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重生倾城毒妃

更新时间:2019-04-15 14:15:27

重生倾城毒妃 已完结

重生倾城毒妃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新欢分类:重生主角:上官浅欧阳锦

小说主人公是上官浅欧阳锦的书名叫《重生倾城毒妃》,它的作者是新欢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相爱三年,被关一年,整整四年,她耗费了青春,助他夺帝,换来的却是国破家亡和惨死!浴火重生,她要让那些负了她的人血债血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大早,沈若琪就来到了殿里,相对于其他几个贴身丫鬟来说,她倒显得有些多余,这么多年都没怎么伺候上官浅,倒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

她的脸颊上敷了一层厚厚的粉,但是依然掩盖不住左脸的肿胀,配合着脸上的红点,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狼狈。

“若琪,我的嫁衣绣的如何了?”

“绣了一部分了。”沈若琪低眉顺耳的回答,结合着这几次上官浅的反常,她学乖了很多,虽然不能确定上官浅知道了她的事情,但是总是要谨慎一点。

毕竟,现在还在宫里,还是她说的算,但是出了宫外,谁说的算就不一定了,想到这里,沈若琪的脸上染上嘲讽的笑容。

“有劳若琪了。”

“是奴婢的福分。”

上官浅的脸上挂着病态,透过窗户看向外面,昨晚下了一场大雨,空气倒是格外的清新。

“我们出去走走。”

荷花池旁的小亭子里,上官浅坐在石凳上,轻抿着茶,指着一个不近不远的莲花,“这朵莲开的真美。”

“公主要是喜欢,翠竹下去摘给公主。”翠竹一边泡茶,一边开口。

倒是一旁准备点心的红缨心直口快,“翠竹姐姐在泡茶呢,你走了,谁能泡好?我看不如让沈若琪去吧,反正她什么都没做。”

沈若琪听到这里就知道红缨的故意刁难她的,脸色瞬间变了,“你为什么不去?偏偏让我去,你是什么心思?”

“没看到我们都在忙吗?这里好像只有你一个闲人,你不去谁去?只有心思多的人,才会觉得别人也动了心思。”红缨不急不慢的反驳,气的沈若琪脸色刷白。

她委屈的看着上官浅,一副要哭却哭不出的样子,“浅姐姐,你看红缨,只知道欺负我。”

一句‘浅姐姐’叫的上官浅心生不悦,沈若琪倒是真的没有把自己当成奴婢,反而跟她论起了姐妹,以前的她是没心没肺,还觉得亲切,但是现在听了,只会让她觉得恶心。

“那朵莲花,离岸边很近,你去摘来试试看。”

沈若琪咬着唇,幽怨的看了她一眼,既然上官浅发话了,她肯定是不能在反驳了,心底有气,但是又不能发出来,最后也只能慢悠悠的走向荷塘。

莲花看着离着荷塘很近,实际却很远,沈若琪大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但是却还是摘不到。

噗通——

一道落水声响起,引起了亭子里的注意。

上官浅淡定的吃着点心,目光看着不停在荷塘里扑腾的女人,眸底带着一丝快意。

而翠竹跟红缨更是没有看到沈若琪落水一样,守在旁边一句话不说,倒是站在边儿上的翠烟有些急了。

“公主,沈若琪好像,好像落水了,要不要去救她?”

翠竹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公主又不是瞎子都没开口说话,她一个宫女跟着急什么?真是个没眼力见的。

“自作自受。”红缨嘟囔了一句。

而就在上官浅要发话去救沈若琪的时候,正巧看到一个白色身影飞快的下了水,随后将沈若琪拽了上来。

沈若琪已经失去了意识,倒是一旁的上官墨淡定的拧着衣服上的水。

他浑身都湿透了,长发上的水滴滴答答的落下来,衣服更是紧紧贴在身上,即使此刻狼狈不堪,但是他却显得格外的淡定。

“一而再再而三的玩这种把戏,很有意思?”

上官墨幽深的眸子盯着上官浅的身上,眼神充满凌厉,话语更是带着几分鄙夷。

上官浅的眉头瞬间皱起来,这个人从始至终都知道她做的事情,所以现在看不过眼来上演英雄救美的桥段了?

只是他懂什么?他又知道什么?

一个没有经历过,不知道她那些遭遇的人凭什么这样指责她?

嘴角的嘲讽越发的强烈,“我的事情,与你何干?”

“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发生,至少在你出嫁之前,不然后果自负。”

他眼底的厌恶那么的强烈,上官浅以为他是一个极其懂得掩饰自己的人,原来她猜错了,她这位‘皇兄’还具备着善良这个优良传统呢。

“我倒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后果,你能对我怎么样?”上官浅在笑,声音更是轻轻柔柔,没有任何杀伤力,仿佛还是那个涉世未深,被养在温室的公主。

上官墨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没有任何言语,转身离开。

她能够感受得到,上官墨十分的讨厌她,是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那种讨厌,只是在上官浅的记忆里,她却得不到任何有关他的。

罢了,反正她都是要出嫁的,以后跟这个人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际了,讨厌就讨厌,反正她也不喜欢上官墨。

想到这里,心底倒是舒服了很多。

“随便找个人,把她救活。”

上官浅瞥了一眼躺在地上昏迷的沈若琪,眼底带着浓浓的厌恶,转身离开。

她对沈若琪的转变大家都看在眼底,虽然诧异公主的变化,但是心底还是觉得舒服的,毕竟以前的沈若琪太嚣张了。

被救醒之后的沈若琪哇的一声便大哭了起来,满脸的委屈,她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遭遇?

在宫中,虽然她也是宫女,但是什么时候这样的受人欺负过?身为皇后身边红人沈嬷嬷的女儿,她一直都恃宠而骄。

虽然待遇不如公主,但是至少比那些宫女要强上很多。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直对她言听计从的上官浅突然转变了态度,每次都很针对她,难道真的是因为那个镯子,被她发现了?

“娘,我该怎么办?我再这样下去,会被她欺负死的。”沈若琪在沈嬷嬷的怀里,大声的哭喊着,满脸的怨言。

“娘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就是庆典,上官浅不会好过的!”沈嬷嬷轻轻的拍着她的肩,三.角眼里尽是算计,“你再忍忍,只要出了皇宫,她就是我手上的一只蚂蚁,我让她向东她绝对不敢向西!”

沈若琪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定要让她吃尽苦头,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

拂晓之际,全城内外都欢腾了起来,谁不知道大沥最受宠爱的公主要出嫁了,早早的,城门内外便围了很多人。

“浅儿,祭典之后,你就要出嫁了,母后......”皇后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泪光点点,哽咽的说不出话。

“母后。”上官浅紧紧的抱住皇后,眼底满是不舍,上一世她害了所有人,这一世她不会再让这样的悲剧发生。

所以她一定要改变,一定不会再让大沥受到任何伤害。

“好了,快去吧。”皇后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嘱咐道,“所有的细节千万别出错,沈嬷嬷,你跟在浅儿的身边。”

“皇后娘娘无须担心,浅儿公主这么聪慧,不会有意外发生的。”

“去吧。”

马车浩浩荡荡的前行着,上官浅一身华服坐在马车上,周围全部都是轻纱,能够隐约的看到外面的场景。

而她竟然愕然的发现,旁边骑着白马,守在马车旁的竟然是上官墨。

耳边似乎隐约的浮现着他的警告,眼底染上一丝嘲讽,既然讨厌,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马车驶出城外,民众越来越多了,她的表情有些凝重,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对劲。

目光落在外面跟在马上旁的沈嬷嬷身上,她似乎在人群里不时的思索着什么人,心底暗道不好,这个恶奴,肯定安排了什么把戏!

而就在这时,咯噔一下,她只觉得马车似乎失衡了,完全向右边歪去了,快速的扶好,稳住了身形,马车却停住了。

上官浅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外面密集的人越来越多了,视线落在上官墨身上,他的表情也很凝重。

果断的下了车,才发现原来车轮坏掉了,仔细的看了一番,车轮坏掉的地方有很明显的刀痕,能够猜得到是有人为之。

而是谁做的,不言而喻。

“公主,马车坏了,我们不能走了。”翠竹沉声道,“而且这里人多,必须要赶快想个办法。”

“我知道。”上官浅的手握紧,四周围看了一番,才发现守卫竟然少的可怜。

就在这时,几道吼声由远而近传来,周围的人似乎都燥乱了起来,不停的推搡着守卫,有几个甚至已经冲了进来。

上官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退到一旁,身上穿着华服,动作很不便。

突然,眼睛被银光闪了一下,她意识到了什么,但是想躲却已经躲不开了,因为整个人都贴在了马车旁。

“公主,小心!”翠竹用力的推搡着冲上来的人,却觉得手臂一疼,一道伤口赫然出现。

“过来!”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瞬间腾空了,随后被抱上了马。

身后是浅淡的栀子花的味道伴随着男性气息,陌生的感觉,但是她却觉得安全了许多。

“翠竹,救翠竹,有刺客!”上官浅焦急的喊道,目光快速的搜索着沈嬷嬷的身影,但是周围已经乱成了一团,完全找不到她了。

“放心,不会有事儿。”

就在几个拿着匕首装成民众的人靠近之后,从旁边的竹林里瞬间冲出了很多侍卫,将上官墨的马团团围住,又将所有民众全部都遣散,场面才算安定下来。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江湖恩怨小说
  3. 悬疑小说
  4. 情有独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