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红颜刃之雪澜》阴雪澜鲜于意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18-11-08 18:06:22编辑:冷残影

主人公叫阴雪澜鲜于意的小说叫做《红颜刃之雪澜》,是作者尹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鲜于意赶过来时,看到的便这一幕,有一瞬间,他竟然觉得这一幕美得让人窒吸,他见过那双眼睛睁开时的神采流光,可当这神采配上鲜血,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妖艳之美。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之后他便为自己的想法而羞愧,...

《红颜刃之雪澜》 第五章 逃跑 免费试读

鲜于意赶过来时,看到的便这一幕,有一瞬间,他竟然觉得这一幕美得让人窒吸,他见过那双眼睛睁开时的神采流光,可当这神采配上鲜血,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妖艳之美。

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之后他便为自己的想法而羞愧,他为他而受伤,而他竟然还为他的伤而兴奋不已,严格说起来,自己简直就是禽兽了。

阴雪澜的这一招躲得惊险,严格来说并不是他的精密计算,而是那时他真的没有力量动了,只能赌最后的那一瞬间,明显他赌赢了,可是杀了这一个,还有下一个,面对着迎面而来的大刀,他再无反击之力,等死似乎成了唯一的选择,而这时他居然还笑了一下,抬头望了一天他最爱的天空,今天的天空很蓝,蓝得似乎带着一种别的诡异。

突然,他眼前的一片蓝被染红,他以为那是自己的血,可是他却感觉到自己被人拦着腰扶了起来,然后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雪澜,雪澜。”

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焦急担忧的眼,笑了一下,“你怎么到这边来了?”

“嗯,先不说这些了,我们得撤退,人数太多。”

说着,他朝着阴光,巴峰起,卓类以及乐春儿几人大喊了一句“撤。”

说完,他单手拦腰搂住阴雪澜的腰,只手拿着长剑一路斩杀,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冲进了一片荆棘林中。

阴光和巴峰起刚才一直在阴雪澜的旁边,以便照看他,可是随着人数的增多,两人渐渐与阴雪澜散开,当发现时,阴雪澜已经命在旦夕,好在鲜于意及时出现,两人松口气的同时,对于这些人更加的憎恨。

而乐春儿那边明显也开始力不从心,她是女孩子,而且年纪小,就算鞭法不错,可是到底也抵不过人海战,若不是卓类及时的拉了她一把,她可能现在已经成了尸体,卓类在与陈述交手时,虽然站上风,可是他发现这陈述武功路数相当诡异,他并没有见过这种武功,他的每一招都不花俏,动作简单而直接,本来明明这样的招数最容易破解,可是当你动手时又发现他毫无破绽,卓类觉得有意思了,他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对手了。

所以,当他救下乐春儿,把人丢给马峰起之后,根本没有理鲜于意撤的口号,他和陈述磕上了,而陈述并不想和他纠缠,他有自己的任务,可偏偏又摆脱不了,他发现他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个疯子,他不理周围小兵们对他的攻击,即使被箭射中看也不看一眼,似乎他的目标只有他,不死不休。

陈述不想在卓类这里浪费时间,可偏偏又摆脱不了,最后他只能给副将下命令,命他带人追赶,而他只能在这里先应付卓类。

鲜于意带着阴雪澜穿过了这片荆棘林,便是一片平原,他暂时把他先放下一为,然后检查他的伤势,发现除了脸部的伤外,其他都是轻伤,最主要的是体力透支,这让他放心不少。

这时,阴雪澜幽幽地醒转过来,而是鲜于意正慢慢地合上他的衣襟,他蓦地坐起来,然后把他的手拍开,“你干嘛?”

鲜于意笑笑,“帮你看看伤势,还好都不重。”

“我身上又没受伤,至于解我衣服吗?”阴雪澜的眼神依旧不善,如果现在她有劲儿,肯定上去揍他两下。

鲜于意并不介意,他甚至带着调笑的语调说,“做为男人,你如果有的,我都有,没什么好看的,而做为女人……雪澜,你这几年没怎么发育啊。”

阴雪澜的脸蓦地一红,但她却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转开了头,然后说,“后面有追兵,我们不能停在这里。”

见她这么快恢复了淡定,鲜于意也不好再继续逗下去,于是也正经了起来,说道,“没错。前面是一片平原,并不好躲,左边是一条平坦的土路,路虽然不算宽,但明显是常有人走动,前方应该是有人群居住的地方,如果我们到了人群多的地方,可能会牵类无辜,我们只能走右边,右边似乎是进山的路。”

阴雪澜也朝着四周看了看,最后她点头认同,“右边。”

说完,便支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可是因为体力还未恢复,不由踉跄了一下,鲜于意正好在前面接住了她,抬头间,两人视线相遇,鲜于意目光温柔,而阴雪澜只是微微怔了一下之后,便想到了其他事情,“阴伯他们没有追上来?”

鲜于意摇头,“你给他们留下记号,我想他们会追上来的,他们几人武功高强,想要脱身不难。”

阴雪澜想了想,点点头,然后视线朝着他们来的方向看了一眼,便扶住鲜于意的肩膀说道,“走吧。”

鲜于意点点头,伸手扶住他,两人并肩慢慢地朝着山里走去。

阴光带着乐春儿随后就到了这块平地,两人看看左右的方向,最后阴光问乐春儿,“你说小姐会走哪个方向?”

乐春儿想了想,指了指右方,阴光点头,“那我们走左边,把追兵引开。”

乐春儿点点头,跟着阴光朝着左边的方向奔去。

随两人而至的是断后的巴峰起,以及被陈述躲开追赶而来的卓类,他甚至比带着兵的陈述快了几分,所以遇到了巴峰起。

两人重复了一下刚才阴光的对话。

卓类问巴峰起,“依阴雪澜的性格,肯定进山了,我们可能得走左边了。”

巴峰起没有异意,两人直接就朝着左边的方向而去,而此时陈述带着兵已经追赶而至,骑在马上的他在走到平地时,抬起头,让兵马暂停,他看了看左右的方向,低下头略微思索,随即说道,“分头行动,副将你带人朝左,我带人进山。”

副将领命,近千人的队伍兵分两路,朝着一左一右的方向而去。

再说已经进山的阴雪澜和鲜于意,阴雪澜受的伤并不重,随着体力的慢慢恢复她已经和正常行走,反倒是鲜于意因为刚才受了一箭而失血过多,越来越不支,两人现在反了过来,是阴雪澜在扶着鲜于意前进。

山路崎岖,不过庆幸这里似乎时常有猎人进来,所有踩出了一条还算平整的小路,可是两人却并没有完全沿着小路走。

鲜于意的说法是,“陈述倍受中原候器重,除了因为是义子,武功高外,还就是他的谋略,这人并不是个莽夫,他很可能左右两条路都会追赶,我们不能沿着小路走。“

不过阴雪澜的想法不一样,“你和他也算交过手,你能想到这些,他也肯定能想到,我们倒是可以反其道而行,我们就沿着小路走,不过不完全沿着,走一段,换一段。”

鲜于意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便点点头。

上山一路,两人一会儿和走猎人的小路,一会儿又偏离小路,当再遇到小路时再走一段,这样走走停停,到了晚上,居然没有被追兵追上。

月亮挂上树梢,两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暂时安置的地方。

这应该是山上滚下来的一块大石,而大石刚好有一块缺口,缺口不大,顶多够一个人躺着,不过块头大,可以避风,还可以藏人,阴雪澜把鲜于意安置在缺口之中,然后拿出自己随身带的一个小荷包。

“算是你幸运,这是我哥前段时间出门给我带回的礼物,我就随便往里塞了点疗伤的药材。”

她一边打开荷包,一边说道。

“我的伤没事,倒是这次你被我连累了。”鲜于意笑着,有些虚弱。

阴雪澜抬眼看了他一下,然后反手放到了他的伤口处,“忍一忍,得把箭头**。”

鲜于意无声地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做好准备。

阴雪澜的手慢慢地握住露在外面的半截儿箭杆,有血粘在了她的手上,她怕拔箭的时候手滑,又握紧了一些,然后开始说话,吸引鲜于意的注意力,“其实也不算你连累我,这一路我送中原候太多礼物了,估计他可能太感谢我了,非得回些礼才会罢休。”

鲜于意明白她的意思,便接着她的话说,“你送给他什么礼物了?”

“一顿人肉大餐,和一箱骨灰香粉。”

“哈哈……唔……”鲜于意大笑的瞬间,阴雪澜猛地一用力,箭从她的手中拔出,血瞬间喷涌,而她迅速地把手中的药材全部敷了上去,然后紧紧地捂着,同时对鲜于意说,“从我衣襟下扯下块布条来,得给你包上。”

鲜于意的额头汗珠如雨,此时听到这个话突然苍白的脸色现出了几分红是这,他没有马上动,阴雪澜又说了一句,“快点啊。”

“扯我的吧。”想了想,鲜于意说。

“你那布料估计得把伤口蹭而更疼吧,别费话了,快点,我举的手都酸了。”

鲜于意看不到她的脸,可是听这语气是真不乐意了,无奈,只用伸手拉住她白衣的下襟处,用力一撕,一块长长的上等白绸被扯了下来,阴雪澜直接就抢地过来,然后绕着他的一只胳膊绑了两圈儿。

等一切绑好之后,她坐到了他的身边,呼出一口气,“好久没这么累了,好想睡。”

说着,她还真就闭上了眼,只不过在闭眼前她问了一句,“你说到现在还没有人追来,是不是他们没追上来呢?”

鲜于意看着天上的月亮,叹口气,“但愿,但不管怎么样,我们明天必须得出去,我得赶回前线。”

春夜微凉,回应他的只有轻轻地风声。

红颜刃之雪澜

红颜刃之雪澜

作者:尹隐类型:言情状态:连载中

《红颜刃之雪澜》宅猪的文笔很好,不过总感觉在描写人物情感方面有些欠缺,缺少那种能够深入人心的,引人入境的情感!

小说详情