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总裁 > 染情欢:逮个美男当驸马

更新时间:2019-05-21 15:02:46

染情欢:逮个美男当驸马 已完结

染情欢:逮个美男当驸马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妖鸠露分类:总裁主角:赫连云露北冥锡

新书推荐,《染情欢:逮个美男当驸马》是妖鸠露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赫连云露北冥锡,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传闻,她有一堆小宠,肆意且猖狂。没有她抢不到的人,没有她不敢做的事。人见人怕,当之无愧,皇都鬼见愁!暗处,她手掌乾坤,翻云覆雨。十年棋局,为谋一人。可谁知,一个腹黑到极点的男人。硬是不要脸的无辜装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晚!

男人一袭月牙白长袍,浅金色的流苏在袖口旖旎的勾勒出一朵半开的蔷薇花。

马车内,软塌之上,昏迷的男人卷翘浓密的羽睫微微颤动,似醒非醒。

修长白皙的手死死的抓着她的,十指紧扣,赫连云露试过拉,试过扯,可就是……挣脱不开。

“容潜,过来把你主子的手扯开。”

蛊惑的声音带着一丝魅惑,像是上好的胭脂醉,荡漾着醉意。

但是容潜却在她的眼中,看见了不耐烦的情绪。

怪事年年有,今年见了鬼!

不是说凤鸣长公主喜好男色,看见美男直流口水,一个都不放过吗?

他家主子这么妖孽好看的人,她竟然不下手?

咽了一口口水,容潜小心道:“主子他从来不让人碰他。”

“从来不让人碰?”低头看了一眼交缠的没有一丝缝隙的手,赫连云露挑眉,那她算什么?

“公主您是第一个。”容潜快速的瞥了一眼赫连云露凝脂般修长白皙的手,此时正被自家不近女色的主子握在手心。

*

第一个第一个,谁稀罕第一个啊。

赫连云露感觉小腹一阵热流划过,熟悉的感觉让她知道,自己是来月事了。

可是该死的,这北冥锡死死的拽住她,一点都挣脱不开。

她为了他半路停顿修整,在荒野沙漠冒险夜营,就为了他能处理一下伤势。

可是他呢,从晕倒开始就没有放开过她的手,他不管自己的伤,她可不能不管她的月事呀。

“恩。”男人嘴里,溢出了一声轻吟。

他的鼻梁挺直,线条格外的好看。

唇色绯红,嘴角天生的上扬,似笑非笑的样子,特别勾人。

“醒了就睁开眼,放开我,我还有事。”十万火急的大事,没有被握住的一只手捂着肚子,赫连云露白皙的额沾染了细密的小水珠,雪肤有点微醺的胭脂色。

“……”

“北冥锡,我知道你醒了。”

“所以呢?”略带沙哑的声音。

赫连云露抬眸,意外的撞进了一双沉静的犹如黑夜的眸。。

如同深渊,一旦坠入,就被那暗无天日的黑暗笼罩。

仿佛多看一秒,就让人坠的更深,坠入其中,再也爬不上来。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勾人心魄的眼神,赫连云露不由的往后退。

可是她的手,却在男人手中,男人往前一拉,一用劲,两个人……交叠在了一起。

男人浑身散发这狂野的气息,健硕有力的手臂悬空压着软塌,低眸,看着身下的她。

“躲我?怕我嘛?”

“怕?”

她怕过什么?

赫连云露幽冷的眸子看着他,直接拉过北冥锡的手,在他错愕的眼神下,难耐的拉着他的腰带霸道的把他带入自己的怀中,一只手搂着他的腰,一只手护着他受伤的肩。

白皙的脸颊如同出水剥壳的荔枝,水嫩光滑,清澈的眼底倒影着潋滟流水,绯色的唇微微张开,犹如火枫,狂野诱人。

贴着他的衣领,贴上了他的唇,在他菲薄的唇上舔了舔,撬开了他的牙关,长驱直入,往里深入。

北冥锡浑身僵硬,精致无比的脸上浮现一缕失措,深邃的眼如同寒潭深不见底。

她在吻他?

好大的胆子!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这么挑战他的极限。

她到底是无知还是无畏。

幽暗的黑夜中,男人半垂的眸中掩映着猎豹捕食般危险的芒,看着面前面带妖娆,眸色清亮的小东西,任由她动情的深吻他,亲吻着他不曾被人碰触过的唇。

*

侵略性的吻不断入侵,不仅仅是简单的掠夺,反倒是凶狠的允吸。

每一寸空气都仿佛被抽干,意犹未尽的放开,恋恋不舍的舔了一下他的嘴角,在男人没有防备的瞬间,赫连云露从男人身下开溜。

“这世界上,还没有我赫连云露怕的事情。”赫连云露忽然邪笑,深不见底的眸底泛着幽光,暧昧的扫了一眼北冥锡略带艳色的唇,她继续道:“你倒是可以一直装无害装温润,我对你隐藏的另外一面,很感兴趣。”

是吗?

待她走后,战栗感残留的他,用略带粗粝的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薄唇,略带雅意的声音带着难掩的无措和复杂:“赫连……云露……”

*

容潜头快低到地上去了,生怕喜怒不定的主子要了他的命!

不是他想看的!真的不是!只是太突然了!

凤鸣长公主,猛如虎啊!!!啊啊啊啊!

“去查查她喜欢过的人。”

“啥?”容潜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事像是他家喜怒无形,从不关心女人的太子爷会说的话吗?像吗?!

“彻查。”

男人的脸色明显暗沉了一个度,耳鬓厮磨之间,她动作的熟稔,她的游刃有余,她的收放自如,让他心头有些轻轻的躁动,还有不爽。

“爷,你的意思是,查查看凤鸣公主真心爱慕过的人,还是拥有过的男人?如果是后者的话,估计短时间查不完。因为……太多了!”容潜斟酌了片刻,慎重的说道。

目光鹰隼,容潜的一个太多,撕裂了北冥锡温润无害的面具,男人冷眸微缩,深幽凉薄的眼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过片刻,他就缓过神来。

阴鸷的眸浮现阴暗,捏着装满烈酒的瓷杯,他一饮而尽:“不用查了。”

啊?容潜再次愣住,主子心,海底针啊!到底是查还是不查!

“下去。”瓷杯边缘,细微的裂痕,从杯壁蔓延到杯底,从交缠着连理枝的地方开始,化为齑粉。

“好。”容潜目不斜视,但还是注意到他家洁癖缠身的主子开始拿着湿软的丝绸擦嘴。

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他就说嘛,主子应该怎么可能对一个女人如此特殊?

原来只是伪装啊,那可苦了主子了,估计连初吻初拥初抱全部都献出去了。

*

赫连云露大步走出临时搭建的帐篷,刚才强吻的时间在她心里泛起了细微的涟漪,却没有停留太久,清理了一下身子,她才舒缓的走出自己的帐篷。

“殿下。”朱雀拦住她。

赫连云露挑眉:“恩?”

“您为何要救古越太子?”朱雀想了很久,还是觉得开门见山比较好。

猜你喜欢

  1. 娱乐圈小说
  2. 暖婚小说
  3. 民国小说
  4. 逆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