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无天

更新时间:2018-10-23 11:24:28

无天 连载中

无天

来源:有书阁作者:采菊小生分类:武侠主角:苏逸乐雨歆

精品小说《无天》是采菊小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逸乐雨歆,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公子姓苏名逸,是烟柳城有名的富豪苏坤的独生爱子。他又好文又好武,从小勤奋,是以文武双全,有生来好结交朋友,在烟柳城有也是小有名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楔子

深夜,却离国皇宫。

一老者负手而立,眼望星空,忽见南方一星暗弱,老者惊叫一声,晕倒在地。

良久,老者醒来,一年轻女子挥手屏退左右,问道:“先生何故晕倒?”

老者道:“十年了,那人还活着,三五年内,必生大乱。”

女子幽幽道:“十年了,他不死也废了,能待怎样?”

老者道:“天行有常,胜是命,败也是命。”

女子道:“霜儿的那个人,有消息了么?”

老者道:“我担心的正是此事,方才观天象,霜儿的天命与那人有解不开的夙缘,不知是吉是凶。”

女子道:“风部的军权也归了帝……那人,却离国天地雷火风只有雷部尚未归顺。”

老者长叹一声,道:“三年之内,他不回来,我命不在。”

二人不再言语,只望着窗外秋水般的夜色。

※※※

“你往哪里跑?站住,回来!”

“哈哈哈哈……”

一个粗衣素颜的妇女,一手拿着一个油瓶,一手指着门外,气喘吁吁,脸色娇红,破旧的衣物和朴素的打扮并没有掩盖她的清丽美貌。只见她满脸怒色,似有无数委屈。

门外一个十几岁左右的少年,一边跑一边哈哈大笑,一脸得意之色,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好玩的事情。

二人的吵闹引起了邻居的注意,几个中年妇女围过来,问道:“柳姑娘,这坏小子又惹什么祸了?”

柳姑娘急道:“他,他……”直憋得满脸通红,却是讲不出话来。

那少年两手掐腰,得意道:“哈哈,小爷我一时尿急,见这油瓶生的好看,就拿来小便,我娘做饭时,油瓶一倒,哈哈,真是好玩之极。”

众人听的有趣,也跟着哈哈大笑,皆因这孩子调皮惯了,却并无恶心,众人知其性格,也不以为忤逆。

柳姑娘听得笑声,更是恼怒,走上来抱起那少年,对着**一顿掌掴,打得他嗷嗷直叫:“哎呀,小爷撒尿刚爽过,**又遭殃,**啊**今天对不住你啦,改日找个好看的醋坛,也让你快活快活。”

众人听了又是一阵哄笑,柳姑娘实在是拿他无可奈何,只好作罢。

正热闹间,只听得锣鼓声阵阵,这是村里有要紧事商量,让大家集合得信号,众人听得,收起笑容向村中空地走去。

数百村民集合完毕,一位老者在中间站定,正是周老,他辈分最高,在这村中一向是领头地位。他清了清嗓子,道:“长年以来,我们村时常有猛兽肆虐,幸亏有唐仙人坐阵,那些妖物才不得放肆。”说话间指向一旁端坐在藤椅上的男子,正是唐省吾,唐省吾听到此话,干咳两声,坐直身躯,满脸傲然。

人群里那位少年一脸不屑,愤愤道:“神奇什么,一脸狗屁样子,跟我秦叔比起来还不如小爷一泡尿。”

周老继续道:“近日又有一非比寻常的畜生出现,虽未伤人,却是无人拿的住他,而且这三五日内已有三波外人进村进山寻找,甚是不便,最重要的是,这个怪物一来到紫云山,这方圆数里竟然再也找不到一个野兽,长此下去,村中没有猎物,如何生活?今日大家聚在一起,商量个对策吧。”

人群中你一言我一语,说了良久,只听那少年喊道:“咱大伙合力抓了那畜生,卖给那些村外寻找它的人,换些钱财,岂不快哉?”

话音刚落,有人道:“我见过那畜生,灵活的紧,我们抓不住啊。”

少年笑道:“嘿嘿,咱们抓不住,不是有唐仙人么,他老人家是上天托生的,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啊。”

唐省吾拿那妖兽也没办法,听了少年的讽刺,满脸通红,道:“你这小畜生,又来玩笑老子,小心我打烂你的**。”

少年笑道:“小爷的**天天挨打,早就练成了金刚不坏腚,你打也打不烂。”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唐省吾被噎的无话可说,直喘粗气。

周老道:“大家不要吵闹了,为了全村生计,当下只有去请秦先生。”

众人连连称是,少年听到要请秦叔,甚是开心,他心中敬佩这位有通天彻地之能的英雄豪杰,他小时候常得秦叔教诲陪伴,只是后来渐渐见不到了,听母亲说秦叔身上有伤,紫云峰灵气浓郁,秦叔便搬到紫云峰下独自居住,中间隔着密密山林,数月也见不上一次,此次听到要去请秦叔,这越山林见秦叔得事情实在是有趣之极,必要想个法子抢到这个重任。

他眼珠一转,心思已定,道:“哎,秦先生是高人,只怕一般人请不动啊。”

周老道:“苏一,你是何意啊?”

苏一道:“这个嘛,秦叔待我甚好,我勉为其难去求他,他必然答应我。”

柳姑娘立刻急道:“不可,紫云峰隔着重重山林,你这淘气孩子,路上必生出事来。”

苏一也急了,道:“这山林里早就没有野兽了,能有什么事啊,小爷我逢凶化吉无所不能,娘你就放心吧。”

柳姑娘一手提起他的耳朵,道:“你再敢在娘面前自称小爷,我拧掉你的耳朵。”

苏一喊道:“哎呀哎呀,娘我错了,小爷我再也不自称小爷了。”

人群又是一阵哄笑,周老道:“柳姑娘啊,苏一不去,秦先生必不肯离开紫云峰啊,为了这一村人得生计,就让苏一去吧,我让石朗陪他前去。”

石朗是老猎户的儿子,比苏一年长几岁,此人天生神力,憨厚老实,是苏一的玩伴,因为苏一聪慧狡黠,常常欺负玩弄石朗,石朗也不以为意,总是傻笑着挠挠头,苏一实在不喜欢这个大傻个,不过能去找秦叔,也不计较这么多了。

周老这么说了,柳姑娘也无法反对了,只得同意苏一前去。苏一得意道:“小爷此去是为民请命,定然不负众位厚望。”说罢装模作样向众人抱了个拳,又引得众人一阵嘲笑,苏一颇为失望心想:“哎,小爷平时玩笑惯了,偶尔认真一次,却也被当作玩笑,我又何必认真呢。”

当晚,苏一家灯火摇曳,柳姑娘,也即是柳诗诗,为苏一缝补着衣服,烛火映亮了她的脸庞,可是细细看去,十数年的风霜雪雨,已让她眼角爬出了皱纹,双眼中也不复当年水波般的明澈。

苏一在一旁看着娘亲,双眼中透着天真,明镜般的干净通彻。

柳诗诗看着儿子,道:“小一,我不愿你去那山林之中,不仅是担心有危险,我心里对那山林是有着抹不去的恐惧啊。”

苏一道:“山林有什么恐惧的?花花草草,多好玩啊。”

柳诗诗叹道:“你可知道你爹爹去了哪里?”

苏一道:“你不是说他去了很远的地方吗?”

柳诗诗道:“你也不小了,我就告诉你,你爹爹就是去山林打猎时失踪的,一直杳无音信,只怕是已经过世了。”柳诗诗想起丈夫,心中悲痛,流下泪来,映着烛光,她美貌的脸庞清泪点点,惹人爱怜。

苏一见母亲流泪,急道:“娘你别哭啊,爹爹有什么好的,没有他我们一样活的很好啊,娘我以后不惹你生气了,你别哭了好吗?”苏一从懂事起就没见过父亲,他性格也开朗通达觉得有没有父亲没什么两样。

柳诗诗见儿子如此懂事,不再哭泣,继续为他缝补衣服,对他千叮咛万嘱咐,窗外夜风冷冷,明月在天。

猜你喜欢

  1. 逆袭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虐恋小说
  4. 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