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生而为王陈君临

更新时间:2019-10-19 09:25:14

生而为王陈君临 连载中

生而为王陈君临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我有一刀分类:武侠主角:陈君临虞雅南

独家小说《生而为王陈君临》是我有一刀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小说,主角陈君临虞雅南,内容主要讲述:一剑,可平西境。一刀,可斩千雄。一名,可裁生死。一姓,坐镇中州!吞龙战旗插在哪儿,他陈不败的蟒雀铁骑便踏尘到哪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钱江,沿海入口。

一艘横跨大西洋而来的国际游轮,正缓缓行驶在江面上。

陈君临安静的躺休息室椅子上,闭目憩息。

他的皮肤很白皙,面容儒雅,透着一股让女人都嫉妒的俊美气息。

在他身旁的窗台边,放着一块被黑布遮掩的物体,看不清里面是什么。

他从,大西洋彼岸而来。

而今,是他数年后,第一次,重新回到了这片东方领土。

“阮哥,就是他!”

就在此时,一大群黑衣西装的成员,带着一名老大,怒气凶戾的冲进了休息室内。

在手下的指点下,老大阮昊目光锐利,直接锁定在了陈君临身上。

“就是你,打断了我两名小弟的腿?”阮昊声音平静,但却带着一股可怕的冷意。

十分钟前,一位残疾的退伍老人,无意间碰撞到了阮昊两名小弟。

两名小弟怒,当场辱骂那位退伍老人,并羞辱其是残疾人,让其下跪。

讽刺羞辱的嘲讽声,将坐在后排憩息的陈君临吵醒了。

而后,陈君临当场,踹断了两名小弟的双腿。

接到消息的阮昊,登时怒了。

在这个游艇上,还有人敢,动他阮系人马?

于是,他杀机腾腾的冲了过来,讨一个公道。

可此时,阮昊站在面前,凶冷的叱问,却没有回到任何回答。

陈君临依旧平静的躺在椅子上,闭幕憩息,对身外一切,都漠不关心。

“你可知道,我是谁?”阮昊面色更冷了一分,目光直直盯着椅子上憩息的青年。

可,依旧没有回应。

“我姓阮!这片江南省,你不知道我阮昊?!”

此言一出,前排的那位退伍残疾老人,苍老的身躯有些颤抖。

四周的那些乘客们,也都个个面色一变。

阮昊?

这座游轮上的大部分乘客,都是江南本地人。

所以,又有何人不知,何人不晓......阮昊?!

江南本地,赫赫威名的大家族。

曾经叱咤江南,横扫一片。

“对不起…一切都怪我,是我不小心碰到了您的两位手下…事出在我…与这位小先生无关。”前排座位上,那位残疾老人颤抖着身躯,支着拐杖,小心翼翼起身。

他的整条左腿,都已经被截肢。而今,成为了这些年轻人口中的嘲讽口柄,被喊成‘老瘸子’、‘残疾人’。

此时,老人家想将所有事情,都扛在自己身上。不想让身后的年轻人,卷入其中。

“老瘸子,这里哪轮到你来说话?!给我滚一边去!”

阮昊身旁,一名小弟面色冷戾,猛地一抬手,直接将那残疾老人家推开。

老人家拄着拐杖,被这么一推,整个人踉跄直接朝着身后倒去。

可,就在此时。一只白皙有力的手掌,却突然搀扶住了老人家。

只见,陈君临不知何时,已经从椅子上起身。

“老人家,没事吧?”陈君临将老人家缓缓搀扶起来,将他扶回了座位上。

“我没事…没事。”老人家摇着头,拉着陈君临的手,一个劲的劝道,“年轻人,此事因我而起,与你无关呐,你不要管了。”

老人家,是想保陈君临。

面前这群人,凶神恶煞。他怕这个年轻人出事啊。

陈君临将老人扶回座位,而后起身。

他缓缓解开了衬衫衣袖的纽扣,而后,挽起了衣袖。

下一秒!

“啪......!”他狠狠一巴掌!

那名推搡老人的小弟…直接被一股巨力,给狠狠扇飞出去!

“轰…!”小弟的身躯狠狠飞出,撞击在一面墙壁上,直接将船舱墙壁装的凹陷。

“噗。”小弟身躯狠狠落地,直接大口喷血。

整个游艇休息舱内,一片震愕死寂。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一巴掌,将人扇飞?

就连…钢板都被轰的龟裂凹陷?

这,简直。

陈君临面色冷漠,一步一步,朝着那名小弟走去。

“你!住手!”身后,传来阮昊的怒喝声!

可,陈君临直接将其无视了。

他一步一步,走到了那名小弟面前,直接一脚,踩在了那小弟的脑袋上。

“他是一名退伍战士。”

“一名战士,何时能轮到…你这种宵小,欺凌恶霸之?”

陈君临的皮鞋,狠狠踩踏在那小弟的脑袋上,力道之深,几欲将他脑袋踩爆。

“他身负血泪,保家卫国之时,你在何处?”

“他身受荣辱,肩佩勋章之际,你又在何处?”

“他的腿,被炸弹所毁。这,是荣耀!”

“没有他,你们这群宵小黄毛,何来这…太平盛世?何来?!”

陈君临的声音,逐字逐句,如雷震喝!

那名小弟被踩在地上,剧痛惨嚎。

而,那位坐在椅子上的残疾老人,苍老的身躯在轻颤着。他的双眼,已老泪纵横。

一滴浑浊的泪,从皱纹苍老的眼角滑落。

多少年,多少事…又有多少人,能记得他?

他当了瘸子一辈子,从未有人,像今天这般,尊敬过他。

“咔嚓!”一声,脆响落下。

那名小弟的双腿膝盖,被齐齐踩断。

铁血荣勋,抛头热血。

老战士,岂容辱?

辱人者,自食其果。

前一秒,还在骂人瘸子的小弟,此时此刻,自己…亦变成了瘸子。

陈君临收回皮鞋,目光平静漠然,缓缓转身,朝着自己的座椅走去。

那名老人颤抖着,伸出右手,对他…行了一个礼。

陈君临止步,回礼。

“谁敢动老先生,下场如他。”陈君临目光环视四周,而后指了指地面上,那颤抖着的断腿小弟。

全场,一片死寂。

而后,他与阮昊擦肩而过。

继续躺回椅子上,憩息养神。

阮昊整个人站在那儿,面色都在狰狞抽搐。

“你敢,当我的面,打我的人?”

“你真不把我阮某人放在眼里?”

“就算是战士,又如何?在这江南市,我阮昊,便是天。”

阮昊面色冷戾,带着一股寒意。

如今,游轮已经驶入了江南的海域。

在这江南浙省,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如此无礼。

当着他的面,踩断他小弟的腿?

这,简直的**的打脸,挑衅。

“哦,是么?这天应该快塌了。”陈君临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淡淡回了一句。

“你,当我阮某人是废物?”阮昊双拳紧攥,前所未有,如此暴怒过。

陈君临躺在椅子上,缓缓抬了抬眼角,回了四个字,“你说对了。”

阮昊:“......”

身后的小弟,“......”

全场所有游客,“......”

这。

简直。

此人竟敢,如此…顶撞阮昊?

在所有游客眼中,这个青年…恐怕必死无疑了。

“我很好奇,你叫什么名字?敢在这江南地域,如此肆无忌惮?”阮昊面色无比的冷漠,嘴角,带着一抹掩饰不住寒意。

“你,不配知道。”陈君临平静的,回了个他五个字。

阮昊怒极反笑。

他纵横江湖多年,从未见到过,如此…嚣张跋扈之辈。更何况,对方还仅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

就在现场气氛,剑拔弩张之际。

广播站喇叭,却突然响起了播音声。

“尊敬的乘客您好!本国际航班游轮,前方即将抵达终点港口,杭湾港。请您做好下船准备,感谢您对本游轮工作的理解与支持!”游轮,快抵达港口终点站了。

听到即将抵港的消息,阮昊的面色,闪过一抹冷戾。

“年轻人,今天,你不会活走出这个港口。”

阮昊面色平静,就这么冷冷盯着陈君临。

今日,他渡洋旅游归来,手下小弟,早已安排好人手,在港口等候接他。

就算,眼前这年轻人身手再了得,那又如何?

下了船后,他的小弟就在港口等着。

这青年人,插翅难飞。

陈君临面色平静,用眼角余光,斜斜扫了他一眼。

“你也不会活着,走出这艘游轮。”

这是,他的回答。

当,听到这句话。

阮昊笑了。

这,是他横行江湖以来,听过天大的笑话。

身后的小弟们,也跟着一片嘲讽的大笑。

开玩笑,在这片江南市,还从未有人,敢如此…对他们老大说话的。

这青年,是在自掘坟墓。

而与此同时,游轮…也终于缓缓靠岸了。

可,就在游轮刚靠岸后。

游轮舱外甲板上,却突然传来一片杂乱惊慌的声音。

游轮上的那些工作人员和水手们,似乎…面色紧张,慌乱。

游轮休息舱内,众游客们却并未察觉到外面的异常。

阮昊目光冷漠,扫了陈君临一眼,“年轻人,你可以提前想好死前遗言了。我在港口码头上,等你。”

而后,阮昊的目光,又扫向了前排的那名退伍老人。

“还有你,老东西。下船后,你也跑不掉。”他的目光,带着狰狞。

今天,这两个人,一个,都跑不了。

说完,他双手负背转身,气息冷戾。就这么带着手下们,径直朝着出船舱外走去......

今日,这个青年,必死无疑。

而那个瘸子老头,也要陪葬。

可,就在阮昊带着小弟们,横行无阻的走出舱门甲板后,下一秒,阮昊脚下的步伐,突然顿住了。

阮昊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身后,那群小弟们…也齐齐停住了脚步,如石化般,立在原地。

阮昊瞪大了眼睛,目光不敢置信的望着船甲板外,那一片港口码头......

放眼望去。

整片杭湾港口,都被如潮的人海席卷。

他们,身穿墨绿色制服。如同一枚枚刀刃,笔直挺立,交织成一望无尽的人墙海浪。

“让一让,他们是我的人。”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一道平静的声音。

阮昊和小弟们下意识的身躯一颤,扭头往后望。

只见,那名儒雅青年,不知何时,已从休息舱内走了出来。

他的右手,端着那块被黑布遮盖的‘东西’。

气息儒雅平静,就这么站在甲板前。

这一刻,阮昊竟是有些轻颤。

他下意识的挪动颤抖的腿,本能让开了一条路。

身后的小弟,也惊骇的让路。

陈君临就这么,端着‘东西’走上前,缓缓站在了游艇台阶前。

他目光平静,环视着前方码头的那一片人海浪潮。

“恭迎,至尊归来!!”

港口码头,人海齐齐开口,声震如雷!

那无尽声浪,在上空震颤回荡。

所有人,但凡目光所视,尽皆以他,一人为尊!

那一刹,游轮甲板上…所有人,都被震慑。

那种震撼,心神颤抖啊。

阮昊整个人…都在颤抖。

双腿,止不住的哆嗦。

尊?

至…至尊??

他,是至尊?!!

与此同时,无尽人海中,一柄巨大的旗帜,缓缓升起。

蟒雀吞龙旗!

一支蟒雀吞龙旗,世间不败吞万里!

一刹间,整艘游轮上,所有人…尽皆被那面‘蟒雀吞龙旗’给震慑的神魂颤抖!

船舱甲板上,那名老人面色颤抖潮红,拄着拐杖,激动的一拐一拐来到游轮护栏前。

他眸光激动颤抖,双眼泪崩。

“蟒…蟒雀吞龙。”

有人知,有人不知。但,此时此刻,无论是谁。所有人…尽皆身躯在颤。

蟒雀吞龙,世间霸道。

这面旗,代表......一个传说啊!

游艇甲板上。

陈君临转身,看了阮昊一眼,“方才,你有一句话,我实属难忘。你好像说......就算是战士,又如何?”

“我这一群,都是战士。你要不要......试一试他们如何?”

他声音平静,看着阮昊。

唰!阮昊整个人面色煞白,双腿止不住的哆嗦颤抖。

“误…误会。这是一场误会…!”阮昊身躯颤抖,连连改口解释。

“哦,误会?”陈君临目光幽幽,嘴角的弧度有些收敛,“你还说,我不会活着走出这个港口?”

阮昊面色惨白到极点,冷汗惊恐如雨。

“不…不敢…小人绝不敢有此等想法…这是一场大误会!”阮昊身躯颤抖,连连求饶解释。

陈君临目光幽幽,缓缓说道,“可我,当真了。”

“你,不会活着,走出这艘游轮。”

此话说完。

铮、铮、铮…!

身前人海,齐齐佩刀出鞘!

小说《生而为王陈君临》 第1章 蟒雀吞龙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暖婚小说
  3. 职场对决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