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至高使命

更新时间:2018-10-10 18:09:40

至高使命 连载中

至高使命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梦入洪荒分类:官场主角:李天逸

主人公叫李天逸的小说叫《至高使命》,是作者梦入洪荒所编写的职场官场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铁肩担重任,履职为人民! 李天逸选调生报到的第一天便因为镇长助理的事情得罪了镇委书记曾立祥,恰好这时青龙镇下属过山村发生疫情,曾立祥公报私仇派李天逸前往,面对过山村的穷山恶水和不配合的老百姓,李天逸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天逸摇摇头。王长水道:“本来杜部长亲自过来我们应该早点出来迎接的,但是就在不久之前,我们村里老杨家的小孩刚刚死了,我们过去帮忙料理后事了。小李啊,如果你要来我们村任职的话,以后这样的事情我们得唯你马首是瞻了。”

说着,王长水也伸出了手。他的手也同样脏兮兮的。

刚才他这番话更是带着几分吓唬人的意思。

李天逸依然很平静的和王长水握了握手:“王副主任,您放心,入乡随俗,这一点我还是懂的,该我做的工作,我一样都不会少。”

第一次交锋,双方打成了平手。

孙家山和王长水两位老油条谁都没有想到,李天逸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有胆气。

随后,杜文昌笑着说道:“好了,你们村的新领导我给你们送到了,后面村子里的事情就你们三人和村委去处理吧。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杜文昌急匆匆的上了来时做得拖拉机,绝尘而去。

望着杜文昌那一脸惶恐的表情,孙家山充满不屑的说道:“这些当官的,一个个的怕死的很,平时没事的时候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来村里大吃大喝一顿,现在倒是好了,现在村里有事了,连村口都不敢跨过一步,当真市侩得很啊。”

王长水冷笑着说道:“孙家山,这话你可说错了,咱们的李书记不是胆子很大嘛。”

孙家山冷哼一声,看向已经越过警戒线和两人并肩而立的李天逸,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对于李天逸敢在这个时候进村来担任村支书来展开工作,他的心中还是有些敬佩的,不过他把这种胆量看作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对于李天逸的能力充满了怀疑。

想到此处,孙家山笑着看向李天逸说道:“李书记,你说我们下一步的工作该怎么展开?现在由于接连死了三个人,村子里已经人心惶惶了。很多人都在计划着外出去避一避。”

李天逸闻言立刻脸色大变,连忙说道:“不行,绝对不行,这个时候,谁都不能出去,大家都应该清楚,甲肝是具有传染性质的,如果我们这个时候让村民出去,那就是对其外面其他的人不负责任,我们必须要阻止村民外出。”

王长水苦笑着摇摇头:“李书记,恐怕我们阻止不了啊。”

说着,王长水用手一指村子里的方向。

李天逸顺着王长水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几十号人开着三辆车、推着手推车、骑着自行车甚至是赶着牛车正在尘烟滚滚的向着这边赶过来。

看到此处,李天逸脑门上顿时就冒汗了。他紧张了。

他非常清楚,这是自己过来担任村支书面临的第一个考验,如果自己要是让这些村民出去了,那么自己就根本没有办法向镇委领导交代了。最关键的是,一旦他们出去了,很有可能会造成传染扩大化。

王长水和孙家山两人则默默的站在李天逸身边,两人对视了一眼,悄然向后退了小半步,把李天逸给凸显出来。

这也是他们两人对李天逸的一次考验!

想当过山村村的村支书,没有那么容易!先过了安抚民心这一关再说!

前面,烟尘滚滚,想要外出的村民们马上就到眼前。李天逸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了。

孙家山和王长水向后再退了两步,低声交流起来。

“你看小李能搞定今天这事吗?”

“我看悬,这事情就算是咱俩一起出面,也不可能拦下多少人的,现在村里人已经人心惶惶了,想要拦住这么多人,几乎不可能,能留下一半就算好的了。”

“哎,镇里也是啊,出了这么大的事,竟然连一个镇委委员都没有派过来,就派了这么一个愣头青的小伙子过来,这不是胡闹吗?”

“哼,说白了还不是怕死吗?这个时候,谁都珍惜自己的小命啊。只是可怜这个名牌大学的小伙子了,人不错,有胆量,但是没有工作经验啊。村里的工作可不是过家家儿童游戏啊。”

虽然孙家山和王长水两人说话的声音比较低,但是李天逸年轻,耳朵好使,却也听得明白,此刻,他的脸色带着几许苦涩中却渐渐露出几分坚定和执着,他的目光渐渐变得冷静而坚毅,原本有些慌乱的表情这一刻逐渐归于平静。

从基层起步,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工作,这条路是他自己选择的,他无怨无悔,至死不渝!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李天逸的腰杆越发挺得笔直,缓缓向前迈出两步,迎着几十号滚滚碾压而来的车辆和人群健步前行。

身后,孙家山和王长水两人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向李天逸的目光中充满了震惊。

这小子,还真不怕死啊!现在村民这种求生的欲念之下,谁拦谁倒霉啊!不过作为副支书和副主任,两人只能硬着头皮跟在李天逸的身后向前行走。

李天逸正前方,几十号村民急匆匆的前行。

人群中,走在中间靠前位置的是一个开着一辆有些破旧的二手吉普车的中年男人。他身上穿着八成新的有些褶皱的西装,头发打理得油光水滑,脚上还穿着一双皮鞋。他的这身打扮在一群村民中显得十分扎眼。

他汽车四周的车窗都开着,一边不紧不慢的开着,一边回答村民的问题。

“我说孙大拿啊,你说我们这次能走得了吗?我可是听说了,今天上午,镇政府那边就已经派人封锁了咱们村子的出入口,只准进不准出了。”

孙大拿闻言不屑一笑说道:“为什么不能走呢?我们是普通公民,享有行动自由的权力,没有任何人能够禁锢我们行使我们的正当权力。大家都跟着我走,我看谁敢拦我们!”

“孙大拿就是孙大拿,不愧是我们过山村的头号大能人,就是比我们这些泥腿子有见识啊。好,大家都听孙大能人的,咱们都跟着孙大拿走。”人群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大声吆喝道。

“没错没错,孙大拿就是厉害!我们村现在混的比较好就要数前面开着三轮的王铁柱了,但是王铁柱跟人家孙大拿一比,可就差得多了,人家开的可是四个轮子的汽车,这车可高档了。”

人群中,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满眼羡慕的看着孙大拿的四轮吉普车夸奖道。

人群中又传来一阵附和之声。

前面开着三辆车的王铁柱听完之后便哈哈大笑着说道:“大拿叔就是我的偶像,我已经跟大拿叔说好了,等今年过了秋收之后,我也跟着大拿叔出去打工去,我将来也要买一辆四个轮子的汽车回来。”

听到王铁柱这么说,立刻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大声说道:“大拿哥,咱们可是一大家子的,你今年出去打工也带上我呗,我也不能总是窝在村子里种地了,种地赚得那点钱,还不够给我爹买药的钱呢。”

孙大拿是村子里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出去打工赚回来钱的人,所以,他在村子里很有威望和人气,很多村民都很佩服他,有人称他为孙大能人。

众人说着,笑着,距离李天逸他们越来越近。

这时,开着三轮车走在最前面的王铁柱突然大声说道:“大拿叔,前面有个年轻人和副支书、副主任迎着咱们过来了,看他们的意思,是不想让咱们过去啊。”

孙大拿顿时牛眼一瞪:“我靠,他们敢!直接撞死丫的!现在村子里面甲肝流行,这个时候我们这些还没有被传染的如果再不及时离开村子,等到被传染了可就晚了,我可是听说了,要想去医院把这病治好,没有几千块钱根本不可能,你们谁家愿意掏这么多钱去治病?”

“不愿意!”

“不愿意!”

“谁敢拦住我们,就是和我们过不去!就是想要让我们死在这里!就是帮医院从我们的钱包里掏钱!我们绝对不能容忍!”孙大拿再次大声喊道。

“没错,谁也不能阻挡我们!我们今天必须离开!”有人大声吼道。

几十号人的情绪被孙大拿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一下子就调动了起来,离开的意愿变得非常强烈。在他们看来,离开村子是最正确的抉择,不仅可以保证自己的小命安全,还能够节省数千块钱的花销,这个时候谁敢阻拦他们就是和他们过不去!

距离李天逸他们越来越近,这群人的离开的欲念已经达到了顶点,而且他们的意志高度一致,团结一心。

此刻,李天逸距离冲在最前面的王铁柱的三轮车已经不到50米的距离了,人群中大声讨论的声音李天逸已经可以听到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声势浩大的人群,李天逸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李天逸身后,孙家山和王长水已经吓得脸色惨白,两人快走几步,来到李天逸身边,孙家山低声说道:“小李啊,这次集体离开是我们村的孙大拿组织的,他在村民中很有威望,他很擅长鼓动人心,看今天这样子,村民们的斗志已经完全被他给鼓动起来了,我们想要拦住他们很难了。要不我们让他们走吧?他们人太多了。”

“走?”李天逸闻言瞪起眼睛,冷哼一声:“绝对不能让他们离开,他们一旦离开,那些接受他们的村子的村民怎么办?万一传染扩大化怎么办?”

孙家山摇摇头说道:“小李啊,就凭咱们三人想要拦住他们这么多人,简直是螳臂当车啊!”

李天逸不为所动,依然稳步前行,眯缝着眼睛看向前方,声音沉稳有力:“明知道螳臂当车也要挡,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说着,李天逸加快了脚步!孙家山和王长水却没有加快脚步,而是慢慢的落在了李天逸的身后,在他们看来,李天逸这个名牌大学出来的大学生村官还是太稚嫩了,做事太理想化了,他哪里知道,现实世界和他们理想中的那种信念是格格不入的,你拿那些书本上的语言想要说服一心离开的老百姓,这是不可能的!

老百姓做事都有自己准则的!他们有自己的智慧!这可不是李天逸这样的书呆子能够摆平的。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嘎吱一声急刹车!王铁柱的三轮车停在李天逸前面不到半米远的地方!

“**,小兔崽子,你丫找死是吧,没看到我们着急赶路吗?”王铁柱大声骂道。

过山村的村民民风彪悍,说话粗俗,脾气暴躁是有名的。更何况这可是过山村,王铁柱面对一个陌生人,自然不会客气。

这时,王长水看到王铁柱骂李天逸,连忙大声呵斥道:“王铁柱,你嘴巴给**净一点,这位可是咱们过山村新上任的村支书兼村长。”

王铁柱是王长水的本家晚辈,所以他说话没有什么忌讳,他也是为了王铁柱好,虽然李天逸年轻,但毕竟是镇里派下来的人,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的好。

王铁柱瞪着两只牛眼充满惊讶的上下打量着李天逸道:“长水叔,你不会是在忽悠我吧?我看这小子也就二十岁敢出头,毛都还没有长齐呢,他能当我们村的村支书?还兼任村长?”

王长水立刻说道:“臭小子,你说话给我规矩一点。小李可是清华大学毕业,是镇组织委员杜文昌亲自送到咱们村口的,我和家山刚刚接过来。”

“哎呦,还真是村支书啊,小子,对不起啊,不知者不怪,麻烦你把路让一让,我们要出去。”王铁柱看到王长水不断的站在身后给自己使眼色,知道长水叔是不想让自己得罪这个年轻人,说话便客气了几分。

“你们要去哪里?”李天逸表情平静,并没有去责怪王铁柱言语上的粗俗,因为他从小就在村子里长大,自然知道村民们平时的表现,对此根本不在意。

“当然是要离开村子,投亲靠友去啊,现在村子里甲肝流行,我们得趁着还没有被传染,赶快离开,否则一旦被传染了,可就晚了。”王铁柱实话实说。

李天逸摇摇头:“对不起,你们不能离开。”

一句话,顿时整个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立刻有一个妇女怒骂道:“小伙子,你可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就算你是村支书,也没有权力约束我们的自由。”

她倒是把孙大拿刚才的话理解了七七八八。

李天逸沉声道:“对不起,你们不能走。镇里已经下达了指示,整个过山村从现在开始全部封闭,只准进不准出,外面还有派出所的人持枪站岗,谁也不能出去。”

妇女被李天逸这么一说,倒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其他人这个时候全都看向了孙大拿。他是这群人的主心骨。

孙大拿打开吉普车车门,从里面走了出来,背着手眯缝着眼睛来到李天逸的面前,冷冷的说道:“怎么着,你想要阻止我们离开?”

李天逸点点头:“没错。你们不能离开!”

“那我们如果非得要离开呢?”孙大拿双眼中流露出几分挑衅的意味。

“那你们就要从我的身上碾压过去,否则的话,你们一个人也别想走!”李天逸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平静,但是,脸上却带着一股决然和坚定!

“小白脸,你不怕死?”孙大拿背着的双手已经放了下来,交叉抱在胸前,双眼盯着李天逸问道。

“我怕死!但是为了不让更多人面临死亡的危险,我必须阻止你们。因为我是过山村的新任村支书!”李天逸静静的说道。

“好!不怕死你我就成全你!反正今天不离开,我们早晚也都是一个死!你们把路让开,我在前面开车,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拦我,谁拦我,我就撞死谁!”

孙大拿的目光和李天逸对视了几秒钟,突然转身向自己的吉普车走去,边走便大声的吼道。

走在前面的王铁柱等人立刻纷纷把车靠向路边,中间给孙大拿腾出了前进的道路。

孙大拿之所以能够在过山村有威望并不是偶然,有些时候,他还是很有担当的。

一阵汽车发动机颤抖过后,孙大拿狠狠踩了几脚油门,吉普车冒出一股股难闻的尾气。

这是一种心理上的震慑。

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原本站在李天逸身后的孙家山和王长水纷纷跳向路边。

李天逸不怕死,他们可怕死!他们可是知道的,孙大拿有些时候做事还是很彪悍的!

孙大拿坐在吉普车驾驶室内,透过玻璃窗看着面前不远处平静站立在那里的20岁刚出头的年轻人,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震惊之色。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下,还有如此胆气的年轻人。

不过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应该是外强中干,只是在勉强支撑而已,等到自己的汽车一到,他会立刻跑得比兔子还要快!

松开手刹,吉普车缓缓向前,孙大拿踩下了油门,吉普车加速向前,距离李天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车速越来越快!

“跑啊!小李快跑啊!被汽车撞上了会死人的!”孙家山大声警告道!

“孙大拿,你给我停住,撞死了小李,你会坐牢的!”王长水大声冲着孙大拿吼道。

孙大拿冷笑着说道:“如果今天不能离开,我们早晚也是一个死,反正都是死,不如大家一起死!”说着,孙大拿继续加速!

汽车轰鸣着向着李天逸疾驰而来!20米……10米……5米……3米……

很多人村民已经闭上了眼睛,他们不想看到李天逸被撞飞的那一幕!

汽车距离李天逸只有2米了!

李天逸的目光和孙大拿对视着。

李天逸目光平静的看着孙大拿,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朋友一般,目光平和温煦,似乎他丝毫没有意识到,死亡,距离他只有2米的距离!

孙大拿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凶悍之色。

“小李!快跑!”孙家山声嘶力竭的吼道!

李天逸纹丝不动,白净整洁的脸庞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惧怕,只是平静的站住那里。

“嘎吱!”一声急刹车!

汽车稳稳地停住,车头距离李天逸的身体只有不到2厘米的距离!

孙大拿胸口起伏不定的喘息着,刚才那一刻当真是惊心动魄啊!他真没有想到,这个白面书生村支书竟然真的不怕死,一点闪避退缩的意思都没有!

这是他混迹社会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这种人。好在他虽然开车撞向李天逸,貌似速度很快,实则他的脚下一直踩着刹车,速度也并没有完全起来,他不傻,他自然知道撞死人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拉住手刹,孙大拿把头伸出车窗,怒视着李天逸吼道:“你小子不要命了,不知道躲一下啊。”

李天逸苦笑着摇摇头说道:“镇里派我到过山村来担任村支书,就是要我守护好这一方百姓的安危,我今天如果闪开了,你们走了,那么不仅你们会有危险,其他村子的百姓也会有危险,那是我的失职,一个不能守护一方百姓的村支书,还有什么用?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你撞死算了!”

李天逸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听在众人的耳中,却多少有些意外。

这是很多人第一次听一个村支书说他的责任是要守护一方百姓的安危!

孙大拿的目光一直紧紧盯着李天逸的眼睛,他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应该并没有说谎,他心中应该就是这样想得。

看硬的玩不转,孙大拿再次打开车门,走到李天逸面前:“李书记,今天你不拦着我们要走,你拦着我们也要走。我们不想在这里坐以待毙。不信你看看我身后的这些人,既有七八十岁的老爷子老太太,也有嗷嗷待哺的孩童,你难道忍心看着乡亲们全都在这里等死吗?如果大家离开这里,至少还有一条生路啊。你说你要守护我们一方百姓的安危,你放我们离开,也算是守护我们的安危了啊。”

不得不说,孙大拿这个大能人的嘴皮子还是相当利索的。

不过非常可惜,他遇到了李天逸,这位可是清华的学生会主席,更是当年清华大学辩论团队的一辩和二辩最犀利的人选,在全国大学生电视辩论大赛上,那可是当年的风云人物。

听到孙大拿这番话之后,李天逸十分真诚的看着孙大拿说道:“你说得貌似有道理,实则是一种狡辩。”

说道这里,李天逸看向众人大声说道:“乡亲们,我明白大家心中是怎么想的,你们想的是离开这里求得安全,但是你们想过没有,如果因为你们的离开而导致整个镇子里甲肝疫情流行,那么你们是什么?你们是全镇的罪人!到那个时候,你们不仅坑了自己的亲人,坑了周边的朋友,还坑了更多无辜的人。你们认为,到那个时候,你们还能够有脸面去面对那些因为你们一己之私而失去亲人、朋友的乡亲们吗?你们好意思吗?”

说道这里,李天逸的声音又提高了几度:“乡亲们,我李天逸,今天之所以不惧生死来到这里,就是要和大家同甘共苦的,就是和大家共度难关的,我知道,我自己年轻,大家看不起我,但是我想要请大家相信我一次,从现在开始,谁家的疫情最严重,我愿意住在他家,生与死,我愿意陪着大家一起渡过,我只求在座的大爷大妈、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看在苍天无情人有情的份上,为自己的亲人朋友留一条活路,为我们整个青龙镇疫情不至于扩散做出自己的一份努力。

或许我们之间还会有人因为传染而死亡,但是请大家相信我,我敢保证,只要我们能够渡过这次疫情,我会带着咱们整个过山村的人一起走向致富之路。”

说道这里,李天逸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起来:“各位乡亲们,我李天逸也是从农村长大的孩子,从我记事起我的父亲就成天的上山采药维持家里的生计,直到有一天,我的父亲为了给我筹集学费冒着大雨上山采药滑落悬崖,从那个时候起我便失去了父亲,后来,我13岁时又失去了母亲,那个时候,是村里的乡亲们你一毛我一毛的凑钱供我上学!一直供我考上清华大学,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下定决心,要帮助我家乡的乡亲们走出贫困落后的状态。

这次选调生分配,我被分配到了青龙镇,分配到了过山村,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把大家当成了我家乡的乡亲,当成了我的亲人,或许有人觉得我说话浮夸,但是我想要告诉大家的是,当我看从镇里一路走来,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达镇里的时候,我就已经下定决心,等我们度过这次疫情,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修路!把咱们过山村通往镇里的那段路修通了,到那个时候,我们村子里漫山遍野的水果就可以销售到外面,到那个时候,我们乡亲们的生活就会变得富裕起来。到那个时候,咱们村子里的孩子们都可以上大学!”

说道后来,李天逸的声音有些哽咽了,他不是做作,而是看到这里贫穷落后的面貌真的感觉到有些心中着急,看着眼前这些想要走出村子去争取一个生存下来的机会的村民感觉到心痛。但是,他不能让这些村民现在就离开这里。

整个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全都看着眼前这个白面书生,他身上的衣服是那样的整洁笔挺,与现场众人的穿着显得那样格格不入。但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年轻人竟然也是从农村里走出去。

人心都是肉长的。

其实,就在李天逸宁死不退挡在车前任凭孙大拿往上撞的时候,很多村民就对自己是否应该离开产生了动摇。李天逸之前所说的那些话他们其实也听进去了,只是那个时候,还是心存侥幸,希望能够离开这里。

但此时此刻,听完李天逸这番推心置腹的话之后,很多人全都犹豫了,彷徨了。

他们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这个年轻的村支书。因为以前,也曾经有不少镇领导跟他们说要修路,甚至还收过大家的集资款说是要修路,但是最终,那条路还是没有修起来。

这时,李天逸走到一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面前,伸手接过老太太怀里抱着的脏兮兮的小男孩说道:“奶奶,跟我回去吧,咱们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让更多的人也跟着咱们倒霉啊。”

这个时候,小男孩的鼻子里流下了一串鼻涕,小男孩很娴熟的伸手抓住鼻涕,顺势抹在李天逸那崭新笔挺的西装上。

李天逸脸色平静,没有任何的不满,只是笑着看向老奶奶。

所有人全都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孙大拿也注意到了。

孙大拿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否则的话,也不会成为过山村第一个开上汽车的人,哪怕是一辆二手吉普车。

他眼珠转了转,大声说道:“乡亲们,走吧,咱们回去吧,李书记说得对,我们不能因为我们的一己之私就让我们的亲人和朋友们身处险境啊,而且就算是我们这个时候想要去投亲靠友,我们的亲人朋友们知道我们是从过山村出来的,他们愿意收留我们吗?就算他们碍于面子愿意收留我们,我们可以在亲戚朋友家住的心安理得吗?”

说着,他上了汽车,倒车,向着村里的方向驶去。

其他人一看孙大拿都回去了,尤其是看到李天逸帮助老王家的老太婆抱着脏兮兮的孙子往村子里走去的时候,很多人犹豫了一下,也纷纷跟着走了回去。

这个时候,一直站在后面注视着这一幕的孙家山和王长水看到这里,全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立刻大声说道:“回去了回去了,大家都回去吧,李书记说得没错,这次危机,我们过山村必须上下齐心一起渡过。我们要选择相信李书记。”

其实此刻,最紧张的并不是他们这边,而是村口外面负责封锁村子的镇上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同志。他们真的担心这些村民不管不顾的冲出来,那样的话,他们可就要遭殃了。

直到李天逸带着村民们返回村子之后,他们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满天的乌云终于散去了。

回到村子之后,李天逸把老太太一家直接送回家,然后与等在外面的孙家山、王长水汇合到一起来到村委会。

说是村委会,其实就是几间看起来显得有些破旧的房子,房间不大,但是院子很大。

三人直接在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坐下,李天逸看向两人说道:“二位,不知道你们对我们接下来的工作有什么想法?”

孙家山道:“还能有什么想法?想办法控制疫情继续扩大啊。”

“怎么控制?”李天逸问道。

“不知道。”孙家山摇摇头。

李天逸又看向王长水。

王长水叹息一声说道:“这次甲肝疫情来得太突然,没有任何征兆,传染面积极大,防控难度很大。李书记,你见多识广,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就直接说吧。我们照办就是。”

经过村口劝返众人那一幕,不管是王长水还是孙家山,对李天逸全都充满了钦佩。

李天逸道:“这样吧,我研究过甲肝病毒的资料,这种病毒主要是通过食物和水进行传染,而且只要不是急性的,死亡率并不是很高,而且感染过甲肝病毒的人会获得持久免疫力,得过之后就不会再感染了。所以,我们现在要想控制疫情,首先就要想办法斩断感染途径。最近这几天,我们要挨家挨户的去普及防控常识,要劝大家吃饭喝水的时候,必须要喝烧开了的水,吃熟透了的食物。”

听到李天逸这样说,王长水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李天逸有些不解。

孙家山解释道:“李书记,你可能不知道,咱们过山村的人历来就有喝生水的习惯,尤其是咱们这边山清水秀,水源清澈,喝起来还有一股甜味。尤其是现在天这么热,谁愿意喝开水啊。”

李天逸闻言,表情有些凝重,沉声说道:“喝生水是绝对不行的,必须要想办法纠正乡亲们的这种习惯,否则的话,很难从根源上斩断甲肝病毒的传染途径。”

孙家山和王长水全都露出苦涩笑容,在他们看来,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一会儿我先在大喇叭里广播一下,然后大家分头挨家挨户去劝说吧!”李天逸斩钉截铁的说道。

然而,李天逸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是把农村工作想得太简单了。

猜你喜欢

  1. 修仙小说
  2. 民国小说
  3. 穿越种田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