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娇妻难逃:总裁宠妻有道

更新时间:2019-04-20 10:07:52

娇妻难逃:总裁宠妻有道 连载中

娇妻难逃:总裁宠妻有道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粥粥分类:言情主角:俞衍岑余

经典小说《娇妻难逃:总裁宠妻有道》是粥粥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俞衍岑余,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因为一场凶案,俞衍从总裁沦为犯罪嫌疑人,身为专业法医的岑余却觉疑虑重重。谋杀?还是嫁祸?随着调查的深入,两人的命运不断交缠……抱着奄奄一息的她,俞衍才发觉,两人的世界,只差一个彼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岑余面色僵硬的看着服务员拿过来的那件礼服,很低调但是又很高贵的颜色。她打量了俞衍一样,虽然和俞衍不熟,但是她总觉得这个颜色和这个男人很搭。

虽然岑余从事的工作好像跟活力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正是因为平时工作沉闷,岑余非常喜欢看起来有活力的颜色。

“试试。”俞衍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有些硬朗的脸上看起来有点疏远。

他把衬衫的袖口挽了起来,调整了一下手表的位置,把赖在岑余怀里的兜兜抱了回去,放在地板上,兜兜也不闹,乖乖站在俞衍旁边,一双大眼睛就那么盯着岑余。

“俞太太请。”

服务员带着45度的标准微笑看着岑余,整个气氛都寂静下来,她去试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顾晓这个出卖朋友的家伙,明明是要来给自己选礼服的,明明人就在隔壁,看到这种情况竟然也不过来帮忙!难不成她还真要收下俞衍买的礼服不成?

“这个颜色……”岑余再次了一眼吊牌,嘀咕出声。

她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化妆,看起来跟学生一样清纯,此刻面露为难之色,倒带了点可爱的模样,服务员当然也知道看脸色,马上从里面抱了几件差不多款式但是颜色不相同的礼服过来。

“俞太太,我看您的日常装扮好像更喜欢暖色,您要不要看看这几款,虽然颜色比较有活力,但是跟俞总……”

服务员把各种颜色都夸了一边,手不停的在岑余面前挥舞,把各个礼服不同的特点都给介绍了个遍,但是总是没有离开和俞衍很搭这个主题,岑余对这一块并不擅长,但又想不出拒绝的话,愣在原地左挑右挑好半天。

俞衍也不着急,自己带着兜兜找了个小沙发坐着,等在那随她挑选,他不太喜欢自己挑衣服,一般都是别人安排好,他直接穿就好,反正也没有什么不合适的风格。

岑余在心里盘算着找个什么理由先溜为敬,肩旁却被人拍了拍,俞衍有点不悦的望着来人,那眼神似乎要把人刺穿来。

“岑法医,好巧啊,刚刚在那边我还以为是我的幻觉呢,你也来选礼服啊。”林霖化了个精致的妆,但是站在不施粉黛的岑余面前却好像显得有些庸俗。

最先进入岑余视线的并不是林霖,而是缓缓来迟的白以帆,也就几日不见,好像变了很多,黑眼圈也重了不少,在岑余心里白以帆一向是一个很注意自己形象的人,恐怕是因为订婚宴的事情用了不少的心思吧。

旁边原本喜滋滋的服务员嘴巴都能够塞下一个鸡蛋了,她就说为什么觉得这个小姐姐那么眼熟,原来是S城著名的女法医岑余,岑余可是她精神上的偶像,没想到近距离看这么好看,最主要的是,还是俞总喜欢的女孩子,今天可是赚大了。

“林警官,好巧。”岑余淡淡一笑,收回自己的目光,放在眼前一件件礼服上,好像是林霖干扰了她挑选礼服一般。

俞衍挑了挑眉,嘴角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这个女人还真是有趣,那一眼他虽然没有看到正面,从侧面都能看出含情脉脉,腰杆倒是挺得直。

白以帆有些不自然的站在林霖身边,林霖则自然的挽住他的手臂,微微倚靠在他身上。

还真是一对璧人。

“岑法医是来挑选参加我和以帆哥订婚宴的礼服吗?我和以帆商量了一下,我们还是选择红色和白色两套呢,岑法医可以绕开这两个颜色。”林霖眼珠一转,看着岑余面前那几套礼服说道,有好几款都是红色和白色,还有她不喜欢的黄色,也就那套深蓝色的能入她的眼了。

岑余把帽子从头上取下来,理了理头发,一张小脸在周围灯光的衬托下更加柔和,她直接把眼神从那几样颜色上挪开,用手抚上了俞衍之前选的那件。

不就是避开颜色么,很容易,她连人都可以避开,何况是颜色呢。

“不用避开,如果你喜欢的话也可以穿,我和林霖不介意,不用勉强自己穿不喜欢的颜色。”白以帆咬了咬下嘴唇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他记得岑余喜欢暖色。

林霖有些不满的看了白以帆一眼,却马上把自己眼底的不满掩盖过去,笑的温暖。

恐怕只有岑余知道这一抹温暖的笑含了多少冰针,痛得刺骨。

“我……”她给了自己那么多武装,甚至在刚刚看到白以帆和林霖的时候还在心里偷偷的痛骂了他们一顿,但是真正说起话来她还是觉得眼睛酸酸的,有些控制不住。

她压住自己的眼泪,眼眶有些泛红,暗骂道,岑余你这么没出息,现在就受不了了,竟然还有胆去参加人家的订婚典礼?!

“你选好了吗?如果没有特别喜欢的就这一件吧。”俞衍在兜兜嘴里塞了一个棒棒糖,交叠在一起的双腿分开来,站起身走到了岑余身边。

“俞总?好巧啊。”林霖拉过白以帆和俞衍打招呼。

白以帆的眼神时不时就落在岑余那张脸上,她泛红的眼眶让他感觉心被狠狠得揪了一把,他苦笑了一声,伸出手想要跟俞衍握手,却被尴尬的晾在了半空中。

“不巧,你从对面走过来开始就一直盯着这家店。”

岑余愣在原地,俞衍这是在帮她?还没想明白,眼睛上就覆上了一双大手,还带过来一阵淡淡的香烟夹着一股糖果味的气息,随后人就在一片黑暗下被强制性拉着换了一边。

再次看清,眼前已经不是白以帆和林霖,而是俞衍结实的胸膛,离她的脸只有不到20厘米的距离,不等她反应过来,一双手便搭在她的肩膀上把她往前带了几步,而后便听到一串有磁性的男声从头顶灌下来不容反驳。

“把她带进去换礼服。”

“和俞总打交道不算多,没想到俞总还有强人所难的癖好。”白以帆镇定下来,笑了笑抛出这么一句话来。

林霖的手不停地钻紧,白以帆手臂上的衣料都皱了起来。

本是想给岑余难看,现在倒是把自己处在了一种难做的位置,不过岑余是怎么勾搭上俞衍这样的人物的?她很好奇,今天她能够过来就是笃定了岑余放不下白以帆,没想到身边还跟了这么一个人,而且看起来关系并不是很简单。

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帮着白以帆说话,“俞总,以帆没有别的意思,岑法医看起来不怎么喜欢那套礼服,我刚刚只是开个玩笑罢了,岑法医不用避开什么颜色。”

俞衍的目光一直放在站在他前方不远但是没有顺着路去试衣间的岑余那里,她不后退也不前进,就孤零零地站在那,服务员在旁边摸不着头脑。

空气寂静下来,只有兜兜在沙发上吧唧吧唧吃棒棒糖的声音。

“谁说我不喜欢了?”岑余从服务员手里抱过那套礼服,深蓝色把她的脸映衬得更加白皙,她从服务员旁边走回来,和俞衍一臂之距,不亲近也不疏远。

“我觉得俞总的眼光很好,尝试一下不同的颜色也没什么,毕竟有些东西不能总是一成不变的。”

她露出了一个标准微笑,脸上的酒窝甜甜的,刚刚辛酸的模样完全不见了踪影,此刻只有一个自信的岑余,面对着眼前的三个人。

不等三人反应,她就抱着礼服冲进了试衣间。

说是镇定自若,不如说是仓皇而逃,试衣间封闭的空间把岑余和外界隔开来,她把礼服往试衣间的长椅上一放,就坐在椅子上不再动弹。

额头上已经冒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就像当初她第一次解剖尸体一样。

白以帆只觉得自己的脸被狠狠地打了一下,脸色比吃了苍蝇还难看。

“俞总,那就不打扰了,我和以帆先走了,还请您赏个面子,订婚典礼的时候代表俞家出席。”林霖看到白以帆因为岑余说得那几句话面色不佳心里竟有一点愉悦感。

“如果有空我会出席。”俞衍的目光落在白以帆的脸上,想起刚刚那个瘦瘦小小匆忙冲进试衣间的身影,眼光中藏了一丝不明的意味。

这种回答,不仅是没给白家面子,同样也没给林家面子。

谁都不喜欢看别人的脸色,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便走了出去。

兜兜咬了糖果的最后一角,蹬着腿从沙发上爬了下来,沉默了好一会,俞衍知道他有话要说,便蹲了下来看着他圆溜溜的眼睛。

终于,兜兜酝酿了一会后,扯住了俞衍的袖口,“爸爸,你做的太棒了。”

俞衍轻笑出声,伸手摸了摸兜兜的头,果然有什么样的爸爸就能带出什么样的儿子,一个小孩子都能看出来他们是来找事的,还真把别人当傻子了。

旁边的店员看得出神,都说俞衍向来手段残忍冷酷,平常看起来也很严肃,没想到对孩子还有这样的一面。

换好礼服出来的岑余从试衣间出来,刚好看见了这一幕,愣了好几秒。

这可是跟上次兜兜不停地扯裤脚他都不理会形成了鲜明对比,原来兜兜这么喜欢他的爸爸,是因为知道俞衍的好。

俞衍感受到一束熟悉的目光,忘了自己脸上还挂着笑,侧头,看到愣愣的岑余,心跳少有的漏了一拍。

这女人为什么要当法医?做个明星什么的不好吗?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悬疑小说
  3. 轮回重生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