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

更新时间:2018-11-06 15:44:20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 已完结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

来源:悠空网作者:是花火啊i分类:玄幻主角:花初七鸿蒙

主角叫花初七鸿蒙的书名叫《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是花火啊i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的她,是何等的仙姿佚貌,绝世无双。凰珠融身,破天五段,堪称古武世家后辈第一人!不料在修炼之际被信任的师妹暗下杀手。原以为就此香消玉殒,却不想一朝穿越重生!人人皆知相府嫡女,花初七。废柴一根,红斑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要说东曜的首都苍凤城,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城南的锦瑟街。这条街云集了全国各地的商家,特色商品琳琅满目,各方世家亦有势力驻扎此处,可说是异常的热闹非凡。

而今天的锦瑟街,似乎比平时更为嘈杂。大批的少女少妇们聚成一个圆形人群,嘈杂的中心却俨然是两个清秀少年。

其中的绿衫少年,小脸白皙圆润,一边双眼溜溜地好奇看着街头的特色甜点,一边又在接收到某个路边女子的暗送秋波后,以白扇捂脸。这么个可爱少年,顿时吸引了大批妈妈粉。

而更吸引人注意的却是他身前的白衣男子,虽说戴了一副银面,看不清长相,但那清秀的身姿,潇洒的一抬手一投足,如行云流水般,再加上他时不时几个魅惑的挑眉。

天哪,好一个俊俏的少年郎!

绿衫少年见人群越来越多,扯了扯白衣男子的衣袖,道:“小……”,话还没说完,被白衣男子一记白眼瞪回去,立马改口:“小……少爷”

“小绿柯,喊本少爷作甚。”某人一把折扇轻衫,大摇大摆,一副浪荡公子样,好不得意。

不是偷溜出府的花初七是谁!

旁边的绿柯一脸哀怨,想到今天一大早自己迷迷糊糊中,被小姐从床上脱下了换衣梳妆拉上街,本来满心欢喜。结果等自己回魂了才发现,换的,竟然是男装!

花初七哪能看不成她的小心思,手勾过绿柯圆润的下巴。

“要想变强,咱得先有这个呀~”说完,手拍拍腰间金线制的钱袋子,眼睛瞄了瞄绿柯手中满满的包裹,笑的像只得逞的小狐狸。

绿柯再看到前面不远处的地下卖场的标志,顿时大悟。啊,原来小姐要把这包裹的东西卖出去换钱啊。

花初七心里偷笑,她可没把这包裹的来源告诉这个小丫头,等东西卖出去了再说,省的绿柯知道了又在耳边不停念经。

想到此,花初七更是加快了去地下卖场的脚步。

然而,再宽敞的大路,也有挡道的拦路狗。

比如眼前这只大胖狗,更确切的说是大、肥、猪。花初七冷眼看着盛气凌人的蒋富贵,身后的一群走狗正毫不忌惮的收着路边小摊的保护费,不顺从的就是一顿暴打。

绿柯一见此,下意识地就要挡在花初七的前头,圆润的小脸上难得的严肃,道:“蒋少爷,你又要干什么?”

又?看绿柯这架势,再看看围观群众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花初七顿时明白了。

原来是头地头蛇啊。

将这个忠心护住的丫头拉到身后,花初七挑挑眉,活动了下筋骨,丹田暗自运气,星眸闪过一股厉气。看着这群人中最高不过赤阶高级的灵者,邪恶一笑,

嘿嘿,不知道本少最爱打蛇了吗。

而此刻的蒋富贵显然还没有被坑的认知,一根金灿灿的金链子大大咧咧挂在粗壮的脖子上,口里流着哈喇子,眼睛色眯眯的看向这主仆二人,淫笑着说:“哟,这是哪儿来的俊俏公子哥,怕是第一次来第一大街——锦瑟街吧,来,大爷带你们逛逛。”

说着,肥胖的身子作势就要扑向花初七。

围观的群众见此一阵惋惜,纷纷感叹道,

“哎,这锦瑟街谁不知道蒋富贵这个地头蛇的厉害,仗着自己的姐姐是当今丞相的二夫人,又根整天收保护费不说,还强占民女,有时竟连俊秀的男子都不放过。”

“是啊是啊,看那白衣公子风姿翩翩,面具下的容颜必定惊为天人啊。”

“这不,看那身后的小厮都这等可爱,主子必定不凡,可惜今天落入了蒋富贵手里,肯定是糟蹋的不成样子了。哎。”

花初七一个灵巧的转身躲过蒋富贵的恶扑,就听到身后众人的讨论,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原来是蒋氏那个毒妇的弟弟,啧啧啧,一个在相府为虎作伥,一个在街头鱼肉百姓,还真应了那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银面下的双眼闪过一丝狡黠的意味,故作惊讶地就大呼:“呀,怎么是蒋公子你啊。”

蒋富贵一听这话有些疑惑,转眼又乐呵呵的要扑上来:“既然相识,不如小公子和家仆再到我府中叙叙旧”说着,色溜溜的眼睛还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儿,恨不得就地蹂躏一番。

围观众人一阵担忧,有几个还小声地提醒花初七。可是某人却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一脸无辜的继续说道:“蒋公子,你怎的不在家好好养病,本公子这几日正巧寻得几个名医,可以带他们过府给蒋公子看上一看。”

养病?蒋富贵挠了挠油头,抓过一个家仆恶狠狠地问;“本公子有什么病?”

瘦弱的家仆被抓着衣领,颤颤摇头,被蒋富贵一把扔出去,转而谄媚的问向花初七:“小美男怕是误会了,我身子好得很,那档子功夫更是好,小美男还是随我去府里叙叙旧吧。”手一挥,身后的一种走狗就要上前。

“哎呀蒋公子,你就别瞒着我了,这不举之症虽有些难以启齿,却也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家姐最近不是遍访名医吗,想必蒋公子最近老来‘募集’钱财也是为此,何必隐瞒呢。我东曜百姓都是善良之人,岂会袖手旁观。来来,我这里有一文铜币,你且拿了用去。”

说着,花初七真掏啊掏的从口袋中扔出一枚铜币,满眼真诚,双眸如琉璃般眨呀眨的,好像在说,哎呀别难过我都知道了。

蒋富贵堆满横肉的脸上此刻是青一阵紫一阵,伴随着厚重的喘息声,衣服被蹦的紧紧的。

什么狗屁不举!什么不治之症!最重要的是自家姐姐暗中寻医的事,也不知哪个天杀的伤了他姐姐,又不知道怎的被眼前这个臭小子知道了去,竟被曲解成这般!

幸好有银面遮挡,否则她都要破功笑出声了。那晚她去蒋氏房中,凭她前世对药学的精练,从呼吸中便知蒋氏必定有伤在身,且不轻。于是她临走偷偷给她房中加了把料,嘿嘿,疼不死你。果然第二日就见府中来了好几波带着药箱来去匆匆的人。这等阵仗,外人岂能毫不知情。

嘿嘿,这不举一事虽是编造的,但若是有真实的蛛丝马迹穿插其间,再加上众人平日里对蒋富贵的憎恶,假的也能成真的。

果然,围观众人纷纷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讥笑表情,更有甚者也学着花初七掏出一枚铜币扔出来,然后越来越多的人扔钱,众人仿佛说好了一般,全都扔了最廉价的铜币。

这摆明了侮辱他啊。瞧瞧蒋富贵那张猪脸,都快变成酱紫色了。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轻松爽文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