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残颜皇后

更新时间:2019-03-15 14:05:15

残颜皇后 已完结

残颜皇后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猫小七分类:言情主角:连曦儿冷希

经典小说《残颜皇后》是猫小七 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连曦儿冷希,内容主要讲述:"丑妻强势蜕变,妖娆绝美。是金玉,总会发光。连曦儿一张丑颜,注定了她这一生的坎坷不平。她命运多劫,被后娘亲爹,卖入名门,为的只是那泼天的富贵。爹不疼,家不亲,纵是再大的富贵,又能如何?面对冷冰冰一张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连曦儿欲哭无泪,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仅一只手按着她,就让她的身体再也无法动弹。

让她的神智一阵混乱

于是,她只好无助的祈求着他,却不知道到底是要求他什么。

只是脑中一直在想着,他不是夫君,他只是夫君派来跟她洞房的一个男人!

一个……与她没有任何名份关系,却即将发生夫妻关系的陌生男人!

夫君,你该是,有多么的不喜欢我?

面对着她的哭求,冷希不为所动。

危险的双眸微眯,在黑暗的房间中闪着冷酷的笑意,冷希故意屈解着她的祈求:“既然你如此急切,那么,这就给你!”

一夜无眠。

朝阳初升,受尽云雨的连曦儿寸缕不着,浑身酸痛的在一束刺眼的阳光中醒了过来。

“唔!好痛!”

随着身体的一阵疼痛,昨夜那羞人疯狂的一幕霎时便浮上了她的脑海。

“他不是夫君……”

脸色惨白的再度低语一声,连曦儿的心头一阵苦涩。

“吱呀!”

随着一声轻微的开门声,门外的阳光急切的洒进了屋内,将这冷冷清清的新房,总算照得有了些安慰的温度。

“小姐?你怎么了?”

端着水盆进得门来,小翠吓了一跳。

她的小姐寸缕未着,神情木然的躺在床上,身上到处青青紫紫的淤痕,而且腿间一片狼籍,看起来就像是被人**了似的。

而事实,也真是如此。

她确实是被**了。

“小翠?你来了?我没事!”

努力的挤出一丝丑笑,连曦儿忍着疼痛坐起身来:“姑爷有事走了,我睡过头了。”

“什么嘛!小姐,你这分明是被故意虐待的,姑爷也太不温柔了!”

小翠不满的将脸盆放下,气乎乎的为她的小姐叫着不平。

连曦儿苦笑一声:“小翠,这事不要说出去!免得……”

免得什么呢?

连曦儿再也说不下去了。

她抬首打量着这个所谓的新房,她已经沦落到如此地步,还能指望有人会担心她吗

爹爹?

大娘?

她不抱希望。

至于这个连洞房都要别人来代替的夫君,她更是已经绝望透顶!

传说的没错,冷希,是个恶魔!

“小姐…….”

小翠一阵心酸,小姐真是太可怜了,她知道小姐接下来的话想说什么的。

就在这时,门外的一阵叫喊,让连曦儿凉透了的心更加的冰凉。

“喂!屋里的睡醒了没有?冷爷有话,醒了就赶快的滚出来,宛子里有大堆的衣服去洗!”

“什么?洗衣服?让新来的夫人洗衣服?”

小翠一阵惊愕,不由急步跳出门来质问着。

“哼?夫人?她是夫人吗?夫人怎么住这里来了!我只是传冷爷的话,如果这位高贵的‘夫人’不想去的话,我是不介意用鞭子赶着她去的!”

一个肥肥胖胖长得很像是弥勒佛的恶妇,手中执着一枝长鞭,不怀好意的盯着小翠说道:“还有你,也跟着一起去吧!”

“你……”

小翠怒极,可看到这个恶妇手中的长鞭时,还是乖乖的闭了嘴巴。

这个玩意,在连府时,小姐可没少受,却不想到了这里还要受这样的虐待!

“行了!小翠,别吵了,我去!”

一声虚弱的声音由屋内传出,入耳竟是奇异的舒服。

“屋内的是新夫人吗?”

听这声音尤如是出谷的黄莺般,弥勒佛不觉的将身段放低了一些。

“新夫人?”

随着这一声自嘲的疑问,连曦儿慢慢的由空荡荡清冷冷的新房之内缓步走出。

“啊!你……你是谁?”

弥勒佛震惊的往后一跳,心中直觉一阵恶心。

这个女人长得真是太丑了,比她还丑。

看她那小眼睛,朝天鼻,麻子脸,扫把星眉,还有着兔子的三瓣嘴,左脸还能看,右脸简直就跟那鱼鳞一般,一片压着一片,一片叠着一片,让人看了就不想再看第二眼。

这是鱼精的化身吗?

这样的女子也怪不得冷爷会让她去洗衣!

“我就是你说的新夫人,不过却要马上去洗衣服了!”

连曦儿不动声色的看着弥勒佛后跳一步,心里知道,是自己的这张脸惹的祸!

“还真的是新夫人哪,恕我眼拙了……”

弥勒佛冷哼一声,目光厌恶,又鄙夷的道:“就你这样的新夫人,冷爷是不会看上眼的,认命点吧!别妄想着有朝一日冷爷会想起你的!”

身为一个下人,她这态度,已经是赤果果的奴大欺主了。

在她眼里,这个新来的夫人,还不如一只狗,来得尊贵。

“是吗?我也从来没指望冷爷会想起我!”

连曦儿冷冷说道,她的心已是由最初的惊慌跟不知所措中恢复了过来。

上天将她罚到这里来,就是要她来受尽磨难的,想她洞房之夜竟是跟一个不是自己夫君的男人同了房,还有比这更让她难以接受的事吗?

“那么,请跟我走吧!”

或许是弥勒佛的良心未泯,也或者是被她那看透一切的淡漠所折服,总之,弥勒佛难得的用了一个“请”字。

“这……就是要洗的衣服?”

跟着弥勒佛来到冷宛的后院,小翠望着眼前一座小山也似的“衣山”,差点一头载倒!

弥勒佛嘿嘿冷笑两声:“对,这就是要洗的衣服,顺便告诉你们,这只是一小部分,洗完这些以后,那边还有!”

“什么?还有!”

小翠惊讶的问道,顺着弥勒佛指引的手指看去,嘴巴张得能塞进十个鸡蛋,完了,她这下不止要晕倒,还要吐血呢!

娘的!

这冷宛是做什么的?难道这么少洗衣工吗?

一座小衣山,一座大衣山,就算是将他们全宛的人衣服都扒光光,顺便连库存的都扒将出来,也扒不来这么多的!

“这……真是太多了。”

连曦儿看着这两座山的衣服,心中着实惊讶。

冷希这是,打算真要将她,折磨死在这里吗?

心中苦笑,转身将小翠实在无力合上的下巴推了上去,然后深吸了口气,平静的望向弥勒佛:“这位……大姐,请问,这么多衣服,都要洗掉吗?”

一股认命的感觉,油然而生。

但是,并不服输。

不就是洗些衣服吗?她洗!

“大姐?”

弥勒佛似乎很是满意这个称呼,堂堂新晋的少夫人,能这么称呼她,这实在是与有荣焉的事情。

虽然新夫人长得很丑,不过,这并不防碍她的好心情。

鞭子一甩,难得给了个好脸,“在这冷宛里,还从来没有人叫过我大姐呢,好吧,看在这声大姐的份上,大姐这就告诉你,这些衣服呢,是今天都要洗完的!你们今天洗不完,今天的饭不许吃!明天洗不完,明天的饭也不许吃!总之,什么时候洗完什么时候吃饭!听明白了吗?”

话到最后,弥勒佛大力的挥动着手中的长鞭,神情激动的高声说道,本来就挤满肥肉的一张肥猪脸,因为激动的关系,更是染上了一些红晕。

活脱脱一个会动会说话的红烧猪**。

连曦儿忍不住就笑,可那笑,比哭,还难看。

“可是!……这明明就是虐待!”

小翠看了眼神色悲苦的小姐,终于挺了挺胸站了出来,娘的,她好想在这张红烧的猪**上给她插上两把钢叉,让她还狗仗人势的得意!

“怎么?不想洗吗?还真反了你了!老娘我好不容易管两个人,我容易么?你这个**居然敢顶嘴!看我不打死你!”

向来处于人生最低层的弥勒佛,好不容易以为自己有了翻身做主的出头日子,不想小翠这么的不识趣。

当下怒气冲冲的挥动着手中的长鞭,“啪”的一抖手就朝着小翠兜头而来!

“救命!”

长鞭来势如虹,小翠躲闪不及,当下一声惊呼,心道这下完了,她的脸保不住了!

“唔!”

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落到脸上,相反的耳边一声闷哼,小翠悄悄的睁开一只眼睛,又睁开一只,霎时两只眼眶中便盈满了泪水。

“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小翠受得起!”

小翠哭得稀里哗啦,根本就将刚才的恐惧忘到了九天云外。

这一鞭,小姐代她,生生的受了。

脸上好一串血珠子飞起,在阳光下,特别的刺目。

这一张脸,已经毁得不能再毁了。

小翠哽咽一声,哭得更伤心了。

“小翠不哭!”

连曦儿轻轻的抹掉脸上的血珠子,微微的皱了下眉头:“我已经习惯了这样,只是你这张脸要是被打花了可就嫁不出去了!”

“可是小姐…...”

“呀!你们还真是主仆情深呢!赶紧干活吧!”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小说
  3. 言情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