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第一秘书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3:53

第一秘书 连载中

第一秘书

来源:掌中云作者:苍白的黑夜分类:职场主角:华子建秋紫云

主人公叫华子建秋紫云的小说叫做《第一秘书》,它的作者是苍白的黑夜最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秘书,在充满荆棘的仕途之路奋力的攀爬,那种种情感,次次危机一直伴随他走向终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刚一落座,妈咪就摇曳着跟了进去:“几位老板,怎么才来啊,要不要小姐啊?”杨局长只是礼节性地招了招手,吩咐要两瓶红酒,还要安排三个小姐。

一会功夫,妈咪就带进来三个小姐,那杨局长是懂得规矩的,今天主请的是华子建,所以他就把里面最漂亮的一个就分给了华子建,华子建也不大好扫他们的兴,只得笑纳了。

再看杨局长和蒋局长,已经是笑**的把小姐的手手拉住了,刚开始气氛还算平淡,男人和女人还故作矜持,互相敬个酒的,也是一付彬彬有礼样,那酒劲逐渐发散,男人和女人就逐渐的亲热起来了,有的没一会儿就呈依偎搂抱状。

华子建说实话,对舞厅这些地方总是有点顾忌的,又怕传出去影响不好,还感觉这到处黑麻古墩的,谁知道有没有什么脏东西。

不管身边美女怎么做,华子建都还是装出了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客客气气的,一点没有下手的意思。

随着酒精在血液中的不断堆积,以及昏暗的灯光中,暧昧的气息不断弥漫,幽幽的香水味让华子建有些头晕起来,牡丹也逐渐喝得满面绯红,不知什么时候靠在了华子建的身上,发丝也飘忽地撩动着华子建的脸颊。

她有些醉眼惺忪地调侃起华子建来:“你真是个乖孩子,来了这样老实啊,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处哥。”

华子建一时还听不懂了,忙问:“什么是处哥?”

那叫牡丹的美女就魅笑着说:“就是**的意思啊,你好土啊。”

华子建一听,呵呵的笑了起来,看来今天自己是太土了点。这之后牡丹开始愈发的放松,干脆搂住华子建的腰,和他贴得更紧了。

包厢里的光线被几撮人分割的支离破碎,烟草的雾气就像所有人的心一样四处不安分地飘动。

此时,昏暗的灯光下周围的家伙都在自得其乐,甚至已经没有人在唱歌,当然更没有人再注意他们。她口鼻中喷出的气息如此强烈,让华子建的神经变得越来越脆弱。

初入官场的时候,华子建因为心有牵挂,一直忘不了那初恋的安子若,所以认真的遵守着清规戒律,后来,是秋紫云让他有了渴望,他就像一个在沙漠中独行的人,突然的看到了水源,他干渴的身体控制不住的扑入了那粼粼的水中,他也知道,那不是爱情,只是一种需要,或者应该是他和秋紫云两个人的需要吧。

再后来,华子建的地位不断的提高,他接触的美女也越来越多,但他还是力图洁身自好,就连办公室资料员宋丽若那样的青春靓丽的美女,华子建也只是调侃的常常摆出一副色郎样,实际上,有好几次入侵的机会,但华子建还是放弃了。

他深深的知道,自己还没有找到自己所希望的爱情。

这个叫牡丹的笑妹妹就吻起了华子建......尽管华子建经历过许多比这更疯狂的场面,但在这样的时间与空间状态下他还从没遇到过,不断被激发出的强烈的快意很快就将他的理智完全吞没,房间里的音乐开得山响,几个醉鬼谁也不去注意谁,都在忙活着......

华子建企图控制住自己,但华子建还是失败了,他失败的很掺,没有多长时间,他就投降了,那个让他一直骄傲的武器,第一次在如此短的时间就让这个小妹妹给摧毁了,华子建有点尴尬,也有点惭愧。

好在这妹妹善解人意,一点都没有笑话华子建,在华子建他们离开的时候,杨局长还是说出了他今天一直想说的话:“华秘书啊,这次哥哥是有点麻烦了,还请你在秋市长面前帮我说说,只怕你也看的出来,华书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华子建凝重的点点头说:“你放心,秋市长已经在考虑这件事情了,相信,这次不会让他们得逞。”

杨局长听了这话,很感激的看看华子建说:“一切都拜托老弟了。”

两人也不在提这话,杨局长到是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从包里拿出一个崭新的手机说:“对了,一个朋友送的,我也刚换的手机,华老弟拿去用吧。”

华子建低头一看,这事最新的一款手机,价格应该不少于五千元,华子建推辞几下,但杨局长态度坚决,华子建也就值得作罢,接了过来。

华子建没有让他们送,他住在政府的单身宿舍里,路也不远,现在他一个人徒步悠然地在城内走着,这个时候,他可以慢慢的想很多东西,华子建喜欢思考,更喜欢在这良辰美景中思考,后来,他有了不少的收获和感触,在晴朗的晚上,观赏湛蓝、清亮夜空上的闪闪繁星,这更是一种惬意的享受。

第二天一早,华子建来到了秋紫云的办公室,他先给秋紫云泡上茶水,又帮着把办公室上的东西规整了一下,秋紫云就走了进来,华子建不得不多看一眼秋紫云,因为今天秋紫云的神色不大好,让本来娇艳风韵的脸上多了一些忧虑。

华子建有点怜惜的想:她昨晚一定没有休息好,这个可恶的华成飞,他就怎么没有一点的怜香惜玉呢?

秋紫云无精打采的坐了下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小华啊,我在路上的时候,华书记又催了,让我们尽快搞一个对全市工商局联合检查的文件出来,看来这一关是过不去了,你先打个草稿吧。”

华子建点头说:“好的,我马上就写,一会给你送来。”

秋紫云就又问了一下今天的工作安排,最后很疲乏的说:“你通知办公室,早上的活动都取消了,我不想出去。”

华子建答应了一声,就退出了秋紫云的办公室。

华子建回去就动笔写起了联合检查的报告,这到很好写,现成的报告多的是,都是例行的公文,没有什么需要动脑筋的事情,要不了多长时间,华子建就写好了一篇,他自己再看了一遍,确认没什么差错,就来到了秋紫云的办公室。

秋紫云一个人坐在那里,有点无助,也有点伤神,她很了解目前自己的处境,华书记的这轮进攻,自己必须顶住,正如华子建说的那样,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只是......唉,该怎么做,她还是没有一个合适的思路。

看到华子建走进来,秋紫云多少有了点安慰,这个年轻人伴随了自己三年,帮助自己度过了很多次难关,真的应该好好感谢他。

从内心讲,自己是爱他的,爱他的睿智,爱他的潇洒,爱他那坏坏的笑容和汹涌澎湃的急情,然而,自己是一个有家室的女人,就算已经很厌倦了那苛刻的丈夫,但至少还有亲情和责任,还有女儿,自己和华子建应该是那一道雨后的彩虹,美丽,浪漫,但终究会烟消云散,华子建应该有他自己更美好的未来的前程,他也会有自己的爱情的家庭,自己又能和他牵伴多久呢?

放手吧,找个机会让他离开自己,固然自己会心痛,会伤感,可是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应该没有了。

秋紫云打住了心中的思想,她用依然如故的淡漠看着华子建说:“这么快就写好了。”

华子建笑笑说:“这种文件,没一点营养,写起来简单。”

秋紫云看看华子建那有点骄傲的神情,就“哼”了一声说:“一点不谦虚。来,给我看看。”

接过了华子建手中的文件,秋紫云就细细的浏览起来,很快的,秋紫云的脸上就露出了专注,在很快,她就抬眼看了看华子建,从秋紫云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那一缕绚丽的笑容,她的笑让华子建有点陶醉了。

放下手中的文件,秋紫云就问:“真的有人反映土地局有问题吗?”

华子建摇下头,揶揄的笑笑说:“没有人反映,但那不重要,需要的话,我手上会出来几封举报信,重要的是我们这次把土地局也列入检查中,这就是马换炮,只要他华书记舍得这土地局,我们就舍得工商局。”

秋紫云不的不佩服华子建的这一手,土地局局长是刚上来不久的一个华书记嫡系,而且土地局的重要性和含金量,也要比工商局高,只有这样,才能抑制住华书记的企图,也正式的向华书记摆明态度,以后我秋紫云也会反击了,想要通过蚕食和消耗来掠夺我的权利,以后办不到。

到了下午上班的时候,华子建就带上文件来到了市委,市委和政府就隔几步远,不用5分钟,就可以走到,华子建也来过好多次这里,看门的老头很远就开始点头招呼华子建了,华子建也亲切的笑笑,点点头,一路就到了市委后排那个小院子。

今天华子建还是多少是有点紧张的,他多次过来送过文件,也多次到过华书记的办公室,但今天他知道事关重大,有时候,很小的一个事情会成为最终大结果的契机。

华子建没有看到华书记的秘书,他就自己敲了敲门,很快的,里面就传来华书记那略带威严的声音:“进来。”

华子建轻轻的推门,走了进去,华书记就抬起了圆圆的胖脸,对华子建平静的说:“小华来了啊,坐。”

华子建那能就坐下,他快步走到了华书记的办公桌傍边,放下手中的材料,帮华书记先把杯中的水添上,习惯性的掏出烟来,递给了华书记。

华书记点下头,等华子建帮他点上烟,华书记吐出了一口烟雾后说:“是送的什么文件?”

华子建就恭敬的回道:“关于对工商局联合检查的文件,秋市长想请你先看看。”

“唔,哪一份,挑出来我看看。”也许是华书记坐的时间太久,他就说这话,站起来伸了个懒样,华子建里面感觉到了压力,这华书记挺胸腆肚,气度渊亭,那肚子明显的就是领导肚子,没肚子的领导就不是一个好领导。

看来自己以后也应该好好的养一养肚子了,不然一看就是个支桌子,打狗,跑腿,递餐巾纸的货色。

华书记给人的感觉很威严,你也不要看他胖,一般的人总是认为胖人脑袋笨,那是误解,华书记的心思和外表完全完全不一样,华书记是可以随便的就洞穿别人的心思,在他面前想来点什么弯弯绕,那最好小心点,搞不好最后就把你自己绕进去了。

华书记看了没两分钟,很快就眯起了眼睛,那眼中就透露出一种肃杀的凌冽,他默不作声的看完了整张文件,冷冷的把文件放在桌子上问华子建:“这文件是你写的?”

华子建很无辜,也很憨厚的笑笑说:“我打的草稿,后来秋市长自己修改的。”

华子建不想说假话,他也没必要说假话,不管怎么样吧,他都脱离不了秋市长的气味,今天华书记肯定会不高兴的,就算不是自己写的,华书记一样会迁怒于秋市长,迁怒于秋市长,也就一定会迁怒于自己。

华书记就死死的盯住华子建说:“你写的,谁说要把土地局也列入检查范围的?”

华子建还是很敦厚的说:“是秋市长说的,她最近接到很多对土地局的反映材料,有的材料还说的乱七八糟的,秋市长的意思是检查一下,堵一下别人的口。”

看着华子建诚实的脸谱和坦然的笑容,华书记没有让他的假象蒙蔽,反倒是心里暗暗一惊,过去自己是小看这个华子建了,你看他的表情多么笃定,这个文件的真实意图他难道能看不出来,他真要看不懂,他还能在县政府一秘的位置上坐三年吗?

但看懂了还是如此的表情,这才可怕,在柳林市,谁见了自己发怒会不战抖,谁见了自己的眼神能不紧张?华子建却做到了,他看着我,就像是看这一个平等的对手,没有恐惧,没有担忧,只有决战前的冷静和伪装出来的恭顺。

假相,是的,的确是假相。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历史小说
  3. 未来小说
  4. 豪门世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