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两世长安

更新时间:2019-10-21 17:11:20

两世长安 已完结

两世长安

来源:七悦文学作者:言木子分类:言情主角:长孙景钰安若

精品小说《两世长安》是言木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长孙景钰安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声令下,屠尽全城。一句话落,颠倒黑白。她一生坎坷,紧握权势不肯放手,只有低微如狗过才能体会对睥睨天下的渴望。既天下负她,她便负尽天下!不曾想,她精心设计的一步步,终于被迟来的他全盘打乱。所谓的怨,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阴谋

她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四皇子回归,皇帝竟没在朝堂之上提起半分,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如此轻易地就让自己过了这关,看来是有更大的阴谋在后面等着她呢,有皇帝的帮助,长孙景钰怕是如虎添翼。

不过那又怎样,安若只知道这件事说明,皇帝还没瞎,知道谁是最合适的继承人,但她并不介意让他,瞎一次!

出了宫门,初步在外头等着,看见她出来了,顿时松了口气。

“小姐,孟大人在府上等着您呢。”

孟子汝在她府上?不是染了风寒没来上朝吗?怎么跑她府上去了?

“怕是为了孙映如来的,脸色不太好。”

听了这话安若一愣,孙映如,哦,她折了她的胳膊,差点给忘了。

当安若赶回府中的时候,果真看见孟子汝一脸阴沉地坐在花厅。

孟子汝发现安若来了,不是很自然地将表情收敛了一点。

“小七,我是来替我那不争气的未婚妻道歉的,她性子就这样,不知天高地厚,你别往心里去。”

道歉?安若还想着如果他是来骂她的,她可不可以把他轰出去,没想到开口竟是道歉。

“没事,孙小姐的脾性我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只是想吓唬吓唬她,没别的意思。”

吓唬吓唬?吓唬到直接断手?孟子汝动作有些僵硬,却也不想与安若闹翻。

“师兄,要不要来一局?好久没比过了,也不知道师兄退步了没?”安若的话安若的笑,让孟子汝一下子想到了当初一起在三月宗学艺的岁月,脸色不由得柔和下来,是呀,师妹还是以前的师妹,他究竟怎么了,那是自己最疼爱的师妹啊!

两人摆好棋桌,相视一笑。

安若在心中叹了口气,若再不转移话题,她真的怕他们两人要翻脸,师兄还是很在意孙映如的,也罢,以后惹不起她就躲。

两人一直下到了晌午,此时孟子汝还有些意犹未尽,留下一句改日再战才离去,现在,怕是在往孙映如那里赶吧!来时是为听听她的说法,却莫名其妙下起了棋,映如此刻想必生气了吧。

这时初步才小心翼翼地进来,“小姐,你们没打起来吧?”

“你不是有眼睛吗?”

小姐打起来破坏力是巨大的,孟大人打起来威力也是巨大的,两人要是打起来,她怕殃及池鱼啊!

“备膳吧!”

“诶…哎,我这就去!”初步的脑子有点跟不上安若的跳转,不能马上反应过来。

不一会儿,几样安若最爱的菜便上来了,安若的这个小习惯连初步也不知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吃东西,这个习惯跟她平时的作风完全不一样,是个人都难以猜到她吃饭的缘由竟是因为这。

她和师兄的关系早已不复当初了,是她低估了孙映如在他心中的重要性,说实话,她真是怀恋当初在三月宗的师兄。

饭才用到一半,安若便察觉到一股杀气。

“你们谁敢拦我,杀无赦!”

在半个时辰前离去的孟子汝,竟去而复返!

孟子汝双目赤红,杀意毫不掩饰地直冲安若而来。

安若的暗卫皆按兵不动,其实他们也在犹豫,从前小姐跟他们吩咐过,孟子汝可以在她这里为所欲为,无须多加阻拦。可,这情况,分明是要取小姐性命啊!

“师兄怎么了?”安若没动,她和他认识这么多年,她几乎没见过他发怒的样子,这是怎么了?

孟子汝却不与她废话,拿起剑直冲安若面门而来,来势汹汹,丝毫不像玩笑之举。

“师…”安若飞身一躲,还想开口,孟子汝却一招比一招凶猛,不取她性命誓不罢休!

安若也怒了!她干了什么?!他不问缘由上来就杀,究竟是什么意思?!

安若不再躲闪,回头迎上他凌厉的出击。

二人你一招我一招,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打越欢。

初步在一旁都要哭了,她这乌鸦嘴!看着惨不忍睹的花厅,初步脑海中只有四个字:殃及池鱼,殃及池鱼……

剑气袭来,避无可避,安若干脆伸手一夹,长剑竟无法再动分毫,一声脆响,坚硬的宝剑折成了两半。

“你从来就没打嬴过我。”安若冰冷的声音在许久后传出,一旁的暗卫此时都只剩下目瞪口呆,小姐,原来这么强悍?!

孟子汝看着自己的残剑,他果然还是打不过她,赤手空拳,还能废了他的剑!

一把将手中残剑扔出,颓然跌倒在地,眼中早已没了光彩。

安若并没有想过伤他,所以孟子汝此时并没有什么皮肉伤,倒是安若身上有些许血痕。

“你为什么要杀了映如!她能过分到哪里去!”

杀了映如?孙映如,死了吗?!

“她死了?”

孟子汝却突然笑了,道:“她死没死你能不知道?”

“师兄,你冷静一点,我刚刚一直跟你在一起,怎么可能有时间去杀她?”

“你想杀个人还需要亲自动手吗?”

安若看着孟子汝那副一定是她的死样子,恨不得上去给他两个巴掌!

“所以你认定是我喽?”安若冷笑,也不想解释了,和已经没了理性的人解释再多也无用。

“除了你还有谁?!”

安若一瞬间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哭了,那孙映如明里暗里找自己麻烦,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孟子汝多精明的一个人啊,怎么会不知道孙映如的所作所为?只是,他选择了纵容孙映如!

现在,他倒是翻起了以前的账,真是可笑啊!

“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小姐因为你忍了她好多次了,现在她死了,你又要把所有的账算到小姐头上,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初步真的要被气死了,小姐是个什么性子的人,有仇必报,却…

“那这是什么?!”孟子汝一把掏出在映如身旁捡到的玉钗,失声喝问。

安若也是一愣,她的玉钗?她就没去过孙府,怎么可能是她的?

“师兄,这玉钗到处都有卖的。”

“你还想狡辩吗?!上面有你的小字啊!你素来有这样的习惯,我还认错不成?!”

安若一时语塞,是谁这么害她?

“哼!”孟子汝一声冷哼,捡起地上的残剑就朝安若冲去,没有丝毫犹豫。

安若淡然地看着冲过来的孟子汝,心里却五味杂陈,他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原因却那么可笑!

感受到残刀刺进血肉,孟子汝微微一愣,他本来也不抱希望能伤她,这个师妹,在武学方面造诣极深,在宗内无人能与之为敌。

她没躲,觉得愧疚吗?!孟子汝冷笑,现在愧疚有什么用?!人已经死了!

安若的手轻拂在剑刃上,一滴滴的血珠落下,她像没看见一般。

“小姐…”初步在一旁早已泣不成声,怎么可以这么傻!

那一剑刺的极深,几乎贯穿了整个左臂,原本纯白的衣衫,染红了大半。

安若握着剑刃,一寸一寸地**,血越流越多,看着触目惊心。

随手把残剑一扔,不顾下垂无力的左臂,就这样看着孟子汝。

“师兄啊,下手有点重呢。”伤口处不断的涌着鲜血,顺着衣袖,一点一点地向下渗透,从指尖滴落。

孟子汝心头一颤,他究竟做了些什么!

“我没有杀她,不管你信不信,之所以受了这一剑,纯属让师兄消气,但这一剑过后,我们恩断义绝。”

安若都快要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了,他是第二个,第二个自己在乎却对自己拔刀相向的人,她究竟还能在乎几个人?还能被几个伤?

他不听她的解释,他不信她,哪怕她不在意,他们也无法继续走下去了,呵,不过从此以后心里少个人罢了!

“安若,恩断义绝?”孟子汝笑了,“那好,但映如这件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你应该再加一个词,势不两立!”

外头艳阳高照,如此明媚的阳光洒在身上,怎么有一丝冷意?

她从未把深宅怨妇放在眼里,没想到最后还是栽在她手里了。

孟子汝自知杀不了她,转身向府外走去。从袖中拿出那只玉钗,安若,你什么时候这么不小心,杀个人还会留下东西?看孙映如的尸体,早已僵硬,怎么可能不是她!

“小姐!”安若此刻终于倒下,地上片片血迹,她如一朵妖艳的白莲盛开在血泊。

“快!叫大夫!”初步已经慌了,再这样下去,这左臂怕是要废了!

初步略有些焦急地在房里来回踱步,眼中全是担忧,时不时往内室瞄去。

“小初步啊,你走的我脑袋都疼了,至于吗,反正死不了。”十三皇子长孙景皓漫不经心地斜坐在椅子上,这倒好了,安若那丫头还在昏迷不醒,那头孟子汝都将这件事告到吏部去了,一副死磕到底的架势。

“我管你!”

初步没好气道,本来心里就非常忐忑,那**还在那里说风凉话!

余光瞥见有人从内室出来,初步一步冲上去,十分焦急。

“隐公子,小姐怎么样了?”

小说《两世长安》 第五章 阴谋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女强小说
  3. 穿越小说
  4. 搞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