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剑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独宠萌后

更新时间:2018-12-20 17:47:34

独宠萌后 已完结

独宠萌后

来源:好书云作者:醉歌分类:言情主角:唐真真许昌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独宠萌后》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醉歌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刚认识,他帮她解围,却被她误会,一顿暴打,他在心里默念,“我错了,再也不帮这死丫头说话了。” 表白时,他忍不住说道:“你不觉得本太子对你很好么?” 她想了想,嗯了一声,然后在他热烈期盼的眼神下补充上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子哥哥,唐真真她对我真的很好。”下了学堂,小公主举起泥人给许默看。

许默瞅了一眼,没好气道:“一个泥人就被收买了,你还是不是我们安定国的公主。”

“可它真的很好看呀。”小公主撅起小嘴,委屈地盯着手中的小仙女,它正朝自己弯了嘴角,眉眼分明,模样俏皮可爱。

“你还是不是我妹妹,哥哥的话你都不信。”许默气急败坏地瞪她,她唐真真还真是有本事,一个泥人就收买了堂堂安定国公主。“惠雅,太子哥哥和唐真真只能选一个。”

小公主想不通唐真真和太子哥哥之间有什么矛盾。心里倒同情起唐真真,惹上她哥哥这么爱记仇的主。

“惠雅,你太单纯了,根本就不知道她有多可恶。”许默见她不说话,耐着性子说道:“别忘了,你哥哥是怎么躺在床上的。”

小公主乖巧地点头,毕竟是亲哥哥,血浓于水,她到底还是要站在他这边的。

可下一瞬,当唐真真邀请她去将军府时,她开始犹豫了。

唐真真头上戴着她送的蛇形钗子,亲切地拉过她的手,“公主,去我府中做客几个时辰不为过吧。”

唐真真觉得这个公主和想象的不一样,她以为的公主傲慢无礼,可不像许惠雅般平易近人,还送她礼物。

在唐真真殷切期盼的目光下,许惠雅把她太子哥哥抛之脑后,欣然答应。

在她点头的那一刻,唐真真感到莫大的喜悦,她唐真真也有闺中知己了。

这种喜悦小公主也深切得体会到。她身在宫中,一众宫女太监公主长宫主短的,无趣极了,还没有个知心玩伴那。

唐真真与小公主约好,放学后就到府中。

许惠雅想要告诉太子哥哥一声,可谁知许默好似在计划什么重要的事情,根本不理睬她。

算了,许惠雅决定还是不要对他说了,免得他大发脾气还阻止她去。

下学堂后,许默早早乘轿离去,唐真真叮嘱许昌务必要对皇后皇上说一声公主去她府中。

两人乘着去将军府的骄子,一路上兴高采烈。唐真真眉眼俱笑,挨着身旁人唱起不成调的儿歌。

骄子行到将军府的小巷,人烟稀少,根本没什么过路人,一阵鞭炮声忽得在耳边响起,震耳欲聋的声响比她爹的嗓门还大。

受到惊吓的马高抬前踢,猝不及防的仆人落下马车,狼狈地在地上打了个滚。

小公主那里遇到这种事情,害怕地缩到唐真真怀里,紧紧拽着她的衣袖,眸里泪光闪烁。

唐真真一面护住许惠雅一面掀开帘子,枣红色大马横冲直撞,正朝墙头直奔。毕竟是将军的女儿,几招功夫她还是有的,缰绳离她不远,目测距离探出身子就能够到。

唐真真信心十足,安慰她道:“相信我,很快就会没事。”

迎上她坚定的目光,许惠雅半信半疑中松开了手,唐真真一个健步冲出帘子,死死抓住缰绳。

可她忽略了马的力气,它远远比她大,不过半刻,她的手心便被生生勒出了一道鲜血。

血瞬间染红了缰绳,一点点溅到地上,开出一朵朵血花,探出头的小公主看得心惊肉跳,带着喉咙里的哭腔失声呼喊。

眼看马车就要撞上墙,飞身而来的仆人及时帮唐真真拉住了绳子。

马在一声嘶吼中停了下来,唐真真摸了把头上的冷汗,舒了口气转头对许惠雅勉强一笑:“没事了。”

话音将将落地,唐真真惨白了一张小脸体力不止倒在马车上。

许惠雅吓得不轻,跑过去趴在她身旁哭得不成样子。明明她看起来和自己一样瘦弱,却拼了命去保护自己。

仆人飞快把马车驶回将军府,请了太医去看她家小姐。看到自家小姐躺在床上,想起缰绳里渗透的鲜血,暗自佩服。

不愧是大将军的女儿,如此有胆量。

而闻讯赶来的大将军心里也十分自豪,暗自得意,唐真真的娘却不乐意了。

她用手帕拭泪,抱怨自家女儿命苦,为何非要生在将军府,整天不是这伤了又是那挨打了。

小公主站在床榻边,捂住眼不敢看她手心里触目惊心的伤痕。

一旁的太医瞧了瞧,开了药膏抹在唐真真手心里,说是并无大碍,过会儿便能醒来。

周筱敏一把拉住太医,哭哭啼啼地问道:“我女儿的手伤得这么重,以后会不会痛,会不会留下伤疤。”

太医扯了扯袖子,没抽出来,拿眼一看大将军阴沉的脸,吓得后背直冒汗。

他后退,夫人紧逼,大将军一把把她夫人拉过来,黑了脸不悦道:“哭哭啼啼得,真不像话。”

周筱敏不依不饶,哭着说她家女儿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跟他没完。

太医冒着冷汗,在这时插了句嘴,:“夫人放心,用了老夫开的方子,小姐断不会有疤。”

说完,他放下药膏跑得比兔子还快,大将军的脸他是实在看不下去了。要是再多待一刻,他就该有什么三长两短了。

大将军看他跑远连药费都没要,转头安慰夫人:“太医都说了无恙,夫人就不要哭了。”

周筱敏把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拿开,盯着自家女儿哭红了眼眶,“真真若是不醒,我就一直哭。”

大将军无奈,看着这一大一小,一个哭得稀里哗啦,一个吓得回不过神来,暗暗祈祷他家女儿快点醒来。

许是上天听了他的祈祷,唐真真在这时睁开了眼睛。

“真真,你醒了,感觉怎么样,痛不痛?”一睁开眼,就看见她娘担忧地盯着自己。

唐真真动了动手,周筱敏立刻按住她的手腕,“不能动,怎么样,会不会很痛。”

这不是废话,当然很痛。

“痛呀娘。”唐真真很诚实地回答。

周筱敏一听这话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开始涌出来。

说好的闺女醒了就不哭的,大将军无奈。真真呀,你是不是故意惹你娘哭的。

“娘,这点小伤没事。”唐真真心里有点愧疚,看到许惠雅站在一旁忙转移话题问:“公主,可伤到了。”

许惠雅在她娘身后,小脸凑过来,感动得一塌糊涂:“我没事,真真。”

话说完,忽得哭出声来,“真真,对不起,我最害怕的就是蛇,当日送你的钗子其实想着吓你的。”

唐真真大度地一笑,“钗子我很喜欢呀。”

听她这么说,许惠雅更加过意不去。

看唐真真笑得一脸灿烂,许惠雅暗自埋怨自家哥哥。

唐真真才认识自己几天,就可以为自己不顾性命,根本不像太子哥哥说的什么大魔头。

于是,她再回到宫中时,直接去了太子府。

“你怎么跟唐真真去将军府。”然而,还没等她开口质问,许默先一步问她。

“她根本不像你说的一样。”小公主这是第一次反驳自家哥哥,气势不足听起来弱弱的。再一想,她觉得不对,“太子哥哥,你怎么知道我和她在一起。”

略一想,傻子都能猜出来,那鞭炮是自家哥哥放的,许惠雅头一次为她哥哥感到羞愧。

“太过分了,你知不知道她为我都伤了手。”这句话,小公主几乎是吼着出来的,她一甩袖子怒气冲冲地离去,看得许默傻了眼。

许默呆在原地,唐真真怎么伤了手。鞭炮是他指示人放的没错,可他早下课是父皇有事找他,只听得下人回报说公主和唐真真在一起。

自己这次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许默心里有点愧疚,可一想到从未与自己顶嘴的妹妹为了唐真真这么大声和自己说话,怒气又一次涌上心头。

她妹妹不过和唐真真认识几天,竟比不上他和她的骨肉亲情。

不过是伤了手,又不是什么大事,他还破了鼻子那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校园小说
  3. 鬼怪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