曾经拥立自己的倒剌沙被处死,而他却无能为力。

这一切似乎都在为刘豹铺路,倒剌沙也不过是这恶毒之人政治道路上的绊脚石。

晋王朝都以到了这地步,你们却还在窝里斗!

他如何不怒?刘豹终究还是太小看这位年轻主子了,正在刘豹侧眼冷笑看着司马德宗的时候,司马德宗也在看着他。

只不过,他是眯着眼瞧着这一切,他似乎在看一个很有趣的人,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

又是十多年的光景,白驹过隙,时间的流逝有时候快到让人猝不及防。

他身旁的女子,是自己这辈子深爱的女人,或许王神爱之后他也不会在喜欢其他人了......

虽然之后有吕皇后的加入,但此刻的王神爱无疑是幸福的,起码她深爱的人同时也深爱着她。

司马德宗也同样深爱着她,并不单单因为王神爱有着雄厚的家族背景,更重要的在于王神爱自身的魅力。

这位奇女子,是司马德宗的第二任皇后,生于晋太元九年,是大书法家王献之的女儿。

王神爱不愧是个好妻子,但可惜作为安帝众多的爱妃中最为节俭朴实的一位皇后,她的命运并没有因为她低调的为人处事而带来好运。

王神爱这一生都很勤俭节约,直到过世,因为被吕皇后看到她的衣着寒衫,而被笑称这就是晋王朝第二皇后的衣着。

但即便如此,毫无疑问王神爱的一生都用礼来约束自己。

她为人低调含蓄,从不张扬生事,而且十分懂得礼节上的事情。

安帝对她也是恩宠有佳。

有一次安帝带着王神爱上京,在途中派臣子对王神爱说晚上要在她那里过夜。

但是深知此时不应该行男女之事的王神爱拒绝了安帝派去的臣子三次。自此而后安帝对这位妻子刮目相看。

此时,皇会擂台下以围满了人,这些人都被统一安排在四周围成一圈圈的座位上,其中需要上场比武的群雄们坐在了最前排的几个位置上,其他看热闹的被安排在了后座。

晋王朝的各位王爷权贵大臣们逐渐到齐,分别高坐在九大高台相应的位置上。

须知,这片场地除去下方群雄观战的位置外,在最外围有驻军守护着九座高台。

其中第九座为安帝与皇后王神爱所在,名为‘龙凤阁’。

其余自上而下分别为天子阁、朝凤阁、宗王阁、听雨阁、望香阁、含香阁、沉香阁、百雀阁。

之所以建九座高台楼阁,是为九尊之意。

每一处楼阁雕梁画栋,磅礴大气,璀璨辉煌,虽说晋王朝经济紧张,国库空虚,但对于修筑表面文章,安帝还算大有作为,每一处楼阁都耗费近两年时间才算完成,各地不断有农民起义,当主子的却只懂得享乐,这一幕在每一个朝代末期都会出现,似乎以形成了一个规律。

但当皇帝的却不以为意,司马德宗毕竟不知百姓疾苦,对于各地起义军,给出的答复只有区区四个字‘乱臣贼子’。

他身后站着一个个坐在马背上,手持兵刃,身披重甲,昂首挺胸,气势威武的士兵。

我身后的,是京州最精锐的骑兵,淮阳铁骑纵横天下,谁敢不服?

那些所谓叛军能有多少人?又有多少能扛得住我淮阳铁骑?笑话!

虽说,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淮阳铁骑属于淮阳王刘裕,但司马德宗和刘裕什么关系?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这淮阳铁骑自然也有司马德宗的份。

毕竟,用司马德宗的话来说,是他给了刘裕扬名天下的机会。

倘若他只单单有这个心思,无疑是自己找死;但司马德宗是个聪明人,他将这心思隐藏的很深,甚至有时候回想起来,连自己都会有罪恶感。

司马德宗有这个自信,正如当年淮阳铁骑区区三十万驰骋整个东夷蛮族,杀的东夷百万蛮子哭爹喊娘,狼狈逃跑,那样的气势冲天,威风凛凛,所到之处,片甲不留,淮夷之战后三十年的晋王朝是太平时期,至少四方边境很安宁,那些东夷蛮子再也不敢踏进雷池半步,每年还得象征性的给晋王朝进贡。

况且即便再不济,也还有北部边疆九王爷手里的北凉铁骑二十万,襄阳王李茂真的湘军十万,十四王爷的青州军四十万,这些资本总归够了。

三国末法时代的残余势力都一个个败倒在晋王朝的脚下,这样一个崇尚武力解决一切问题的国家,从来不会将弱者看在眼中,各地的叛乱军压根不是问题。

就先让他们蹦跶一会,等这次皇会结束,再慢慢收拾。

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这次的皇会,竟会成为晋王朝回光返照末路下转瞬即逝的辉煌。

小说《琴师》 第13章 乱臣贼子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修仙小说
  2. 未来小说
  3. 虐恋情深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