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驭兽师:狂妃当道

更新时间:2018-11-06 15:24:26

重生驭兽师:狂妃当道 连载中

重生驭兽师:狂妃当道

来源:暴走看书作者:叶北飘分类:重生主角:叶北寰魉

小说主人公是叶北寰魉的小说是《重生驭兽师:狂妃当道》,它的作者是叶北飘所编写的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重活一世,叶北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上一世的爱人。可还没上路,一个自称是她命定之兽就冲了出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家门口,一个男人正从大门出来,低着头,捂着胸口龇牙咧嘴叫唤着。

叶北眼睛一亮,迎面冲上去,抡起拳头罩着对方面门‘乒乒乓乓’的砸下去。

这正是之前围杀她的黑衣人的领头人,虽然当时叶北没看见他的脸,但叶北亲手打的伤绝对不会认错。

冤家路窄,叶北哪会客气:“想不到你命这么大,中了我一掌还没死,正好,免得你痛苦我直接帮你了结!”

她手脚并用,虽然没用多少武气,但对方也是重伤在身,瞬间就被叶北打的没有还手之力。

叶北出手迅速,也够很辣,但没打几下便被拉开。

叶厉在她跑出来时就跟了上来,当见到叶北动手殴打李家人的时脸色青的发紫,大哥叶南见事不好,不等叶厉开口就拉住了叶北。

就连媚儿也冲上来扯叶北的衣角,小声劝说:“小姐,你冷静点啊……”

毁她前途,要她性命,叶北如何能冷静下来!

手臂被拉住,趁着叶南没注意,叶北飞起一脚,狠狠踢向那人的胸口,这一脚她调动了身上可以调动的所有武气,力量足以震碎对方全身的经脉。

就算不死也要残废。

“啊!”

男人被强大的力量带出去十几米远,撞到李家的大门,发出一声凄惨的哀嚎。

声音不小,当即惊动了李家的家丁。

叶厉听着门内的动静,脸由铁青彻底变成黑墨,这个孽障,真是疯了,敢到李家门口来伤人,不知道李家近期新加入一名强劲武者吗!

真是不知死活,叶厉暴喝:“把我给她带走!”

但他的话还没落下,李家大大小小的家丁鱼贯而出,最后出来的是个老熟人,那个抬走李文时阴狠盯着叶北的中年男人。

上一世的记忆里,叶北不记得这样一个男人,此时见对方目光阴狠带着杀气,叶北不得不正视。

或许暗杀自己和取消自己比武大赛名额的,都是他在背后指使。

中年男人扫了一眼地上被打的半死不活的男人后,将目光落在叶厉身上,冷冷道:“叶厉,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要打死他的意思,你瞎了吗这都看不出来?”叶北无惧他的目光,抢先开口:“这个人刚刚在城门口暗杀我,我到想要问问为何这杀手会从你李家走出来?莫不是比武大赛上输不起,特意派来报复我的吧!”

叶北振振有词,洛城不小,每个家族之间都有签下过协议,不许养暗卫和杀手,如有违反,共诛之。

中年男人冷笑,情绪没半点波动:“暗杀你?那这‘杀手’怎么反而被你打的重伤?”

叶北怒急:“放屁,若我是重伤的人现在还有命站在这吗!”

“叶厉,这就是你们叶家的规矩?打伤了我李家的人还倒打一耙,好,既然你说我李家有人暗杀你,那你尽管拿出证据来,到时我李家愿受洛城诸家共伐,但若是没有……哼!可别怪我不客气。”

最后一个‘哼’字加上了武魂的力道,叶北措不及防被震了下,胸口翻涌,喉咙甜腥上涌,一口血差点吐出来。

余光中,叶厉的脸色也微微变了下。

叶厉已直接笃定这中年男人就是李家新出现的武者,据说他一人挑战的李家三位长老,一刻钟没过便重伤三人。

叶厉赶紧去打哈哈:“李兄勿怪,小女年幼无知,今日只是一场误会,何必因此伤了两家和气呢;你放心,这位兄弟是小女失手误伤,我叶家一定会请最好的大夫将他医治好,给李家一个交代。”

叶北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老爷,明明是他们先派人来暗杀小姐的,我认得他腰间的玉佩,他就是那些黑衣人的头头!”

媚儿张口争辩,哪知话没说完就迎来叶厉一个警告的眼神。

“闭嘴!”

然后,叶厉又对着叶南使了个眼色:“南儿,把这位小兄弟送去欧阳大夫那去,务必让他用最好的药施救,一切费用都记在叶家名下。”

叶南会意,松开叶北,招呼着家丁就去抬被叶北踢到门边奄奄一息的男人。

李家的人横在叶南面前,气汹汹的看着他。

叶南回头看叶厉,叶厉尴尬着:“李兄……这……”

中年男人脸上的冷笑不减,幽幽道:“叶厉,你当我李家是什么地方?撒完野一句治伤就能了了吗!”

叶厉也冷下脸来:“那你想怎么样。”

“让那黄毛丫头给我李家磕头道歉,然后自废筋脉,今天的事就算了。”

中年男人大言不惭,叶北忍无可忍破口大骂:“放你娘的屁,你先暗杀我不成,还毁了我的前途,姓李的,你敢发誓说没有使手段让比武大赛取消我的资格吗!”

该磕头道歉的人,是他李家!

一言不合,叶北已经准备好动手,虽然眼前这男人有些厉害,但她若豁出一切用上秘法,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但启动秘法的流程还未启动,叶厉的手先按住了她的肩。

“伤人是我们不对,叶北可以道歉,但绝不可能自废经脉。”

叶北体内躁动的力量突然凝固,震惊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这还是曾经事事以她为先,把她当作骄傲的父亲吗?

面对叶厉,叶北突然感到无比陌生。

叶厉皮肉不动低声警告:“这么多年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你母亲去哪了吗,今天这事过去了,我便告诉你母亲的消息。”

母亲一词对叶北来说,是一颗含在心底不能拔出的刺,上一世叶北也曾极力打探过,但都被父亲不着痕迹的挡了回去。

这一次……

叶北真不知道叶厉是不是说真的,但不论如何,她终究是赌不起。

叶北咬牙点头:“好!”

不过就是道歉,先把母亲的消息打探出来,她以后有的是机会再来报仇。

叶北沉口气,主动往中年男人那边走去。

叶厉紧跟其后,卑躬打着哈哈:“李兄弟,都怪在下教女无方,回去后我必定狠狠责罚她,还请您高抬贵手,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计较。”

说完还用胳膊肘怼叶北一下。

叶北虽不情愿,却还是低头:“对不起,我今天的行为太冲动,希望您能原谅我的鲁莽。”

中年男人冷冷撇着叶北,咄咄逼人道:“我说的是跪下道歉!”

叶北低着的头闪过一丝狠辣,拳头在袖口也蜷了起来,随时暴起。

但叶厉的胳膊肘提醒着她,如果不屈服就没办法获得母亲的消息。

“叶北,把你的臭脾气给我收起来,不然……”虽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只看叶厉对母亲这么多年的囚禁,也能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她被仇人侮辱,自己的父亲非但不帮忙,反而还用母亲的安危威胁。

而此时的她……无力反抗。

袖口的拳头慢慢松开,叶北咬着牙,缓缓屈膝……‘扑通’跪在地上,掀起一阵微弱尘土。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古言小说
  3. 百合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