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薄情皇帝,请赐教

更新时间:2018-10-11 18:06:25

薄情皇帝,请赐教 已完结

薄情皇帝,请赐教

作者:云卷云舒分类:言情主角:凌婳月慕容止

经典小说《薄情皇帝,请赐教》是云卷云舒所编写的历史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凌婳月慕容止,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后宫深处的悲哀,含恨而终,重生到好色如命的郡主身上,妖艳锋芒,无人敢惹,男侍成群,个个丰神俊秀。男侍们:上天让你重活一次,是为了让你和我们好好生活。薄情皇帝:重生了,你依然是朕的皇后,你可以将朕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是说,几日不见,月儿觉得我更加的帅气了”,男子微挑眉头,带着几分诱惑,俊帅的容貌更带了几分不羁。

“月儿倒是更加的诱人了,竟让我在这里等了这么久”。

凌婳月脑中飞快的思索着,眼前的男子,不管是相貌还是气度,都非常人,他一直在这屋中在这床上,她不懂武功自然没有察觉,可是剑十一呢,剑十一每日对她不离身,虽然不知平时藏身何处,但绝对不会离她太远。

剑十一没有示警或者出现,就说明这个男人对她没有威胁,看这个男人的样子,想必也是同凌婳月极为亲密的,难道,是她千娇百媚阁中的男子?

那些男人,终于有耐不住的了?

“怎么,月儿对在下的容貌,可还满意?”男子见凌婳月一直盯着他的脸瞧,便出声戏谑,凌婳月忙别开眼,强作镇定。

“你怎么来了?”他到底是谁?

“月儿不想我来么?”男子一边说,头埋入凌婳月的颈间中,轻轻的磨蹭,像是在撒娇,也像是在挑逗。

不管是什么,如此亲昵的举动,让凌婳月更加的不自然起来,本能的想要推开他,理智却告诉她不能推开。

一个慕容止知道她身份已经让她很难应付,若是再有一个怀疑起来,更是让她手足无措了。

“别动”,凌婳月极力掩饰自己的紧张,“今天没什么兴致,你先回去吧”。

男子从凌婳月颈间处抬起头,好看的凤眸好像见了鬼一样,“呵,月儿说什么?你竟然说你没兴致?”这女人又要耍什么花招?没有兴致?一个每日都离不开男人,甚至夜欲几个男人的**女人,嘴里竟然说出“没兴致”三个字,不是见鬼了是什么。

男子强耐住性子,“月儿今日是怎么了?难不成已经吃饱了?”

吃…吃饱了?

若不是月光太浅,这男子定能看见凌婳月脸上的不自然。

见凌婳月确实没什么兴致,男子也觉得索然无趣,索性坐起身,衣衫半敞,慵懒的好似一只高贵的猫儿。

借着月光,凌婳月也将男子的容貌看清楚了,他是那种极美之人,容貌上乘,身段上乘,就连气质都属上乘,相比起慕容止,他更加的吸引女人,因为他那副慵懒的样子,正是女人的致命之处,而慕容止太过清冷淡漠。

凌婳月在打量男子的时候,他也在打量凌婳月,一手摸索着光滑的下巴,凤眸之中带着无尽的意味。

“你…你看什么?”男人的眼神让她防备起来。

“我在看,才个把月不见,月儿怎么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凌婳月心中一惊,“你想多了,最近突然觉得有些人看腻了,失去了兴致而已”,该死的男人,她一见男人就往上扑才叫正常吗?

男子“噗嗤”一声竟笑了起来,“真是好笑,月儿也学会开玩笑了”。

凌婳月很正经的说道:“不是玩笑”。

“那月儿的意思是,对我已经失去兴趣了?”男子慵懒的拖着腮,有趣的看着她,脸上带着魅惑的笑。

“真是伤心呢”,却一点也没有伤心的意思,“月儿难道忘了,当初你是怎么跟在我后面,求着让我做你的入幕之宾的?”

凌婳月心中微微惊讶,求着?

以凌婳月的身份,在整个秦越国,没有几个男人是弄不到手的,威逼利诱不成可以直接抢来,可眼前这个男人,竟是她求着?

是这个男人身份太过不凡,还是凌婳月心中,对这个男人真的在乎,不愿勉强?

她比较相信前者,而这个想法更让她头大。

一个慕容止身份神秘不说,又来一个自己惹不起的,真是难办,这个凌婳月,到底还招惹了多少男人。

“唔,这个表情真美”,男人伸出一只手,钳住凌婳月的下巴,修长圆润的手指在她下巴上轻轻摩挲,带着让人心痒的挑逗,可那双凤眸中,却带着深深的审视。

凌婳月扭头,脱离他的钳制,“前些日子慕容止为我诊脉,说我有了心悸之症,需修身养性,不能再纵欲贪奢,所以,不只是你,我会把千娇百媚阁的所有男人都遣散”。

男子眼眸微顿,“呵呵,月儿真的改吃素了?不会是那慕容止想独宠吧?”

“好了,话我已经说明白了,你可以走了吗?”独宠?

“月儿真让人伤心”,不自觉的,男子的目光缠绕在凌婳月身上更加的紧了,他一边下床一边穿衣,“不知怎的,我怎么感觉月儿如此模样,更加的可人了呢?”

凌婳月猛地看向正穿衣的他,眼神防备,惹得男子更加大笑起来,“哈哈哈,月儿放心,我可不会对你用强,只是可惜了,如此迷人的身体…”火热的眼神扫视凌婳月的身体,带着无尽的暧昧。

凌婳月被他看的极不自在,却强装镇定,心中却有些惊讶,这个男人这么好打发?

男子披了外袍,一身金黄的衣衫极为醒目,在月光下,更是散发着奢华的光芒,收拾干净自己,男子拿起一旁的扇子“唰”的打开,自是一派风流之相。

“你…你是…”凌婳月惊讶的看着男子一身金色衣衫,和手中的金色羽扇,惊讶的差点失态。

黄金公子,他竟然是黄金公子!

黄金公子,据说富可敌国,他只凭借两种产业便成了天下间几乎最为富有之人,青楼和杀手。

而他为人,也极为高调,喜穿金色衣衫,据说他所有的衣衫上面全都是金线缝制,而一把纯金打造的黄金羽扇,更是他身份的象征。

这些,凌婳月从《天下志》中刚刚看到,当时她还在想,是个什么样的男子,能将一身金黄色穿在身上,没想到今日,便见到了。

黄金公子,金照夕。

他竟然也是凌婳月的入幕之宾。

金照夕低头看看自己,没有什么不妥啊,“月儿怎么了?哪里不妥吗?”

凌婳月忙摇头,“没有没有,只是被你那衣服晃了一下眼”,月光下,这身黄金色的衣衫,的确格外晃眼。这个男人,比起慕容止,恐怕一点都不好对付。

金照夕**的笑笑,“月儿是不是已经被我的风采迷住了?”

凌婳月无奈,没想到这个黄金公子如此的自恋,“你想太多了”。

“好吧”,金照夕无趣的摸摸鼻子,“失宠了,那我只好去别处找安慰了”,金照夕摇着扇子往外走。

“对了,忘了告诉你,花钱杀你的单子,又多了两个,不过都是小组织,你那侍卫应该还能应付得来”,说完,摇着头一副伤心模样便离去了。

凌婳月被那最后一句话惊了一下子,花钱杀她?

有人花钱买杀手杀她,而且听金照夕的语气,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杀她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

谁,后院的男人?还是她以前的仇家?这凌婳月的身份,果然是个麻烦。

月色如水,从黑色天幕中洒下来,带着沁人心脾的柔和,透过枝桠,形成斑驳的月影,摇摇曳曳,好似一首醉人的诗篇。

圆月下,两个男人隐在假山后的阴暗处,说话声音故意压低,一个带着漫不经心,一个带着浓浓的恨意。

“收起你那恨意,剑十一可不是小角色,若是被他察觉,你就别想安宁”,这声音,懒懒的,竟是方才的金照夕。

另一男子同样身材修长,只看背影便可知,一定也是个绝色男子,月色小才隐约看得清楚,竟是花希影,凌婳月的面首之一,也是凌婳月重生时,在她床上的两个男人之一。

“他早就知道我的杀心,哼,凌婳月身边的一条狗而已”,他满脸的恨意,连说话都咬牙切齿。

金照夕自在的摇着黄金羽扇,“是条狗,你也得能将狗赶走才行,否则你怎么杀人”。

花希影恨恨的瞪眼金照夕,“不用你管,我筹够了钱,自然能请的动你那最好的杀手”。

金照夕呵呵笑笑,“那可要快点了,否则等你们都被送出府去,赚钱可就更难了”。

花希影一怔,“你说什么?”

金照夕摸摸身边的假山,从上面摘下一朵野花,放在鼻尖轻轻嗅香,,神态悠然自得,“那凌婳月突然转性,说要把你们千娇百媚阁的所有男人全都送出府去,你说凌婳月是不是傻了?还有,我堂堂黄金公子衣衫不整的躺在她的床上,她竟然不为所动,呵呵,真是天下奇谈了”。

“怎么可能?”男子深深拧着眉头,那个贱女人见了男人恨不得扑上去,怎么可能对黄金公子不闻不问,不过…

“最近一段时间,确实没见什么人被她招去侍寝,她那里,只有慕容止会进出”,那女人又要做什么?

她说放他们出府,是真的吗?

“她虽说要放你们出府,你也想想,出了将军府,你们以为还是以前的自己?做了一个女人的男宠玩物,这秦越国,这天下,还有你们的容身之所吗?”金照夕看似无所谓的说道,眼神却观察着那男子的神色,“我个人觉得,这样的女人,还是杀了的好,呵呵,不过,你们也真是可怜,身为男子,该是如我这般的玩女人,而你们却被女人玩了,哎!”

本带上几分希翼的俊颜听他这么一说,脸上的恨意更加的明显,衣袖下,拳头紧握,“你说的没错,不杀凌婳月,我花希影今生枉为人”。

金照夕的黄金羽扇遮住半张脸,笑的得逞而鬼魅,呵,有钱不赚白不赚。

“花公子,你还是不要被他蛊惑的好”,突然,一到清冷的声音从近处传来,月白色的人影站在月光下,带着几分意欲乘风归去一般的谪仙美丽。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古代小说
  3. 种田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