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娇妻难逃:总裁老公凶巴巴

更新时间:2019-03-26 15:38:30

娇妻难逃:总裁老公凶巴巴 连载中

娇妻难逃:总裁老公凶巴巴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十三月初一分类:言情主角:范左堂柳笑如

主角是范左堂柳笑如的书名叫《娇妻难逃:总裁老公凶巴巴》,它的作者是十三月初一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八年前的一场车祸,他家破人亡,恨她入骨!十八年后,他包养她,折磨她,在不知不觉中爱上她,护着她,宠着她。他昏迷时,她拿起刀,想要复仇,却终究下不了手,“范左堂,我该拿你怎么办?”当误会解除,新一轮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笑如拖着艰难的身子慢慢的站起来,她将散落在地的衣服整齐的穿上,对着反光玻璃整理了一下凌乱不堪的头发,看着玻璃前狼藉的自己,她紧咬牙关,极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离开会所时已经是接近午夜了,几个小时的折磨让她身心疲惫,她走在空旷的大街上,脑子一片空白。就在她准备打车回家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笑如?”

柳笑如闻声回头,看到来人竟然是自己的大学导员凌博延的时候微微一惊,赶紧正了正神色如常的回应道:“导员?你怎么在这?”

凌博延双手插兜,打量了她一下:“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现在都上门时候了你怎么还在外面呢?明早还有课呢!”

害怕被他看出端倪来,柳笑如扯出一个笑容找了个借口:“我从朋友家出来,正准备回家呢,今天玩得有点晚了。”

凌博延倒也没有多想,点头回答了一句:“以后还是早点回家,走吧,我送你。”

柳笑如愕然的抬起头,凌博延拍了下她的胳膊:“这么晚了我放你一个人回家也不放心,我除了是你导员好歹也是个男人,送你回家是必须的。”

凌博延实际年龄也没有大柳笑如很多,当时他毕业之后直接留校工作了,与柳笑如他们这年龄的相处起来就跟朋友一样。

他的话让柳笑如心中涌出一股暖意,微笑着点头后两人站在旁边等车,聊了不少的话题。而柳笑如并不知道,在不远处的路旁,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驾驶位置上坐着的就是正冷眼相看的范左堂!

他目光阴冷的盯着不远处的二人,握着方向盘的双手青筋突显……

次日,因为昨天回去的太晚,导致柳笑如上早课迟了一些,没有及时赶到课堂,等她到达教室的时候课已经开始了。

老师目光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去坐下,柳笑如尴尬的在不少人的目光中随意找了个角落坐下来。

过了不久,上课的老师被外面的教务人员叫了出去,她指了下书本上的习题道:“你们先做着,等会交上来就是。”

说完便走出了教室,刚好这时间,柳笑如的笔滚到了旁边那同学的脚下,她不好意思的跟那同学说了一声让同学帮她捡一下笔,那同学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

而后柳笑如身后的人突然发话:“当了‘公主’的人就是不一样,笔都要别人捡了。”

听闻公主两个字,柳笑如脸色一阵青白,她知道这话背后的意思,周遭的人也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那些笑容中包含了太多的信息,令柳笑如一时不知所措。

“你一夜能挣多少啊?那个会所应该挺挣钱的吧?”

其中一个人尖利着嗓音故意询问,柳笑如紧着眉头反驳:“你们别乱说!”

“呵,乱说?你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你没有去夜总会当公主?恐怕你除了陪酒陪笑还陪身吧?”

那人这话一出口,周遭传来一阵唏嘘,柳笑如顿时觉得自己像个被看戏的小丑,恨不得立刻钻进地缝中。

她不知道这个消息是哪里传出来的,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反驳他们,一时之间她无地自容,焦虑不已。

就在这时候,坐在后面的柳笑如室友方巧歌气急败坏的站起身,指着说话的那人呵斥了一句:“你闭嘴!你无凭无据瞎说什么呢?你没家教的吗!?”

那人恼意丛生,拍桌而起与方巧歌急眼:“这事都敢做还怕别人说吗?又说的不是你,你瞎嚷嚷什么?”

“我呸!笑如是我的好朋友,她的为人我比你们都清楚,而且这话无凭无据谁让你们乱说了?人家的名誉就是不是名誉了吗?那我还听说你被一个老男人包养了呢!”

方巧歌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落井下石的人,所以毫不客气的怼的过去,那女生气的浑身发抖,抓着方巧歌的衣角彻底敞开嗓门吼道:“柳笑如就是不要脸的人!她在夜总会当小姐不止我一个人知道,你问问大家,看谁还不知道的!”

“**给我闭嘴!”

方巧歌怒不可遏的反手与那女生厮打起来,柳笑如赶紧拉住方巧歌的手,生怕她因此受伤,一边制止一边连连开口:“巧歌快住手,算了!”

动静闹到了教室外,凌博延接到了学生的报告后立刻赶到了教室,二话不说大步迈进人群将方巧歌和那女生强制拉下来:“住手!这是在上课!”

方巧歌两人被强制拉到了一旁,她怒目圆睁的指着那人与凌博延开口道:“导员!是她不分青红皂白就先冤枉人,还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诬陷清清白白的女生,先动手的也是她!”

“发生什么事了?”

凌博延难得冷下脸,平常的他都是面色温和,连说话声音都是柔柔和和的,这下难得生气一趟,让在场的学生也禁不住畏惧。

“她诬陷笑如是陪酒小姐,无凭无据当众取笑别人,被我制止还恼羞成怒先行动手!”

方巧歌丝毫不给对方辩解的机会,一口气将事实先说完,那女生被堵的话都说不出口,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气愤不已:“老师!柳笑如当小姐的事又不是我一个人说的,你不信的话可以让学校去查!”

“我查你个大头鬼!”

方巧歌恨不得朝她吐上一口唾沫,凌博延听闻这话脸色更是难看起来,看向那女生的目光更为严厉,就连声音都沉了几分:“这话你听谁说的?有证据吗?你们现在都是成年人了,还不懂得分辨是非吗?如果是没有证据的空穴来风,你们随意说出口,就是散播虚假信息的共犯!谣言止于智者,上个大学你们的智商呢?”

凌博延狠狠的教训了那几个女生一顿,旁边的人听闻这话,有些也自愧的别开了视线。

“她自己都没有反驳,怎么可能不是事实?”

前头的那女生还是心有不甘,壮着胆子与凌博延对说。

“她一个人一张嘴,说得过你们那么多张嘴吗?”

凌博延冷言相对,顿时令那女生全然没有了反驳的余地。

最后凌博延对着班级所有人郑重的说了一声:“这种没有证据的谣言最好都烂在你们自己肚子里。”

说完示意方巧歌带着柳笑如走出教室。

柳笑如感激的看着凌博延和方巧歌:“导员,巧歌谢谢你们。”

方巧歌罢了罢手:“你这是什么话,本来就是他们的不对啊!”

柳笑如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从某一方面来说,虽然巧歌和自己关系很好,但她也不想让自己的遭遇被她知道。

于是她也没有多说,心事重重的远离了教室。

凌博延安抚了方巧歌一声,随即让柳笑如跟自己去了办公室:“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方巧歌见状便自动的退后,柳笑如疑惑的看了凌博延一眼,随后在方巧歌的鼓励下跟着凌博延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凌博延很贴心的给她搬来了一条椅子示意她坐,而后他自己也搬来了凳子坐在柳笑如的对面,沉默了一小会后他才开口:“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我看你这几天精神都不怎么好。”

柳笑如连忙摇摇头:“导员我没事。”

凌博延点点头随后说道:“没事的话就更好,同学他们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这种传闻学校时不时的就会传出来一些,你不去理会的话也就逐渐消散了。”

“恩,我知道的。”

“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我不希望你被一些有心人影响到,如果下次还有这种事情发生,一定记得第一时间来找我!别忘了,你是我学生,我会站在公正的一边,我也相信你的为人。”

他一边说一边鼓励的拍了拍柳笑如的肩膀,就跟老朋友之间的那种安慰一样。柳笑如心中涌出一股暖意,方才的惶恐都被他逐渐抚散。

她心生感动的冲凌博延露出一个微笑来:“谢谢导员。”

“对我不需要这么客气。”

柳笑如正准备再说点什么的时候,手机突然在包里震动起来,凌博延低头示意了下,柳笑如不好意思的扯动嘴角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时,她心里隐隐的生出一股不安来。

“你好,请问……”

“柳笑如。”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头就响起了一个熟悉不已的男声,顿时柳笑如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僵硬起来,她看了凌博延一眼后立即捂住电话带着歉意的说了一声:“导员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

在凌博延宽容的目光中她匆匆的走出了办公室,来到长廊的尽头处,见到四下无人了,她这才放开手回应了一声:“你找我有事吗?”

来电人,就是范左堂。

见她这么久才接起电话,范左堂有些不爽的沉了沉目光,嗓音低沉的询问她:“只是来询问你一下今天你在学校的遭遇如何。”

听到这话,柳笑如猛地反应过来:“难道……是你?”

学校里的谣言难道是他放出去的消息?

范左堂并没有否认,而是嘴角一勾缓缓的笑了起来:“感觉如何?”

这就是默认了,闻言柳笑如心底陡然生出一丝怒意,下意识地呵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我并没有得罪你!这段时间我过的够……”

“你好好想想你之前答应过我什么?”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虐恋小说
  3. 武侠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