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武狂小道士

更新时间:2019-10-17 10:49:18

武狂小道士 已完结

武狂小道士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王小菜先生分类:武侠主角:王小武莫素兰

火爆新书《武狂小道士》是王小菜先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仙侠类小说,主角王小武莫素兰,书中主要讲述了:王小武无意冒犯了黑帮而入黑拳界,阴差阳错踏上问武之道,只道是华夏真功夫,岂容质疑?胆敢犯者,狂扁之。王小武暗自倾心纯良师姐,为了摆脱命运的桎梏,终踏入问仙界,大展武狂真功夫,混迹仙界立王道……我为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武鸣区方圆约摸百里,小武自城北入城,家于西边,故望西而走。

弄一番道服,徒步于城内,每每惹人目光,小武脸皮堪比城墙,自不介意,悠然自得。

武鸣城囊括数镇,西出名宁武,出城处以岔口,故名宁武叉路,此处有一莫名车站,站于路边,无站亭无站号,只曰是站,却是一处路边歇车处,车至此接客,客满而发,则浩浩荡荡望乡下而行。

小武刚至站边,众客让道,有甚者指指点点,赢得小武白眼一瞪,孩童好奇,皆道是仙家哥哥,奇心摸袍,小武亦不介意,感触良真,喜于心。

灵马镇地处偏壤,车过圩镇后,即入山地,再过十八弯,方至灵马镇。

因地处城区偏壤之外,封建未尽,民风淳朴,情爱少谈,男女有别,人以纯情,而亦多生蛮人,自小打横,自不必说。

小武坐于面包车,付了五块钱车费,就此呼呼大睡,不敢睁眼,只因晕车,不眠则吐,难受至极。

车出一个小时,已至灵马镇,若是常日,镇上安宁,自不必说,而正月初一,外出打工少年青年,尽数回镇。

新年之际,吃足喝饱,闲来无事,青少年者皆上集镇,集镇不大,面相交,情相碰,口相恶,则为闹事之端。

年年如此,你来我往,不绝不休,而打打杀杀,时而发生,小武见怪不怪。

小武生长于王村王屯,离镇不远,仅为二里,即便如此,小武上街,也是低调办事,不与人口角,避之交恶,毕竟人家地头,不敢作怪。

此番回镇,小武亦是如此,离了车站,径直往家,不敢逗留,毕竟身穿道服,难免招惹地痞流氓。

或因个头较小,此番奇装异服,并未招惹是非,只是往家方向,刚至路口,陡见一人,甚是面熟。

“这不是小柳吗?”小武诧异,又有惊疑,只因此人徒步路上,而其面部,鼻青脸肿,可与自己一般无二,自己被一群无良女子,狂轰滥炸如此,莫不是小柳也遭此厄运?

“小柳?”小武不甚确定,故而远远喊名,但见那人回头,故而确认,的确小柳是也。

小柳听人喊名,乍一回头,吓了一跳,心中暗道,此人谁啊?咋和自己一般无二,猪头一个啊?

“我——”小武一指脸面,迈近面前。

小柳细细端详,募地瞪大双目,指小武大张其口,本以为认出小武,却不料来一句:“你谁啊?”

“我靠,被你打败了。我,你武哥我啊!”小武自道名姓道。

“武哥?呜呜呜……我的武哥,小柳可想死你了。”小柳乍听,顿时喜上眉梢,激动不已,张开双臂,两猪头兄弟,好一番相拥叙情,感动而泣。

“咦——不对啊!你不是死了吗?”小柳猛然醒悟,一推小武,疑惑问道。

“咚——”小武大敲小柳脑袋,不由咒骂,“小子,见面就咒我死啊?”

“额……呵呵,不是,屯里人都这么说,还说你被扔到矿井里了呢!”小柳略显尴尬,摸一摸被敲脑袋,老实道。

“我靠,谁那么无良啊?唉……不说了,你脸咋了?”小武一指小柳肥头猪耳,正色问道。

“和你一样,呵呵……”小柳呵呵一笑道。

“咚——”小武又敲一击锅巴,怒吼一声道,“不一样,快说。”

“唉……还用问嘛!街上遇到抢劫的初中生了,还没能逛街,就这样了。”小柳哀叹一声,随即耸肩摊手,一副无奈模样。

“我勒个擦,竟然敢抢我兄弟,走,我们修理他们去。”小武一听小柳遭抢,当即怒发冲冠,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那几个人抽筋扒皮,才肯罢休模样。

“武哥,你是不是听错了,我说的是初——中——生——”小柳再次强调道,尤其后面“初中生”三个字,一字一拉,可是特别地强调了。

“初中生?哼——我要打得他娘都认不出来为止。”小武艺高人胆大,毫无惧意,面露怒色,蹬蹬蹬就朝集镇上走去了。

小柳见状,瞪大双目,暗想,小武哥是不是疯了?

平日小武哥一再强调,若是遇到大块头,尤其是初中生或者初中就辍学之人,那就低调避让,此番若不是不小心,小柳也不至于被揍成猪头啊!而今,都强调是初中生了,小武哥竟然还要找上门,莫不是有何阴招?

小柳如此一想,顿时挑挑眉,脸上挂个阴笑,反正小武哥从来不做吃亏之事,此番定然有数于心,因而,小柳也跟着小武哥,朝集镇上去了。

灵马镇集镇两头,东端连大路,朝县城,此番小武下车,就是在东端,而西端开小路,通往大路,大路与集镇平行。

王屯与集镇列路两边,坐落集镇西南面,王屯路口连集镇西端,故而,小武气极而行,自然从小路,直接朝集镇西端而行。

刚至集镇西端,小武回头唤小柳带路,只一回头,乍见小柳手持木棍,不由问道:“你的木棍哪里来的?”

“刚过木片场,我随手拿了一根啊!”小柳木木答道。

“我的呢?”小武不由问道。

“你也没跟我说你要啊!”小柳面露无辜神色说道。

“我……”小武气得又要敲小柳脑袋,小柳抱着木棍,缩了缩脖子,小武见状,却没有再敲他,只是默默道,“也是,用不着,快带路。”

“哦——”小柳免了锅巴,两只贼眼睛四下搜索。

那只木棍,上半截藏在了衣服里,下半截却露了出来,因为个头比小武还矮,一米多的木棍,最多藏一半了,若要藏完,岂不是有一半要塞进裤子里?

小柳在前,小武在后,半步不离,一路寻找,将近街道中间,小柳停下脚步,小心猫着脑袋,原来,人群之中,小柳看到了打劫他的三人之一,此时正在店里,吃着麻辣烫呢!

“就是他,还有两个不见了。”小柳遥遥而指,小武一看,满头长发,有几绺还染成了绿色,长得不伦不类,而个头有一米六差不多,可比小武和小柳高出了半截,小武算高了,也只到人家胳肢窝下面。

“那刚好,咱们偷袭,你冲过去敲他脑袋,有多大力使多大力,我在后面接应你!”小武鼓励道。

“你又想坑我?”小柳警觉地说道。

“放心,这次武哥绝对不坑你,你听我的,另外两个,武哥负责了,你只要把那人敲个半死,其他交给武哥。”小武正气凛凛地说道。

“好,再信你一次,如果你坑我,你的那些武侠小说就归我,怎样?”小柳抿着嘴,打赌道。

“好,一言为定。”小武心知,小柳早就觊觎他的武侠小说,有此诱惑,肯定能激励小柳报仇雪恨。

“嗯!”果不其然,小柳一听,登时意气风发,滴溜溜地猫着身体跑入麻辣烫店里,闷不吭声,举起木棍,照着正在吃麻辣烫的小青年的脑袋,狠狠就是一棒子,谨遵小武哥教导,有多大力使多大力,这么一棍子,小青年措手不及,脸都被懵进碗里了。

木棍当头,但闻“咚——”一声,青年脑袋血流不止,本以为就此作罢,小柳一不做二不休,自上而下一棒子后,又是横扫一棍,正中小青年侧头,耳朵被打得肿起。

“哇——好狠啊!”小武在后惊道,目光警觉四周,无人靠近小柳,而小柳闷招全胜,拖着木棍就跑向了小武方向,两兄弟朝原路,疾跑而去,顿时消失在了集镇上。

“你能不能把棍子扔了啊?”小武边跑边道。

“这是见证者,不能抛弃啊!”小柳却拖着棍子,始终不松手,好像棍子已成了他的兄弟,决不放弃,也因此,后面追赶的两个青年,轻而易举就赶上了两兄弟。

“嚯——来吧!我不怕你们。”两人被赶上,小柳回身举棍,大吼一声,全然进入战斗状态,誓要与来敌作死战模样。

“好兄弟,好魄力。”小武也停下了脚步,大赞一声,拉开架势,以待来攻。

“武哥你先顶一下,我回去叫人。”小武刚夸完,小柳“嗖——”的一下,就又跑了。

“我靠,小子,阴险啊!”小武大骂,也跟着小柳跑了,前两个青年背后,那个脑袋流血的青年,也跟上了。

“弄死他们,一个都别想跑。”青年一吼,那两个未受伤青年又自赶上了小柳和小武。

小柳一停脚步,一副生死认命的模样,慵懒地说道:“武哥,累了,死就死了,不跑了。”

“嘻嘻……这就累了?”小武站小柳身边,笑侃道。

“你的武侠小说,只要我不死,它们就是我的了。”小柳至死不忘小武的武侠小说道。

“这时候还惦记我的武侠小说,你够了!”小武没好气地说道,随即面向三个青年,随意道,“小柳,后面那个半死之人,你可以应付吧?”

“嗯?”小柳不解闷出一声。

“武哥说了罩着你,那就肯定罩着你,前面两个武哥包了,后面那个嘛!你就往死里打,打不死算你输。”小武随口道。

三个青年一听小武此言,不由“哈哈哈……”放声大笑,这应该是他们新年第一天,听到最搞笑的话了。

小柳一听,也觉疑惑,不过小武哥都说了,本着对小武哥绝对忠诚和信任,小柳还是肯定地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如果对打的话,我有棍子,肯定能把他打个半死,就怕他跑了,我跟不上啊!”

“跑?哈哈哈……”三个青年一听,顿时捧腹大笑,两个小屁孩,竟然敢在他们面前大放厥词,岂不是故意引人大笑?

“小子,你们跪下来叫我们几声爷爷,或许我们可以考虑放你们走,否则……哼!”后面的青年,捂着脑袋,狠狠地说道。

“爷爷……”

“我靠,小柳,有点骨气行不行啊?”小武大惊一跳道。

“爷爷死了不是嘛!嘻嘻……”小柳笑道。

“这话在理!”小武赞道。

三个青年本见小柳单膝下跪就喊爷爷,尚自得意,而其后话,三人脸色顿时一黑,原来,小柳在咒他们死呢!气得他们差点背过气去了。

“敢耍我们,兄弟们,搞死他们。”那带伤青年狠狠说道,前面两个青年,分取二人,就欲动手。

“你们是我的。”小武说时,脚飞起一踹,愣是踹出一米多的高度,只一脚,把那抓小柳的青年,踹得头晕眼花。

小柳见状,机不可失,抡起棒子又再补了一棍,那青年耳朵一红,肿起冒血,其痛可知了。

“你去照顾后面那个家伙。”小武指挥道,小柳本欲再补棍子,一听指挥,立即转移目标,绕过前面两个,直奔后面那个受伤青年。

手持棍子,怒意朝天,若怒神下凡,其势如洪,吓得后面那个青年愣神,而小柳棍子飞起,他才反应,冷不丁又挨了一棍,正中门面,若非小柳力气有限,怕是鼻梁都要断了。

前面两个青年,不理小柳,只是欺身小武,仗着个头大,力气足,纷纷动以拳脚,企图把小武揍趴,全然不理后面青年。

小柳闷招得计,棍飞狂舞,疯神附体,全无招式,但凭一根棍子,打得青年措手不及,终因气力有限,冷不防,棍子被抓,被青年一脚踹翻在地,暗道不妙,正欲逃命,青年棍起棍落,照小柳脑袋就砸。

青年何样气力,若是砸中,小柳非死亦是重伤,吓得小柳魂不附体,而棍未至,横空一身飞腿,“啪——”一声,青年捂着门面,这次鼻梁是真的断了。

“哇——侠士,敢问大名?”小柳好了伤疤忘了痛,武侠小说场景浮现于脑海,当即拱手相问。

“大你的猪头!”小武没好气地咒骂,“咚——”的一下,又是一记锅巴,抓着小柳后领,将他从地上提起来,大声呵斥道,“走了,回家。”

“等一下!”小柳被提起,却冷不丁说一句,随后拎着棍子跑向了捂着鼻子,正在地上呜呼哀哉,苦叫连连的青年。

“我靠,够狠啊!”小武见状大呼,后背生凉,暗想,一年不见,这小子变得如此之狠?

青年万万没想到,自己此番模样,小柳竟然还要补棍,吓得魂不附体,抱头挪步,欲躲其攻,小柳来至他面前,举着棍子问道:“我的钱呢?”

“给……你……”青年见状,急急忙忙掏口袋,把十几块钱都递给了小柳。

“嘻嘻嘻……赚翻了。”小柳得意一笑,拎着棍子朝小武跑去了。

“呜呜呜……不就五毛钱吗?有必要那么拼命吗?”青年看着小武和小柳远去的背影,暗自后悸,心中之苦,何以倾诉。

青年转目光,只见自己两个朋友,一个捂着肚子,翻着白眼,刚吃下去的麻辣烫,全部吐出来了,还有一个更恐怖,已完全看不出是他朋友了。

小说《武狂小道士》 第11章:兄弟阴招显奇威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空间小说
  2. 宫廷小说
  3. 贵族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