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因为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魔法使

更新时间:2019-05-24 18:29:40

因为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魔法使 已完结

因为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魔法使

来源:掌中云作者:世间的落魄魔法使分类:玄幻主角:雾雨弥生

主角叫雾雨弥生的小说是《因为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魔法使》,本小说的作者是世间的落魄魔法使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普通的魔法使,雾雨的轮回,仅此而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快!集合......那边......快!”

唔......

噼啪!噼啪!火炉燃烧着,发出声响的同时散发着温暖。

迷糊中,我仿佛听到有人在高声喊着,屋外吵闹得不行,努力想要睁开眼,然而眼皮却似铁般沉重,根本睁不开,暖呼呼的身体也散发着“再休息一会”的信号。

好累......有什么事吗?闭着眼,运转魔力于身体,我将注意力集中在屋外,却听到——

“是血虫!!!血虫攻城了!”

“哈?!”猛地从沙发里抬起身,我睁大了双眼,我是听错了?赤甲虫攻城了?开什么玩笑?!

“醒了?”熟悉的声音传来,我转头一看,锐林正站在门口转着手枪,在门边的一张桌上,是一张简便的地图,屋外的冷气正不断灌进屋中,让我有种回到被里的冲动。

“嗯,抱歉,我睡了多久?”

摸了摸怀中的魔导书,在睡眠中我似乎一直抱着它,此时它还暖呼呼的,释放着暖意。我有些黯然,在这么危险的处境下,我竟然还能睡得这么香,在危机出现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

“你以为有多久?“

锐林瞪了我一眼,说完转身走出门外,留下还坐在沙发上的我:“还不快跟上?等着我去请你吗?”

语气有点冲,但这也是他的性格,更何况本就是我理亏,所以我也没有在意,急忙将魔导书系好,反手关上门,快步跟上锐林。

在屋外,我看到一队又一队的士兵看似混乱实则乱中有序地朝一个方向拥去,那是城门的方向。

跟着士兵们,我和锐林向城门的方向前进,一路上越来越多的士兵从大街小巷中走出,汇聚到慢慢壮大的队伍中,远方的声响也愈发清晰起来——那是人类的呼喊声和赤甲虫的嘶鸣,夹杂着沉闷的撞击声。

这么快就攻城了吗......古河先前说过,赤甲虫从一个月前就频繁地活动,如果每天都是这样的话,哪怕再怎么强大的人也会坚持不住的吧?我不由看着身边的士兵,覆面式的头盔阻挡了我的视线,但那盔甲下的,想必是一张张憔悴而又勇敢的面孔。

砰!

一声巨响传来,伴随着的是城墙上士兵的高呼:“血虫撞击城门了!支援!”

话音落下,远处巍然屹立的巨大门扉忽然开始剧烈地颤动,发出沉闷的轰鸣声,好像有谁在外面冲撞着它。城墙上被这阵撞击影响,颤抖着落下了些许尘土。我再望过去的时候,城门上却多出了一个巨大的凹痕,看样子,城门虽然好像很坚固,但其实在血虫的多次冲击下已经快到达极限了。

砰砰砰砰!密集而富有节奏的枪声响起,伴随着沉闷的撞击声回荡在时泽堡中,墙外似乎传来了赤甲虫吱吱的叫声,不知道是愤怒还是痛苦。

枪?在这时我才反应过来,这里也存在枪这种东西,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哨兵没有对锐林的枪击感到惊奇了。而且,时枢塔上那疑似火力点的窗口也可以解释了,那应该就是射击口。

绕过一个拐口,巨大的城墙再次出现在视野中,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士兵们排成一列又一列,正拿着外形古朴的单发式枪械,随着砰的一声一股青烟从枪管口冒出,随后士兵再度填装起了子弹。

这么古老的枪械,连击穿赤甲虫护甲都困难,对赤甲虫的杀伤力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可怜。光是使用火枪的话,绝对不足以挡住赤甲虫疯狂的攻势。

我这样想着,但很快又看到几队士兵从远处跑来,用板车运来巨大的石块。守在通道上的士兵很快有序的将这些石块传到了城墙上。虽然不知道这些巨大石块是哪里来的,但看它们的体型,再联想到时泽堡高大十几米的城墙,显然,哪怕是赤甲虫坚固的甲壳也无法抵挡它们的冲击。

而且,在我的视线之中,还有一队又一队的士兵正沿着内梯登上城墙参战,视线中的守城人手分布在城墙每一段,至少也有二三百人。这还是在坚持了一个月之后的剩余人员,难以想象时泽堡全盛时期的守备力量又该是多强?五百?上千?也许不止。

跟在锐林身后登上城墙,视野一下子开阔了起来,眼前的景观一下子震撼了我。

“这么多......"愣愣开口,我睁大着双眼。染红原上此时如同赤潮般,无边无际,数量无法估计的赤甲虫划动着六足,锥形的独角在月光下闪着血光,如潮水般涌向时泽堡,而此刻时泽堡城墙底下,已经有零星的赤甲虫朝城墙发起冲锋,化作赤红的箭矢砰地撞上城墙,发出沉闷的撞击声时将城墙染得血红。而正面高速撞上城墙的赤甲虫仍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堆积在一块试图攀爬上来。

“瞄准!看准再射击!按照平时训练来不要慌!瞄准头部!其他人准备投石!记住,一定不能让这些畜生爬上来!”

嘈杂的枪声中,粗壮的吼声响起,将我从震惊中唤醒,我转头看去——身披暗红色全身铠,古河单手举旗,不断地发号施令。而就在此时,似乎察觉到他人的视线,古河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冒险者?原来你们在这!太好了,来得非常及时!”看到了我和锐林,古河把指挥权交给身旁的副官,直接朝我们走了过来。

“需要帮忙么?”在我身边,锐林抱着双臂,观望着这一场战斗。

“是的,虽然很仓促,但现在时机刚刚好!”

时机刚好?这是什么鬼话?

我瞄了一眼城外如潮水的赤甲虫潮,暗自撇了撇嘴:这也能叫好时机?“赤甲虫的时候注意力只会在时泽堡,这时候就是你们执行任务的最好时机!”古河张开双手,向我们解释道,“这时候染红原上的赤甲虫都会聚集起来攻城,只要突破虫潮,后面就能畅通无阻!”

赤甲虫只会攻击时泽堡?是因为时之晶的原因么?

我心中揣测,却不明白一块发光的大水晶对这些没有智商的虫子有什么用。而且,我并不信任古河,万一信息是假的,我岂不是得葬身虫腹?

“我凭什么相信你?”冷哼一声,锐林这个白脸紧皱眉头质疑着,踏踏实实地代替我扮演刺头的角色。

“我们完全没有必要陷害你们,冒险者。相反,在你们来之前,我们曾几度组织斩首小队突围出去歼灭母虫。但很可惜,他们都没有回来。“古河的语气充满了遗憾,也有几分期盼:“我们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阁下身上了!”

他目光殷切,虽然话语中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我。

锐林默不作声,皱着眉头看着虫潮。

你在想什么,锐林?我试图揣测锐林的意图,但却无法理解——调查员的任务不就是解决异变么?

噗通!古河忽然屈膝一跪,膝盖上的护甲撞击在地上发出声响。

“拜托你们了!请救救我们!”古河诚恳地说道,戴着头盔的头往地上一磕,死死地抵着地面。

“请救救我们!时泽堡已经撑不下去了!”

已经油尽灯枯了么?想必长达一个多月的苦战让古河负担了太多,时泽堡的安危和士兵的牺牲化成重担压得这位队长几乎闯不过气来,在希望面前,已经接近绝望的古河不得不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我有些于心不忍地偏过头,我想帮助他们,但很遗憾,以我现在的力量,只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锐林的想法……

“我明白了。”

意外的剧情展开。

古河呼的一声抬起头,压抑着激动道:”真的吗?!“

锐林点了点头,暗金双枪出现在手中,食指死死抵在扳机上,淡漠的说:“准备好庆功宴吧。”

他略微屈膝,脚掌紧紧地抓着地面。

我看着他摆出这幅姿态,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锐林先前的种种行为再度浮现在我眼前,该不会他又要?!

锐林用行动证实了我的想法,只见他一踩地面,双腿猛地用力,原地一跳,从足有十米高的城墙上跳下,如一颗炮弹往城墙外坠去,而城墙下边——是无数的赤甲虫。

这家伙......我捂住脸,为他简单粗暴的思维方式感到无语。

狠狠摇了摇头,紧咬着牙,我爬上城垛,在城墙下,锐林已经找到了一块落脚点,他手持双枪喷吐火舌,掀起一场金属风暴,赤甲虫甚至不能接近他十米之内。

拼一把!我下定了决心,回头向古河一喊:“掩护我们!”说完,魔力灌注全身,纵身跳了下去。

蹦!从十米高的城墙跳下来,重力加速下我的双腿被震得发麻,向双腿灌注魔力,我向锐林喊道:“走吧!你应该有看地图吧!”

“那还用你说?!接着!”怒吼着,锐林向我抛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印章,旧印在半空中散发着幽蓝的光辉,划过一道弧线落在我手中。看到我接住后旧印后,锐林狞笑着再度扣动扳机,掀起的子弹风暴将不远处靠近过来的赤甲虫一一射杀,清出一条暂且还算畅通的道路后,砰地一声化作一道离弦之箭飞射而出。

我连忙将旧印揣在怀中,调整好姿势加速转动魔力圆盘。

磅!

狠狠一踏地面,我紧着锐林锐林狂奔,符文从双手中冒出,组合成两个巴掌大小的迷你米德切尔达式法阵,警戒着视野中的赤甲虫,若是有漏网之鱼突破了锐林的火力网,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将之轰击至渣。

砰砰砰砰!砰砰砰!

锐林狂奔中暗金色的双枪不断变换着角度吐出金色的焰火,飞射而出的炽热子弹精准地射入赤甲虫的脑袋将之烫熟,被双枪爆头的赤甲虫无不汁液,抽搐着身体,在地上拖出一道道痕迹。

他的子弹上限是无限么?!锐林从一开始到现在就没有换过子弹,那双枪一刻不歇地开火,到现在至少射出了上百发子弹!

狂风呼啸着,在锐林的火力突围下,我和他化作一柄锋刀插入血色的虫潮中,撕开一道裂口不断地深入。而后方的枪声也爆发了起来,几乎没有空隙,连绵不绝的枪声震耳欲聋,为我们提供火力支援。

由于不用开路,我紧紧地盯着前方,在魔力的增幅下,我发现了左边的赤甲虫比较稀疏,深吸一口气,在轰鸣声中,我开口狂吼:“锐林!!左边!左边的赤甲虫比较稀疏!”

“嚯!”锐林惊异地看了我一眼,大概是想说你这个弱鸡居然也懂得在战斗中观察,然后还没等我生气,他就偏转了方向,强大的火力撕开一道裂缝,化作一道箭矢冲了进去。

这家伙!

我咬牙追了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注意力极度集中下时间流失得极为缓慢,一分一秒都过得漫长无比。

突然的,眼前的血潮变得稀薄,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眼前的赤红一下子消散,荒原上零星的几只赤甲虫朝着时泽堡的方向高速冲去,只剩下漆黑夜空中那轮猩红的残月。

冲向时泽堡的赤甲虫对我们视而不见,而在正前方的赤甲虫也仿佛遇到了什么不可靠近的事物般,拐着弯绕过了我们。

真是帮大忙了!跟着锐林减慢了速度,我从怀中摸出幽蓝的旧印,巴掌大的印章上刻着的眼瞳,在月光的照耀下要活过来一样。虽然有些诡异,但是出乎意料的好用,我这么想着,将旧印和魔导书一起系在腰侧。

“锐林。”我喊了喊锐林。

“跟我来就是了!”高声说着,锐林回头看了看时泽堡的方位,转了一个方向前进。

奔跑中,锐林开口道:“母虫就在时泽堡不远处,如果你看到了向血肉一样的地皮,那就说明我们到了。”

他的语气,好像什么都知道了。

不过,血肉地皮?听起来好恶心,我记住锐林的形容,灌注魔力的眼睛寻找着视野中类似的事物。

很快的,视野的边际出现了一丝紫红色,随着距离的拉近,那一丝紫红色沿着边际线扩大,紫红色的有机质地毯上,蠕动着一条条沾满了粘稠液体猩红的血管,一颗颗半人高的墨绿色虫卵,褐色的藤蔓攀附着,正一股一股地迈动着,十分恶心。

“锐林!”我转头给了锐林一个眼神。

“准备加速!”锐林低喝一声,古铜色的肌肤上暴起血筋,蒸腾的热气不断地散发。

看到锐林这幅模样,我默默加大了魔力的灌输,湛蓝的光芒覆盖了双腿,作出了冲刺的姿势。

“冲!”锐林低喝的瞬间,我和他同时发力,右脚踏出,化作两道流星直射而出。

磅!!!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冤家小说
  3. 百合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