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你是我心头的朱砂痣

更新时间:2019-09-11 16:43:13

你是我心头的朱砂痣 连载中

你是我心头的朱砂痣

来源:微阅云作者:白月光分类:言情主角:秋阑珊霍昱东

小说主人公是秋阑珊霍昱东的书名叫《你是我心头的朱砂痣》,它的作者是白月光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醒的时机很对。清晨,阳光正好,酒店房间中有一股子淡淡的消毒水气味。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若不是枕着一个硬邦邦的胳膊,秋阑珊说不定还能睡个好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行……我要回家。”秋阑珊掀开被单,刚想下床,一股莫名的疼痛感突然袭上大脑,逼得她两眼一翻倒回了病床,昏死过去。

“家?哈哈哈哈。”苏泊看着床上秋阑珊那能够看见骨骼的脸庞,轻轻的抚了上去。

秋阑珊站在一片黑暗得不见底的地方,她环顾了四周,别说是一个人,连一只蚂蚁也没有。“笙歌!笙歌,我在这里。”

就在这时,四周突然亮了起来,一句声音响起,竟是如此的熟悉。

秋阑珊循声望去,见到不远处前一道黑色的影子朝自己招手,心里一欣喜,便跑了过去。

近了些、再近些……终于,她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是霍昱东,她朝思暮想的男人。

手中好像多了个东西,令自己手上的温度上升了些,低头一看,原来是他牵住了自己的手。

“走吧,我们去玩你最喜欢的旋转木马。”霍昱东低声细语的说道。

秋笙歌好想抓住眼前的一抹温暖,可是又觉得遥远不可及。

她重重的点了点头,目光至始至终没有从霍昱东身上离开过。

霍昱东低笑了一声,“我……”

秋笙歌不解,为什么他不将话说完。但看到他脸上那抹如旭日升起的笑容,也随着笑了起来。她刚想说话,却发现怎么也开不了口。

“我……”霍昱东再次只发出了一个“我”的音,虽然嘴角在动,只是秋阑珊怎么也听不清。

眼前的景象,突然越来越模糊。

直至完全消失……

“呼……"秋阑珊猛然睁开了双眼,才发现这是一场梦,喘着粗气在心里安慰自己,又怀念刚刚梦中所给予自己的温暖。

"小姐,你终于醒了。"一道清晰的男音在秋阑珊的耳边响起。

她侧过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身上竟穿着警服,是警察!

秋阑珊突然想起刚刚在医院里所发生的一切,抬头看向了警察身边的苏泊,只见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她连忙坐了起来,"警察,不好意思,是我这位朋友弄错了,我只是在做我自己的工作,并不是什么绑架,实在不好意思。"

来到的警察似乎有些不相信她所说,看着她骨瘦如柴的样子,想信都难。

秋阑珊好似知道警察的所想,于是便道:"我天生就是这样的身材,因为经常干活,所以才这么瘦,这次真的是个误会……"

"好吧。我相信你。"

秋阑珊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警察一句敷衍的话,话语中并不难听出他的怒气。

虽然有些愧疚,但是又怎么可以做出对霍昱东不利的事情。

刚想道谢,却见警察将苏泊拉向一边,在低语说些什么,说完之后便怒气冲冲的走了。

正纳闷的秋阑珊,被苏泊一个回头的眼神给吓得一颤,看着苏泊将门关上,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害怕的咽了咽口水。

她抓紧被子,身子往后靠了靠,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苏泊,生怕他会胡来。

"我这是在救你!你就这么喜欢那个连一点同情心都不会施舍给你的霍昱东?"苏泊突然欺压而下,只是秋阑珊的眼睛。

秋阑珊被他的突然举动吓得睁大了眼睛,两人对视了许久,谁也没有说话。

苏泊看着像小老鼠一样的秋阑珊,脸上的神情一转往日的温柔,他抬手顺了顺秋阑的头,站直了身。

"以后,要乖乖听话知道吗。"

温柔的苏泊,只会让秋阑珊更加觉得可怕,连忙点了点头,只希望以后不要见到他才好。

看到秋阑珊的害怕,只以为她是在害怕刚刚的警察,温柔直达眼底。

"砰——"一阵巨响再次将秋阑珊吓得身子都瘫软了几分,也引起了苏泊的强烈不满。

两人同时看向开门的人,秋阑珊了断的闭上眼睛,她实在没有心情再去看眼前的这个人。

毫无疑问,来者便是叶宓。

叶宓进入病房,瞬间就将整个屋子里都充满了劣质香水的味道,使得秋阑珊瞬间捂上鼻子。

"请你出去。"苏泊恢复以往的温润如玉,只是话语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因素。

叶宓差一点就被苏泊唬住了,转念一想,自己什么身份,眼前这个身穿白色大褂的,又是什么地位。

"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昱东哥哥的一个私人医生,你连给我擦鞋都不配,还敢让我出去?笑话。"

难听刺耳的声音在中等大小的病房里回荡,秋阑珊一只手捏着鼻子,另一只手扣着耳朵,皱着眉头以示自己的不满。

没有丝毫隐藏的动作,自然是入了叶宓的眼,没想到几个小时不见,这个小贱人竟然学会动作攻击了?

泼妇如叶宓,没有多做停留,她拿起包包冲上去作势要打秋阑珊,只可惜苏泊眼疾手快,没有实现叶宓所要作出的动作。

"你……你给我松手!"叶宓反抗却无效,反而被抓的生疼,她只好叫嚣。

果然,苏泊被她那公鸡叫般的嗓子气得忍无可忍,扯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当然,代价就是忍受叶宓疯子般的大叫。

秋阑珊被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惊得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她从来没有想过叶宓会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活生生的被人拽走。

叶宓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自己明明是来找秋阑珊的,原本想将她栓成狗一样带回家。

想到这里,叶宓突然抬起头看向秋阑珊,"都怪你,你这个小贱人,我要杀了你!"

秋阑珊对上叶宓充满了红色血丝的眼睛,只觉得心底发凉,听了她说的话,一股麻痹感从脚传到全身。

她想,一会儿苏泊走了之后,只怕自己的日子更加不会好过吧。

于是她将目光从叶宓身上转移到苏泊,只是苏泊一心只想着将叶宓拖出去,没有看到秋阑珊求救的目光。

秋阑珊只希望一会儿苏泊还能再进来看看自己,想完,又想起自己刚刚明明是畏惧苏泊的,希望以后都不再见到他。

可是现在又是怎么了呢……大概是叶宓比苏泊要狠毒得多吧。

病房里的声音一点点的在减弱,直到完全消失,秋阑珊双目无神,像一个无底洞。

房间外。

苏泊将手中的叶宓随手一扔,又大步向前,抓住跌坐在地的叶宓的衣领,提了起来。

"我警告你,不要再用你那母鸡嗓大喊大叫,还有,要是再让我看见你欺负秋阑珊,别怪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揍你。"

苏泊一字一句的说,看着叶宓的眼睛,却又一脸的嫌弃,好似叶宓的眼球,都恶心得让人想吐。

说完之后,苏泊松开抓着的衣领,叶宓再次跌坐在地,她恶狠狠的看着苏泊,没有想到他居然敢这么对待自己。

脖子刚刚被提的有些酸痛,只能低下头,如果自己告诉霍笠东,只怕他也不会帮助自己,秋阑珊!都怪那个女人,抢了自己的所有!

苏泊的两条腿消失在叶宓的眼前,她抬头发现苏泊进了病房,地上的冰凉刺激着大脑,也让她冷静了许多。

"你好好休息,相信我叶宓不会再来欺负你了。"苏泊回到病房后给秋阑珊整理了一下病床。

听完苏泊的话,秋阑珊怎么能够相信叶宓会不再把自己当狗一样使唤,她那么狠毒的一个人,怎么会是说放下就放下的?

"在她没走之前,你可不可以……先不要离开?"秋阑珊带着些恳求的语气说。

苏泊看到她可怜的样子怎么会不动心,无奈自己还有事情要做,只好推脱。

"放心吧,她不会再来伤害你了,我还有事情要做,你先休息吧。"苏泊说完,浅笑着抚了抚她的头,便离开了。

苏泊以为自己刚刚的一番话语会使叶宓停一阵子,可是,他错了。

跌坐在病房门外的叶宓只觉得眼前有一道黑影闪过,抬头一看,竟发现苏泊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刚刚的挣扎导致现在她一点力气也没有,就像一只蝼蚁卑微得蜷缩在这个男人面前。

"我再警告你一次。"

没错,又是这个无法让人拒绝的语气。

不,是逼得让人无法拒绝!

"别动秋阑珊!"一句重话落下,苏泊便直接了断离开了。

走了?那个刚刚对自己下了那么重的手还放下狠话的男人,走了?

哈哈哈哈,她不由得在心里笑出声来,脸上的笑容直达眼底。

她微微侧过头,看向病房,"嘿嘿"地笑出声来。

叶宓等自己恢复了一些之后,扶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

站直之后,她一点一点的整理好衣服,将包包也挎好之后,便趾高气昂的进了病房,完全忘记了自己刚刚所受到的种种。

再一次闻到劣质香水味的秋阑珊缓缓的闭上眼睛,知道自己的苦日子就要来到了。

"哼,你还能睡到这么好的床?就凭你你也配?"叶宓边说着边越来越靠近秋阑珊。

秋阑珊没有做出任何回应,闭上了双眼,反正,她已经麻木了。

如果,霍笠东在这儿,他会不会帮助自己,还是支持叶宓来一起加害自己?

"小贱人,你还敢闭上眼睛?我让你听我说话!"叶宓越说声音越加大,最后一步步走到秋阑珊的病床前。

看着秋阑珊近在眼前的脸,手一伸,便摸上了她的脖子。

当初,笠东就是被这张脸给吸引!现在都成这幅鬼样子了居然还能够看出骨子里面高贵漂亮。

想着,怒气便噌蹭的往上涌,手中的力度在一瞬间内增到最大。

秋阑珊只觉得脑子一热,五观紧紧的闭着,毫无知觉,只有大脑内在响着"翁嗡嗡"的声音。

她真的要死了吗,而且还死在医院里,可是笠东还没有认出自己就是笙歌呢……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哈哈哈哈……你觉得我会让你这么轻易的死掉吗?我还没有将你折磨够!"叶宓狠狠地将一席话说完,手中一用力,便松开了。

总算,吸到了第一口氧气的秋阑珊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大口的吸着气,氧气也争先恐后的钻入秋阑珊的嘴巴和鼻子。

叶宓又怎么会给秋阑珊任何一点休息的时间,她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在折磨秋阑珊才好。

于是她一把抓住秋阑珊的头发,用力一扯,竟真的将她扯的摔倒在病床下。

由于惯性,被扯下床的秋阑珊再次滚了一圈,结结实实的撞上了柜子的边缘,头颅瞬间砸出了一个血窟窿。

血在止不住地往外流!秋阑珊连忙捂上额头,疼的咧牙呲嘴,大脑在一点点的发热变红。

"哈哈哈哈……"魔鬼般的笑死一次又一次的从叶宓嘴巴里传出,看见秋阑珊出了血疼得打滚,她才激动。

没有多余的停留,叶宓再次将魔爪伸向秋阑珊的头发,一点一点的将她往外面拖。

"笠东……救我……笠东……救救我啊……"在即将昏迷的前一段时刻里,秋阑珊想的却是霍笠东能够来救自己。

正在拖着秋阑珊走的叶宓,回头一看发现秋阑珊口中在"呜呜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于是松开了手中的头发,俯下身子将耳朵贴近秋阑珊。

迷糊中的秋阑珊看见叶宓贴近自己,便知道她上钩了,于是趁她离自己更近的时候,一把咬上了她的耳朵。

"哈哈哈哈……咳咳。"这次轮到秋阑珊笑出了声,只是力气小了些。

叶宓啊叶宓,没想到你也会栽在我手上一次……

当然,就算是成功了一次,可是现在的情势,明显秋阑珊处于弱势,虽然接下来自己会受到更严重的处罚,可是她不后悔。

叶宓气急,脸上的肉都在以肉眼可见的在抖动,她一巴掌扇了下去,将迷糊的秋阑珊彻彻底底的扇晕了。

小说《你是我心头的朱砂痣》 第7章 维护霍昱东,被叶宓折磨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欢喜冤家小说
  3. 穿越种田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