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刺客残月

更新时间:2018-10-31 17:53:52

刺客残月 已完结

刺客残月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亲亲雪梨分类:武侠主角:金世安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刺客残月》的小说,是作者亲亲雪梨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只影匹马过千境,少年侠骨负盛名。缥缈江湖任纵横,谁人不识残月弓。残月身为大虞国最顶尖的刺客,名震武林,声动朝野。只是除了至亲,无人知晓他是背负着怎样的绝望,一步步成长。无愧君主与苍生,不负信任与深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梁翊屏息凝神,仔细聆听,并耐心等待时机。他用手指将窗户挑开一条缝,一把明晃晃的刀倏地刺到了他眼前。他不慌不忙,向一旁躲闪,顺便稍稍打开了窗。待杀手的手伸进窗里的瞬间,他猛地一关窗户,“咔嚓”一声,那人的手掌硬是被生生挤断了。

“啊!”

那人惊天动地的惨叫声让整座楼都震了三下,客人们都从自己房中蹿了出来,惊恐地面面相觑,生怕那惨叫声会祸害了自己。

梁翊臂力惊人,生生把那个杀手给拽进了屋子。可是那人武功不弱,被梁翊甩在地上后,他竟然顽强地爬了起来,摸出怀中的暗器,精准而决绝地朝梁翊掷去。

梁翊冷笑一声,伸手接住暗器,反手扔了回去。看似随便一扔,那暗器却深深扎进那人左肩,像是用锤子钉进去的一般。那人吃痛,捂着肩膀,靠墙蹲了下来。

梁翊将他踹翻在地,踩着他的小腿,冷峻地说:“你如果不说实话,我就踩断你的腿!”

那人方才已经感受到了梁翊的力道,他吓得缩成一团,连声说道:“梁公子但问无妨。”

“谁让你来的?”

“蔡炳春,蔡知县。”那人忙不迭地答道。

“为什么要来杀我?”梁翊怒气冲冲地问。

“你和蔡知县抢女人,他想要弄死你。”那人可怜巴巴地说。

“哼,想弄死我?就凭他,就凭你?”梁翊仿佛受到了奇耻大辱,气歪了鼻子。就因为常玉娇喜欢自己,蔡炳春咽不下这口气,便将自己看做死敌,处处跟自己作对,梁翊还真是不屑跟他这种人生气。

“他说你是文弱书生,只会些花拳绣腿,我一人足矣,没想到……”那人垂头丧气地说。

“呵呵,呵呵呵呵……”梁翊只能冷笑,又厉声问道:“蔡炳春现在人在何处?”

“小的也不知道,他白天找的我,让我在夜里杀了你,伪装成谋财害命。“那人畏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切。”

梁翊又瞥了他一眼,佯装要打他,那人不堪恐吓,竟然大哭起来。

“好啦好啦,别哭啦!你好歹是个杀手!”

梁翊不耐烦地堵住他的嘴,心里却在想,蔡炳春连情敌都不肯放过,那两个孩子,他自然也不会放过。他刚才看到三公子和陆勋带着那两个孩子去了青云客栈,那是离西四大街最近的一个大客栈。陆勋虽然身手了得,但他恐怕不会有那么高的警惕性。

想到这里,他喊来于叔,让于叔把那人捆了个结结实实。客栈的人看到于叔押着一个黑衣人从梁翊房间里走出来,都惊讶不已。

于叔走到大堂,清清嗓子,大声说道:“诸位父老乡亲,此人想残害我家少爷,我要把他送到官府,有没有人愿意作证?”

那些投宿客本来正在议论纷纷,一看杀手已经落网,便放下心来;不过一听要去衙门作证,他们立刻回到了各自房间,生怕自己跟这起案件有一丝关联。

于叔茫然地站在大堂里,颇为尴尬,只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老板。这家老板那么殷切地希望少爷写一幅字给他,天天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少爷,如今不会不帮忙吧?

可那老板还真就不给面子,他清清嗓子,完美地避开了于叔的目光,装作专心整理账本的样子。小二倒是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于叔,我陪你去吧!”

于叔还没有接话,老板就拿起账本,照着小二头上就是一下,他骂骂咧咧地说:“你这把懒骨头,今天又想偷懒!难怪到现在都没看完账本!马上就要过年了,今年的账理不完,我扣你工钱!”

小二犯难地看了于叔一眼,不知如何是好。此时,梁翊走下楼梯,笑道:“于叔,何必强人所难?既然是我招的贼,跟客栈有什么关系?人家老板也没理由向着我们啊!咱们在这里打闹一番,已属不该,得向人家赔不是啊!”

老板听出梁翊话中带刺,于是讪讪地说:“梁公子,我们小本生意…”

“哟,您开着达城最大的客栈,还说小本生意呢?”梁翊冷笑两声,说道:“不过啊,如果这生意人没点儿担当,可真得做小本生意了!”

老板听得羞愧难当,而于叔则扬眉吐气般地昂起了头。小二崇拜地看着梁翊,也不顾老板阻拦,跑出来说:“梁公子,我陪您去趟衙门!衙门不开门,我就陪你们等一夜!”

梁翊并没有时间和于叔一起去衙门,他借口去天香阁,便中途溜走了。他回客栈取了弓,便朝青云客栈奔去。他要赶过去,救下那两个孩子。

话说三公子救了那两个孩子之后,虽然已是深夜,可他还是让陆勋找了些桐子油、烧伤膏,又让一位女客官给小女孩擦洗伤口、涂药,小女孩的伤势稍有好转。

少年跪在妹妹身边,不停地给她讲故事,小女孩也一直强撑着,不让自己昏迷过去。少年看到了无限希望,他虔诚地趴在床沿,寸步不离。

时至三更,众人都已经睡了。周围一片漆黑寂静,陆勋却倏地起身拔剑,冲出房门,大喝一声:“什么人?”

三公子惊醒,惊问道:“陆勋,是刺客么?”

陆勋紧盯着外面,沉着地说:“公子莫慌,他们闯不进来。”

隔壁房间影影憧憧,似是刺客从窗而入。陆勋担心刺客对他们兄妹俩不利,又担心他们只是调虎离山,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少年手无寸铁,只能尽量躲避,但退到墙角,已无处可退。他武功不佳,只有一身蛮力,把能扔的东西都扔向了杀手。他发了狠,气势如恶狼,竟然也能震慑住敌人。

二人的打斗声惊动了小女孩,她蓦地睁开眼,被眼前景象吓坏了。她使了半天劲,虚弱地喊道:“哥哥…”

如此细微的声音却被杀手听得格外清楚,他立马掉头,举着剑步步紧逼。少年见状大喝一声,急忙扑到床前,死死护住妹妹。

剑划过眼前,银光刺眼,少年紧紧闭上双眼,却依旧感受到了喷涌而出的鲜血。他已经用尽了全部力气,只等死亡的降临。

时间好像凝固了一样,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睁开眼睛,活动手脚,发现自己并没有死。而那个杀手倒在自己身边,脖颈处插着一把箭,一半箭杆没入伤口深处,似有将整个脖颈射穿之势。鲜血还在汩汩往外冒,杀手却已经没了气息。

这个弓箭手,力量实在是太惊人了。

少年惊呆了片刻,他擦擦额头上的冷汗,赶紧去瞧妹妹。可能是惊吓过度,小女孩已经断气了,只是眼睛还在不甘地瞪着天花板,两行泪还在脸上流淌。少年悲恸不已,扑在妹妹身上大哭起来。

隔壁房间的打斗声须臾便止,三公子跟陆勋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过去看看。陆勋心一横,这才一脚踹开了隔壁的房门。他冲到少年身边,一看小女孩的模样,便叹了口气,他轻轻拍拍少年的肩,问道:“玉衡,你没事吧?”

玉衡呜咽道:“我没事,可是玉容死了…我们乌兰男儿从不在别人面前哭,你,你先出去好不好?我想自己待一会儿。”

陆勋知道他心里难过,又担心主人,便依言走了出去。玉衡哭得撕心裂肺,梁翊听得一清二楚。他静静地坐在屋檐上,想起自己也曾那么痛哭过,一时间感慨万千。

玉衡哭着哭着,缓缓走到窗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抽泣道:“虽说我妹妹已死,可大侠救命之恩,我贺玉衡永生不忘!”

梁翊以为玉衡是在跟陆勋道谢,于是依旧耷拉着两条长腿,自言自语道:“嗯,忘不了就行。”

“大侠不肯以真面目示人,怕是有诸多苦衷,但无论如何,请受玉衡一拜!”

“咚”的一声,玉衡的头重重磕在了地板上。梁翊瞬间心疼,他利落地跳进窗来,拉起玉衡,说道:“你怎么真磕啊?不怕把脑袋磕坏了?”

玉衡看着梁翊的脸庞,凄然一笑,说道:“如果我不这样磕头,怎能见到恩人真容?”

梁翊摇摇头,说道:“你在心中感激就行了,我又不是神仙,你这样拜我,会折我的寿的。”

“刚刚在西四街,也是你救了我们吧?我不是傻子,我能判断箭的方向。”玉衡擦干脸上的泪痕,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玉衡,你还好吗?你在跟谁说话?”

说话间,三公子已经把门打开了。梁翊一惊,纵身一跃,稳稳地落到了屋顶上。三公子突然明白了什么,他激动地冲到窗边,问道:“阁下可是刺客残月?”

梁翊躲在屋顶,默不作声,心脏扑通扑通乱跳。

“阁下为何不肯露面?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三公子殷切地问道。

“是。”梁翊无奈地闭上双眼,点点头,简单地说。

三公子一愣,不知该怎样接下去,只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陆勋。陆勋心领神会,一个跟头翻了出去,可屋顶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痕迹。他有心去追,却又记挂主人,只好不甘心地跳回了屋子。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女强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