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狂妃不承欢

更新时间:2019-04-15 11:55:23

狂妃不承欢 连载中

狂妃不承欢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挽清风分类:穿越主角:颜若初龙立玄

主角是颜若初龙立玄的小说是《狂妃不承欢》,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挽清风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朝穿越,魅杀竟然成了不受宠、受尽欺辱的王妃颜若初?什么?!王爷夫人美人一大堆,竟然还敢上门来挑衅?管你是夫人、公主,还是皇后,惹到了姑奶奶,照样打的你们满地找牙!王爷夫君后悔了,竟然跑来说爱上她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红色的华服刮到了桌脚,生生裂出一个大口子,头上的金钗也掉了一地,原本被盘好的头饰也散落下来。

“香夫人!”

随行而来的丫鬟姑子见红香儿摔倒在地,一齐从门外冲了进来,拉人的拉人,拽衣裳的拽衣裳,捡金钗的捡金钗,屋内顿时乱成一团。

一旁的红袖见这混乱的局面,对颜若初轻声道,“小姐,这……我们管不管?”

颜若初轻笑挽唇,“管!当然要管!人在我这里摔的,若是我不管,岂不是没了正妃的礼数和气度么!”

而这边,红香儿已经被众人扶起,一个丫头在拍打她裙子上的灰尘,她却不领情的直接踹了那丫头一脚,怒骂道:“没用的东西,这个时候跟我这儿献什么殷勤。”言外之意,她领了这些人过来,竟然让颜若初单枪匹马的占了便宜,她心里怎么能好过!

随后,红香儿猛地抬起头,一双透着愤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颜若初,像是要在她身上烧出两个洞来,“颜若初,方才我不与你动手是因为我敬你是正妃,没想到你竟然给脸不要脸,你当真以为我怕你么!告诉你,就算我今日打了你,王爷也不会把我如何!现在我就……”

还未等红香儿的话说完,颜若初身影一闪,直逼红香儿而去。她一手掐住她的咽喉,另一手抄起桌上的茶壶磕碎,玻璃茬直接按在红香儿倾国倾城的脸上。

站在屋内的众人皆是一惊,一来她们没想到向来随和的颜若初会如此动怒,但更让他们惊讶的是,她这一身傲人的身手是从何而来!她方才逼近红香儿之时,任谁都没有一点反应,甚至连她的动作都没看清。

“颜若初,你敢……啊……”

就在红香儿想继续吐狠话的时候,颜若初的手下微微用力,玻璃茬就刺破了红香儿吹弹可破的脸蛋,顷刻之间,一股鲜血从红香儿的脸上缓缓涌出。

颜若初却视而不见,冷声道:“香夫人,你若是再多说一句,我可就不敢保证你这张倾国倾城的脸蛋会不会惨遭毁容了,到时候,你猜王爷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宠着你?”

“颜若初,你,你竟然敢……”红香儿脸色一白,发狠的话在颜若初冰冷的目光中戛然而止,她知道,颜若初说的是真的!心里后怕,红香儿顿时软了下来。

与毁容相比,她宁可现在忍气吞声,最起码日后还有报复的机会。但若是她的脸毁了,这辈子她就彻底玩完了!

“香夫人,你果真是聪明人!”颜若初冷眸微微一眯,唇角泛起冰冷刺骨的笑意,掐住红香儿脖子的手却越加用力,口吻森冷,“香夫人,我只想在这王府里安稳度日,并不想与任何人结怨,但若是你苦苦相逼,那我也不介意和你争个鱼死网破!”

语毕,颜若初手一甩,就将红香儿狠狠的甩了出去。红香儿一身冰肌玉骨,哪里禁得住颜若初狠狠一推,整个人顿时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再噗通一声摔在地上。

颜若初扔了手里的利器,疾步上前,高高在上的站在她身边,垂下眼睑,冷声警告,“红香儿,这次的事儿我原谅你年纪小不懂事,若是再有第二次,我定然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

一行丫鬟姑子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正妃方才的举动算得上是客气?那么不客气还想如何?要了命不成?

红香儿抬手摸了摸脸,摊开手掌一瞧,满手心的鲜红,她脸上的血色顿时全无。接着就听到颜若初的话,被气得浑身哆嗦,却又后怕与颜若初刚刚的狠厉。

最后,她只能转头恨恨的看向跟来的随从,怒斥道,“你们这一群废物,我平日里养着你们,你们却看到我被人欺负连个屁都不敢放,我养你们何用!”

一个不知死活的姑子小声辩解道,“香夫人,不是我们不动手,是正妃实在太厉害了,我们这三脚猫的工夫哪是她的对手啊,跟她动手,岂不是白送性命!”

红香儿一听,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余光又瞥见颜若初的陪嫁丫鬟红袖暗自偷笑,她顿时觉得自己在王府中的地位岌岌可危。

可那姑子说的也不无道理,从今日的表现来看,颜若初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竟然性情大变,不但性格阴冷无情,就连身手都变得异常了得,若是她此时继续和她硬碰硬,恐怕她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可若是今天就这么走了,以后自己在王府里如何立足?还不被一干小厮丫鬟背地里笑话死!

红香儿眼珠子一转,抬起两手,用力的拍了两下,一个穿戴与其他姑子不同的老女人应声而入,带着一脸坏笑。

“苏嬷嬷。”红香儿唤了一声。

“老奴在。”老女人应声。

“昨夜是姐姐与王爷新婚之喜,这喜庆的日子,恐怕是要彻夜欢愉的,王府的规矩请嬷嬷讲给姐姐听听!”红香儿带着血痕的脸微微扭曲着,她就不信了,一个颜若初她还收拾不了,她今儿非要让这个女人知道知道,这瑾王府里到底是谁当家!

“也好,我就给正妃说说咱们府里的规矩!”苏嬷嬷上前一步,一脸的轻蔑鄙夷,特别在正妃两个字上加了重音,似是在嘲讽一般,“进了瑾王府的女人,在侍奉王爷之后,都要验红!香夫人进府那会儿也是循了这样的规矩,现在,请正妃把昨夜的白丝绢拿出来吧。”

“是么?”颜若初的冷眸扫过老女人满是横肉的脸,似是不在意道,“不用看了,白丝绢上没有落红!”

“什么?”苏嬷嬷面色登时一冷,扬高了声调道,“昨夜是正妃第一夜侍奉王爷,竟然没有落红!”

一旁的红香儿得意一笑,射向颜若初的目光暗含鄙夷,她特意在颜若初的院子里安插了自己的眼线,今早来报,清晨收拾出去的床单并没见落红。她赶紧将府里的苏嬷嬷请了来,目的就是让这个胆敢和自己抢男人的贱女人当场难堪!

“颜若初,你竟然不是处子!来人,把这个不要脸的**给我拿下!今日我就要正正这府里的法纪,什么阿猫阿狗都配在王爷身边伺候么!”

一听这话,红袖立刻护在颜若初身前,怒声道,“香夫人,我们小姐再怎么说都是正妃,即便没见落红,她现在也是正妃,除了王爷,谁都不能碰她!”

“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红香儿面目一拧,露出扭曲至极的凶相,对着身后的丫鬟吩咐道:“先把这个丫头给我拿下,给我撕烂她的嘴,我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碍着姑奶奶的事儿!”

正当几个丫鬟往前冲的时候,颜若初冷眸一眯,低喝道:“谁敢!”

一股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众人皆是呆愣在原地。就连红香儿也是吓了一跳,不过在微微愣神之后,她继续大声命令,“没用的奴才,我的话你们没听见啊!快点把这个贱丫头给我绑了送去王爷的水牢喂老鼠!颜若初并非处子,这就证明她在婚前失节,这样**的女人就该被浸猪笼,你们还怕她做什么?快点动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不敢违抗红香儿的命令,但是都对颜若初刚刚狠厉的手法心怀畏惧。

就在几个丫头姑子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声。

“王爷,您要给臣妾做主啊!”

众人呆愣的往外一瞧,只见龙立玄高大笔挺的身躯就站在门口,俊朗的脸上布满阴郁,斜飞入鬓的长眉死死的锁在眉心,菲薄的嘴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直线。

方才他去红香儿的洪玲阁,却听说她一早就来了颜若初的碧水居,他猜测着,这两个女人说不定会上演一出好戏。果不其然,当真没让他失望。

而红袖则是惊奇的看着自己的主子,她真不敢相信,方才那声哭喊声是从颜静晨的口中发出来的。

“臣妾(奴婢)参见王爷。”众人连忙跪倒在地。

龙立玄款步进房,撩起蟒袍坐在椅子上,目光掠过屋内的众人,冷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颜若初双眸泪光婆娑,刚想答话,却被红香儿抢了先,“王爷,这个**新婚之夜竟然没见落红,臣妾是要替王爷惩治这个**坯子呢。”

丫鬟为龙立玄上了茶。男人端起茶盏,用瓷盖拨开漂浮在水面上宽厚的茶叶片,冷眸微挑,嗓音低沉道,“香夫人,王府里难道没有管事的了么?竟然劳你操持这府中的大小适宜!”

红香儿脸色一白,连忙解释,“王爷,臣妾冒昧,实在不想看着王爷被这个**的女人蒙蔽了,所以……所以尚未禀报王爷,就急着赶来拿人了……”忽然,她将目光求助似的投给了苏嬷嬷,急不可耐的将那老女人拖下水,“苏嬷嬷一直都在呢,她是府里的老嬷嬷了,自小伺候王爷长大,让苏嬷嬷说说,今日之事到底是不是臣妾的错。”

苏嬷嬷脸上的肥肉颤了颤,她方才只想着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没想到这事儿竟然被王爷知道了。她虽然伺候王爷长大,但龙立玄并不多与她亲近,再加上她平日里经常欺负府里的丫鬟小厮,龙立玄早就有些看她不顺,若是自己今日得罪了他,保不齐王爷会将她逐出去!

“回,回禀王爷,今日香夫人请奴婢来为正妃验红,老奴尚未进行验证,正妃就已经亲口承认了自己并非处子之事,所以……所以请王爷明察!”

龙立玄将冷眸投向颜若初,此时,一直未开口的颜若初轻拭泪花,转头望向苏嬷嬷,可怜巴巴的道:“方才听闻苏嬷嬷在王爷身边伺候已久,向来苏嬷嬷也是明事理懂规矩的人,怎的竟然这般不辨是非,要这般栽赃陷害?”

苏嬷嬷登时一怔,不解道:“正妃,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方才,是你亲口说白丝绢上没有落红的。”

颜若初娇丽的脸上闪过一抹讽刺的笑容,轻声道,“没错,我的确说白丝绢上并没有落红,但我却没说我不是处子!”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仙侠小说
  3. 奇幻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