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刀客

更新时间:2018-11-01 16:05:08

刀客 已完结

刀客

来源:掌读520作者:骁骑校分类:武侠主角:元封哑姑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刀客》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骁骑校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元末周初,西北边陲的偏远小镇上,黑瘦矮小的孤儿元封被马肉铺子老板收留,过着平淡孤寂备受欺凌的生活,一切从他以精湛的刀法杀死马贼头目的那一刻开始改变……古道边城、金戈铁马、碧血黄沙,古老银币上的浮雕人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房间里,几个镇上的头面人物正在和元封说话,老孙头年龄最长,主要有他发问。

“娃,刀法跟谁学的?”

“我叔。”

元封他叔叔就是前段时间暴病死在家中的那个中年人了,没想到他其貌不扬的倒是位大刀客,只可惜默默无闻的死在这十八里堡了。

众人一阵叹息,老孙头说:“娃,你小小年纪就练得如此出神入化的刀法,真是咱们堡子的福分啊。”

大老赵却说:“娃娃,你刀法这么好,怎么还吓得腿软?”

张驼子瞪了大老赵一眼,纠正道:“人家娃是饿的腿软了。”

大老赵是直脾气人,说这话本来也没有恶意,听了张驼子的话只是讪笑。

元封却说:“不对,我确实是吓的腿软,因为我根本不是独一刀的对手。”

众人就纳闷了,问咋回事。

元封道:“我之优势,在于人小灵活,速度够快,只要站在独一刀一步之内,就可一击得手,这就是我要迎着他走过去的道理。”

“那你不怕他先出刀砍了你?”张驼子瞪大了眼睛问。

“怕,怎么不怕,但是独一刀是有身份的人,没有问清楚之前是不会出刀的,他欺我人小刀短,岂知一寸短一寸险的道理,贴身肉搏,长刀反不如短刃顺手。若是五步以外长刀对拼,便是三个我也死了。”

听了这话,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原来早上那场仗赢得如此艰险,他们又问:“既如此,那咋还伸手指头向那些马贼挑衅呢,就不怕他们冲过来砍人?”

元封道:“当然怕,但是他们也怕,独一刀是他们的龙头,他们眼中的神,神都能打败,何况他们,再说了,龙头死了之后马贼内部需要重新排位,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折损了手上的力量。”

“这是唱的空城计啊。”众人都觉得后背凉嗖嗖的,若是那些马贼当真冲过来,今天这镇子就算完了,良久,老孙头才说:“娃啊,你的胆色真是过人。”

大老赵也一挑大拇指:“娃,你是纯爷们!真汉子!。”

元封到底是个小孩,听这话脸上就又红了,道:“我也怕的紧,后脊梁都湿了,等他们走了就撑不住了,腿肚子直转筋。”

众人就笑了,笑容里带着隐隐的无奈,正在此时外面敲门了,说大席准备好了,请小英雄上桌。

元封是被几个大人架出来的,手把手托在上面举得老高,外面雪地里的人看见了就大声叫好,雪花虽然还不大,但是已经很紧了,镇民就这样操着手或站着,或蹲着在外面等着看他们的恩人,这多少让元封有些感动,他双手一拱,在胸前抱拳,若是在以前,那人们就要哄笑嘲弄了,可是今天,这动作在大家眼中怎么看怎么帅,干净利落,比那唱戏的武生摆出的架势还有味道,众人又是一声好喊出来,真如雷鸣一般。

胡家酒馆太小,摆不下许多桌子,这棚子就搭在当街上,虽然外面下着雪,但是下雪天通常都不冷,再说还有大火炉子生着,热酒喝着,自在的很。

元封自然要坐在首位上,别管他年龄再小,今天也是他最大,老孙头大老赵张驼子他们都在左右陪着,今天上阵的后生们也依次排开,都用敬畏的眼神看着元封。

胡瘸子没上桌,他是大厨,又是主人,忙里忙外的抽不开身,老孙头一听就恼了,那咋行呢,瘸子是娃的长辈,今天又是他第一个冲上去和独一刀拼命,没丢十八里堡的人,这个酒,他得喝!

胡瘸子自然是想喝这一杯酒的,他不上桌只是矫情罢了,当旁人来请他的时候,只是象征性的推辞了一下就进去了。

首席是靠土墙摆着的一桌,旁边还生着火炉,既暖和又能看见雪景,位子早帮胡瘸子准备好了,看他过来便都起身招呼,都落座之后,老孙头又起身说:“父老乡亲们,今天是咱们十八里堡的大日子,七天前那件事大伙都知道吧,错不在咱,可是独一刀他欺人太甚,竟要屠了咱们堡子,若不是……”说到这里老孙头哽咽了一下,显然是动感情了,但他很快恢复了常态,继续说道:“若不是元封,咱们这顿饭就都在阴间地府吃了,乡亲们,父老们,我孙德彪今天在这放一句话,从此元封就是咱堡子的恩人,谁敢再说话不干不净的,我第一个不饶他。”

众人都附和:“对,元封就是咱们的恩人,谁再敢说那啥就活活打死。”

老孙头又说:“胡瘸子家底子也不厚实,娃娃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咱们都把娃的伙食铺陈张罗起来,不能让瘸子一个人破费不是?”

众人又都喊起来:“让封哥儿去俺家住,俺家敞亮。”

“来俺家吧,俺家顿顿吃高粱饭,管饱。”

这时候胡瘸子站起来了,四下拱了拱手说道:“老少爷们们,元封这孩子哪也不去,就在我家住着,当初我许过他那死鬼叔叔的,要照顾他长大,老孙头说我家底子不厚那是胡扯,四十八两兰州府盖着官戳的细丝锭子货真价实,谁能比我有钱,都别说了,元封我养着。”

众人就不满了,凭啥元封就让你一个人养着啊,于是纷纷站起来吵闹,老孙头看不下去了,圆场道:“这样吧,娃还在你家养着,堡子里每家人按月给你贴补点,不拘数,就是个心意,弄个鸡蛋、枣子、瓜果梨桃的都算。”

胡瘸子这才不再坚持,堡子里毕竟百十户人家,每家拿出一点点来不会伤筋动骨,还能让元封吃好穿好,又能不伤了大家的好意,也只有这样了。

趴在棚子外面偷听的哑姑这才放了心,拍了拍胸脯吐了口气,又摸摸赛虎的脑袋,极其大方的从盘子里拿出一块马肉来赏给它。

赛虎和主人一样欢欣鼓舞,叼着马肉一溜小跑到墙角享用去了,镇上摆大席,家家户户的狗自然都来凑趣,按理说看到肉应该扑过去抢才是,可不知怎么地,就连那些成年大狗都不敢去惹赛虎,可赛虎现在还不过是条不及小腿高的幼犬呢。

流水席吃了就走,走了又来,但是首席那一桌的人没有动过,众人轮番向元封敬酒,元封小小的孩子却是海量,来者不拒,杯杯见底,胡瘸子心疼,想要劝劝,元封自己却说了:“我叔说过,不喝酒不算真汉子。”瘸子便讪讪地住了嘴。

酒喝多了话就稠,赵定安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居然问元封道:“封哥儿,你武艺这么好,那些孩子骂你的时候咋不揍他们呢?”

胡瘸子心中却是一凛,自己可没少打元封,也纳闷着呢,为啥他都还手,连顶嘴都没有。

元封道:“那些孩子不懂事,不需和他们一般见识,我就是武艺再好,也不能对长辈和孩子出手,我叔说过一句话:王师不与妇孺争道。便是这个道理。”

王师不与妇孺争道,多么令人向往的场景,可惜这幅情景在十几年前的大汉铁骑那里才可以见到,近年来么,不提也罢。

胡瘸子听了这话是既欣慰又惭愧,欣慰的是元封在心里把他当作长辈来看的,惭愧的是自己却把元封当作不要钱的伙计来使唤。

元封毕竟是个孩子,喝多了几杯酒头有些沉了,众人不敢再让他多喝,赶紧让几个小伙子搀进屋去歇着,又喊几个细心的媳妇大嫂去照应着,拧个手巾把啥的。

元封这边刚走,大老赵就开了腔:“唉,元封虽然武艺高强,但也护不住咱们堡子啊,若是那贼人寻思清楚了,不和他贴身近战,骑着马来攻,咱们却如何是好?”

此言一出,首席上几个人便沉默了,这可是迫在眉睫的问题啊。

猜你喜欢

  1. 暖婚小说
  2. 百合小说
  3. 奇幻小说
  4. 婚姻爱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